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盛开(完结+番外)> _分节阅读_24

_分节阅读_24

“把水拿出去温着,我叫你的时候再端进来。”梁飞凡轻声对她说。

他的手抽走,顾烟哼了一声,要转醒的样子。梁飞凡连忙轻轻拍拍她,在她耳边哄着:“乖,继续睡。”他用毛巾在热水袋外面包了一层,又试试温度,才塞到被子里,捂在她小腹上。

他起来去浴室里打来温水,轻手轻脚的给她下身擦拭干净,又把卫生棉粘在内裤上给她换上。

动作再轻顾烟还是有些醒了,温热的毛巾贴上来,她感觉很舒服,哼哼了几声,他换完她已经又睡着了。

梁飞凡小心翼翼的给她盖好被子,她还是皱着眉。

他躺回床上去,连人带被子拥在怀里,顾烟睡梦中“唔”了一声,靠近了些,眉目间舒展开来,额头抵在他的下巴上,睡熟了过去。

楼下。

杰西卡他们都很迷茫的看着容岩。

黄易很惊慌,也看着容岩。

容岩摊摊手,潇洒的起身,“两大BOSS都走了,下次再说喽。”

杰西卡眯了眯眼,迅速的收拾东西走人。

黄易急了,一把拖住容岩,等到杰西卡他们全都出去了,才压低了嗓子,“二少爷,指点一下。”

容岩手指一下下的瞧着桌子,显然也在考虑,就他来说,不希望梁飞凡和顾烟再闹腾,可是黄易的事,容家老爷子亲自交代下来,他也不能违背。

“你也看见了,别说招标案,整个梁氏,只要顾烟要,我大哥眉头都不会皱一下。不过么,他们现在还在冷战,你要抓紧这个时机,速战速决。”容岩适可而止的指点了一下。

番外之 容岩

盛开

雨一直下。

李微然和纪南因为饭后的甜点上什么你一拳我一腿的比划着,秦宋歪在一边看,时不时的出个脚绊一下。陈遇白坐在沙发上,膝盖上搁着笔记本在专心致志的看股票,偶尔纪南一拳失了准头他却能看也不看的迅速偏头躲开。

梁飞凡一个晚上都沉默着,这时接了个电话,说了句“知道了”就挂断,猛的站起来问他们:“谁的车停的最近?”

他呼吸有些急促,眼神明亮的像高烧的病人。

李微然马上高高的举起手,“二哥的车就在楼下,我刚偷偷开去遛弯的——”

容岩还没来得及对李微然怒目相向,就被揪着领子拖了出去。

容岩边开车边从后视镜里瞄老大,梁飞凡一上车就把所有的车窗都摇了下来,似乎是沿路在注意着什么,容岩怕他错过,车速放慢,却被梁飞凡怒喝:“开快点!没看见雨那么大!”

他怎么可能没看见!这车里都被打进来的雨水泡了,他也不敢提醒老大这是他的新宠,就这么战战兢兢的往前开。

车子最后停在顾宅前。

梁飞凡丢下一句“你别跟来”就匆匆下了车。

顾宅大门口似乎跪着个人,只见老大飞奔过去,半天两个人都被大雨浇着没动静。后来老大终于起身,抱着那个人往回走。

他两难,这是下车去打伞啊,还是听老大的话别动啊?

顶级的跑车就以龟速跟在一个高大的男人身后慢慢慢慢的挪。

天色渐渐全黑,路灯一盏盏的亮起来,容岩看见老大怀里那个人垂下的湿湿长发,那么,是个女的喽?

可是,老大不是不碰女人的吗?

电话一直狂响,容岩烦躁的不想接。他觉得这个晚上就像掉进了一个魔幻里,什么东西在彻底的改变了。

后来,他才明白,那晚,彻底改变的是他一帆风顺二十余年的好运人生。

小四的专属铃声响起,他拿过手机按下通话键,“哥,现在什么状况?”纪南摩拳擦掌的问,刚刚老大抓小鸡似的拖着二哥消失,他们几个晃过神来,猜着到底是什么事让老大这么失态。

“现在——老大抱着个女的,在雨里淋着。我在车里,后面跟着。”他描述事实。

“切……”一片嘘声,他们显然不相信。

容岩决定不和他们计较,挂了电话。他想了想,还是停车,撑着伞去追上老大。

“哥……哥!哥!”容岩大着胆子喊了好几声,梁飞凡才醒过来的样子听见。

“她——好像昏过去了,不然先上车吧,这雨挺大的,淋着她也不好。”

梁飞凡仔细的盯着怀里的女孩子看了好久,终于点点头,上了车。

容岩的车老远就被拦了下来。

老管家满怀歉疚,“容少爷,我们少爷说,车子不能开进去——怕吵着烟小姐。”

容岩摊摊手,和纪南下车步行。这一个月来,梁飞凡为了这个顾烟,疯狂的家都不出一步,这点小小变态的要求,还在他的接受范围之内。

走近梁宅,远远就看见墙上爬了很多人,在拆着什么东西。

“怎么回事?”纪南惊讶的问。

老管家叹气,“少爷前天忽然高兴的跟什么似的,要我找人把窗户都用木板封上。我也没敢问——封就封了吧。今天一大早,又是这样,说马上全拆下来。我琢磨着,和烟小姐有关,我就没见少爷对谁这样上心过!”

容岩觉得,事态的发展超出了他的接受范围,那顾烟,是什么变的?大哥为了换她老爹出来,竟然和有关部门达成协议,把手下都解散了,安安心心的做起正当生意来。这也就算了,反正他也觉得那些钱赚起来有损阴德。可是照大哥这个架势下去,他不敢想了……

“点子扎手,速至。”他发短信给最是阴险的陈遇白,叫他来一起探探深浅。

陈遇白只回了他四个字——“风紧,扯呼。”

靠,容岩暗骂。

也不过就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的么。纪南暗想,那怎么就把大哥迷的神魂颠倒的啊?

大哥不出来,也不许他们几个进去。她今天求了容岩一个上午,才能跟着他来瞧瞧顾烟到底长什么样子。

团在沙发里看漫画书的少女好像感应到了她打量的目光,抬头看了她一眼。

纪南不好意思的别过脸去,二哥怎么还不下来?

那个女孩子放下了书,竟然走了过来。

“啊!啊——”纪南尖叫。

因为顾烟的手,很直接的捏上了她的胸。

从来也没有人敢对纪四少爷做出这样的举动,纪南大惊之下,空有一身武艺,也只知道尖叫。

梁飞凡和容岩冲下来,看着这诡异尴尬的一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你是女的呀?”顾烟的嗓音清清淡淡的。

容岩上前把纪南扯过来揽在怀里,对顾烟怒目而视。

梁飞凡把顾烟带在身后,警告的瞥了容岩一眼,容岩不敢再怎么样,忿忿的带着纪南往楼上走。

交代好下一阶段的工作出来,容岩怎么也找不到刚刚在这里喝茶的小四了。

问了管家,说是在放映室。

还真的在。

长长的沙发上,纪南旁边坐着刚刚对她胸袭的人,屏幕上在放叮当猫,尿湿了床的蓝色小猫把床单拿去晒,上面的痕迹竟然也是一只猫的形状。

两个人东倒西歪,笑的很傻。

容岩在门口清咳了两声,纪南回身看到是他,连忙出来。

“走了。”容岩拉着她就往外走。

“不要和顾烟走的太近。”出去的时候,容岩提醒纪南。

“为什么啊?”纪南不解,顾烟还不错啊,刚刚看的那个猫也蛮好玩的。

“因为——她不是好人!”物极必反,盛极则衰,大哥这么宠她,离她近了难免殃及池鱼。容岩懒得和她一一解释,随便编了个理由。

纪南撇撇嘴。

容岩敲她的头,“我怎么说你就照做!”

纪南挥挥拳头,“知道了!”

容岩一早起来右眼皮就一直跳。

现在才知道,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啊!

他们正在谈公事呢,顾烟就这么直接推门进来,诚恳的向他发问:“我想了很久还是不明白,我哪里不像好人呀?”

容岩平时的辞令如锋都不见了,“啊?呃……”

梁飞凡诧异的走过来,摸摸顾烟的头发,拉着她的手,低声问她:“怎么了?”

顾烟睁着清亮的眼睛,眉目流转,“不知道呀——那天我去跟四纪说再见,听着这个人说,恩,顾烟不是好人。”

容岩冷汗都出来了,“这个——哥,我哄小四玩呢——”

“你喜欢和纪南一起玩?”梁飞凡看都不看他,柔声问顾烟。

顾烟点点头,还是很执着,“喂!你,说啊,为什么说我不是好人?你喜欢四纪是么?可是我知道她是女的呀,我又不会和你抢。”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