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盛开(完结+番外)> _分节阅读_17

_分节阅读_17

是有感情的。当年他把交易的时间地点报告给父亲,也是经过一番挣扎,最后,从小便被灌输的正义感占了上风,他亲自带了人过去,人赃并获。两边当场开火,顾博云独自逃脱了。他永远忘不了顾博云纵身跳入水中时看向他的凌厉眼神,愤怒,不可置信,还有心痛。

顾烟看他有些出神的样子,低下了头,轻声说:“有点困难。”

方亦城瞬间听出她话里的抗拒与油然而生的幽怨。

多年之前,他是顾博云最宠爱的手下,是他首肯的准女婿,是他重点培养的接班人。

然后,也是他,一手毁了顾博云半生的心血,如果当时不是梁氏付出的巨大代价里外打点,顾博云恐怕连命都会搭上。

最后,还是他,间接害死了顾博云的妻子阮无双。

就是因为他,顾博云家败,妻死,女散。

“算了,我知道了。那,希望他早日康复。我先走啦。”方亦城笑着拍拍她的头。

顾烟来不及躲开他的手,只好也笑着道别。

“我需要你来韦博帮忙。”顾明珠喝了口咖啡,开门见山对顾烟说。

“可是,我不懂生意。”顾烟犹豫。

“学,没有人天生就会的。我也是这么过来的。”顾明珠优雅的切着牛排。

“可是,姐,你不是一直做的很好吗?”顾明珠如今在C城,也算是女强人一个,韦博虽然不能跟梁氏那种大型企业比,但也是业内的翘楚。

“知不知道什么叫墙倒众人推?”顾明珠放下刀叉,“爸爸这一走,对韦博下手的人可不会少。我需要一个让他们忌惮的人。”

“姐!爸爸不会有事的!”顾烟极为敏感的反弹。

“幼稚!”顾明珠瞪她一眼,大有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不说爸爸就不会死吗?她要是也像顾烟一样活在童话里,爸爸一走韦博就得陪葬。

顾烟理亏的低头,戳着碗里的布丁,“而且,我哪里吓人了?”

“打狗看主人,你来韦博,谁再打韦博的注意,就是跟梁氏过不去。”

“姐——我跟梁飞凡,分手了。”顾烟郁闷,她是……狗?

“这种你们小情侣之间闹别扭的小事,不要来烦我。”顾明珠不以为然的说,“我需要你曝光,你和梁飞凡的关系,要人尽皆知。”

“我不要!”顾烟丢下叉子,干脆的拒绝。

“闭嘴!”顾明珠呵斥她,如同责骂一个不懂事的别扭小女孩,“三个月的时间——这是爸爸身体的极限。我要大家都知道,梁飞凡一直金屋藏娇的那个人是顾氏的二小姐,现在在韦博任副总裁。”

顾明珠说完,拿起雪亮的餐刀,干净利落的把剩下的牛排切成一块一块,看在顾烟眼里,就是一种□裸的威胁。

顾烟委屈的吸了吸鼻子,没有敢再顶嘴。

你的生命里有没有这样一个人,无论他或她说什么,你都觉得,恩,有道理。

顾明珠之于顾烟,就是这样一个特殊的存在。

所以星期一的早上,顾烟穿着米色套装,一头长发挽起,坐在韦博的大会议室,笑的脸都要僵掉。

“今天的会议就是这样了。还有,这位是顾烟,这两天先来熟悉一下业务,从下周起任职我们公司副总裁。主要负责梁氏的来往业务,直接负责部门是公关部。散会。”顾明珠啪一声合上文件夹,起身出去。

顾明珠风驰电掣的出了会议室,嗡嗡的讨论声就响起,高层大多知道顾烟是顾家的二小姐,可是很早之前就听说不在顾家住的,突然回来,还要任职高位,很是奇怪。要变天了么?

顾烟尴尬的坐在位子上接受大家貌似不经意其实好奇的目光,姐姐用得着说的那么白吗?梁氏来往业务?公关部?干嘛不直接把她打包送给梁飞凡?

这些年来顾明珠拿她跟梁飞凡讨交情,其实她也是知道的。起初微微有些反感姐姐这样做,可是一想到姐姐独自撑着那么大的一个公司,她又有什么立场去指责她?

说起梁飞凡,又是几天没他音讯了。

一个美好的早晨。

容岩向梁飞凡汇报着手头的业务,陈遇白优雅的配着咖啡享用美味的土司。李微然和秦宋拿着笔在填报纸上的成语接龙,纪南趴桌上打瞌睡。

“老四,这批货就从你的公司走,直接送到陈易风那。货柜现在还空多少?”梁飞凡敲敲桌子问纪南。

纪南含糊不清的唔了一声,脸转到另一边去继续睡。陈遇白看她口水就要下来,一皱眉,随手拿起一个菠萝包堵住。

纪南睡梦中无意识的咬了一口,被烫的哇哇大叫。

“老三你他妈缺心眼啊!”容岩大骂,起身端过牛奶给纪南漱口。

陈遇白耸耸肩。

纪南连连摆手表示没事,容岩越发心疼,“我就说安小离是个祸害,陈遇白你他妈智商都被她带低了。”

李微然唯恐天下不乱,闻言立刻放下报纸,掏手机向老婆发短信汇报,“安小离是个祸害——还有什么来着?二哥你再说一遍,我没记住——”

“滚!”容岩扔过来一个杯垫,“去拿点冰来。”

李微然起身敬个礼,“YES SIR!”

纪南拉住李微然,“没事,哪那么嫩啊。”

秦宋越过李微然,在她脸上摸了一把,故意色迷迷的样子:“谁说的,小爷我看,嫩的很嘛!”

纪南阴恻恻的拿着两把餐刀磨刀霍霍,秦宋吐了吐舌头,回去乖乖坐好,拿起报纸接着填。

陈遇白拿起一个三明治,推了推眼镜,不紧不慢的问容岩,“南边陈易风那里还没搞定?”

“陈易风一口咬定要十五个百分,我能纵他这胃口么!”容岩没好气的回他。

“我去一趟吧。”陈遇白云淡风轻的说。

其他几个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了他一眼,连梁飞凡都微微惊讶。

“好啊!”容岩兴高采烈起来,要说做生意的手段,连老大这个正统哈弗商学院毕业的也比不上老三的诡计多端,陈易风那厮拿乔那么久,也该给点苦头他尝尝,“老三,你早该出马了!下午我就把文件送你那儿去。”

“恩,”陈遇白放下刀叉,结束早餐。又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大哥,那我手里那个开发案呢,招标前我可回不来。”

“我来我来!”容岩大包大揽,这种招标案子几家开发商整天围着你当祖宗求,他乐的接手。

“二哥,那麻烦你了。”陈遇白给容岩端过一杯咖啡。

容岩立刻觉得不对劲,老三平时是不会尊称他二哥的,况且他又笑得那么阴。

“三哥,那宗开发案到底怎么了?”吃完早餐,梁飞凡先走了,李微然拉着陈遇白打听。

“没事,一切正常。几个公司都很有实力,以韦博和耀林为首,竞争很激烈。”陈遇白如实相告。

秦宋抓住了他话里的重点,“韦博?顾明珠又怎么了?”

容岩转着手里的手机,潇洒的倚着桌子,“顾明珠能怎么?我这个她觊觎了那么多年的小叔子接手,她不得升级的巴结?”

秦宋看陈遇白眼底的笑意就觉得没那么简单,“我怎么觉得没那么简单呢?三哥宁愿外放都要脱手,恐怕顾明珠又出什么幺蛾子了吧?”

陈遇白拿过公事包往外走,“顾明珠没出什么幺蛾子,我自请南下是因为——我觉得他们的副总裁会给我带来很大的麻烦。”

李微然诧异,他与顾明珠一向走得近,可从没听说韦博有副总裁,“副总裁?谁啊?”还能有人让陈遇白觉得“麻烦”?

“顾烟啊,前几天上任的,还在熟悉环境阶段。后天韦博会为她举行欢迎晚会公告天下。”陈遇白看一眼正发边发短信边往外走的容岩,提高了音量,语气和缓,吐字清楚。

嘭!

容岩听到顾烟的名字就一个趔趄,一向自诩英俊与智慧并存的脑袋结结实实的撞在了门上。

陈遇白假意的高声惊呼,“二哥,你怎么不长眼睛啊?痛不痛?”

容岩捂着额头,桃花眼泛泪,“小三,你真狠。”

陈遇白欢快的笑,他今天本来是想推给李微然的,他家的桑桑和顾烟现在是密友,老大发起疯来也能忌讳着点,可是——小样,我的老婆你也敢说三道四?!

李微然和秦宋默契的击了一掌,并肩走到哀戚的容岩面前,面色凝重的三鞠躬,“二哥,您……一路走好!”两人声情并茂。

纪南倒沙发上捧腹哈哈大笑。

容岩哀嚎阵阵,这日子,过不下去了呀!

同舟

“非”娱乐大厦气派的正门口,红地毯两边排满了花牌——“热烈祝贺顾烟小姐上任韦博地产副总裁!”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