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五章

──打败两只魔族之后,过了几小时。

我们和上次讨伐魔族时一样,来到了王宫。

不同的是,除了我和校长,这回阿尔玛和琉璃也一起来了。

「这次的讨伐有劳各位了。首先关于奖赏……朕就直接问了,你们想要什么东西呢?如果国宝便能满足,朕可以沿用上一回的形式发放……」

想要什么吗?

老实说,宝物库里面已经没什么能够勾起我兴趣的东西了。

而且,明白用途的物品并不在宝物库内,索取这类东西感觉就像是从持有者的手里抢夺过来,要一个个找也很麻烦。

既然如此,不如就把第二学园的经营权给……不对,我才不要。

我不打算当一名教育家,等到魔族的袭击事件告一段落,我就打算离开学园。

学园的事情果然还是交给校长掌舵才是最佳选择吧。

嗯,还真想不到啊。总之,先要个多多益善的东西看看。

「在下想要迷宫。关于上次的讨伐,陛下曾提及赏赐迷宫,在下想要更多的迷宫。」

「明白了,朕会尽可能多收集几座迷宫。虽然这还抵不上你应得的报酬……」

「那么剩余的部分就择日再谈吧。」

「朕会连同领地一类的奖赏一并赐给你。另外,你们是叫琉璃和阿尔玛吧?虽说此次讨伐功在马丁亚斯,但朕听闻你们也付出了相当多的贡献。若有什么愿望,不妨说来听听。」

「呃──……」

琉璃闻言,露出了相当苦恼的神情。

突然被国王询问愿望,当然会感到伤脑筋了。

我因为在前世时不时会和国王见面(有些国家的即位仪式,其中一个环节就是拜访我),所以还能沉稳地与之对答,但琉璃想必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吧。

就连胆大包天的阿尔玛,面对国王的时候终究──

「有!在下想要钱!毕竟钱这种东西再多也不会困扰,而且还能慢慢思考该怎么运用!」

即使面对国王,阿尔玛还是表现得一如往常啊。

在锻造工房的时候,她也是拜托我这个客人为武器进行附加呢,感觉还真是没什么变。

虽说姑且用了敬语,但她的胆子还真是大得可怕……

「哈哈哈。好啊,朕会照这个方向去安排。」

「那、那么,在下也希望能收到金钱!」

「唔嗯,浅显易懂确实是不错。虽然详细的金额难以估算……但朕姑且会发放足够优渥的钱财,待评价底定后,再发放后续的赏金。朕不会在日后让你们把多发的钱退回来,尽管安心收下吧。」

幸好国王笑著接纳了这样的条件。

嗯,反正也没指定金额,这对发钱的一方来说也是个相当方便的条件吧。

总觉得阿尔玛似乎给了一个很不错的回答啊。

如此这般,报酬的议题似乎也顺利……不,看来不会顺利结束。

「接下来就谈谈与魔族交战的话题吧。关于你们这次讨伐的两只魔族──」

「国王,请稍等一下。」

虽然自觉有失礼之嫌,但我还是打断了国王的发言。

接著,我对著房间的一隅──没有任何人待著的空间开口道:

「喂,还不快滚出来。」

我一直觉得奇怪,这个国家的资讯怎么会被魔族掌握得如此彻底……

看来原因就出在这里啊。

「……装蒜也没用。就算肉眼看不见,但你都发出这么强大的魔力了,还以为能够装作不存在啊?」

「……马丁亚斯,你的意思是,这座王城有魔族潜伏吗?」

听到我这么说,国王讶异地扬声说道。

「不,魔族的本体并不在此,但这里有魔族施放的术式。」

「术式……是窃听那类的术式吗?」

「正是如此。虽然样子看不见……」

我这么说著,从收纳魔法之中取出木片,朝著房间的角落扔去。

木片先是呈拋物线向前飞去,但在距离墙壁约一公尺的时候,却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似地弹落在地。

「看来是有实体的呢。不过,就算用物理手段将那玩意儿毁掉,想必也没办法对魔族造成伤害吧。」

就术式的架构来看,那恐怕是【定点简易魔法干涉】的延伸版。

这是结构相对简单的术式,可以用来监测远处。

除此之外,还能做出翻阅书本或是发出话声一类的小动作。

此外,虽然其力量不足以杀人,但就算术式遭受攻击,也不会让本体受到伤害。

就某方面来说,可以说是性价比极强的魔法。

「居然有这种事……」

除了我和国王以外的三人,似乎都因为过于震惊而愣住了。

魔族(的魔法)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不过对魔族来说,这样的做法确实是正确的。毕竟若是默不作声,就分辨不出和一般的结界魔法有何不同。

──所以说,我要逼它发出声音。

这种术式虽然消耗的魔力极少,却有两个弱点。

弱点之一是得花费时间设置,而且涵盖范围非常狭窄。

若不是已知设置处会进行极为重要的对谈(像是这个房间),那么回馈就极为低落。

而为了针对第二个弱点下手,我操控起几乎见底的魔力,构筑出极小规模的魔法。

「咕、这是……怎么回事……」

下一秒,房间的角落传来了语带困惑的话语声。

即使攻击【定点简易魔法干涉】,也无法对施法者造成伤害。

然而,这是仅限于物理性的攻击,或是以攻击性魔法进行破坏的状况。

从【定点简易魔法干涉】得知的情报,将会回馈至施法者的大脑。

换句话说,只要在原本的情报里动手脚,硬是将对魔族的脑袋有害的情报强灌进去,就能直接破坏对手的大脑了。

「咕、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随著这阵惨叫发出,术式也濒临崩毁,整间房间都被震得摇晃起来。术式本身似乎没有加上紧急关闭的设计,随著魔族的魔力失控,魔法显现出自行崩坏的徵兆。

我用最后的魔力让术式维持了半秒钟,然后便用尽了魔力。

失去支撑的术式发出「啪」的一声,随即消灭殆尽。

「……打倒它了吗?」

「不,在下认为应该留下了一定程度的后遗症,但恐怕伤不致死。」

就算我恢复了原本平常的魔力,恐怕也杀不了它吧。

施法者若是人类倒还好说,魔族的大脑却比人类结实很多。

「……这样啊。感谢你揪出了窃听的机制。想不到连朕的房间也被渗透了……」

「关于这点……国王,您对刚才听到的话语声有印象吗?」

「经你这么一提……那的确是前任魔法师团长厄哈鲁特的声音!」

果然啊。

「厄哈鲁特进过这间房吗?」

「它来过很多次。难道当时就已经下手了吗……」

那么,犯人应该可以确定是那位厄哈鲁特了。

毕竟它面对的是连【被动探测】都不会的人类,这种简单的魔法自然能够随它设置。

「总之,对于这种需要保密措施的房间,得为其架设出能够阻绝通讯系魔法的结界。」

「这种事情真的能办到吗?」

「虽说还是会有阻绝不了的魔法,但起码聊胜于无。」

话虽如此,那些无法阻绝的魔法全是相当复杂的玩意儿,如今的魔族有能耐施放这类魔法的可能性很低。

只要顺便添加结界被打破时会发出警告的术式,应该就能有效地做出应对吧。

不过,实际进行附加的会是琉璃就是了。

「话说回来,距离这里以西三百四十八公里、以北四千四百二十五公里的位置,您知道有什么东西吗?」

「……等朕一下。」

话落,国王从抽屉取出了地图。

「虽然姑且画在我国的疆域之内,但那里应该只有过去被魔族消灭的废墟村落……马丁亚斯,你的意思难道是……」

「是的。看来我们知晓魔族的藏身处了。」

在我面前施展那种三脚猫功夫的侦察魔法,等于是在叫我做逆向探测嘛。

好啦,虽然有点远,但要怎么袭击才好呢?

「……难道有魔族藏身在那座废村吗?」

「虽说不见得会待在废村,但肯定就在那一带。依在下猜测,恐怕是躲藏在地下避难室或建于洞窟一类的建筑物内部吧。」

我这么回答国王的问题。

「你为何能断定是在建筑物内呢。」

「因为透过魔法传来的话语声中,有明显的回音。」

「……光凭这点线索就能推断出这么多的资讯吗……无论如何都不想与马丁亚斯你为敌呢。」

「在下亦有同感。」

国王的话语博得了校长的共鸣。

不过就是逆向探测,有必要这么害怕吗

铅笔小说 23qb.net

<= 29目录+书签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