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盛开(完结+番外)> _分节阅读_32

_分节阅读_32

上很快晕开一小片的红色,梁飞凡浑然不觉疼痛,跪的稳稳当当,对顾烟微微的笑着,诚恳的柔声请求,“顾烟小姐,嫁给我好不好?”

他的眼里盛着天边最亮的两颗星子,散发着幽亮狂热的光芒,照耀在他俊朗的脸上,糅合成世上最动人的颜色。顾烟的眼泪又被引下来。

那只戒指和顾烟头上的钗子是一个系列的的,只是中间镶着的那颗钻石很是稀奇,淡淡的粉色里面几丝血红漂浮,缠缠绵绵的围绕出一个心形,在小小的首饰盒里奇异闪烁着。

尾随顾明珠而来的记者见到这一幕一哄而上,疯了一样的按快门。挤不进店里的就包围了咖啡馆的外部,隔着落地玻璃,闪光灯像宿命的一声声的呐喊充盈在小小的空间里。

陈遇白和秦宋这时匆匆赶了过来,看见这诡异的求婚场面都是一愣,李微然轻声问,“没逮到?”秦宋挑了挑眉,“军用直升机直飞阿姆斯特丹。我们过去的时候影子都没见到。”纪南在一边抿着嘴笑,陈遇白皱眉敲敲她的头,低声警告,“还笑!让大哥知道你知情不报的话有你受的。”纪南回眸一笑,指指屋内,“大哥哪里还有时间管我呀?”再说,二哥也只是走之前打电话交代了她一下呀,她哪里来得及拦住。

屋里的两个人眼里只有彼此,梁飞凡单膝跪着,顾烟哭的稀里哗啦,一点顾不上所谓的风度骄傲,原来人生的某些时刻,周围的人事物真的会淡化成黑白默片,背景一样的可有可无,全世界只剩眼前的这个人,眉目如画,情深似海。

“好啊。”顾烟拉过他的手,鼻涕眼泪蹭在他袖子上,声音沙哑难听。

梁飞凡跪着比缩在沙发上的顾烟矮了一点点,仰着脸逆着刺眼的闪光灯,看她梨花带雨的楚楚脸庞,两个简单的音节,他却听的红了眼眶,一皱眉一低头,一滴泪水滴下来。原来,天荒地老之前真的还能等到这一天,真的是——不枉他千山万水跋涉而来。

李微然圈紧了秦桑,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亲,低声感慨,“这次,真的是执手相看泪眼了。”

可惜童话还是要醒,醒来之后,王子公主的身边就会有暴跳如雷的导演。

顾明珠坚硬的水晶指甲戳着顾烟的脑袋东摇西晃,“你有没有脑子!平时耍小性子上天的那些心眼都哪里去了?这种事情也可以听别人说的么!连求证一下都不敢了么?你脑子进水了?不知道来和我商量?我是和你隔着十万八千里远还是你眼睛顶头上根本看不到我?就算要走,手机钱包什么都不带你瞎跑什么?深更半夜你看你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死样子在外面晃荡很好看是不是?你以为这里的治安能有多好?万一出个什么事情要我们大家陪着一起伤心难过你就心里舒坦了?搞砸了自己的欢送晚会和求婚仪式很有成就感吧?你这个蠢货存心要气死我是不是?!”

顾烟垂着头任打任骂,大气都不敢出。小手抓着梁飞凡的胳膊,顾明珠骂一句她就加一分力道。一屋子的人在顾明珠琅琅上口的训话里表情各异的全体沉默着,梁飞凡抿着唇,脸上似痛似笑。李微然搂着老婆一直摇头,看来这凶悍一说还真的是要经过比较的。秦桑听的饶有趣味,在手机上戳戳点点的记下一些精华词句。陈遇白圈着兴奋的不断上前要帮腔的安小离,求婚宴的烟火是她放了一卡车之后挑出来的,顾烟这么一落跑后来谁也没心思看了。秦宋和纪南在顾明珠后面一左一右的站着,无声的用口型给顾明珠配着音,两个人胆大包天,偷偷的三人双簧玩的不亦乐乎。

“呃……明珠姐——消消气,就算了吧,你看闹了一个晚上了,你也累了,休息一下?我们出去吃个宵夜吧?我们都还没吃晚饭呢。”李微然在梁飞凡和陈遇白示意的快要抽筋的眼神里终于硬着头皮挺身而出。

顾明珠也骂累了,李微然给了个台阶她当然要顺着下来,临了狠狠又推了顾烟的头一把,“说再多也是白搭,你这个小鸟脑袋也就这么大的脑容量。我简直巴不得明天就把你嫁出去!免得我时时操心。”

“对对对,嫁给我哥就气不着明珠姐您了——我哥可是特愿意被烟姐祸害呢,哥是吧?”纪南笑着探出头。

梁飞凡手臂上那块肉都要被掐掉了,痛的眉头深锁,严肃的点头点头再点头。秦宋和李微然纪南马上和声,“吃饭去吃饭去……饿死了!哥请客啊!”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去盛世吃夜宵,团团坐下之后,劫后余生的李微然感慨万分的领着大家拼凑案情,整件事究其原因么当然是毋庸置疑的,韦博赢了这次的开发案之后,容岩被他爷爷修理的那叫一个惨绝人寰,多少个美好的夜晚他们几个都被一个狂躁的男人电话轰炸,不得不轮番的当起知心姐姐。

容岩是早知道梁飞凡要在韦博和梁氏合作晚宴兼顾烟功成身退的庆祝晚会上求婚的,他先是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法请来自己大哥,引开了铁定会戳穿他骗局的顾明珠。而后利用了心力交瘁的陈允之,加上平日里顾烟积威之下晾他容岩不敢骗她的心理暗示,成功的用一段直到现在也找不出任何把柄的话骗了顾烟——孩子是真的有;陈允之的未婚夫是真的好像要和别人结婚了;梁飞凡是和陈允之谈过了,并且表示一定为师妹出头;

顾烟改日要找他麻烦也是师出无名——都说了不要多想的,你心思细腻个什么劲啊!

顾烟走了以后不久,到了致辞的时间,梁飞凡从后门进来,人员各就各位,世纪求婚宴开场,顾烟最为崇拜的钢琴大师千里迢迢来现场倾情演绎、液晶大屏幕上梁飞凡亲自制作的两个人甜蜜万分的一些影像剪辑、九层的求婚蛋糕顶端梁飞凡耗时三年搜遍整个世界奇石定制而来的世上独一无二的爱神钻戒、由新鲜的粉色玫瑰花朵拼成的巨大“marry me”迅速被送进场。

美中不足万分遗憾的是,上穷碧落下黄泉,找不到女主角了。

一片混乱里,早先不知为何偷偷溜走的秦桑发来短信,“陈允之肚子里那块肉谁的?”李微然一看吓的冒汗,急忙回复老婆表明清白——“绝对绝对不是我的!我发誓!我跟她一点儿也不熟!”

等到李微然弄清楚状况,马上去找顾明珠和梁飞凡,根据秦桑断断续续提供过来的消息,三个人一合计,顾明珠和纪南负责留下善后,陈遇白和秦宋去抓早就不见人影的罪魁祸首,梁飞凡带着李微然直奔咖啡店。

上车不久秦桑就拨来电话,李微然默然听了一会权衡了一下,还是把耳麦塞到了梁飞凡耳朵里,因为,比起行车安全,大哥的幸福比较重要——就他听着前面的内容揣测,估计要真心话大冒险了。

音量调的过大的缘故吧,顾烟那句“我爱他”清清楚楚的传入李微然的耳朵,他顿时一个激灵立马伸脚抵住前方身体后仰,双手抓上车门上方的抓手——他早有准备,那边是真心话时间,他们这边应该就要玩大冒险。果然,油门一瞬间好像要被踩爆一样轰鸣,车子歪歪扭扭了几步一声巨响撞在了路基上,然后在轮胎刺耳的尖叫声里拐了个弯继续往前冲。李微然默默泪流满面的祈祷,烟姐你悠着点啊!有什么话回去慢慢说给哥一个人听啊!我也有老婆爱的啊!你别就把我英年早逝在这儿了啊!

顾烟一个晚上心情大起大落太多次,根本没什么胃口,歪在梁飞凡身旁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点汤,梁飞凡一道道菜夹给她尝,耐心的低声哄,“不喜欢这些么?点别的吃?恩?”

顾明珠看她别别扭扭的样子心头又是火起,拧着眉冷冰冰的抛来一句,“哪来那么多不喜欢!好好吃饭!”顾烟闻言扁扁嘴,马上坐好了低头扒饭。梁飞凡看她委屈的小样子心疼了,抬头不悦的扫了顾明珠一眼,招手叫来经理,“上几个下饭的酱菜,味道要甜一点的。把餐后甜点也先上来几份——蓝莓口味的冰激凌?”他紧了紧怀里的人询问意见,顾烟在姐姐越来越不屑的眼神里头也不敢抬,又下手去掐梁飞凡的大腿。梁飞凡忍着刺痛向经理微笑,“去吧,冰激凌多上几份。”

他没漏掉安小离听到冰激凌时的雀跃神情和老三皱着的眉头——兄弟么就是同甘共苦的,凭什么他一个人被掐。

散席时秦桑站在门口等李微然,梁飞凡安排了顾烟先上车,专程折回来走到她身边很是诚恳的道谢,“秦桑,谢谢你。”他很了解,如果不是这个聪慧的女孩子,要顾烟说出这番话,也许他还得等个三五年。过去梁飞凡一直认为老五这个媳妇太过聪明,很是不赞同李微然的眼光,就他看来,女孩子浑身都是心眼的话相处就太累。

秦桑撩了撩及腰的微卷长发,淡淡一笑,“不用谢,大哥,我是说真的,不要谢我。我做这些不是为了帮你,我是站在顾烟一边的,做我觉得对顾烟好的事情。所以可能某一天你也会对我感到十分愤怒,如果很不幸有那么一天,我希望那时你也能想想我这番话,不要怪我。毕竟,我们的出发点都是为了某个人好。”

梁飞凡听了她这番话,默默的沉思了一会儿,笑了起来,“怪不得——好,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