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一本厚厚的词典从二楼窗台上扔下来并且正中靶心将西格莉德直接砸翻在地……

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西格莉德揉了揉额头上被砸红的一块,然后双手捧在嘴边做喇叭状大喊道:“利威尔兵长,请注意安全,不要死在墙壁外面,我不想这么年轻就守寡!”

话音刚落,又一本词典飞来,西格莉德敏捷的往旁边一闪躲了过去,然后赶紧趁着利威尔扔第三本词典之前脚底抹油飞快的溜走了……

想起自己上次惨不忍睹的战绩,西格莉德不禁双手握拳来表示自己心中的悔恨,好不容易去一次利威尔的家,结果连门都没进就被赶走了,这次说什么都要死缠烂打的进去喝杯茶再走!!

很快就来到了根据地的大门外,想着要给利威尔一个“惊”喜,西格莉德这个不走寻常路的家伙直接放弃了走正门,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准备爬墙。

根据地外临近的一条幽深的小巷里安静无人,平时很少有人会走这里,更别说在这种时间了,决定好就从这里入侵,西格莉德掳了掳衣袖,准备开始行动。

云层渐渐散去,皎洁的月光从云层后洒落下来,照得幽深的小巷更加清冷萧条了,低头找可以攀爬的落脚点,整个小巷里只能听见西格莉德轻微的脚步声……

突然,头顶上传来细微的“沙沙”声,让西格莉德条件反射的抬头望去,顿时一阵寒光闪过,太过刺眼一时间西格莉德看不清前方的事物,抬起手试图遮挡那道光,也是在这时西格莉德才看清楚,墙上站着一个人……

那人一身漆黑,蒙着面所以看不见他的脸,用黑布包着头,整个一刺客的打扮,从还算强壮的体格来看,应该是个男人。如果真的是只是个小偷的话,西格莉德也不会紧张了,但是最重要的事,他的腰间还装着立体机动,在一身的漆黑中显得特别的打眼,两只手各执一把斩杀巨人用的钢刀,刚才从西格莉德眼前一闪而过寒光就是两把刀反射了月光。

那人似乎也没有料到墙外会有人,瞪大了眼睛死死地望着西格莉德,两人就这么愣愣的对望着好半天没有动静。

怎么看西格莉德都没办法说服自己站在墙头上的人只是个普通的小偷,再说了,有哪个小偷胆大包天到跑到调查兵团去偷东西?!

想到这里,西格莉德立刻警惕起来,往后退开几大步,抬头皱着眉头迎上墙头上蒙面人的目光,开口一字一句的问道:“你是谁?什么目的?”

“……”蒙面人皱了皱眉,似乎完全没有要回答的打算,只是四下打量了一下,然后选了一条较为有利的路径,作为逃跑之用。

“不会让你逃走的!”当然西格莉德不会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逃跑,注意到他脚上细微的动作以后,在他跳下墙的一瞬间快速的跑过去拦住了他的去路,那人见前路被截,似乎又不想与西格莉德交手,目光中多了一丝焦急,没等跑过来的西格莉德站稳脚跟,便急忙转身想要另寻他路。

西格莉德见他转身要走,快速的蹲□一个扫堂腿过去准备封住他的去路,但是看样子蒙面人也不弱,一个起跳躲开了扫堂腿,西格莉德皱了皱眉,双手撑地将着力点换了只脚,又一次使出了扫堂腿,起跳还没落地的蒙面人这次无法躲开,被西格莉德扫过去的腿正中小腿,一个踉跄跌倒在了地上,刀与地面接触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回荡在这条幽深的小巷里。

见对方倒地,自己有机可趁,西格莉德伸手摸向靴子,摸到匕首然后迅速的掏出来想要将对方制服,但是早在西格莉德的手伸向靴子的时候,蒙面人就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一直警惕着她的手,在摸出匕首指向他脖子的一瞬间抬起手拦下了匕首,同时匕首也在他的小臂上留下了一条血淋淋的伤口。

刚才那一瞬间,对方的动作看起来就像事先知道她的的下一步行动似的……

想到这里,西格莉德不禁一愣,也是因为西格莉德这片刻的迟疑,让对方找准了机会,只见蒙面人的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的寒光,下一秒西格莉德只觉得小腹一凉,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西格莉德看见蒙面人手里的刀刃已经刺穿了自己的小腹,几滴粘稠的血液顺着刀面滑落,滴在地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在西格莉德听起来是那般的刺耳……

“你……到底是……谁……”强忍着口腔浓重的血腥味,西格莉德艰难的又一次问道,蒙面人依旧保持着缄默,闭上眼睛抽出手中的刀,西格莉德顿时失去了支撑,重重的倒在了蒙面人的脚边,西格莉德觉得意识越来越模糊,感觉不到从小腹传来的疼痛,西格莉德只能感觉到不断有温热的血液从小腹上的伤口汩汩的往外流。

难道说,她会就这样死掉了吗?

不好啊……她曾经说过……在没有和利威尔兵长结婚生小孩之前……是不会死的……

但是……突然变的好困……

……

在世界变得一片漆黑之前,西格莉德隐隐约约似乎看到了蒙面人那……意味深长的目光……

……

作者有话要说:于是西格莉德莫名其妙的死了,这个故事到此完结!!【泥奏开!噗~神秘蒙面人到底是谁?目的是什么?逐渐逼近的谜团……请收看下集名侦探利威尔!【大雾兵长的小天使睡衣照~(请把衣服上的图案换成小天使!)

☆、11 危机逼近(捉虫)

昏昏沉沉的,西格莉德不知道自己在黑暗中徘徊了多久,久到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久到她忘记了时间,就这么游荡着,无论走到哪里,身边除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还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这就是死后的世界吗?

没有利威尔兵长在的世界……好孤单……

不知道过了多久,前方似乎出现了一丝亮光,西格莉德适应了黑暗的双眼接触到亮光的一瞬间,便被刺眼的光芒逼得条件反射的抬起手去遮挡。

有光就有希望!

想到这里,西格莉德眨了眨眼睛,待到自己的眼睛适应了亮光以后,便朝着那丝光迈开了脚步,一步一步的……

越是靠近光源,那光便愈加的强烈,慢慢的,西格莉德的身体便被光芒包裹住了,突然觉得……很温暖……

……

缓缓地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模糊,忽明忽暗的视线让西格莉德感到很是不舒服,皱着眉头闭了闭眼再睁开,视线终于慢慢的清晰了起来,而首先映入西格莉德眼帘的是陌生的天花板,紧接着耳边传来了对话声,在西格莉德的脑子里嗡嗡作响……

西格莉德顺着声音的方向扭了扭头,不知道是因为睡了太久身体僵硬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总之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对于现在的西格莉德来说都变得有些困难。顺着声源的方向望过去,两个人影出现在西格莉德的视线内,其中一个是有着一头棕色中长发带着一副圆框眼镜的中年男人,而另一个人则是……利威尔兵长!!!

几乎是在看清楚那个拽拽的环抱着双臂靠在墙上的人长相的一瞬间,西格莉德上一秒还迷迷糊糊的大脑下一秒就清醒了过来,张大了嘴呆呆的望着利威尔的方向,眼睛里复杂的目光用四个字来概括那就是——难以置信。

“看样子清醒过来了,应该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只要多加修养确保不要留下后遗症就好。”中年男人取下挂在耳边的听诊器,放进一旁的小箱子里,从他的各种行为来判断,应该是一位医生。

对上西格莉德笔直盯着自己的目光,从一开始的呆滞慢慢的变成了眼冒精光不过是几秒之间的事情,直到西格莉德对着自己抛了个媚眼,利威尔才终于忍不住黑了半张脸然后对中年男人一字一句的说道:“耶格尔医生,你最好再好好替她治治她的脑袋!”

转头来来回回看了看两人之间的眼神互动,格里沙·耶格尔忍不住“呵呵”的暧昧一笑:“这个只有利威尔兵长你才办得到了,好了,我先出去配副药,你们还有话要说吧……”

说着,也不给利威尔说话的机会,提着随身带来的医药箱,匆匆的离开了房间,临走前还贴心的替他们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