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心魔> 第61章 大战

第61章 大战

他的出场赚足了眼球,秦飞琼平复了一下情绪,拍掌而笑:“我们魔尊果然有本事,连狂化的蛇瘿都能收伏,不愧是我的接班人。”他的目光略过邢玉笙黑色衣袍上已干涸的血迹,笑容不由加深,料想邢玉笙也是付出了很大代价的。

邢玉笙的目光先是牢牢落在神色冷淡的穆长亭身上,随即扫过谢应君之时,顿一顿,压下了心中的惊讶,微微将头撇开。他实在是没有脸面再面对谢应君,就连那句“师尊”他也不知自己是否还有资格去叫。

秦飞琼微微弯下腰,凑到谢应君耳边,低声道:“想不想看出好戏?”

谢应君一把扯住他,皱眉道:“你不要乱来……”

秦飞琼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深邃的双眸看向付息烽,用眼神示意他动手。付息烽微微垂眸,掏出银铃,众人只听“咣”地一声脆响,原本面无表情站着的穆长亭眼睫猛地一颤,倏而狠狠锁定邢玉笙,充满杀气。

邢玉笙这个时候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他退后两步,看着穆长亭手持长生剑,一步步朝他走来,那模样像是把他恨到了极致。

邢玉笙飞快地低声道:“你怎么了?你当真要杀我?”

穆长亭的眼眸像盛满了最刺骨的寒冰,完全无视邢玉笙的话,骤然出剑!

剑光凌厉地掠过邢玉笙的头顶,削下了几缕飞散的发丝,同时沿着轨迹飞凿入树干,留下一道深深的剑痕。

邢玉笙堪堪避开,穆长亭的剑又紧跟而上,缠得又密又紧。

再没有办法,邢玉笙举起魔剑相抗,一路只顾自保,不舍得出重手反击。

蛇瘿可不像邢玉笙那般古板,它嘶哑咧嘴就要扑上来,可秦飞琼哪里会允许他破坏这场好戏?虚空中突然一个黑影魔物,揉身而上,一下出现在左边,一下出现在右边,消失于无形,出现于无形,直把蛇瘿耍得团团转。

恰在这时,明栎御剑赶来,惊愣之后,稍稍观察了下战局,他便纵身一跃,跳到了蛇瘿头顶,选择与它一同御敌。

蛇瘿性子暴躁,最是受不得旁人跟他玩躲猫猫。

这黑影魔物修为虽算不得高,但拿捏蛇瘿的七寸可是拿捏得相当准,这也就是明栎为什么选择先帮蛇瘿的原因了。

明栎耳力极好,善辨风声,充分担当了蛇瘿的眼睛,一面指挥蛇瘿出击的方向,一面拉弓搭箭,瞄准方向,不断射击。这样一来,他们倒是合作得不错,跟那黑影魔物势均力敌,打得不可开交。

且越打越入神,不时竟脱离战局,整个山林都成了他们的战场。

而另一边,邢玉笙的情况却算不上太好,他才刚受了蛇瘿之创,即便勉力用魔气将伤口治疗了些许,但依旧痛得厉害。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穆长亭疯狂地低喃,下手又重,处处杀招,几乎毫不留情。

邢玉笙节节败退,身上不多时已伤痕累累,剑气割裂皮肉的声音在林中刷刷响起,让人不忍猝听。

邢玉笙深深望入他的眼中,痛声道:“长亭!你醒醒!不要再被控制了!”

两剑相交,碰撞出滋滋的火花,穆长亭低吼一声,忽而使了全力朝邢玉笙砍去!

只听“嗡”的一声,魔剑倒飞出去,邢玉笙也被掀得飞开数米,重重摔落在地!

眼看穆长亭飞身而近,长生剑即将迎头劈上邢玉笙的脑袋,一道白色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闪现在两人之间!

他双掌推出!灵力暴涨!

瞬间掀开了一层金色的屏障,抵住了穆长亭同样带着强烈灵力的剑身!

邢玉笙怔住了,喃喃说了一句:“果然是你……”

秦飞琼在看清那人的容貌时,瞳孔猛地一缩,他飞快地扭头看向坐在自己脚边的谢应君,那人眼睛呆滞地望着前方,元神早已出窍!

秦飞琼冷冷一笑,一瞬不瞬地盯着谢应君看。

他早该想到的,为何穆长亭的尸身会被控制,为何穆长亭能够轻而易举地找到芩书仲的坟墓,为何他们能如此巧合的出现在竹屋!

秦飞琼之前一直怀疑的是他手下之中出现了内鬼,甚至怀疑付息烽出现了二心,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谢应君从中插手了这一切!

是了,他看自己的势力逐渐遍布清心派和其他仙道派系,心里着急了,正好借着穆长亭还魂成功,对他的尸身下手,引起众人注意,好带他们去追查秦家旧事,好让他们去揭穿他这个假芩书仲的身份!

他被圈禁多年,都被他这般死死拽在掌心了,居然还不肯安分?

秦飞琼一双拳头捏得死紧,气得浑身都在颤抖。

谢应君的身子虚败,元神一来不能离开身体太久,二来不能过分使用灵力。

可谢应君为了不让他的两个爱徒自相残杀,如今不但强制动用元神,而且还不要命地疯狂使用灵力。

秦飞琼忍了又忍,终于怒不可歇:“你快住手!这样下去你会死的!”

谢应君充耳不闻,一心想要引导穆长亭回神,可穆长亭受了控心术控制,接收到的命令就是杀杀杀,哪里还认得清眼前这个人是谁?

谢应君不听,秦飞琼固然不会对他下手,他飞身而上,出掌拍向的就是穆长亭!

他出手很快,一直在旁伺机而动的付息烽更快!他占据了一个有利的位置,那个位置离谢应君很近,离秦飞琼也很近!

当秦飞琼毫无防备的后背出现在他视线中,他的长剑已从身后贯穿了他的肚子!

秦飞琼的掌风卸了力,穆长亭虽然被他拍中,整个人朝后掀飞,但受伤并不算重,反而是付息烽,因为撤退不及,秦飞琼惊怒交加之下,反手拍向他的那一掌,几乎用了十成的功力,瞬间将他的经脉震碎了大半!

他早就防着付息烽反水,却未料到会在这一刻!

付息烽无疑是一头野兽,一头懂得耐心与隐忍的野兽,他今日选了个好时机出手,一击成功,秦飞琼的确是关心则乱,无暇顾及他的暗算。

惊变发现在瞬息之间,就连谢应君也当场愣住了。

秦飞琼逼剑而出,又封了走周身几道气穴,反应极快地对着谢应君的元神五指一收,谢应君瞬间化成一道白色的气团收到了他的掌心。

他飞身而起,掠过之时,另一只手拎起了谢应君的肉身,转眼就消失无踪。

付息烽瘫软在地,脸色惨白,嘴里不断流出骇人的鲜血。

穆长亭的目光直愣愣地落在他身上,脑海里嗡嗡作响,无数个声音涌来,疼得他抱头痛叫。邢玉笙跑过去,将人抱入怀里,见他挣扎不休,完全不知所措。

穆长亭的手指狠狠抠着脑袋,一道熟悉的声音渐渐清晰起来:“长亭……你不要害怕,我为你施的控心术只为瞒天过海,此番我以血作引,他日银铃一毁,你一旦看到我的鲜血,就会自动清醒。我说过,我从来就不忍心伤你半分……”

疼痛渐缓,穆长亭望向付息烽,眼泪怔怔从眼角滑落。

邢玉笙见他如此,也不多问,低声道:“师尊被秦飞琼掳走了,我们还是赶紧追上去看看吧,跟丢了之后再找就难了。”

穆长亭猛地回神,点了点头,道:“对,还是先救师尊要紧。”

邢玉笙提起魔剑走近付息烽,神色冷淡,付息烽戒备地看着他,正在这时,姗姗来迟的顾子澜跌跌撞撞跑过来挡在了付息烽身前。

因为修为低下,他在路上耽搁不少时间,若不是听到打斗声,他还未必能够找到确切的位置,怎知一来,就看到邢玉笙一副要对付息烽动手的样子。

顾子澜大声道:“你要做什么!我、我不准你伤害他!”他分明怕得要死,却丝毫不肯退让的将付息烽护在身后,眼神坚定。

穆长亭也有些紧张:“邢玉笙……”

邢玉笙回头看他一眼,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丢到顾子澜怀里,淡淡道:“接筋续脉的好药,给他吃吧。”

他走向微微松了一口气的穆长亭,十分自然地拉起他手,紧紧相扣:“走了。”

他的声音清冷,动作却霸道又占有欲十足,付息烽的目光落在他们相扣的双手上,牙关紧咬,猛地闭上了眼睛,眼角泛红。

穆长亭想抽回手,邢玉笙却拽得死紧,一把将他扯上魔剑。

仓促之间,穆长亭只来得及回头看了付息烽一眼,对顾子澜低声嘱咐道:“好好照顾他……”

魔剑“咻”得一下飞出去,追着秦飞琼逃匿的方向而去。

他们一路辨别踪迹,穆长亭忍不住说道:“你伤势不轻,还撑得住吗……我……对不起……”风声呼呼从耳边吹过,天地都在脚下。

邢玉笙握紧了他的手,头也不回地低声说:“肉体上的伤算什么,你别往我心窝子上扎就好了……”

他的意思虽隐晦,但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