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到利威尔,西格莉德就将刚才的所有思绪都抛之脑后了,眼见着是准备起身对他来一个惯例的飞扑,利威尔眼疾手快的迅速一闪身就来到了床前,在佩特拉三人的惊叹中,一只手抓住西格莉德的头将她按回了床上,在利威尔凶狠的目光下,西格莉德老老实实的一动不敢动了……

对西格莉德的反应感到很满意的利威尔松开了抓在她头上的手,转过头视线在佩特拉,拜尔以及汉克之间来回转了一圈,然后开口面无表情的说道。

“探病的时间结束了。”

……

作者有话要说:嫌疑犯出现,看到亲们等着看文在下真的很感动~阿里嘎多~~~另外看到霸王票超开心的!!谢谢真·水吟歌爹桑~~~今天就要返校了,大概不能双更还请各位亲们见谅,但是回到学校有时间还是会努力码字的!【握拳

☆、13 康复痊愈(捉虫)

探病三人组一走,顿时又只剩下了利威尔和西格莉德两个人。由于利威尔之前的警告,所以西格莉德现在还是乖乖的躺在床上一句话也不敢说。

转过身背靠在墙上,利威尔依旧双手抱臂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居高临下的望着躺在床上一直用可怜兮兮的目光望着自己的西格莉德,完全一副被遗弃的小狗的样子,利威尔面无表情的向着窗外偏了偏头:“那个家伙叫什么名字?平时在训练兵团里表现如何?”

听到利威尔的话,西格莉德一愣,脸上楚楚可怜的表情也为之一僵,她知道利威尔指得是刚刚离开的汉克,看样子利威尔刚才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也难怪会进来下逐客令了……

想到这里,西格莉德很难得的对利威尔露出了严肃的表情:“利威尔兵长你这是在怀疑汉克吗?虽然现在他确实成为了重点嫌疑犯,但是我们还没有确凿的证据……”

一开始还理直气壮的西格莉德,后来越来越没有底气,声音也越来越小。注意到这一点的利威尔挑了挑眉,接着说道:“原来他的名字是叫做汉克吗?为了以防万一提前防备一点也好……”

“……”立体机动装置,藏在靴子里的匕首,以及手上突然出现的新伤,西格莉德无话可说,事实上确实所有的证据都在指向汉克,但是她就是不敢相信一起出生入死的同伴会是那个夜里对自己持刀相向还差点要了自己命的人……

没错,她不是不怀疑,只是不愿也不敢相信……

见西格莉德不同往日没精打采的样子,利威尔叹了口气:“现在还没有决定性证据证明他是犯人或是无罪,就算是调查兵团也不会对他怎么样,但是大概也不会就这么放着不管,倒是你,看起来似乎很关心他的样子嘛?”

听到利威尔的话,西格莉德顿时松了口气,愣了愣,仔细的捉摸了一下最后一句话,西格莉德坐起身,疑惑的看着利威尔一如平常面无表情的脸:“利威尔兵长,难道说你在吃醋?!”

挑了挑眉,利威尔吊着他那双独特的死鱼眼,神情淡然的瞟了西格莉德一眼,在西格莉德的诧异下,淡淡的说道:“有必要吗?”

不是“滚”而是“有必要吗”,这神一样的转变是什么意思!?意料之外的回答,西格莉德被利威尔的反问问懵了,而那边的利威尔见西格莉德哑口无言的样子,顿时觉得很好笑,当然他脸上依旧面无表情,只是就这么持续着和西格莉德的对视……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西格莉德呆呆的望着利威尔的脸,对上利威尔的目光,过了好一会儿西格莉德终于举白旗投降败下了阵来,只见她突然脸一红,一头栽回被窝里,眨了眨眼睛鬼鬼祟祟的瞄了一眼门口,然后将半边脸缩进被子里,开口问了句。

“利威尔兵长,我可以扑倒你吗?”

“……”

虽然嘴巴捂在被子里,但是因为房间里很安静再加上利威尔灵敏的耳朵,所以利威尔还是听了个清清楚楚,眼角一抽,利威尔想着西格莉德果然是个得寸进尺的家伙。

见利威尔不说话,西格莉德一个激灵又坐了起来:“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说罢,摩拳擦掌的样子显然已经跃跃欲试,估计下一步就得扑过来了,利威尔眉一挑,在西格莉德付出下一步行动之前即时制止了事态的恶化,就像之前一样,一把抓住西格莉德的头将她按回了床上,不同的是,这次利威尔将头凑近了西格莉德几分,然后有如情人的低语一般轻声的说道:“恐怕你还没那个本事。”

西格莉德这次是完全懵了,张着嘴巴愣愣的看着近在眼前的利威尔的脸,这还是西格莉德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利威尔的脸,西格莉德发现从这种距离来看,利威尔的五官还真不是一般的精致,一想到这里,西格莉德的心脏“砰砰砰”的像是有只小鹿在里面乱跳似的,心跳加速到似乎快要从胸口跳出来了一般,脸也在一瞬间红透,西格莉德只觉得自己似乎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说罢,利威尔就迅速的直起了身体和西格莉德拉开了距离,利威尔想着这次算是给她了一个下马威吧,然后满意的看着西格莉德一句话说不出来的样子。

“有时间担心别人还不如多顾着点自己,你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快点把你的伤养好然后滚回训练兵团去,不要在这里当个吃白饭的混时间,别忘了不进入前十你是进不了调查兵团的。”说罢,利威尔也不准备在西格莉德的房间里多做停留,甩了甩衣袖转身离开了西格莉德的房间。

随着门“砰”的一声关上了,西格莉德的世界才终于慢慢的回复了平静,望了望紧闭的房门,西格莉德抱怨似的开口说了句:“切,什么白吃白喝啊,调查兵团每次制造新武器我爷爷都出了一把力的啊……”

说罢,西格莉德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心脏所在的位置,眼前仿佛又浮现出了利威尔近在眼前的面容,然后只觉得心一紧,西格莉德连忙甩了甩头,然后拉起被子就开始蒙头大睡。

……

第二天的时候,西格莉德醒来,看到了许久不曾看到的劳伦茨的脸,劳伦茨终于放下了手里的工作,特地赶到西格莉德所在的托洛斯特区看望她,毕竟是自己的亲孙女,听到西格莉德受伤的消息说不心痛是不可能的,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劳伦茨就让欧内斯特去希干希纳区接了旧识的耶格尔医生过来,只是自己因为手头有工作所以拖到了现在。

如今看到西格莉德躺在床上生龙活虎的样子,老头子松了口气,揪紧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爷爷我都一把年纪了,不要有事没事就出点事来吓唬老头子我,听说你被人捅了一刀,你是要老头子我被你吓死吗?!”一坐下来,劳伦茨就对着西格莉德一顿语重心长涛涛不绝的说教,西格莉德也只是左耳进右耳出,附和着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

好不容易等到劳伦茨发够了牢骚,一直负责照顾西格莉德的欧内斯特也忍不住说了西格莉德几句:“小姐你也这么大了,怎么做些事总是这么荒唐啊?晚上天黑了以后人少的地方不要去,这些话我记得从小就教过你了吧……”

说着,欧内斯特掳了掳衣袖,走到一旁从篮子里拿出一个苹果削了起来,一边削嘴上还不停的说教,西格莉德抱着头,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直到耶格尔医生照例来进行复查,才终于打断了欧内斯特的长篇大论,天知道,欧内斯特比劳伦茨还要啰嗦,所以当耶格尔医生提着医药箱走进房间的时候,西格莉德看向他的目光是包含着感激之情的。

检查过西格莉德的伤口,又一次换药过后,耶格尔医生终于还是宣布了一个西格莉德非常不想听到的结果,再过两天,西格莉德就可以彻底告别调查兵团的米虫生活了。

天知道,这对于西格莉德来说是一个多么糟糕的消息。

在听到这个消息的同一时间,西格莉德就条件反射的转头望了望隔壁房间的方向,虽然只能看到一堵雪白的墙,但是对于西格莉德来说只要想到墙的背后是利威尔生活的空间,这堵墙就成为了养伤的无聊日子里西格莉德唯一的精神寄托……

劳伦茨和欧内斯特确认了西格莉德没事以后,坐着闲话家常了几句,但是因为西格莉德的严重不在状态,没过多久劳伦茨就摇着头叹了口气闪人了。

女大不中留啊……

劳伦茨和欧内斯特走后,西格莉德就悄悄的下床,蹑手蹑脚的跑到了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