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心魔> 第66章 心意

第66章 心意

穆长亭笑了笑,调侃道:“这么欢迎我?我这薄情寡义之人可还算你朋友?”

“算算算!您肯来怎么样都好!”莫离高兴地说完,随后又挠了挠后脑袋,傻傻一笑,“好像也不能这么说,莫离身份卑微,怎么能当您的朋友呢。”

莫离不知道当初的顾子澜就是他,一直将他视若邢玉笙一般超然的地位,也难免会这么想了。穆长亭笑了,眉眼弯弯:“朋友就是朋友,不管身份。你骂我的话有道理,我听了,所以来了。”

穆长亭伸出手,莫离怔了怔,犹豫半晌也伸出手去,穆长亭一下用力将他拉起来,爽朗一笑:“好啦,夜里凉,你早些歇息去吧,我可见不得你在这里长吁短叹。”

穆长亭拍了拍他的肩,擦身而过之时他顿了顿,回头一笑:“对了,下次别再给我下跪了,男儿膝下有黄金。”

莫离呆呆望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莫名想起他唯一交过的凡人朋友“顾子澜”,可惜那人现在已经不认他了,他鼻尖一酸,垂头丧气的回房了。

穆长亭掀开窗户翻身跳进房间,这个举动如今对他来说已是轻车熟路,想想堂堂一代掌门,居然对此类偷鸡摸狗之举熟悉成这样,他忍不住自嘲一笑。

邢玉笙不像他那般散漫,连睡觉都是十分规矩。

穆长亭长久地凝视着他,好似从未如此认真的看过他一样,好半晌,他慢慢走过去,挨着邢玉笙的床边坐下。第一件事,依旧是诊脉,触手的肌肤滚烫,脉象也是凌乱不堪,隐隐有了衰败之势。

穆长亭一惊,手一下收了回来,猛地抬眸看向邢玉笙。

……这脉象,和以往任何一次比,都要严重许多。不可能,他前一日才为他诊过脉,怎么会突然就这样了呢?

穆长亭还想诊一次,确认一下是否是自己诊脉失误。他医术算不得好,不过是略通一二罢了,因此会误诊也不奇怪。

他的手刚想伸过去,邢玉笙眼睫微动,竟然慢慢睁开眼睛,表情迷蒙地望着他。

寂静之中,穆长亭心头微热,他抿了抿唇,正在纠结要如何跟他说自己来此的原因,邢玉笙的手却微微举起来,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脸颊,露出一抹浅淡的笑意:“我又梦见你了么……”

他的声音沙哑,说完这句话就猛地咳嗽起来,然而这一咳像是用尽了他全部的力气,他慢慢将眼睛闭上,手也软软滑落。

穆长亭惊了一下,他皱紧眉头,探身过去仔细地摸了摸邢玉笙的额头,烫得吓人。

这可真是烧糊涂了在说傻话,可是穆长亭心里又酸又涩,他快步走出去,打了一盆凉水,又拧了帕子搭在他的额头,一次又一次的为他降温。

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多年前,邢玉笙为他擅闯虚天之境,被蛇瘿重伤,出来之后也是发了一夜高烧,一会儿喊冷,一会儿喊热。

穆长亭微微苦笑,轻声道:“什么生死姻缘线,我看我就是你的灾星……”

邢玉笙烧得昏昏沉沉,只是在睡梦中眉头却忍不住微微皱了起来。

穆长亭俯下身为他掖被子,因着此时距离极近,便看清了他脸上的神情,穆长亭笑了笑:“怎么?不同意么?”

无人应答,万籁寂静,唯有那人灼热的呼吸轻轻扑在脸上。

穆长亭的眸光微微一动,鬼使神差一般,他竟然低下头去,在邢玉笙紧皱的眉心轻柔地印上一吻。

做完这个动作,他愣了愣,接着就像是骤然被烫到了一样,他猛地跳起来,瞪着无知无觉的邢玉笙,脸皮发热。

清晨,暖光铺了满室。

邢玉笙指尖微微一动,口中干涩难忍,他喃喃念了一句:“水……”

过了一会儿,茶杯相撞的哐啷声之后,哒哒哒的脚步声响起来,有人坐上床,将他半拥在怀里,将水吹凉了些,将茶杯凑到他嘴边,低声说:“小心烫……”

熟悉的声音让邢玉笙的身体猛地一僵,水喝了半杯,他就怔怔抬起头,目不转睛地扭头望向穆长亭。

穆长亭举了举茶杯,问道:“不喝了?”

邢玉笙还是不说话,穆长亭转身将茶杯放到一边,扶着他靠坐起来,又仔细替了他掖了掖被子,伸手摸向邢玉笙的额头,笑道:“不烧了。”

“……你怎么在这里?”邢玉笙好像这才反应过来,一下子扣住他的手腕,又牢又紧,好在他控制住了力道,这回倒不至于让穆长亭感到痛了,穆长亭就由他抓着,撇开视线,道:“我怎么不能在这里,你因我而伤,我理所应当要照顾你。”

穆长亭稳了稳情绪,笑道:“来,我先帮你诊诊脉。”

邢玉笙猛地松开手,飞快道:“不用了,我已经好了。”

他的反应太过奇怪,穆长亭忍不住说道:“你不能讳疾忌医,昨晚我看过你的脉象,心脉严重受损,身上的各处也隐有衰败之相,你……”

他还未说话,邢玉笙就打断他,淡淡道:“你诊错了。”

穆长亭气道:“那你再给我诊一次。”他伸手去抓邢玉笙的手腕,这回邢玉笙没有反抗,乖乖由着他诊断,目光静静落在穆长亭脸上。

穆长亭先是诊了一次,又怀疑地再诊了一次,那脉象只是虚弱,竟不似昨夜般凶险,难道真是他医术不精,诊断失误?

邢玉笙镇定地将手收回来,道:“这回你信了?我只是偶感风寒,并无大碍。”

穆长亭沉思着,闷不吭声。

门笃笃响了两声,一名女子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魔尊可是起了?”

邢玉笙淡淡道:“进来吧。”

宁钰落落大方地走进来,莫离跟在她身后,提着一个大大的铁皮箱子。

见到穆长亭,她只是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笑着行了一个礼:“还未想到能在此见到穆掌门,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宁钰有礼。”

宁钰……也姓宁……

穆长亭看向一脸菜色的莫离,心头猛地一揪,呆了半晌,才道:“宁小姐客气了。”

宁钰笑了笑,看了穆长亭一眼,又看了邢玉笙一眼,竟直直走过去亲昵地挽住邢玉笙的胳膊,将他扶起来,笑道:“魔尊,您来,我有些小玩意儿给您看!”

穆长亭上前两步,劝阻道:“他刚发完高烧,身子还未好利索,还是在床上歇息为好。”他的目光落在女子挽在他胳膊上的纤纤玉手上,白皙得刺目,邢玉笙不是向来不喜别人太过亲近么,怎么……

宁钰仰头望向邢玉笙,惊道:“您发烧了吗?都怪我不好,那……那还是去床上歇息吧,养好精神再说。”

邢玉笙微微露出一点笑意,道:“无碍,你要给我看什么?”

宁钰的模样虽然算不上顶漂亮,但是胜在她的言语表情拿捏得极为娇俏可爱,脸颊红红的,像是盛开的花朵,听了邢玉笙一言,连忙笑着招手道:“莫离,把我的盒子拿过来!”

穆长亭独站在一旁,身体僵硬如冰。

他们相处得如此温馨美好,倒显得他有些多余了。

明明知道应该出去的,可是脚步沉沉,竟然挪不动半步……

宁钰扶着邢玉笙在桌边坐下,将铁盒掀开一点,又猛地合上,看了看莫离和穆长亭,凑到邢玉笙耳边小声说了句什么。

邢玉笙点了点头,抬头对他们道:“你们先出去吧,本座与宁小姐还有要事相商。”

他的语气冷淡,目光更冷淡。

穆长亭被刺得浑身难受,转身就往外走,步子迈得飞快。

莫离瞪了宁钰一眼,宁钰冲他灿然一笑,莫离气急败坏,眼看穆长亭走得快没影了,才惊慌失措地跟上去,喊道:“穆掌门,穆掌门,您等等我……”

人都走光了,宁钰走过去将门关上,笑着坐到邢玉笙对面悠然喝茶。

两人之间的亲昵荡然无存,邢玉笙淡淡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宁钰来扶他之时,他下意识就想挣开,是宁钰掐紧了他,传音道:“魔尊,想要心上人的心,可要配合我演戏啊……”

宁钰笑眯眯地说道:“我在帮您呀,在旁边看着实在着急,这都多少年了,您好歹使些手段,才能把身心都抓牢咯。若说他无意,这感情之事就着实难办,毕竟两情相悦在一起才能长久,可我看,穆掌门分明心里头有着您,您可别由着他自个儿瞎琢磨,脑子一根筋的人,很难想透的……”

邢玉笙低垂着眼眸,神色淡淡的,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发烧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好在穆掌门不辞辛苦地照顾了您一宿,暂且将病情稳定了下来,”宁钰掀开铁皮箱子,里头尽是一些银针之类的治病工具,她笑着伸手示意,“魔尊,请吧。”

邢玉笙将袖子挽起来,伸出手,淡淡道:“宁钊那边进行得如何了?”

宁钰笑道:“有我看着,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