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心魔> 第62章 一念爱恨

第62章 一念爱恨

付息烽背后捅的那一剑真是倾尽了全力,秦飞琼着实伤得不轻。此时谢应君的元神已归位,秦飞琼将他打横抱在怀中,跌跌撞撞往前跑,伤口不断涌出鲜血来,在草地上滴出一条血路来。

谢应君探手一摸,手掌上一片赤红湿粘,全是秦飞琼身上的血。

谢应君怔了怔,忍不住劝道:“你放过我下来吧,以你此时的身体状况,带着我别说御剑了,就连走路都十分艰难。”

秦飞琼扯了扯嘴角,勉力一笑:“你现在倒开始关心我的生死了。”他喘了口气,又恶狠狠道,“不过……要我放开你……休想!”

再往上走就是山之巅,夕阳西下,一大片橘红渲染了云彩,连绵了整片天空。

秦飞琼眼眸一亮,脸上的笑容甚至有些疯狂:“我们终于走到山顶了,你且看着吧,我秦飞琼什么大难没有受过!哪会这么容易死!”

山崖之上,云海浮动,是最接近天的地方。

秦飞琼加快步伐,气喘吁吁地爬到一片伸出的石崖之上,将谢应君放在他身旁。

他盘腿而坐,取出一颗丹药吞下,闭目开始吐纳运气,只见他掌心不断翻转结印,不多时,一道又一道的紫黑色雷电在他手中飞速窜动。

谢应君眼眸之中尽是悲色,他看着秦飞琼脸上不断淌下斗大的汗水,看着他紧紧蹙着眉头,忍耐着极致的痛苦,看着他身上满满都是血迹,伤重如此,竟也不服输,不认输。

谢应君低头,尽力掩盖断断续续的咳嗽,然而喉中腥甜,鲜血依旧沿着嘴角缓缓溢出。刚才那一战,他的元神确实伤到了,再加上这些年身体的衰败,如今已是征兆初显,回天泛力了。

他抬袖擦了擦唇边的血,纯白的袖口上血迹斑驳,刺目得很,他的鲜血早已和秦飞琼的混迹在一块,分不清谁是谁的,他忽而短促又悲伤地笑了一笑。

秦飞琼十分专注,根本没有察觉谢应君的不对劲。

下一刻,只见他的掌心往天的方向用力送出!一道紫黑色的光芒通达天际!生生搅出一个黑紫漩涡!霎时间风云涌动,天色极快的暗沉下来!

他仰头长啸,眉心闪现一道紫黑色的魔印!

天有异象,闻之色变。

穆长亭和邢玉笙两人速速赶来,见到的就是眼前这有些骇人的场景。

漩涡深处凿出的黑紫光芒,先是由秦飞琼体内输送而出,之后就见光芒逆转,竟然以成倍的力量反送回来,被秦飞琼统统吸入体内!

随着他吸入的越多,他眉心的那道魔印就越深!

谢应君对穆长亭他们二人摇了摇头,示意他们退走,然而穆长亭怎么肯放过这个大好时机,秦飞琼狡猾,善于隐匿,如今又势大,若是再让他把师尊掳走,也不知还要花多少时间才能将师尊救出。

穆长亭将长生剑拔出,雪白的剑光倒影在他清亮而坚毅的双眸之中。

他这是不肯退走的意思了,他不退,邢玉笙自然也不退,他们二人并肩而立,邢玉笙手持魔剑,神色愈加冷然。

秦飞琼缓缓收气,他站起来,目光在他们身上转了一圈,懒懒勾唇一笑:“来得正好,今日将你们一并收拾了,往后我才好大展拳脚。”

他还惦记着统一天下的大梦呢,穆长亭笑:“师叔嘴上功夫可比我厉害多了。”

剑身一拧,他率先飞身而上。

秦飞琼抽出腰间软剑,一面游刃有余的应对,一面冷冷笑道:“不及师侄。”

邢玉笙也不落后,纵身加入战局,挑着穆长亭出招的空隙与秦飞琼缠斗,如此一来,两人的剑阵如同剑网一般,密密麻麻将秦飞琼罩在其中。

这还是邢玉笙之前在清心派被围困,从弟子们的剑阵中新悟出来的一招,如今他们二人配合,威力不减反增。秦飞琼之前赞他是不世出的天才,是有些道理的。

可惜穆长亭和邢玉笙两人的精力修为此时皆不在极盛之期,哪怕配合再默契,硬碰硬还是会吃亏。

秦飞琼仗着体内暴涨的魔气,出手一次比一次狠,他知道自己不能久战。

一剑未中,他虚晃一招,抓紧时机刺向似乎留有空档的邢玉笙!

穆长亭惊了下,想到邢玉笙接连所受的重伤,下意识凑上去帮他挡了一剑!

然而秦飞琼微微一笑,似乎早就在等这一刻,他抽剑之后,反身一掌拍向穆长亭!

穆长亭未料他下手如此之快,一时躲避不及,被掌风拍中心口,一下倒飞出去!重重跌落在地!

剑阵被破,穆长亭重伤。

邢玉笙眸光一冷,出手的攻势骤然变快,他与秦飞琼同属一宗,招式自然相似的居多,魔气翻涌,狂风大作!树叶沙沙作响!

魔剑的红色剑芒忽然暴涨数尺,呈现出魔剑本身大小的巨大光影来,那开山劈谷之力上指云霄,下指大地,连山巅之石也为之震颤!

秦飞琼以一己之力推出紫黑色的魔电屏障,咬牙与之抗衡,他脚踩之地,随着剑身下压一寸,就绽裂一寸!

两人谁也不肯退让,风吹得很快,云聚得更急。

邢玉笙以此破败之身强行催动魔剑,嘴角开始缓缓流出鲜血,可他丝毫不退。

对手什么情况,秦飞琼再清楚不过,他的眸光之中闪现笑意:“你斗不过我的!趁早认输我尚能留你一条全尸!”

穆长亭撑剑爬起来,正要上前助力,却见一直在秦飞琼身后的谢应君不见了踪影。

他心头兀的一慌,飞快地朝四周扫视,目光最终落在山崖之边上,那里站了一个白色的身影,他手上杵着一根粗壮的木棍,可以看得出站得非常辛苦且勉强,然而他身体挺得笔直,仿佛他从未失去傲骨。

两人甫一对视,谢应君就微微一笑,声音传音入耳,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长亭,这些年你做得很好,没有辜负为师的重托,清心派交给你,我是最放心的。以后,也请以天下苍生为重,将清心派好好传承下去。稚儿既已身死,你亦是还魂之身,多年的仇恨,拿得起,也该放得下,千万不要步我们的后尘。”

谢应君往后退后了一步,身影摇摇欲坠。

穆长亭心头一揪,失声叫道:“师尊——!!!!!”

穆长亭的声音太过凄烈,秦飞琼心神一分,顺着的他视线极力扭头去看,魔剑顺势压下!一下将他抵抗的屏障劈开!

秦飞琼就地一滚,哪怕躲得再快,魔剑的剑芒依旧在他背上砍了深深的剑痕!那断骨削肉之痛非同小可,若是常人,只怕当即爬都爬不起来。

然而秦飞琼的目光紧紧锁定在那个随时可能掉下山崖的白色身影上,他口吐鲜血,停顿了不过一息,他就强撑着半爬起来,仓皇失措地大声喊道:“谢应君!你要干什么!回来!”

前所未有的恐慌席卷了他,他感觉到自己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所有人都望着谢应君,所有人都不敢上前一步。

穆长亭脸色煞白,声音发抖:“师尊,你不要想不开,快回来!”

谢应君临崖而立,一头青丝在风中轻轻扬起,他微微弯唇,对秦飞琼露出一个温和至极的笑:“飞琼,我真的累了,让我赔你一条命,把恩怨都了结吧。”

木棍落地,发出一声轻响。

眼前的一切就像画面在缓缓推进,一点点的碾进了血肉里,叫人再也难忘。

谢应君带着笑,张开双臂,决然地仰身朝后一倒,秦飞琼瞪大眼睛,撕心裂肺地大喊道:“不——!!!!”

他用尽全力飞扑过去,跃出悬崖,不管下面是刀山,还是火海,他始终至终不愿放手。风在呼啸,云在涌动,天地之间,只有一个他,让他恨到骨髓,爱到骨髓。身体在急速坠落,直至将人抱入怀中,秦飞琼才笑了,用力将人勒进怀里。

谢应君伸手去摸他的脸,一手的泪水,他微微张开嘴说话,声音被风割得细碎。

他说:“你真傻……不值得……”

秦飞琼哽咽着狠狠道:“你欠我的,别想逃……”

泪水模糊了视线,谢应君伸出双臂,也一点点的回抱住了身上之人。

少年的声音朗朗,犹在耳边回响。

“天地为证,人神共鉴,我谢应君——”

“我芩飞琼——”

“今日义结金兰,从此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

“好啦,君哥,从今以后我们可是兄弟啦,你要罩着我哦!”

“那当然了,以后那些坏人再也不敢欺负你!别忘啦,等你弟弟的病好了,我们还要一同行侠仗义,快意江湖!”

“好啊好啊,行侠仗义,快意江湖!我是芩大侠!”

“哈哈哈,是,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