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心魔> 第47章 对峙

第47章 对峙

既然都像,他又是如何认出来的?

真是奇了怪了,你们这些人都是要成精不成?穆长亭忍不住腹诽,许碧云能认出邢玉笙那倒是能理解,毕竟她爱慕了邢玉笙这么多年,又对自己和邢玉笙之间的关系如此了然,结合之前诈尸还魂的事儿,能推断出一直寸步不离跟着自己的人是邢玉笙也不出奇。

可现如今,他易容成了小徒弟的模样,说话行事既然都没有出差错,那怎么就露馅了呢?

许是穆长亭眼里的疑惑太深,付息烽自然而然地解释道:“在你来之前,明栎已搬到首阳宫暂住,现在他正在偏殿歇息,你想见一见么?”

穆长亭愣了愣:“你不是下令不许弟子前来探望?他怎么会在这里?”

付息烽望着他不说话,穆长亭气得笑了:“敢情你是故意挖了个坑让我跳是吧?”

付息烽脸色依旧苍白,他一边手握成拳抵在唇边咳嗽,一边往桌边走,倒了一杯热茶,他坐下来慢慢喝了,才像是喘过了气,说道:“长亭,我了解你犹胜了解自己,你知道我受伤后会有什么反应,我大概是能够猜到的。原本我想着,消息放出去,你赶来清心派应该还要一两天,不曾想,今日夜里就见到了你。这么说来,你难道早就在清心派了?”

穆长亭走到他对面坐下,臭着脸扒拉过他的手腕,直接诊脉探查他的伤势。

付息烽也不反抗,由着他这么做,脸上甚至还有浅浅的笑意:“看来传闻不假,长生剑现世认主,清心派前代掌门诈尸还魂的事是真的了,既如此,你还魂已久,为何一直不肯回来与我相认?”

穆长亭收回手,不答反问道:“你的伤是何人所为?竟险些伤及你的心脉。”

付息烽讥讽道:“还能有谁?魔界中人行事向来狂放,如今穆掌门俨然跟魔尊站到同一阵营了,他们不乘机过来挑衅一下,又如何助涨他们魔界声威?”

穆长亭急忙否认道:“我没有,我……”

付息烽不错眼珠地盯着他看,穆长亭最怕他这个样子,好似什么都瞒不了他。

穆长亭抿了抿唇,只能简短的将魂附到顾子澜之后的事提了提,他留了个心眼,避开了秦飞琼这件事没说。

穆长亭看了一眼付息烽的脸色,笑道:“如今你既为清心派掌门,我再出现毕竟尴尬,再者,魂附本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我当时甚至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消失,你叫我如何跟你说?”

付息烽继位名不正言不顺,穆长亭当年声望又颇高,再出现确实不妥。

付息烽淡淡道:“那你一直与魔界的人厮混在一起,又如何解释?”

他没有点名道姓,穆长亭却知道他指的是谁,无奈一笑:“我总要把我因何魂附,又是谁人在操纵我尸身这件事调查清楚吧?既然是邢玉笙用还魂之术让我重归于世,我想从他身上入手总归是没有错的。”

前因后果,条条款款,他解释得清清楚楚,没有含带一丝私情在里头。

付息烽似乎面色缓和了一些,颔首道:“那你查出些什么了吗?”

穆长亭笑道:“倒有一些蛛丝马迹,不过没什么用就是了。我这次回来也是想让医师长老帮我看下我身体的状况,这不是还没来得及去见他,就听闻你出事了。”

满室静谧,烛火摇曳。

付息烽看着穆长亭脸上的笑容,一时有些怀念过往八年独处的时光,他倾了倾身子,刚想握住穆长亭放在桌上的手,房门忽然被敲响。

一名弟子步伐匆匆地走进来,看到穆长亭易容成的明栎愣了愣,付息烽对穆长亭说了句“稍等”,两人就走到了一边。

穆长亭看见他们附耳低语,也不知说了些什么。

付息烽面不改色地走了回来,那弟子领命而去,看起来行色匆匆。

穆长亭问:“发生何事了?”

付息烽笑了笑,道:“没什么,弟子们发现了魔界刺杀者的行踪,我已安排下去,你不必挂心。”

付息烽提起桌上的茶壶,替穆长亭倒了一杯热茶,道:“来,喝口茶。”

见穆长亭接过,付息烽眸光微闪,脸上露出一点笑意,低声道:“说起来,不知邢玉笙可有跟着你前来?”

穆长亭垂下眼眸,低头喝了一口茶,随意道:“他自然好好待在他的魔宫,怎么会跟我来清心派?”

穆长亭说完这句话,付息烽忽然就沉默下来。

穆长亭抬头看他,付息烽也在看他,两人对视不过一瞬,付息烽状似随意地转了转茶壶的方向,又重新替穆长亭倒了一杯热茶,笑了笑,道:“说的也是,邢玉笙此人背德忘义,与我清心派有不共戴天之仇,你也是恨极了他的,又怎么会跟他待在一起?是我想岔了。”

穆长亭紧张地咽了咽口水,默默又低头喝了一口茶。

付息烽道:“夜深了,今晚你就在这里歇息吧,叙旧的话我们明日再说。”

穆长亭看付息烽要站起来,连忙先一步站起来按住他的肩膀,飞快地说道:“别,我如今的身份再住这里也不合适,你还有伤在身,我就先走了……”

穆长亭转身要走,付息烽也不阻止,静静站在身后望着他。

眼看要走到门口了,眼前的景物却一会儿模糊,一会儿清晰,穆长亭摇了摇晕沉沉的脑袋,一手按住额头,一手按住墙壁,脚下发软,眼看就要滑倒在地,身体却被人从身后温柔地接住。

付息烽声音低沉:“你知道的,我最不喜欢你对我撒谎。”

邢玉笙平缓了一番情绪,才重新回到浴兰宫。

夜色漫无边际,冷月的光辉无声笼罩着整片庭院,万籁寂静,邢玉笙走过房门前的空地,风吹得竹叶沙沙作响,慢慢的,邢玉笙放缓脚步,眸光渐渐冷了下来。

空气中凭空出现数十名清心派弟子,他们手持长剑,将邢玉笙围在中央。

地上金色的咒印乍现,不断向上漂浮着符文。

邢玉笙右手一伸,一柄黑色的阔剑瞬间出现在他手中,阔剑本就身型巨大,邢玉笙手上这柄剑比一般的阔剑还要大,且剑身上有血红的诡异纹路,魔气四溢,光叫人看着都心惊。

若穆长亭在场,必然认得,这便是他们年少时曾在剑冢之地见过的那柄巨型魔剑。

只不过此时魔剑认主,已缩小了许多。

既已被识得,邢玉笙也无须再易容,只在眨眼之间,他就恢复了他本来的容貌。

浅色金瞳,面冷如玉,他孤傲地持着魔剑而立,风将他的衣袍吹得猎猎作响,他眼眸深处是对这世间所有一切的漠然。

在场的弟子从未见过此等人物,皆有些发憷,愈加紧张地盯着他。

那是一个近乎妖异的、来自地狱的魔。

“摆阵——!!!”

随着一声清喝,众弟子反应过来,手中长剑随着剑阵运转。

天旋地转,眼前仿佛有上百上千的人在对着他喊打喊杀,邢玉笙闭上眼,心湖静如死水,耳畔风声如泣,他犹如站在悬崖顶端,却面不改色。

站在外围的弟子们纵身跳起,跃上前面弟子的肩上,长剑直指邢玉笙。

只见他们飞身而下,携着被阵法加强数倍的灵力朝邢玉笙狠狠刺过去!

这个阵法早被他们演练过多次,形成的是一道由剑光编织的密密麻麻的剑网,换作旁人是如何也踏不出去的,可邢玉笙眼不视物,权用耳朵来分辨攻击的方向。

没有心理压力,也没有剑光干扰,他的速度快若闪电,众人只见他衣袍翻飞,瞬间就从眼前消失。

下一刻,邢玉笙持着魔剑,从空中倒飞下来,剑气如水纹一般一圈圈急速震荡出去,将围剿的众人重重掀飞!

地上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堆受伤痛吟的人,邢玉笙冷漠地看了他们一眼,正待持剑飞走,身后忽然有微弱的杀气袭来。

邢玉笙眼眸微眯,猛地转身,挥剑格挡!

付息烽的脸出现在眼前,剑身相撞,发出巨大的响声!

灵力与魔气在剑身上飞速流转,两人一动不动,剑身铮鸣,所有人都被这声音刺得捂住耳朵,痛得连站起来都不能了。

更有甚者,七窍已开始流血。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对决,却是第一次在对方眼中看到赤裸裸的恨意与厌恶。

邢玉笙心下微微有些讶异,付息烽这个伪君子一向将爱恨掩藏得很好,鲜少看见他露出如此强烈仇视的情绪。

他在那一瞬间马上想到了穆长亭,眸光微动,邢玉笙卸力,两人旋即分开。

遥相对视,付息烽讽刺道:“不知魔尊大人驾临我清心派有何贵干?”

邢玉笙清冷的声音淡淡地响起:“本座不想与你废话,把人交出来。”

连基本的虚与委蛇也免了,付息烽冷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