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我叫汉克·格云瑟,来自罗塞之墙北端的沃尔里希区!!!”名叫汉克的少年气势很足,但是闪烁的眸光还是出卖了他的内心。

“目的?!”教官的视线仿佛不经意般的扫过汉克闪烁的双眸。

“我愿意为王政献上我的心脏!!”同样是一个标准的军礼:“我想加入调查兵团!!”

天知道,说出自己想加入死亡率不断翻新的调查兵团是一件多么需要勇气的事情,几乎是在这句话脱口而出的一瞬间,其他训练新兵的视线就默默地飘到了他的身上。

“哦?不是宪兵团而是调查兵团吗?不过不知道你的心脏能值几个钱啊?!!”顺利打击完汉克,教官背着手悠哉悠哉的走到了下一个人的面前。

这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岁左右有着一头暖金色短发的女孩子。

“你!”

“是!!”尽管这个女孩子看起来挺柔弱的,但是所谓的巾帼不让须眉,大概就是指这种情况吧。

“名字?!”

“我叫佩特拉·拉鲁,来自托洛斯特区!!!”丝毫不输给男性的一丝不苟的标准军礼。

“你的目的是什么?!”即使面对女性,教官还是一视同仁的用他那凶狠的语气问道。

“我想加入调查兵团!!”名叫佩特拉的少女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没有丝毫的犹豫。

“调查兵团大概不会要你这样送去给巨人塞牙缝都不够的家伙啊!!”

“我会用时间证明我的实力的!”

对佩特拉投去一个赞赏的目光,教官满意的背着手走向下一个人,来到了西格莉德的面前,调整好表情,正想一如既往的用凶恶的语气来威吓对方的时候,西格莉德却抢先他一步站好军姿敬好军礼,开口大声的吼道……

“我叫西格莉德·霍夫曼,来自首都,目的是加入调查兵团誓死追随亲爱的……哦不,是利威尔兵长,以上!!”说罢,西格莉德还长舒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从始至终目不斜视目光一秒也没有放在面前的教官身上。

对于西格莉德的话,由于回答一个比一个惊悚,再加上教官还没有提问这货就已经回答了,不由得让众新兵倒抽了一口冷气,教官愣了三秒,才反应过来,脸色顿时变得狰狞了起来,伸出手一把抓住西格莉德的头,逼迫西格莉德看向自己。

“我有提问吗?蠢货,连队里的规矩不懂吗?!”教官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怎么每年总有这么一朵奇葩?!

谁知西格莉德比他脾气还大,一把拍开了教官放在她头上的爪子,力道之大,让教官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西格莉德还没个自觉挑了挑眉瞪了教官一眼不满的开口大声的辩解道。

“我可是利威尔兵长的女人!也是你可以随随便便说碰就碰的吗?!”

周围响起一片清脆的下巴脱臼声……

站在西格莉德旁边的佩特拉由于不敢直接回过头只能用余光在西格莉德和教官之间来回转了一圈,注意到教官咬牙切齿的样子,佩特拉不禁对西格莉德投去敬佩的目光。

“利威尔兵长的眼里可容不下你这种满脑子豆渣的女人!”教官抬起手指着西格莉德,鼻孔里仿佛有蒸汽喷出,与刚才那个严肃可怖的形象比起来显得滑稽了不少。

西格莉德向来奉行说不过或是懒得说的情况下就直接动手的原则,于是在教官意料之外的,西格莉德乖乖的闭上了嘴,然后突然一拳就对着那个教官的脸招呼了过去,教官没料到这货不仅敢还口还敢还手,所以一时放松了警惕造成的严重后果就是,脸上多了一大块淤青。

“以前就想揍你了,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成了我的教官,为这一点我感到很心痛。”西格莉德看着被自己一拳打懵了的教官,咂了咂嘴如此说道。

西格莉德指的,当然就是一年前利威尔在训练兵团训练立体机动装置的时候,在森林里西格莉德看到这位教官将新兵像赶小鸡一样赶走的那件事……

教官被西格莉德的这一拳揍得颜面扫地,为了找回自己的威严,教官和西格莉德来了一场正面的较量,尽管西格莉德在教官的身上留下了不少淤青,但是自己同时也不幸的挂了彩,脸上肿了一块,不仅如此,因为反抗教官,所以西格莉德被下达了不准吃晚饭的命令,还被勒令去打扫澡堂。起初西格莉德宁死不从,但是无奈教官有杀手锏,不要脸的用“不服从军令的家伙就从哪儿来滚回哪儿去”来威胁,让西格莉德最终还是妥协了……

训练兵团里的事情也不知道是通过何种渠道传出去的,总之西格莉德揍教官这件事,以及那句“我可是利威尔兵长的女人”下午就一并传到了刚结束墙外调查顺利归来的利威尔的耳朵里。

没有想到一年前森林里西格莉德喃喃的那句“揍教官”的话,如今却被她付诸了行动,利威尔愣了几秒才从韩吉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带回来的八卦中回过神来。

“啧啧,还不赖嘛……”本以为利威尔肯定会因为西格莉德的那句“我可是利威尔兵长的女人”这句话散发不少低气压的韩吉,在看到利威尔对这件事选择性无视,相对的,目光中似乎还流露出了一丝赞赏,韩吉表示……嗯,很惊悚……

……

当晚,就寝时间已经过了,训练兵团的基地里一片漆黑,安静得几乎听不见人声,而这个时候,只有澡堂还亮着微弱的灯光,西格莉德拿着一把刷子,无力的刷着澡堂的地板,一直重复着这个单调的动作,没过多久她就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怎么?揍教官时候的精力这么快就用完了?”

还保持着打哈欠时大张着嘴巴的样子,西格莉德呆呆的愣在了原地,原本以为刚才的声音是自己太过思念某人而产生了幻听,但是当她转过头,看见斜靠在门栏上一只手插在裤子荷包里,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的利威尔时,忍不住抬起手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直到感觉到痛楚,西格莉德才站起来,猛地朝着利威尔一个飞扑过去……

“亲爱的,你是专门来看我的吗?我好开心~~~~~~”

西格莉德的身体,随着利威尔从原地让开,惯性的直接从澡堂里飞了出去,落在了澡堂外硬邦邦的泥土地上,本来就因为和教官一番恶斗疲惫不堪的身体现在痛得像是要散架了一般,一时间西格莉德竟然爬不起来……

利威尔看着西格莉德无力的趴在地上,满意的走过去,在她的身边蹲□,然后伸出手使劲的,狠狠地掐住了西格莉德肿了的那半边脸,注意,是肿了的那半边!!

“你的胆子倒是不小啊,连教官都敢说动手就动手。”

“啊啊啊啊!!痛痛痛痛,我错了,我不该说动手就动手啊,不对,我揍他前什么也没说啊……啊啊啊,我错了,好痛,快放开我,呜呜~~~”在利威尔魔爪的摧残下,西格莉德肿了的半边脸传来的痛觉疼得西格莉德直求饶。

见西格莉德痛得眼泪花都包在了眼里,利威尔才意犹未尽般的松开了自己的手,从衣兜里摸出一条手帕,擦了擦手。瞄了一眼西格莉德的脸,一年的时间里,这家伙似乎长开了一点……

从地上爬起来跪坐好,西格莉德心痛的抬起手摸向自己似乎比刚才更肿的脸,不满的抱怨道:“所以说,利威尔兵长你来就是为了这个吗?”

“恰好散步路过,就顺道来看看你被揍成什么样子了,不过看样子还好,至少还认得出来。”说着,利威尔的目光扫过西格莉德的脸,虽然依旧面无表情,但是西格莉德却总是觉得今天他的心情似乎很好,果然是因为墙外调查很顺利吧,还是说看见她被揍成了猪头能让他心情愉悦?!

嗷嗷,这么想让她觉得真心痛啊……

“既然来了就不要忙着走嘛,我一个人清洗澡堂很无聊,都快要睡着了……”

“……”没有听见利威尔的回答,西格莉德小心翼翼的抬头瞄了一眼利威尔的脸,见他只是看着自己什么话都没说,便把这当成默许了。

这一年里,调查兵团隔三差五的组织墙外远征,所以西格莉德几乎没有见过利威尔几次,更别说有时间说上话了,所以这对她来说是一次非常难得的机会,毕竟利威尔像今天这样脑袋抽筋的日子是很少见的,于是西格莉德绞尽脑汁的想要找话题,但是无论怎么想都只能想到“今天天气真好啊”这样的话题,焦急之下西格莉德脑袋一抽,傻笑着开口说了句……

“利威尔兵长你的死鱼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