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身上,直直的盯着西格莉德,虽说是在回答韩吉的问题,但是从某个方向来看,更像是在对西格莉德说道:“墙外调查可是随时都伴随着失去同伴的伤和痛,调查兵团从来不需要软弱的家伙。”

简单了当的一句话,让西格莉德的身体一怔,韩吉见状作扶额状刚想继续接话,却见西格莉德突然抬起头也直直的望向利威尔,非常认真地点了点头:“我记得!”

韩吉眨了眨眼,愣愣的张着嘴巴保持着刚才抓狂的动作呆呆的望着西格莉德,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叹了口气,脸上分明的写着这样一句话——我服了你们了。

之后,艾维尔团长叫利威尔和韩吉陪同西格莉德去取被她埋掉的调查笔记,欧内斯特原本就是西格莉德的贴身随从,一直都是和西格莉德保持着形影不离的状态,这几天也是因为西格莉德参加了训练兵团的征兵并且成为了训练兵团的一员,劳伦茨也不反对,所以欧内斯特才会闲赋在家,但是现在西格莉德因为公事回来,他也理所当然的跟着一起去了……

在首都境内东边有一块农田,六年前这里曾经是一片荒地,长着许多野生的花草,因为无人问津所以充满了自然的气息,这里曾是西格莉德的秘密基地,每次父亲去墙外远征,爷爷一个人呆在实验室的时候,无聊的西格莉德总会来到这里,躺在一颗野生的香樟树下,在脑海里描绘父亲说过的墙外世界的样子……

后来,这里被开垦,成为了一片农田,硬生生的从西格莉德的童年里剥夺了这一块土地,但是农田的主人是一位名字叫沃尔夫·吕贝克的非常和蔼的老爷爷,在开垦农田的时候,特意将那颗香樟树保存了下来,为西格莉德没有母亲,父亲也极少在身边的残缺的童年留下了一块完整的回忆,至此,尽管西格莉德对开垦农田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报以极力反对的态度,但是却对沃尔夫一直抱有感谢的心情……

沃尔夫远远地看见迎面走来的一行四人的时候,正在农田里辛勤的耕作,再见到西格莉德的沃尔夫先是一愣,接着像是不敢相信般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西格莉德?!”

自从埋过笔记以后,西格莉德就再也没有来过这里,时至今日,已经过去了六年,也难怪沃尔夫不敢确信来人就是西格莉德,毕竟六年的时间足够让当年的那个小丫头长开变成如今青春靓丽的少女……

“六年不见了,小丫头长大了啊!”看着如今的西格莉德,沃尔夫抬起手挠了挠头如此感慨的说道:“还以为你肯定已经把我这个糟老头忘得一干二净了呢!”

六年前埋笔记的那天,就是在地下街第一次见到利威尔的那一天,逃避现实的西格莉德在那一天对强大的利威尔一见钟情,一方面不想再去想任何和父亲有关的事情,另一方面也把注意力渐渐地全部放在了利威尔的身上。

……

“像父亲一样强大的实力,像父亲一样坚毅的背影,以及……那踢人的时候强劲有力的小短腿。就是这样的利威尔兵长一瞬间勾走了我的心!”回想着那天第一次见到利威尔的时候,他教训人的的画面,西格莉德双手合十放在胸前,眼冒桃心作少女怀春状……

“其实你就是喜欢上了拥有一双小短腿的莱希特兵长吧……”站在西格莉德身旁的韩吉一边感叹着西格莉德的父控程度之深,一边脑子里却渐渐浮现出莱希特兵长小短腿的样子,不禁满头黑线。

像是完全没有听到韩吉的吐槽,西格莉德转过身面对韩吉,伸出食指左右晃了晃,满脸如此这般的说道:“利威尔兵长的小短腿我们这些人是羡慕不来的!”

浓厚的低气压飘来,六年前曾经被西格莉德指示拿棍子偷袭利威尔结果反被揍了一顿的欧内斯特二话不说,默默地飘远了。当年那件事在他单纯的内心留下了非常严重的阴影……

注意到不远处的利威尔黑着半边脸,锐利的眼刀笔直的甩了过来,西格莉德完全没有自觉的伸手拉了拉韩吉的衣袖,伸手指向利威尔的方向,然后满脸天真烂漫的笑容:“你看,利威尔兵长那眼神,他似乎也很同意我的说法呢!”

顺着西格莉德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对上利威尔杀人一般的目光,韩吉的后脑勺滑下葡萄那么大的一滴冷汗:“不,可以把你的腿削掉一截……我想他的眼神想表达的是这个意思……”

……

问沃尔夫老爷爷借了几把铁铲,然后在他老人家的带领下,四人来到了西格莉德阐述中提到的那颗香樟树下,六年不曾来过,除了香樟树依旧郁郁葱葱,其他的简直是面目全非,四周杂草丛生,有的杂草都长到了半人高,完全没有下脚的地方,俨然一副萧条的景象……

沃尔夫见状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然后就这个现状开口解释道:“因为这块地是属于西格莉德你的童年的,所以即使你六年都没有来过了,但是这里我一直没有动过……”

伸手拔掉脚边几株已经高达腰际的碍事杂草,西格莉德不甚在意的对着沃尔夫摆了摆手:“没关系,一直为我留着这块地,我真的很感谢你的,沃尔夫爷爷,这里就交给我们,你回去休息吧!”

见西格莉德没有生气,沃尔夫松了一口气,说了句“我去给你们准备茶水”后就转身离开了,目送着老人离开,韩吉才掳了掳衣袖准备开工,但是突然灵机一闪想起了利威尔那严重的洁癖,转过身看了看利威尔的方向,后者正站在杂草草丛的边缘,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杂草,有的上面还粘着蜘蛛网,似乎很是犹豫的样子……

“利威尔,你也去休息休息吧,这里交给我们就好!”深知利威尔洁癖严重程度的韩吉对利威尔挥了挥手,这么说道。

听了韩吉的话,利威尔将视线从杂草上收回,看了看斗志满满的韩吉,又看了看韩吉身后不远处已经开工了的欧内斯特和西格莉德,西格莉德那货还眨巴着大眼睛疑惑不解的看着他,神经大条的西格莉德显然已经忘记利威尔严重洁癖这件事了……

看到这里,利威尔挑了挑眉,转身离开了,但是就在韩吉松了一口气以为利威尔已经找了个凉快的地方闭目养神去了的时候,没过多久,利威尔又回来了……

全副武装的。

头上缠着一条白色的头巾,白色的口罩几乎挡住了他大半张脸,只露出那双独具利威尔特色的死鱼眼,让人可以一眼认出这货就是那个“人类最强士兵”,手上带着一双白手套,身上还围着一条白色的围腰,从头白到尾……

一时间让西格莉德和欧内斯特保持着嘴巴大张的一脸傻样,唯独韩吉只是小小的惊讶了一下……

“好厉害啊!利威尔兵长,你还会变魔术吗?!”这是永远抓不住重点的西格莉德。

对西格莉德投来的崇拜目光视若无睹,利威尔转身面对着郁郁葱葱的杂草丛生,开工了。没过多久端着一盘茶水满脸笑意的回来的沃尔夫乐呵呵的说道:“小伙子对除草很有讲究啊,西格莉德,这样的好男人已经很罕见了,你要好好珍惜啊!”

所以说啊,沃尔夫老爷爷你是不是误会了啥?

……

经过了一下午的努力,由于西格莉德已经记不清楚埋调查笔记的具体位置了,四人只得将香樟树下所有有可能埋东西的地方挖了个遍,但是结果却是非常的不尽人意,别说调查笔记了,就连一张纸都没有看到……

“西格莉德,你再好好想想,你确定是把调查笔记埋在了这里?”韩吉抬起手抹掉额头上的汗水,喘着粗气看起来很是疲惫的样子,脸上的汗水粘着泥土看起来狼狈极了……

当然西格莉德和欧内斯特也好不到哪里去,唯独全副武装的利威尔看起来稍稍好上那么一点……

听了韩吉的话,西格莉德皱着眉头仔细的想了想,然后肯定的对韩吉点了点头:“我确定,一定是这里不会错的!”

“那就奇怪了,难道被什么人挖走了?”韩吉皱着眉头,抬起手抵住下巴认真的思考了起来,没过多久,又抬起头来看向站在一旁的沃尔夫,开口问道:“沃尔夫先生,这里平时有人来吗?”

“没有,这里这么荒芜是不会有人来的。”同样肯定的回答。

“那真是奇怪了,不可能莫名其妙的就不见了啊……”韩吉说着,突然想起了一直没有说话的利威尔,转过头张望着寻找他的身影,看见利威尔站在不远处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