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终于发现了自己刚才的不在状态,小心翼翼的看了劳伦茨一眼,见劳伦茨只是笑着,便松了一口气,然后突然一只手叉腰,抬起另一只手对劳伦茨竖起了大拇指,得瑟的说道:“放心吧,扑倒利威尔兵长只是时间问题!”

“噗~口气真大啊,我看那个人类最强矮子没那么容易屈服的!”

“……”这是对这对白痴爷孙俩无语了的欧内斯特……

……

和劳伦茨叙过旧以后,西格莉德就回自己的房间去了,在回房间之前,还记得从衣兜里掏出了佩特拉和汉克写给拜尔的信,交给欧内斯特让他带去给宪兵团的拜尔,由于自己没时间写信了就托欧内斯特给拜尔捎了句话。

“我们都很好,勿念。”

垫了垫手中两封信的重量,再听到西格莉德这简单的几个字,欧内斯特忍不住开口多嘴的问了一句:“就这些?”

“就这些。”西格莉德肯定的点了点头。

“我觉得拜尔先生会哭的。”欧内斯特顶着一头的黑线无奈的摇了摇头。

“放心吧,他不会的,因为他不能忘记士兵的尊严。”

欧内斯特一走,西格莉德就悠哉悠哉的回房间去了,掏出一直贴身挂在胸前的钥匙,西格莉德将锁在柜子里的箱子拖了出来,然后用钥匙打开了箱子上的锁,一把将箱子的盖子推了开来,顿时一股陈旧的味道扑鼻而来。

西格莉德伸出手在鼻子前扇了扇,驱走那股刺鼻的味道,然后便着手开始翻起箱子里的东西来,这个箱子里放的都是莱希特——也就是西格莉德父亲的遗物,西格莉德捧起一本相册,拍了拍上面的灰尘然后跪坐在地上放在腿上翻了开来、

相册里有许多她和莱希特的合照,也有不少一家人的合照,偶尔也能看到几张欧内斯特的照片,甚至还有一张西格莉德还没出生以前,莱希特和她母亲的合照。

母亲是个很美丽的女人,西格莉德的棕红色头发就是遗传自母亲,母亲和父亲很般配,照片里,他们两人的笑容那般的幸福,但是那样美丽的女人,却在她出生的时候香消玉殒了……

“你母亲她说啊,这辈子最遗憾的事情就是不能亲眼看见墙外的日出。”

“只可惜啊,我不能在她生前替她实现这个愿望……”

想起父亲曾经感叹着说过的话,如今连带着父亲也一去不回,西格莉德从相册里抽出那张泛黄的照片,捧在手心里然后贴在心上……

“这次,就由西格莉德……来替你们实现愿望吧……”

……

作者有话要说:还记得在“志愿从军”那一章里西格莉德曾说加入调查兵团是她小时候的梦想吗?没错哦,西格莉德并不全是为了兵长才加入调查兵团的,她也是有目的的!不过追随兵长扑倒兵长也是她的目的之一!不过就是不知道西格莉德要何年何月才能做到了orz……

☆、19 整装待发(捉虫)

几天后,调查兵团的假期就结束了,西格莉德告别劳伦茨和欧内斯特,提着行李箱回到了托洛斯特区调查兵团的根据地,回到房间放下行李箱以后,西格莉德便迫不及待的朝着利威尔的书房进发。

利威尔的书房距离西格莉德等新兵所在的宿舍是有一定的距离的,分别在两栋楼,且两栋楼之间还隔着一栋楼,要想去利威尔的书房要绕开前面那栋碍事的楼走很长一段路,但是只要想着能够见到利威尔,西格莉德满怀内心的激动,觉得再远的距离对她来说都不算什么,

一蹦一跳的爬上阶梯,西格莉德望着三楼利威尔书房的窗户,突然傻笑出声。

“喂。”

忽然从背后传来人声,西格莉德条件反射的转过头,没看见人,仔细想了想这声音很熟悉好像是利威尔兵长的,于是又条件反射的将视线往下瞟,这才终于俯视到了脸色不太好看的利威尔的脸。

“嗷嗷嗷~~亲爱的,我好想你,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一见到利威尔,西格莉德就会激动起来,不管对方心情如何,都是一个不分时间地点场合的惯例飞扑,完全忘了……现在自己在高高的阶梯上这件事……

利威尔照例轻松地闪开了,只是闪开以后才突然想起这里是楼梯,摔下去估计会把这个本来就很白痴的女人摔成脑残,想着这一点,利威尔急忙转过身一把抓住了快要摔下去的西格莉德的手腕,一个使力想要将西格莉德拉回来,结果……由于每一层阶梯的空间太过窄小利威尔不好使力,于是两个人一起滚了下去……

在摔下去的一瞬间,西格莉德才像是突然回过了神来似的发出一阵尖叫声:“啊啊啊啊!!!!”

在楼梯间几个翻滚,西格莉德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自己被转得昏天黑地头晕眼花完全分不清天南地北,然后好不容易等到头部的眩晕感消失,回过神来睁开眼睛的时候,西格莉德才发现利威尔放大的脸出现在自己的正上方,两只手臂正分别支撑在她头的两边,了解到这一点的西格莉德顿时身体一僵,脸一红,呼吸有些急促,还感觉心跳漏跳了一拍。因为现在她正形成被利威尔扑倒的暧昧画面!

“嗷嗷嗷~虽然我知道亲爱的你很想我,但是我才刚回来,利威尔兵长你也太心急了……不对,不是应该我扑倒你吗?”西格莉德捧着通红的脸,羞涩的扭了扭腰,说着说着又反应了过来似的,大声的强调道。

利威尔的脸别提有多黑了……

埋下头凑近西格莉德的耳边,西格莉德因为利威尔这一举动紧张得一动不敢动,却听见利威尔用有些阴沉的声音在她耳边这么说道:“看来回去了几天你把队里的规矩忘得一干二净啊。”

身体一颤,西格莉德想起了刚到调查兵团那天的惨状,然后条件反射的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总觉得小腹又在隐隐作痛一般,西格莉德连忙对利威尔将头摇得像拨浪鼓。

冷哼一声,利威尔稍微用了点劲就站了起来,西格莉德则是有些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在利威尔皱起眉头的同时,抬起手拍了拍身上的灰。

不动声色的跟西格莉德拉开了一点距离,利威尔眼尖的瞟见一张泛黄的照片正安静地躺在地上,利威尔蹲□捡起照片打量了一下,照片上是一对年轻的夫妇,从两人容貌间可以看出与西格莉德有几分相似,几乎没怎么思考,利威尔就确定了这是西格莉德的东西,估计是刚才摔下来的时候掉出来的,而照片上的年轻夫妇,应该是西格莉德的父母。

“喂,你的东西。”

没好气的将照片一把拍在西格莉德的肩上,西格莉德愣了愣,微微侧了侧头一下子就看到了肩头的照片,接过照片,西格莉德突然咧嘴一笑,献宝似的两三步晃悠到利威尔的面前,指着照片上的两人就对利威尔说道:“利威尔兵长,这就是你未来的岳父和岳母哦,虽然他们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听了前半句本来还想教训西格莉德一番的利威尔,在听到后半句话的时候愣了愣,然后皱着眉头“嘁”了一声,转身把刚才的怒火直接咽进了肚子里。

“你现在还是先担心一下后天的墙外调查怎么不让你自己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吧。”

说罢,利威尔不准备继续和西格莉德胡扯,迈开脚步走上阶梯回自己的书房去了,留下西格莉德站在原地,愣愣的看了看利威尔的背影,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照片,然后抬起手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

“莫非利威尔兵长因为见到了岳父岳母所以不好意思?”

当然,那是不可能的。

……

见过利威尔以后,西格莉德便心情大好的回自己的房间去了,回房间的路上正巧遇见了提着行李箱刚刚回来的佩特拉,佩特拉看起来似乎很疲惫的样子,并且她看起来脸色似乎不太好。

西格莉德三步并作两步飞快的来到了佩特拉的面前,抬起手探向佩特拉的额头,然后另一只手摸向自己的额头,替她测了测体温。

“佩特拉,你的脸色有些难看,是不是生病了?”

“别担心,我没事的……”佩特拉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西格莉德皱了皱眉头,然后坚持要替佩特拉提行李,佩特拉也拗不过西格莉德,只好松手将行李交给了她。

提着行李,西格莉德跟着佩特拉来到了她的房间,放下行李后,西格莉德又屁颠屁颠的跑去帮佩特拉倒了杯热水,看得佩特拉一阵好笑,感叹着西格莉德从来都没有像今天一样勤快过。

“我真的没生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