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威尔突然出现并且从巨人的手下救下了她,深刻的了解到这一点的西格莉德羞愧的低下了头。

“明明说好要追随利威尔兵长的,在面对巨人的时候我却害怕到动不了,我……”

听见怀里几乎没了斗志的西格莉德喃喃的说着,俨然准备发表一篇长篇大论,利威尔皱起了眉头,毫不留情的打断了她:“要发牢骚等你活着回去再说,现在可是在战场上,谁有空听你说这些!想死吗?”

被利威尔不同于以往的暴躁语气吓得一愣,西格莉德侧过头看向身后近在咫尺的利威尔坚毅的脸庞,脸上的严肃表情和平时惹他生气时的表情完全是两码事。

利威尔视线稍稍向下瞟,对上西格莉德呆愣的视线,不爽的“嘁”了一声然后说道:“看到后面那个巨人了吗?”

说罢,西格莉德便越过利威尔的肩往后看去,只见刚才那个被利威尔斩断了手的巨人手已经再次重生,巨人的视线又重新瞟向了他们这边,对上巨人的视线,西格莉德条件反射的身体一怔,但是很快就逼迫自己强压下了心头的恐惧,对着利威尔点了点头。

得到西格莉德肯定的回答,利威尔便接着说道:“一会儿配合我杀了他。”

听利威尔阴沉的语调这么说到,西格莉德不禁一颤,然后咽了口口水问道:“我该怎么做?”

低头看了看西格莉德脸上的表情,确定她似乎真的下定了决心以后,利威尔才接着说道:“一会儿我会调转马头,由于这里没有适合发挥立体机动的高层建筑,要斩杀巨人有一定的困难,所以一会儿到巨人面前的时候我会跳下马当诱饵,你趁着他弯腰来抓我的时候,用立体机动跳上他的背……”

“这太乱来了,利威尔兵长,怎么看应该去当诱饵的人都是我才对!”对于利威尔的提议,西格莉德不敢相信他居然把那么重要的环节交给自己,要是她没做好,利威尔是很有可能丧命的。对此,西格莉德不但不赞成利威尔的提议,还大声加以反驳。

但是利威尔显然不准备给她反驳的机会,直接拉了缰绳掉转了马头:“记得要漂亮的切下他的后颈肉,那样才能保证血渍不会溅到自己的身上。”

说罢,将手里的缰绳一把塞到了西格莉德的手里,只身跳下了马,朝着巨人的方向走去。

“利威尔兵长!”

西格莉德对着利威尔的背影大喊道,但是利威尔也不准备搭理她,西格莉德看了看利威尔,又看了看不远处的巨人,趁着巨人的注意力全部被利威尔吸引的时候,咬了咬牙然后皱起眉头拉紧了缰绳,骑着威尔利绕到了巨人的背后,等待时机。

终于,巨人缓缓地弯下了腰,朝利威尔伸出了手,西格莉德按捺住内心想要马上冲过去的冲动,因为巨人的腰还没有弯到极限。

巨人的手离利威尔越来越近,西格莉德的眼睛也越睁越大,她非常害怕,自己的计算有一分一毫的误差。

还差一点点……

终于在巨人的手距离利威尔还差一米的时候,西格莉德将立体机动的铁索朝着巨人的脖子发射过去,铁索上的铁钩深深地陷入了巨人肩上的肉里,趁此机会,西格莉德一秒也不敢耽误,立刻借着立体机动的冲力,一下子跳上了巨人的脖子,还在半空中时便举起手中的钢刀,连着落下时的力量一起重重的砍了下去。

巨人的后颈肉一下子脱离了他的身体,巨人的动作一顿,往利威尔伸过去的手也停了下来,然后一个侧身然后向着一边倒了下去,在巨人的身体倒下之前,西格莉德迅速撤离,一个起跳,然后稳稳地落地。

成功了?!

猛地喘着粗气,西格莉德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看着倒下的巨人散发着白色的蒸汽然后迅速的腐烂,西格莉德愣了愣,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过头看向身后牵着威尔利走了过来的利威尔,皱了皱眉头开口问道:“我突然想到……把巨人的脚砍掉然后趁着他倒下的时候切掉他的后颈肉……这对利威尔兵长来说不是难事吧,为什么要特地冒险用这么危险的作战计划啊?!”

“……”利威尔挑了挑眉,一语不发,显然不准备搭理西格莉德,转身直接帅气的翻身上马。

“利威尔兵长!请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西格莉德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不耐烦的“啧”了一声,利威尔直接抓住西格莉德的后衣领一把将她提上了马背,转移话题道:“该撤退了。”

偏偏西格莉德又是很容易顺着别人的话题走的家伙,原本的怒火被利威尔的话题一转,顿时消失得一干二净:“撤退?怎么这么快?”

“巨人像是有组织性和目的性的成群拦在我们前进的道路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造成这种原因,但是在艾维尔那家伙制定出新的对策以前,先退回希干希纳区作调整。”

巨人……有组织性和……目的性……

利威尔拉着缰绳,调转马头往来时的方向赶,西格莉德则坐在马背上,看似目不斜视的望着前方,实则在思考这个问题。

巨人不是智商很低的吗?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

作者有话要说:果然描写战斗的画面,比描写黑兵长难多了orz……话说这一章被在下改了很多次,才改成这种效果,如果有写得不好的地方还请见谅,有木有看出来兵长为什么要让西格莉德去斩杀那个巨人啊?求留言求评论求包养各种求啊~~~~~~

☆、21 恐惧心理|内附人设(捉虫)

威尔利拖着西格莉德和利威尔飞快的追上了调查兵团撤退的大部队。

适时佩特拉和汉克正三步两回头担心的望着身后的方向,直到看到利威尔和西格莉德归来的身影,两人才同时松了口气,当然,西格莉德见到两人都还平安,揪紧的心也终于放下了,这才想起转过头看向利威尔,突然想起一个很严峻的问题。

“利威尔兵长,你的马呢?!”

利威尔一边在内心感叹西格莉德的后知后觉,一边面无表情的回答:“救你的时候自己跑了,不用管它……”

见利威尔不甚在意,西格莉德感到非常诧异:“什么?不用管它?那马不是很贵吗?利威尔兵长你倾家荡产也赔不起的!!“

利威尔对于西格莉德的一惊一乍感到很是郁闷,顶着一头黑线,利威尔接着说道:“巨人对人类以外的生物都不感兴趣,它自己知道回来。“

“利威尔兵长太狠心了,要是我的威尔利走丢了我一定会哭死的!“西格莉德一脸严肃的对利威尔如此说道,一边说还一边心痛的摸了摸威尔利的鬃毛,威尔利像是和自家主人感同身受了一般嗷叫了一声,利威尔的后脑勺瞬间“吧唧吧唧”的冒出一串十字路口。

“把它的名字给我改了!”

谁知西格莉德像是没听见似的突然左手握拳敲击右手掌心:“对了,利威尔兵长要是和我结婚生孩子的话,夫妻之间财产是共用的,说不定我家的资产勉勉强强还是能够赔得起那匹马的,啧啧,看来利威尔兵长你没得选了啊!”

说罢,西格莉德低下头,对了对手指,然后抬起头红着脸羞涩的瞟了一眼利威尔的侧脸,支支吾吾的喃喃说道:“这次回去就把该办的事都办了吧……”

自从遇见了西格莉德,利威尔就深刻的知道了什么叫做“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然后,二话不说,西格莉德的头顶就多了一个大包。

再然后,世界清净了……

……

希干希纳区钟楼的大钟响起了悠扬的钟声,调查兵团的大部队越过玛利亚之壁的城门进入了希干希纳区,尽管已经回到了安全地带,但是对于此时的新兵们而言,心情确是沉重的,在亲身见证过巨人的恐怖以后,或是亲眼看见自己的同伴被吞噬,又或是亲身在死亡边缘走了一遭,无论怎么样,他们对墙外世界的美好期望都被打击得支离破碎。

找了个地方暂时修养,将伤员们安置好,艾维尔团长便召集长官们去开作战会议去了,在那之前利威尔还好心的把西格莉德丢给了医疗队而不是随手扔在了大街上,对此西格莉德感到非常的庆幸,之前和巨人对战的时候她自己提刀在腿上留下的伤口,因为太过紧张神经绷紧所以完全忽略了痛楚,现在神经放松了下来,痛楚也随之而来,尤其是被利威尔扔下马的时候,在脚接触到地面的一瞬间,西格莉德就被痛得身体打了个寒战,所以在接受治疗的时候,就出现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