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心魔> 第56章 水牢

第56章 水牢

地下水牢阴暗潮湿,仿佛没有穹顶,仰头只能看到无尽的黑暗。

墙壁上凿了不少的石洞,水流便从这若干个石洞之中缓缓淌入水牢闭合的空间之内,水位先是没到了人的膝盖,随即渐渐上涨,没到了腰身。

顾子澜脸色煞白,扯着明栎的袖子,哭喊道:“你快想想办法呀,他这是要活活淹死咱们!好恶毒的心!”

明栎伸手在墙上不断地敲打抚摸,顾子澜就跟个小尾巴似的紧紧贴着他,又吵又闹,被他烦得没法子,明栎耐着性子劝道:“师弟,你安静一会儿。”

那日他追踪秦飞琼而去,原以为有蛇瘿助力,必会事半功倍。

可临阵对战,平日子威风凛凛的巨蟒蛇瘿居然僵在原处,遥遥与之相望,非但不帮忙,反而蛇头微缩,作出一副臣服的模样。

明栎气结,可他不是邢玉笙自然无法强制命令蛇瘿做些什么。

剑花一挽,他飞身而上,用尽全力持剑攻击!他的修为在清心派弟子当中位列翘楚,自然算不得差,然而秦飞琼却一直唇角含笑,斡旋之中仍显游刃有余。

几个回合下来,明栎渐渐不敌,被秦飞琼一掌劈晕,连同顾子澜一起带了回来。

醒来之后,他们就被困在了这暗无天日的水牢之中,至今已三日有余。

秦飞琼把他们丢在这儿以后,就没有过来看过他们,仿佛早已将他们遗忘。

明栎也不是没有想过法子逃跑,可是这石壁厚实,仿若铜墙铁壁,砸开基本是无望了。而他好不容易御剑飞至水牢顶端,却发现那处也被堵死,压着的是重若千金的铁板。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了!

水牢之中本来是没有水的,他们在这里相安无事过了三日,原想随机应变,哪知这石壁暗藏玄机,竟忽然涌出水来,且越涨越高,吓得顾子澜哇哇大叫。

生死攸关,哪怕再没办法,也不能坐以待毙呀。

明栎当即在水牢之中再次搜寻起来,顾子澜被他说了一句,倒是安静了片刻,见他忙忙碌碌,也依样画葫芦在墙上敲敲打打,忍不住问道:“这样有用?”

明栎思索道:“这里暗含机关,肯定会有破解之法。”

顾子澜撇了撇嘴,伸手在湿滑的墙上摸了摸,五指攥握成拳,低头冲拳头上哈了一口气,他往后退了两步,凝聚灵力,抡起手臂如风火轮一样朝墙上砸去!

只听“轰”地一声,顾子澜痛得嗷嗷大叫,石壁却纹丝不动。

明栎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正要转过头去继续做自己的事,身后却接连传来“扑通扑通”两声巨响,水花飞溅,砸得人满脸都是,一时什么都看不清。

顾子澜大叫着躲到明栎身后,声音含着哭腔,气急败坏地说:“什么东西啊!是我一拳砸下来的嘛!”

“……别慌。”明栎沉稳淡定,戒备地走过去将疑似人形的东西提溜起来。

那人微微抬眼看他,眼神还有些迷茫,明栎的声音忽然变调,惊喜至极:“师尊!!!”

耳朵里进了太多的水,穆长亭此时听什么都像隔了一层纱,嗡嗡的,不太真切。

待他看清小徒弟那张脸,愣了愣,正要说话,却被明栎飞扑过来将他抱住的动作打断,他眼角通红,声音哽咽而颤抖:“师尊,你真的回来了……”

小时候,明栎也喜欢这样赖在他怀里撒娇,如今他的身量已出落得跟自己一般高,扑在身上的时候像是被个大型犬亲昵蹭着,穆长亭笑了笑,打趣道:“那自然是要回来的,不然怎么能看到我们明栎现在这么厉害,这么有出息呢!”

明栎正待要回话,只觉得一道灼热得快把他射穿的视线落在身上,他猛地收回还抱着穆长亭的手,退后两步,局促的在穆长亭和邢玉笙之间来回看了一眼,脸颊微红。对邢玉笙拱了拱手,明栎低声道:“前辈。”

此时水流已快要没到胸口,邢玉笙“嗯”了一声,问了一些水牢里的情况,明栎一一作答,又走到墙壁中的一处,说道:“这里处处都是机关,墙壁又厚实坚固,硬来是下下之策,可是我摸索了一圈,没有什么太大的发现,只有这面墙估计要比其他几面要薄一些。”

顾子澜自从看清掉下来的是什么人之后,就一直缩在墙角不吭声,穆长亭看了他一眼,也没有主动去找他搭话。

上次在地下密室之中,穆长亭听到真相都震惊不已,更何况是身处其中,被喜欢的人利用了的顾子澜?

顾子澜这孩子虽然娇惯了些,但对付息烽却像是掏了真心的。

穆长亭想到这里,在心头叹息一声,也仔细查看了一圈周围的环境,提议道:“先把水流止住是关键,不如我们一人负责一面墙,将灵力幻成实形,将水洞堵住。”

所有人都道“好”,唯有顾子澜不吭声,明栎走到他身边,小声道:“师弟,你别怕,尽你所能即可,我会帮你的。”

顾子澜脸色涨红,恼羞成怒地说:“谁要你帮!”

他率先选了一面墙,贴着站好,双手往上一撑,金色的灵力从他的体内泄出,将他身后墙面上的水洞皆笼罩其中,水流渐渐断开,不再流淌。

顾子澜一喜,露出一丝得意的笑来。

穆长亭笑道:“不错。”

他转身站到顾子澜身旁的墙面,也如顾子澜一般撑起灵力,只是他修为高深,金光更为纯净厚重,覆盖了他自己这副墙面不说,甚至微微蔓延开,与顾子澜铺开的墙面相接,悄无声息地替他卸了一半力。

明栎看在眼里,对穆长亭感激一笑。

他们三人皆属清心派,修习的自然是纯净的灵力,唯有邢玉笙一身魔气,自然用不得他们的法子,只见他伸手一挥,黑色的雾气如有意识一般纷纷爬到水洞洞口,将洞口牢牢堵住。

水流不再上涨,他们各自守着一面墙,水牢里一时安静无声。

穆长亭是受不得这么沉闷的氛围的,想了想,问明栎:“对了,蛇瘿去了何处?”

明栎郁闷至极,瞟了邢玉笙一眼,低声道:“师尊,您快别提了,它见到那个神秘人就退缩不前,好像还极为尊敬他。”

这倒是不奇怪,秦飞琼乃蛇瘿旧主,当年这一人一蛇可是名声大噪,若不是有了邢玉笙乌龙的认主之事,只怕蛇瘿这等高傲的性子是不会屈从其他人的。

就连邢玉笙也是降服它多年,才得了它一句“主人”的尊称。

这会儿没反戈相向就算不错了,哪里还能帮忙?

穆长亭笑了笑,道:“那是蛇瘿的旧主,自然不同。”

明栎好奇地看着他:“师尊已知那神秘人的身份?这几日,到底发生了何事,你们又如何会从上面跌落下来?”

穆长亭将前后发生的事都跟他简略提了提,说到付息烽与秦飞琼勾结之事,一直静静听他们说话的顾子澜忽然情绪激动地打断他的话:“你胡说!他才不会这样!”

纵然那日顾子澜被吓得半疯半颠,但好歹事发之前他是清醒的,如今不承认,只能证明在他心里是极为不愿意面对这件事的。

穆长亭沉默半晌:“我也希望这不是事实。”顿了顿,他又看向顾子澜,问道,“他如此待你,你……你不恨他了吗?”

顾子澜怔了怔,眼圈一下红了,咬牙道:“我们的事,用不着你多事。”

穆长亭点点头,心道顾子澜这句话倒是没错,他身死在前,顾子澜被选为容器在后,哪怕穆长亭对这半大的少年人心存愧疚,也没有任何立场对他身上发生之事,过多置喙。况且,如今付息烽身边尚有人真心待他,是一件好事。

穆长亭闭上了嘴,不再多言。

邢玉笙静静看向穆长亭,忽然传音至他脑海之中:“那你呢,你又恨他么?”

穆长亭眼皮一动,掀开眼帘也回望邢玉笙。

当年提出让小师弟上思过崖帮许碧云送食盒的人正是付息烽,若说小师弟之死,付息烽全然没有参与其中,穆长亭是不大信的。

可是事到如今,所谓的真相让人把心力都耗费殆尽,恨又如何?不恨又如何?

他心底的痛恨说到底是源于失望,对邢玉笙如此,对从小一同长大,彼此知之甚深的付息烽更是如此。

穆长亭转开目光,并没有回答邢玉笙这句话。

然而他的沉默却让邢玉笙的眼眸黯淡了几分,是否对于穆长亭而言,他跟付息烽的情谊还是胜过了一切?

那日在地下室,他与付息烽交手,穆长亭拼死也要破出传送阵来,是为了两人逃命,又何尝不是害怕他们两败俱伤,怕他对付息烽下了死手?

邢玉笙闭上眼,脸色有些难看。

明栎不明白怎么气氛忽然就凝滞起来,他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识趣的选择扮演一个透明人,专心致志地撑起灵力,堵截水洞。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