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心魔> 第44章 醋意

第44章 醋意

长夜漫漫,熏香冉冉。

付息烽慵懒地坐在软塌之上,一手半撑着脑袋闭目沉思,一手轻轻在木桌上叩动。

“笃笃笃”的声音在房间里格外清晰,敲得人心里头发慌。

有一人端着茶杯施施然从珠帘之后走出来,单手捂住耳朵,抱怨道:“难听死了,怎么你的小情人回来了,你反而不高兴?”

付息烽缓缓睁开眼睛,淡淡道:“我觉得他有些古怪,虽然他能连贯的想起之前发生的事,但是他的性格变化很大。”

那人走到他对面坐下,喝了一口热茶,笑道:“你在怀疑什么?”

付息烽沉吟道:“子澜从狼蛛手中逃脱之后,我曾经到他房中看过他,但是那时候他对我的态度非常奇怪,不愿意让我亲近不说,就连言谈之间,也感觉他似乎非常尴尬。当时我心中隐隐有些猜想,于是就故意透露信息给他,让他知道长亭诈尸的消息,没想到他很快就消失不见,下山追踪长亭的尸体去了……”

金色面具之下的眼睛闪烁着算计诡谲的光,男人微微勾唇:“你是怀疑穆长亭魂附到了顾子澜身上?”

付息烽眯了眯眼:“是有这么想过,可是……”

男人笑了笑,接口道:“可是顾子澜这次回来,他的性格又好像变回来了,而且他的记忆也没有出现任何差错,甚至他在说起魔域发生的事之时,也条理分明脉络清晰,包括他如何潜入魔域,如何被胁迫假扮穆长亭、又如何催动长生剑救他一命之事,都交代得清清楚楚,完全没有疏漏。”

付息烽颔首道:“不错,如此缜密,实在不像他的为人。”

男人拿起一颗棋子捻在指尖把玩,漫不经心地说:“想要知道穆长亭是否真的还魂归来,其实很简单。”

付息烽猛地抬眸看向他。

捉来的两个弟子被邢玉笙安放在和淮那里,穆长亭原想嘱咐和淮好生照顾,尽量满足他们的要求,不要让他们跑了。

可后来他想了想和淮单纯的性子,还是有些不放心。

这两个小弟子若是逃脱了,对他们两个影响可是很大的。

穆长亭找来两条绳子,施了法术以后,确保绳子更加结实,他便将两人捆绑起来。

和淮在身后不安道:“你……你真的是穆掌门么?为什么要绑架他们?”

穆长亭和刑玉笙登门之时,就已易容成这两个清心派弟子的样子,若不是刑玉笙一说话,和淮就认出了他的声音,只怕不会那么容易放他们进门。

况且眼前这人,真的之前见到的那个不会说话,呆若木鸡的穆掌门么?

怎么给人的感觉那么像子澜哥?

和淮忍不住睁大眼睛细细打量他。

绑架这个词用得真妙,穆长亭笑出声,故意诱惑道:“因为……我们要去打坏人啊,所以需要他们帮忙。”

和淮小孩子心性,一听打坏人就来劲了,转身跑到刑玉笙身边,兴奋道:“刑大哥,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刑玉笙默默看了穆长亭一眼,对和淮说道:“只是去办点事,需要掩人耳目罢了。”

和淮知道邢玉笙不会说谎,不开心地撅起嘴,满脸失落。

穆长亭走过去揉了下他的脑袋,好笑道:“你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家伙,难道还要学人家做大侠?”

和淮扬起下巴,理所当然地说:“那有何不可?要不是邢大哥不许我舞刀弄剑,我说不定早就拜个师父学艺去了。”

穆长亭讶异地看向邢玉笙,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错片刻,穆长亭就先行错开目光。

从和淮处离开,他们二人凭着出神入化的易容丹,顺利混入了清心派。

那两个小弟子原住在浴兰宫,两人正好同住在一间房,这或许也是邢玉笙选择他们的原因之一。一来浴兰宫在清心派十二宫当中,地位不算太低,能够有资格参与许多事,但地位也不会太高,因此混入其中也算得上低调。二来,他们两人同住一间房,其实更方便行事。

穆长亭躺在床上,双手叠交撑在脑袋后面,盯着天花板梳理最近发现的线索。

邢玉笙则是在对面认真地在铺他的床,穆长亭知道他有洁癖,但不知道他现在已经严重到了这种地步,居然连个临时住所都要重新更换新床单。

穆长亭瞥他一眼,翻了个身正对他,问道:“你为何不让和淮习武?我看他是这方面的好苗子,值得栽培一下。”

邢玉笙手上的动作一顿,随即低声道:“我希望他有一个平平淡淡,一辈子都不会经历太多波澜的人生。舞刀弄枪的日子有什么好,平凡本身就是一种幸福。”

穆长亭怔忪片刻,笑了一下:“是啊,他如今这样就挺好的。”

若是小师弟还在世,能够像和淮那样轻松惬意的活着就好了……

两人正说着话,悠扬的钟声由远及近的传来,急促地接连敲了三下。

穆长亭脸色一变,猛地翻坐起来,随着钟声落地,外头也渐渐传来弟子们凌乱的脚步声和忽然打破寂静的人声喧嚣。

邢玉笙皱眉道:“发生何事了?”

他过去毕竟在清心派待的时间不长,对许多事情又不是很上心,此刻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这钟声蕴含的深意。

穆长亭低声道:“清心派内有外人闯入,难道我们暴露了?”

穆长亭走过去推开窗,静心闭目,集中念力。

风呼呼吹过,片刻,耳朵里此起彼伏的人声慢慢清晰起来。

“怎么回事?掌门仙尊怎么会遇刺?”

“你还不知道么?听说是被魔道之人偷袭所伤,此时还在被抢救。”

“什么魔道之人,如此猖狂,居然敢跑到我们清心派撒野!”

“执戒长老已下了命令,各宫加紧巡查,一定要找出刺客。”

穆长亭猛地睁开眼睛,喧嚣声退散,他眉头紧锁,也跟弟子们一样处于震惊又难以置信的情绪当中。以付息烽目前的本事,还有谁能轻易伤他?

穆长亭看向邢玉笙,试探性地问道:“……是你的人吗?”

邢玉笙的脸色瞬间有点沉,只听他淡淡道:“我若要杀他,必会自己动手,不需假手他人。”他的神色就像即将要掀起的风暴,实在吓人得紧。

穆长亭心想,邢玉笙如今虽贵为魔尊,能够驱动魔域所有人,但是这也不代表只要出现跟魔道有关的事就都是他指使的。

人做事总是有动机在里面,邢玉笙根本没有杀付息烽的理由啊。况且这些天邢玉笙都跟他在一起,穆长亭从未发现他有任何异常表现,他们几乎片刻不离。

有时候,穆长亭甚至觉得邢玉笙是故意看着他的,很少能够有让穆长亭离开他视线范围之外的机会。

穆长亭抿了抿唇,低声道:“我也只是循例问一问,你也不要多心。如今魔域由你掌控,出了事大家第一个联系到你,也是正常的。”

邢玉笙低垂着眼眸静默半晌,淡淡道:“我让人留心一下,除了我们两个,最近还有谁往清心派的方向来过。”

穆长亭刻意忽略他语气之中的冷淡,点头道:“这样是最好的。”

他转身取了包裹在黑布里的长生剑往门口走去,邢玉笙如同鬼魅一般闪身到他面前,冷冷道:“你要去何处?”

穆长亭道:“我要去清心派上下查看一下,顺便去看下阿烽伤势如何。”

邢玉笙听他阿烽阿烽叫得亲切,此时又一副十分紧张付息烽的模样,心头像是有把火在燃烧。

邢玉笙的脸色愈加冷淡:“你说反了,是特意去看他伤势,顺便查看一下刺客。”

穆长亭莫名其妙:“有何区别?”

两人的视线静静交缠,邢玉笙的声音低沉:“我不准你去。”

他避而不答这之间微妙的区别,几乎像是命令一般的强硬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穆长亭吃软不吃硬,直接绕开他继续往门口走:“我要去哪里是我的自由。”

劲风袭来,邢玉笙忽然出手来抓他,穆长亭心头一凛,急速向后掠开!

邢玉笙没有片刻停歇地贴了上来,两人在小小的房间里,你来我往的沉默拆招。

这也是穆长亭还魂归来之后,第一次跟他交手。

邢玉笙的修为在他离世的十多年的时间里又有精进,而穆长亭如今魂魄不稳,灵力本就时断时续的出问题,慢慢被邢玉笙压制在下风也是可以预见的事情。

邢玉笙掌风扫来,穆长亭仰头躲避,此时已应付得颇有些吃力。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脚下忽然被人一绊,穆长亭重心不稳,整个人直直往床上摔去。然而预想中的撞击并没有传来,反而腰间一紧,被人用力禁锢在怀中。

穆长亭轻轻喘息着,瞪着那张不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