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心魔> 第67章 一生一世

第67章 一生一世

穆长亭气冲冲的疾步快走,心里堵得厉害。

他原以为邢玉笙是绝不会答应这门亲事的,怎么知道他动作快得连人都已经接到魔宫内居住了。他们郎情妾意的模样,一次又一次的在他脑海中浮现,怎么都甩不掉,想到他们此刻还孤男寡女独处一室,穆长亭就难受得坐立难安。

湖心亭的风清凉宜人,却怎么也吹不散胸中的郁结。

莫离喘着粗气追上来,生怕穆长亭被激怒得撒手离去,他一边嘀咕魔尊今日是不是吃错药了,一边对穆长亭讨好地笑了笑,费劲脑汁地分析道:“穆、穆掌门……您也别太生气了,说不准魔尊和宁小姐真的有什么要事商谈,听说萧、江两个叛徒已集结队伍,不日就要攻过来,魔尊孤掌难鸣,确实少不得宁域主的帮衬。”

他不想着要我帮忙反倒先想着联姻,这算哪门子孤掌难鸣?

穆长亭哼了哼,故意道:“在你眼里,你家魔尊不是最厉害,天下无敌么?还需要别人帮衬?”

莫离睁大眼睛,急急维护道:“魔尊当然最厉害,当然天下无敌,但话虽如此……魔尊如今的身子……”他的眸光黯淡下来,低落地说,“总而言之,他一定有自己的苦衷才这么做的,您一定要相信他呀!”

穆长亭转身趴在凭栏上,望着一池碧绿的湖水没有吭声。

莫离着急的在他身后走来走去,嘴笨的他真的不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好。

正在莫离焦头烂额之际,发呆的穆长亭霍然站了起来,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对莫离说道:“我们去书房……走,去书房!”

穆长亭说完,转身就走。

莫离欲哭无泪地追上去:“穆掌门,不行的,书房不能随意进去,魔尊知道了,定会大发雷霆。”

穆长亭又不是头一次进去,并不理会莫离的嚎叫。

邢玉笙要怪就来怪他好了,冒犯、不懂礼数皆是他的错,总不会殃及到莫离身上。反正他今日是一定要弄清楚,邢玉笙真实的身体状况,想来想去只有从还魂之术上面着手,毕竟那才是他身体开始衰败的源头吧?

书房还是和之前看到的一模一样,没有什么变化。

穆长亭在里头翻翻找找,莫离帮他支开了人之后也不敢进去,就站在书房门口,战战兢兢地帮他把关。

他也说不清自己为何这么信任穆长亭,也许是因为邢玉笙将他看得如珠如宝一般的态度,让莫离也下意识顺从了他的命令。

良久,穆长亭从琳琅满目的书架上找到了一本残卷,邢玉笙摆放的位置十分随意,似乎一点儿也不担心这本重要的秘籍会被人盗走。

这本天书残卷里,的确记载了还魂术一事,只是因着年代久远,又几经辗转,书页泛黄破旧,有些字迹模糊不堪,最后几页甚至遗落了。

若邢玉笙就是靠着这样的一本“秘籍”将还魂术完整推演出来,连穆长亭都忍不住惊叹,不得不佩服他确实是有天纵之姿。

穆长亭仔细研读,发现此书之上开篇明义,就有提及施行还魂术的后果。

还魂术实乃逆天而为之举,书中言明,施行此类法术需付出极大的代价。而创出还魂术之人,虽然最后成功了,但是结局也并不如人意。

此人名叫叶复之,他和他的妻子原是一对人人歆羡的道侣。

在一次斩妖除魔的行动中,他的妻子被妖物所害,命丧黄泉,他痛不欲生之下,有了与命抗争,与天抗争的想法,还魂术就是在他有些疯狂的执念下诞生的。

日以继夜的研究之下,他确实成功了,他所爱之人还魂复生,再现人世。

可惜的是,他也因为心头血耗尽,人迅速衰老,两人相守不过十日,他衰竭而死,最终魂归于天地。

他的道侣不堪忍受这样的结局,选择服毒而死,追随他而去。

死之前,她将丈夫的心血抄录入天书残卷之中,以望后人能勘破“情”之迷障。

穆长亭脸色苍白,喃喃低念:“逆天施行,损命而折寿,体衰而力竭,然,终不得相守,吾方知,世间无无故之得失,以命换命则以。”

书从手中滑落,啪嗒一声掉落在地,像是刀尖一样狠狠刺穿了他的心脏。

那伤痕犹如血窟窿一般越搅越大,他痛得弯下腰去,趴在了书桌上。

尖锐的疼痛蔓延全身,密密麻麻,瞬间让他像是被人紧紧扼住了咽喉,痛得连呼吸也不能了,只能任由眼泪无声又无息地往下掉。

回想相处的种种,邢玉笙似乎总是不愿他知道真相,陷入为难和受伤的境地,许多事,他一人默默扛了,是真的打算瞒他一生一世。

哪怕穆长亭对感情之事再迟钝,此时此刻,心如刀绞之际,他也清清楚楚的知道,不知何时他就早已将邢玉笙放在了心上。

这份感情,也许始于感动,也许陷于情深,可终是叫他甘心与那人有了羁绊。

男男女女又何如?恩恩怨怨又何如?生生死死又何如?

从他真正放下小师弟之事,决定来魔域看他,在夜里偷偷吻他,因为他和旁人的一点亲密举动而恼怒不已之时,他早就不能自已,早就做出了选择。

甚至更早的,他中毒之时,不愿付息烽碰他,却愿意跟邢玉笙发生那等事,就足以证明他在他心里不同。

穆长亭一下站起来,神色恍惚地往外跑。

他在书房不知待了多久,此时天色昏沉,雷声轰鸣,隐隐有大雨倾盆的趋势。

莫离等得久了,靠在门口打瞌睡,居然也叫他睡了过去。

闪电噼啪闪过,照亮了天边,也吓醒了莫离,他抹了一把脸上零星的几滴雨水,爬起来探头探脑往书房里看,喊道:“穆掌门?下雨了,我们回去吧?”

书房里空无一人,莫离傻了,难道他气得回去了?

风雨飘摇,长思城犹如匍匐的巨兽静静迎风而立。

邢玉笙独自站在望月楼,凭栏远眺,静默不语。街上的高阶魔物火烧火燎地收拾好摊位上的东西,在雨夜里四散奔走。

他将他们保护得很好,这里没有战乱,没有纷争,哪怕知道来日也许有场大战,但他的子民们却从不畏惧。

其实这里又跟人间有什么区别呢?

穆长亭想要的世外桃源,太平盛世,他也可以给他……

细雨扑面,邢玉笙闭上眼睛,久违的寂静让他在疲惫中感受到了一丝愉悦。

这里是望月楼,是他依着当年他们在山下小镇喝酒的那处望月楼建造的,就是在这个地方,穆长亭喝醉了,他们在意外之中,轻轻蹭了一个吻。

邢玉笙想到这儿,微微弯唇笑起来。

他仿佛一直活在回忆里,不肯忘却过去半分。

楼道里响起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来人气喘吁吁地站在他身后。邢玉笙睁开眼睛,回过头去,穆长亭浑身湿漉漉的狼狈样子出现在眼前。

他如此急切而来,邢玉笙深邃的眼眸之中极快的掠过一道奇异的光,本该平静无波的心绪瞬间被翻起了浪潮,一下又一下地撞击着他的心脏。

穆长亭弯着腰,撑着膝盖喘气,待到稍稍缓过来,才直起身来望向他。

望月楼外,雨势密集,哗啦哗啦作响。

这里是最高的地方,本该将一切风景收归眼底,然而此刻却连远山青黛也被遮盖在这烟雨朦胧之中,看得不甚清楚。

穆长亭的声音艰涩地响起来,眼角泛红:“还魂之术,折寿短命,此事你还要瞒我到什么时候?”

邢玉笙目光柔软,微微叹息:“瞒到我能够痊愈之时。”

穆长亭道:“若是不能呢?为什么不告诉我,让我一起想办法?”

“瞒着你,是因为我想要的,不是同情和内疚。”邢玉笙走近几步,直到近得快要和穆长亭贴合在一块了,他才停下来,望着穆长亭因为紧张而轻颤的睫羽,轻声道:“我若身死,你会伤心么?”

两人的视线交缠在一块,穆长亭心跳如鼓,却依旧直直望过去:“当然。”

邢玉笙微微一笑,又低喃道:“那我若娶亲,你会伤心么?”

穆长亭顿了顿,久到邢玉笙几乎想要放弃追问,他却忽然弯唇一笑:“不会。”

邢玉笙眼眸微垂,穆长亭的手轻柔地摸上他的脸,低声道:“因为……你不会娶亲,你会要我。”话音呢喃着消失在他忽然贴上去的柔软双唇上。

这是穆长亭第一次主动,邢玉笙恍惚了一阵,猛地伸手将人带入怀里,紧接着转动脚步,有些失控地将穆长亭按在他身后柱子上!

他那一下真是用了力,穆长亭后背撞上坚固的圆柱,痛得微微皱了皱眉,抬眸之时,却撞入了邢玉笙几乎有些疯狂、压抑的眼神。

他不该如此急切的,穆长亭会吓到,可是那人一点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