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盛开(完结+番外)> _分节阅读_62

_分节阅读_62

顾烟咬着唇,眼眶里蒙了一层雾气,“哪里……哪里都可以的吗?”

梁飞凡微笑着,肯定的点点头。!

顾烟困惑的看着他,她不懂,这个对她千般柔情万般包容的男子,是从哪里忽然冒出来的?她之前对梁飞凡这三个字的印象,只限于他高大英俊的形象和天之骄子的身份。可是那一场噩梦醒来,他就忽然在她身边了。陪着她伤心,陪着安静。就好像他们已经熟识多年,无需语言。

“想好了么?”梁飞凡和缓的问她。顾烟听着他磁性的声音,无缘无故的就哭了。  她一滴眼泪掉下去,梁飞凡的心上就好像划开了一道口子。过了好久她还只是哭,梁飞凡叹了口气,伸手把小小的她搂了过来,轻轻一抱搁在怀里,拍着她的背轻轻的哄她。顾烟呆呆的靠着他的胸口,肆意的哭到嗓子哑掉。

“不要哭。你想怎么样都告诉我。顾烟,有我在,你想怎么样都可以。”他素来冷酷的眉眼柔和成最温吞的画,安静的午后有风微微的吹动窗帘,阳光就一跳一跳的在地板上游戏,古色古香的书房里一片温馨,墙角搂着的那对年轻男女,跳进了时光的空格般,成为甜蜜的细小回忆。

…………………………………………………………………………………………………………………………………………

开学的前一天,顾烟在自己房里收拾要带去学校的衣物行李。梁飞凡敲了敲门走进来,倚在她的梳妆台上,微笑着看她胡乱的收拾,“还是想要住宿舍?”

顾烟的动作一个停顿,抬头看看他,“不……可以吗?” 梁飞凡被她可怜兮兮的眼神击中了,酥的一动都不想动,他对她笑了笑,说:“随你高兴。你想住校就先住着,什么时候不愿住了,告诉我,我再接你回来。好不好?”

顾烟默然点点头,继续东一件西一件的往箱子里塞衣服。梁飞凡看了一会儿,实在是忍俊不禁。懒懒的走过去,把她箱子里的衣服都倒在了床上。亲自动手一件件的叠好,再分门别类的放进行李箱  他动作很快,俨然有些军队的利落之风在里面。顾烟一时恍惚,想起了某个也有着俊朗侧脸的少年,眼神顿时黯淡下来。

梁飞凡把夏秋两季的衣服整理出来,叠好放进箱子里,布料容易皱的统统卷了起来,整齐的排列在最上方。“厚衣服先放在这里,等到天气冷了我给你送过去,好不好?”. Y- T+ I! @5 L+ W  他盖上箱子,一转脸看到她立在那里愣愣的掉眼泪,心里顿时一抽。 “怎么了?”他低柔的声音引的顾烟哭的更凶。梁飞凡无奈的搂她进怀,“小姑娘出去念书好像都是要哭一下的哦?好了好了……乖……”  “不哭了……乖,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好不好?”他双手捧着她的小脸,擦着她的眼泪,柔声的开玩笑。顾烟不说话,低头自动自发的埋进了他的怀抱,小手圈着他的腰,伏在他胸前一下下的抽泣。

这一抱,梁飞凡就在这静静的夜里心甜如蜜。

开学那天梁飞凡亲自送她去。

打着迎接新生名号的学长们,在签到处看到长发飘飘出水芙蓉的小师妹,一个个都殷勤的迎上来,“师妹,哪个班的?你的行李呢?师兄们帮你拿啊!”

顾烟淡淡的一笑,指指身后不远处停着的路虎,梁飞凡正靠着车门在打电话,看见她望过来,他微笑着向她摆了摆手

顿时鸟兽群散。师兄们纷纷唏嘘不已,原来,这世上还真的是有佳偶天成这么一说的。 一个上午梁飞凡忙前忙后的办手续扛行李。到了顾烟分到的宿舍,他后背的衣服已经全湿了。顾烟拿着脸盆进卫生间打了点水,拧干了毛巾递给他,“喏,擦擦。”

梁飞凡摊摊黑漆漆的手,笑着微微前倾了身子,顾烟愣了一下,红着脸,一下一下的给他擦拭脸上的汗水。

宿舍里的成员陆陆续续的到齐了。竟然四个都是本地的女孩子。顾烟觉得大有亲切感,很快便和她们打成一片。

下午新生们有一系列的活动安排,梁飞凡带着顾烟去吃了个饭,把她送回了学校,他自己回公司去了。1

顾烟回宿舍的时候,其他三个女孩子都在收拾东西,叽叽喳喳的拿着彼此的化妆品和衣服什么的比。顾烟默默的走进去,在桌子前坐了一会儿觉得无聊,站起来把行李箱里的衣服拿出来收拾。  她到了梁宅之后,一切事情都是梁飞凡为她准备好了的,所以当室友问起她衣服的牌子和价格时,她一脸的茫然。

“哇!顾烟,你的化妆品好高级哦!”一个室友拿着她的乳液夸张的喊了出来。顾烟以为这是赞美,于是微笑着说:“我带了两瓶,这瓶送给你好了。”

宿舍里一阵静默。  拿着乳液的女孩子呐呐的把东西放下,呵呵的笑,“不用了不用了,你真大方。”

- 顾烟以为,这也是赞美。^

……………………………………………………………………………………………………………………………………………………

如果一个长相清秀气质孤傲的女孩子出现,身后跟着一个一看就是极品的男朋友,并且对她呵护备至。而那个女孩子又不怎么愿意搭理人,并且举手投足间都显示出她从小优良的生活环境。你会不会讨厌她?

顾烟宿舍三个女孩子的答案是:非常。  晚上顾烟洗完澡,在水池前洗衣服时,也明白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她倒了太多的洗衣粉,正在顽强的和满水池滑不溜楸的泡泡斗争。一个室友酸溜溜的站在她身后开口:“学校每个月给每个人的用水量都是固定的,超过了可就要分摊到下个学期的舍费上的。顾烟你这么个用法,我们其他人很吃亏的。”

顾烟本来就不是什么好性格的人,这几天军训的累人,宿舍的气氛压抑,她早就不高兴了,哪里能容得了别人这么挑衅。

“我皮夹在桌上,要多少钱你自己拿。”她关了水龙头,把洗了一半的衣服湿淋淋的拿出来,稍稍拧干了往垃圾桶里一扔,甩甩长发,优雅的走了。

于是,宿舍里更加的排挤她。

…………………………………………………………………………………………………………………………………………

军训的第四天。

站了一天军姿的顾烟躺在床上,脚上一阵阵的疼。明明很累很困,可闭上了眼就是怎么都睡不着,她翻了几个身,床铺咯吱咯吱的一阵响,下铺立刻传来不满的嘟囔声

顾烟立刻僵直了身子默默的躺着。宿舍里又陷入了宁静。好一会儿,她还是觉得难受。于是翻身下床,尽量的轻手轻脚。可是踩到最后一阶的时候,还是一不小心滑了下去。

一声闷响,宿舍里有睡的浅的,轻声的问:“顾烟,怎么了?”

顾烟忍着脚上的疼,淡淡的回答:“不小心……摔着了。”

不知哪张床上冒出了尖刻的声音:“到底是大小姐,连单人床都睡不惯。”!

顾烟被堵的哑口无言,默默的从地上站起来,到抽屉里拿了手机,开门出去了。

站在走廊上,顾烟吹了会儿风,还是觉得委屈。红着眼眶拨了一串号码。  那边很快就接通了,顾烟捂着听筒听着,那头梁飞凡的声音显然是已经入睡了。

“我吵醒你啦?”顾烟很歉疚,其实她真的没什么事,就是……忽然很想和他说话。  梁飞凡愣愣的看着天花板,当下觉得如梦如幻,这是她第一次主动给他打电话。他半天才沉声的答她:“没关系。怎么了?”

“我……脚疼。”顾烟想了半天,找了个理由出来。他那边顿时没有了回音,“梁飞凡?”顾烟轻声的唤他的名字。

“唔,我在。你乖乖待在宿舍,我二十分钟后到。”

顾烟无语。

不知道她的情况,一路上他都不敢挂电话,顾烟听着他悉悉索索穿衣服,下楼,开车门关车门。两个人一时无话,就听着对方的声音,觉得,恩,心安。

陪着梁飞凡匆匆赶到的是学校的教导主任和能最短时间内到齐的所有领导。拎着大串钥匙的凶宿管穿着滑稽的睡衣,不过顾烟这时候可笑不出来。看着高大挺拔的身影一步一步的靠近,站在走廊上的她有些懵,梁飞凡远远的看见她的神色,连忙请其他人止步。

“伤着哪里了?”他摸了摸她的脸,柔声的问。她不答,他就蹲下来看她的脚。

顾烟一时之间觉得自己简直是无理取闹,呐呐的往后退了一步。梁飞凡初步检查没什么事,送了一口气。

“是不是不喜欢军训?我让他们停了好不好?”他看出来是小姑娘的心情不好了,以为这为期半个月的军训累着她了,于是细声细语的问她。

顾烟摇摇头。

走廊里一时寂静无声,顾烟有些任性的不吭声,梁飞凡无比耐心的等着,身后那帮领导莫名其妙的看着。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