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也不知道在墙外会发生什么……

佩特拉和汉克也都决定要回家看看,临走之前两人纷纷交给西格莉德一封信,让她回首都的时候记得带给宪兵团的拜尔,西格莉德爽快的接受了这个任务,然后将信收进了包里。临走这天,西格莉德还跑到利威尔的书房去和他挥泪告别,说了一大堆没营养的废话,其中最多的一句就是“不要太想我”。

被烦得不行的利威尔直接提起西格莉德的后衣领,将她踹上了回首都的马车。坐在马车上,西格莉德还不断的从窗户伸出脑袋来对他招手。

“利威尔兵长,不要太想我,只要按照早中晚三餐的规律在心里默念一遍我的名字就好~~~~”

如果可以的话,利威尔真想把书房里书架上最厚的那本词典给她砸过去。

转过身不再看西格莉德,利威尔踏上了回调查兵团的路,而西格莉德的马车,也渐渐的驶向首都……

……

作者有话要说:父亲节福利~多发一章保佑老爸永远健康~~~~~~~~哦哦,莱希特节日快乐~没错,就要到墙外远征了,残酷的墙外远征,西格莉德将面对许多事情,那是她就会发现,其实一切都不像她想象中那么容易,而且自己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强。这么说有没有一种作者桑就要开虐了的感觉?!要是哪天在下打开JJ后台发现当天有多少个点击就有多少条留言该有多好~~~~~【你在做梦吧喂!!

☆、18 阔别三年(捉虫)

在马车上颠簸了三个多小时,西格莉德的马车在霍夫曼庄园的豪华大门外缓缓停下,提起行李箱走下马车,望着面前熟悉的雕花大门,西格莉德呼出一口气,打量了一下自家许久未见的大门。

算算时间三年没有回来了啊,就算期间受过伤,也是在调查兵团托洛斯特区的根据地养得伤,现在站在家门口,西格莉德竟然打从心底生出一种怀念的感觉。

待到身后的马车伴随着清脆的“哒哒”马蹄声走远,西格莉德才提好行李箱,走进庄园的大门。

阔别三年,西格莉德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去大厅路上必经的小花园,现在正值三四月天,还没到花园的栅栏上布满的蔷薇花开放的季节,所以栅栏上现在只有一片光秃秃的绿叶,但是相对的,栅栏边向阳的一角,一簇蓝色的矢车菊正幽幽的绽放。

以前那里没有种矢车菊的,想来应该是欧内斯特种的吧。五岁那年便出现在了西格莉德生活中的欧内斯特是莱希特带回来的,那个时候欧内斯特还只是个十五岁的小伙子,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样子,也不知道是被莱希特从什么地方领回来的,莱希特一直把他当做亲生儿子一般,那时候常常引起西格莉德的不满,有种自己的父亲被人霸占了一般的感觉,但是欧内斯特却一直把自己当做下人,规规矩矩行为从没超出下人的范围。

欧内斯特很喜欢种花,一般庄园里的花园都是交给欧内斯特来打理的,许多客人来庄园做客的时候,都会为这里花园的景观惊叹一番,还记得就连艾维尔团长都曾感叹过“你家的花园里花的品种真丰富”,这样……

在花园小小的促足,西格莉德调整了一下提行李箱的姿势继续往前走,中庭的走廊上,放着的装饰花瓶换了个新的,不太精致的做工和花里花哨的图案看起来很是恶趣味,看样子一定是劳伦茨又去跳蚤市场淘回来的不值钱的摆饰,明明是大户人家,却总是喜欢去跳蚤市场淘二手货还把这当做乐趣的劳伦茨常常被人说成怪老头,实际上西格莉德也这么觉得。

走廊尽头的小天使雕像的手臂上出现了一条不太显眼的裂痕,这一定是劳伦茨从来走路不看路造成的后果,然后从精致到一丝不苟的粘合度来看,这一定是欧内斯特精通园艺的巧手把它恢复原样的,说来也奇怪,劳伦茨常常走路发呆构想新发明,常常撞到这个小天使雕像的手臂上,但是他的头从来没有被撞出过问题,倒是现在,这个小天使雕像被撞出问题了,西格莉德几乎可以想象劳伦茨捧着小天使的手臂一脸错愕的样子,然后忍不住露出一抹欣慰的微笑。

“西格莉德小姐?”

就在西格莉德望着小天使雕像发呆的时候,突然从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西格莉德一愣,然后一转过头就看见了身后站得笔直的欧内斯特。

“天啊,西格莉德小姐,真的是你,你现在不是应该在调查兵团吗?”确认自己没有看错人,欧内斯特两三步来到西格莉德身边,顺手接过西格莉德手里的行李箱。

“调查兵团放假,我就回来看看。”

见西格莉德稳重了许多,欧内斯特愣了,仔仔细细的上下打量了西格莉德一番,看起来消瘦了些,但是坚毅了许多,想着这三年,在训练兵团里不比在家,不仅吃的没法比,就连住的和用的也没法比,而且他也不能陪同照顾她的饮食起居,一切都必须“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还要面对残酷的训练,从小娇生惯养的西格莉德竟然没有像他所想的那样叫苦连天的跑回来,而是咬着牙撑了下来,就这一点来说非常出乎他的意料,但确是让他非常敬佩的。

愣了好半天,回过神来的欧内斯特注意到西格莉德疑惑的目光,才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说道:“小姐还是先去看看老爷吧,老爷在大厅里,他还不知道你回来了,我先去小姐的房间帮你整理行李,小姐有所不知,老爷在小姐你不在家的日子常常对着你的照片发呆呢!”

西格莉德愣愣的眨了眨眼,然后点了点头,这才转身朝大厅走去。

望着西格莉德坚毅而笔直的背影,俨然已经有了一番军人的风范,欧内斯特突然觉得很欣慰,当年那个总是爱恶作剧刁蛮任性的小姐,如今……长大了啊……

西格莉德来到大厅的时候,劳伦茨正拿着把剪刀站在窗边无所事事的修剪着一盆盆栽,注意到西格莉德站在门口,劳伦茨一激动手上剪刀一歪那盆栽直接遭了秧。

“我的天啊,看看谁回来了,西格莉德啊,我的宝贝孙女!”劳伦茨也顾不得盆栽了,扔下手里的剪刀,张开双臂朝着西格莉德走了过去,脸上满是灿烂的笑容,嘴上的八撇胡子一抖一抖的,充分的表明了劳伦茨此刻激动不已的心情。

西格莉德裂开嘴,露出一口白牙,对着劳伦茨开心一笑,然后一把扑进了劳伦茨的怀里:“爷爷,我好想你~~”

伸出手拍了拍西格莉德的背,劳伦茨开口问道:“前段时间你不是写信说去了调查兵团还被分到了利威尔的小组吗?我还以为你有了心爱的人就忘了我这个老头子了呢,怎么会突然回来了?”

“因为我想你了嘛~”西格莉德甜甜的回答道,并没有告诉劳伦茨是因为就要墙外远征的原因,说着,从劳伦茨的怀抱里蹭了起来:“对了,我刚才注意到小天使雕像的手臂上有一条裂痕,爷爷你又一边走路一边发呆了吧!”

“咳咳!”劳伦茨尴尬的咳了两声:“年纪大了,眼睛看不清……”

“看不清就去配副老花镜啊,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撞出毛病来的!”西格莉德双手叉腰义正言辞的说道:“还有啊,走廊上那个花瓶又是从跳蚤市场淘回来的吧?那个做工很劣质的,爷爷你应该多买一点有用的东西!还有啊,平时有空多出去散散步,不要总是窝在实验室里,会发霉的……”

碰巧这时,放好行李的欧内斯特也来到了大厅,西格莉德目光一指,马上将目标转向了欧内斯特:“欧内斯特,你也应该多提醒提醒爷爷的!”

一进来就被点名的欧内斯特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把求助的目光转向劳伦茨,接收到欧内斯特疑惑的目光,劳伦茨叹了口气抱怨道:“西格莉德你年纪还小啊,怎么这么年轻就开始啰嗦了,弄得跟交代遗言似的……”

“唔……”听到这里,西格莉德顿了顿,突然没了下文。

劳伦茨虽然年迈但是也察觉到了些什么,有些担心的瞟了西格莉德一眼,见她面无表情似乎不准备说什么,便抬起手握成拳头抵在下巴上干咳了两声,打破了一时间变得沉重的气氛,然后开口打趣般的说道:“老头子我的事情西格莉德不用操心啦,你还是多花点心思在如何把利威尔拐进门吧,虽然他个子矮了点但是作为孙女婿老头子我还是很满意的!”

顺着劳伦茨的话题,西格莉德似乎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