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心魔> 第51章 疯狂

第51章 疯狂

传送的地点是随机的,当两人出现在一个陌生山洞之时,只谨慎观察了下周遭的环境,也没有太诧异。

奈何他们也无法判断此时身处山洞何处,距离洞口还有多远。

山洞中有水声滴答滴答静静的响,水光投影在石壁之上,微微晃动。也不知哪里来的光,这样一个幽深的山洞竟也不算太昏暗。

既有水光投影,这里离有水的地方应是不远了,邢玉笙辨识了一个方向,一手扶着穆长亭的腰,一手让他的手臂搭在自己肩膀上,半扶着慢慢往前走。

穆长亭脚步虚软,走得很是吃力,几乎将大半的重量都靠在邢玉笙身上。

邢玉笙侧头看他,身旁之人脸颊通红,眼神迷茫,少见的有些脆弱。邢玉笙眸光微沉,忽然停下了脚步,他不走穆长亭自然也挪动不了半步。

穆长亭怔怔抬头:“……怎么了?”

邢玉笙也不吭声,微微弯腰,穆长亭只来得及惊呼一声,就被他一把打横抱起来。

那人也不看他,目视前方,低声道:“你走得辛苦。”

他的声音依旧清冷,但仔细去听,却能发现有些暗哑。

可惜穆长亭被体内那把火烧得昏昏沉沉的,哪里还有余力去观察旁的。

邢玉笙步伐沉稳,穆长亭歪着头靠在他肩上,不得不承认,这个怀抱还是极为舒服的,几乎感受不到颠簸不说,邢玉笙身上凉凉的,正好缓解了他身上的燥热。

可是邢玉笙就没有那么舒服了,穆长亭呼出热气一下一下扫在他暴露在外的脖子上,邢玉笙身体有片刻僵硬,他抿了下唇,垂眸看了一眼半阖着眼帘,难受得直皱眉头的穆长亭,加快脚步往前走。

水声越来越清晰,穆长亭微微转头去看,前方一个偌大的水潭引入眼帘。

山壁上垒着的大大小小石块,清水从石缝之间流下来汇入水潭,洞顶有半人大小的口子,山洞内的光就是从那处漏进来的。

穆长亭拍了拍邢玉笙,喘息着轻声道:“放我进……进水里……”

邢玉笙走近几步,小心翼翼地将他放进水中,潭水触手冰凉,就连邢玉笙也忍不住皱了皱眉,但穆长亭却好似舒了一口气,整个人都缓过来了。

邢玉笙蹲在他旁边,低声道:“水凉,你也别泡太久。”

穆长亭根本就没在听他说话,一头就扎进了水里,像他这种野惯了的性子,水性是极好的,进了水就像是条鱼终于呼吸过来了,只有初时水花乍现,之后就完全不见踪影。

邢玉笙本来还算淡定,但是他在水边站着等了许久,都没有见穆长亭浮上来。

水潭平静无波,整个山洞似乎也静得吓人。

邢玉笙的眉头不自觉紧紧蹙起来:“师兄?长亭?”

他的声音在洞内静静回荡,却始终没有人回应。

邢玉笙脸色微变,连衣服也顾不得脱,一个纵身跃进了水潭。水潭虽然不算深,但光线毕竟有限,他不能完全看清水底的情况,不得以,他重新冒出头,半站在水里着急的四周张望。

正在这时,眼前水花飞溅,水声哗啦作响,他找了许久的人一下子从水中钻出来。

穆长亭的脸颊依旧红扑扑的,但是脸上却带着笑,他喘息着说:“看来……我今天是不能离开这个水潭了……”

水刚好淹到两人胸口,穆长亭的衣衫早就被打得湿透,紧紧贴在身上,将身体的轮廓勾得若隐若现。上半身的衣衫之前本就在药力发作之时被他拉扯过,此时更是在他连番动作下敞开了大半,松松垮垮吊在身上,露出的一片白皙胸膛,随着他急促的呼吸轻轻起伏。

黑色的长发湿漉漉地铺散在肩头,穆长亭纤长的眼睫沾着水露,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如同月牙儿。有多久没看到他对自己这么笑了,邢玉笙已记不清了。

邢玉笙的表情有些恍惚,穆长亭看他许久不说话,不由得游得近些,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问道:“在想什么?你有没有法子替我解毒?”

凉水能暂时压制他体内燥热,但是治标不治本,一旦他熟悉这个温度,便又会觉得情热难耐。那个给他下毒的神秘男人从前是魔界之人,邢玉笙对魔界如此熟悉,该是有法子能替他解毒吧?

邢玉笙一把拽住他的手腕,墨色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紧紧盯着他。

那处被他接触的肌肤灼热得仿佛快要烧起来了,穆长亭怔了下,下意识扯了扯手腕,想要往后撤到完全距离,可是他此时的力气又怎么能跟邢玉笙的比。

邢玉笙强硬将他拽到身前,几乎算是温柔地低下头来,额头与他额头相抵。

呼吸交融间,邢玉笙深深望入他眼底,声音喑哑:“有一个法子,只是不知师兄肯不肯用……”

穆长亭眼睫微颤,也许是气氛太过暖昧,也许是药力太强劲,他的身体一阵阵发热,就连心脏竟也不争气地砰砰鼓跳起来。

他知道邢玉笙说的法子是什么……

邢玉笙的手滑到穆长亭的腰间,与他对视一瞬,微微垂眸,鼻尖与他的鼻尖轻轻蹭了下,试探一般吻上穆长亭的唇。

刚开始只是蜻蜓点水般的轻吻,见他没有推拒,邢玉笙的舌尖扫过他柔软的唇瓣,呼吸渐渐粗重起来,也不知克制了多少,才能忍着不狠狠吻进去。

似乎是察觉到邢玉笙的变化,穆长亭呼吸一滞,猛地转开头,皱看眉头喘息道:“就……就役有别的法子了吗……”

此时邢玉笙站的位置高岸边极近,暗沉的双眸灼热地看了穆长亭半晌,他忽然带着怀中之人转了个方向,将穆长亭抵在岸边,牢牢困在他双臂之中。

再次低头吻了上去,邢玉笙哑声道:“你该早些推开我的……”

这一次的亲吻就不似方才那般克制了,舌尖一挑,他深深吻进去,疾风骤雨一般,毫不留情地捕捉穆长亭不断退缩的软舌。

穆长亭惊了一下,想要扭头躲开这个几乎快要让他喘不过气的亲吻,可是邢玉笙像是一早知道他想干什么,他一手去抚摸穆长亭的脸颊,一手己经朝穆长亭的下身探过去,一下子将那个灼热硬挺的下半身握在掌心。

哪怕心里知道穆长亭多半是因为药力的作用才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可是邢玉笙还是忍不住心潮激荡,他熟悉这个身体,熟悉他的一切,他知道要怎么做能够让他沉溺于快乐。

穆长亭黑亮的双眸渐渐水汽弥漫,热潮又再一次将他吞噬。

邢玉笙的亲吻已辗转从他修长白皙的脖颈处往下,流连在那个几乎算得上是刺目的深红吻痕之上,他占有欲极强的用自己的吻痕覆盖了之前那个。

穆长亭几乎能够感觉到痛了,忍不住“唔”的低吟了一声,他的手抵在邢玉笙的肩膀,役有什么力气的推了推他。

这样的小动作显然取悦了邢玉笙,他的眼底带上星星点点的笑意,抓过穆长亭,又低头亲了亲他有些红肿的嘴唇。

邢玉笙手掌宽大,手法又娴熟,带着薄茧的手包裹着他的欲望,让穆长事感受到一种陌生的快感。他不是役有自己解决过这方面的事情,但是自己这样做,和让邢玉笙对他这样做,是完全不同的。

穆长亭闭着眼睛,喘息着,唇边不时溢出难耐的低吟。

可是不知为什么,这次时间很长,他无法泄出来,难受得甚至想,要自己去抚摸。

邢玉笙挡开他的手,含住他的耳垂轻轻咬了咬,低哑的声音贴着他的耳朵响起来:“不准自己摸,你要摸就摸这里……”

他引导着穆长亭的手摸向自己的下身,穆长亭刚碰到就瑟缩了下,脸皮仿佛又红了些,微微睁大眼睛看着他。

他那副呆呆的模样让邢玉笙笑了一下,按住他的手放在自己下身处,邢玉笙忍耐地喘息了下,又亲了亲他的嘴唇,穆长事眸光微闪,将头微微转开。

邢玉笙的手指在他股缝间流连,在他耳边低声道:“我会让你舒服的,可能刚开蛤会有点痛……你忍着点……”

他平时冷冰冰的话很少,这个时候却不知为什么话这么多。

温柔的嘱咐没有起到抚慰的作用,反倒让穆长亭有些羞耻和害怕,他闭着眼睛咬牙道:“……你、你要做就快点。”

邢玉笙亲吻了下他的头顶,指尖很顺利地戳进了那处隐秘的小穴,穆长亭头靠在邢玉笙肩膀上,细细抽气。

其实并没有很痛,反而小小地填补了体内的空虚之感,让他更希望有什么东西能够狠狠捣弄进去,将自己填满。

饶是穆长亭再脸皮厚,也被这样自己这样淫荡的想法吓了一跳。

脸红得快要摘血,穆长亭甚至不敢再睁开眼晴去看邢玉笙。

基本的开拓做好之后,邢玉笙的指尖撤了出来,更灼热的东西抵在了穆长亭下面,穆长亭忍不住一缩,邢玉笙声音嘶哑得快要喷火:“抱着我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