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然后面前的画面就这么在那美丽的时光上定格,之后突然一个急转,变成了满目的红,在西格莉德的眼前弥漫,就像是庄园里墙头上凋零的蔷薇……

美丽,绚丽,且充满绝望。

汉克虽然因为听到了西格莉德的出声提醒并且及时作出了回应微微的让开了身体,但是还是被巨人正面击中,受到巨大的撞击,汉克一下子被甩了出去撞在了西格莉德身后巨大的树干上,一口鲜血猛地从他的嘴里喷出,左腿在刚才被击中时和脚下的树干一起被巨人打断,如今左腿只剩下了半截,鲜血还在不断地从左腿上滴下,但在倒下之前,汉克还是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将手中的钢刀朝着巨人的眼睛扔了过去,巨人爬在树干上无处可躲,两只眼睛被刺中,条件反射的伸手摸向自己的眼睛,于是手一松开,他便从高高的树干上跌落了下去,落地时发出一声巨响,并激起了一大片尘土。

像是感觉到终于脱离了危险,失血过多以至于意识模糊的汉克终于无力的倒下。西格莉德急忙跑过去,赶在汉克落地之前接住了他,视线在触及汉克只剩半截的左腿以及那触目惊心的红时,眼泪终于从脸颊滑下。

西格莉德见汉克没有反应,着急的摇了摇怀里的汉克,哽咽着说道:“汉克,不要睡,我……我马上就帮你止血……”

艰难的微微抬了抬手,汉克制止了西格莉德准备从腰间的背包翻找药物的动作,开口断断续续的说道:“没用……我知道……不行了……”

“别胡说!!汉克……你会没事的!拜尔还在等着我们凯旋呢!他还想听你叫他长官!还有我和佩特拉,我们不是人类最强的铁四角吗!不准你说什么自己不行了的话!铁四角少了任何一个都不行!!!”西格莉德激动地打断了汉克的话,一边说着,一边流泪,眼泪像是关不了的水闸一般,不停地往外冒,就像那不断扩大的一片红。

听了西格莉德的话,汉克努力地勾了勾嘴角,发出了“呵”的一声有气无力地轻笑:“西……格莉德,不……要哭……不要……忘记……士兵……尊严……”

不要忘记士兵的尊严。

这是在城门为拜尔送别时,她对哭鼻子的拜尔说过的话,现在他明白了,对于那时的拜尔来说,不忘记士兵的尊严,原来真的是一件有点难度的事情……

尽管汉克消耗着自己的生命在提醒她这件事,但是西格莉德还是止不住眼泪,因为她知道,从汉克那双涣散的眼睛里,已经看不清她的面容了。

“这样的……结果……对于我来说……调查兵团以前……心理准备……如今……也只是……实现了当初的……梦想……”说着,汉克微微抬了抬手,像是有些试探的朝着西格莉德的方向靠过来,西格莉德立刻会意的握住汉克的手。

感受着那只曾经为他们接下不少烂摊子的宽大手掌渐渐丧失温度,西格莉德不禁将那只手握得紧紧地,很害怕只要稍微松开一点,那只手就会永远的消失了。

“对不起,对不起,汉克,我曾经还怀疑过你,对不起……”西格莉德不住的摇了摇头,不禁痛哭出声,为这样一个拥有阳光般温暖笑容的男生,她却可耻的怀疑了他。

“……”并未为西格莉德的道歉感到惊讶或诧异,汉克至始至终都挂着淡淡的笑意:“西……格莉德,趁他……没恢复……快……逃……”

艰难的断断续续说完这句话,汉克感觉自己的眼皮像是灌了铅,老是打架,真的是很困很困了,让他控制不住的缓缓闭上了眼睛,手也没了力气,慢慢的从西格莉德的手心滑落,西格莉德的身体一僵,急忙慌慌张张的抓住汉克滑落的手,仿佛只要不放开那只手,汉克的心脏就不会停止跳动一般。

西格莉德死死地握着那只渐渐失去了温度的手。

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虽然和汉克嬉闹着说笑的画面仿佛还在昨天,但下一刻,便瞬间从天堂落入了地狱。才知道原来从天堂到地狱的直线距离这么的短,短到让人完全反应不过来……

树下的巨人被汉克刺瞎的双目已经重生,直勾勾的目光又一次扫向了西格莉德,西格莉德将汉克的手放在他的胸前,站起身,从立体机动里抽出钢刀,刘海遮住了她的眼睛让人看不清楚她此刻的表情,但是她阴沉的脸色却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或许是因为越接近死亡的人越冷静,西格莉德觉得现在的自己很冷静,冷静到知道现在自己唯一的目标就是要亲手宰了树下那头该死的巨人。

这不仅是她唯一的生路,也是她对汉克忏悔的一种方式。她不能死在这里,那样就没有人能够证明汉克的清白了,是她第一个怀疑了他,他也是因她而死,说什么,她也要还他一个清白!

想到这里,西格莉德握着刀的手忍不住紧了又紧,抬起头,让脸上被刘海遮住的阴影暴露在阳光下,西格莉德的眼中满是愤怒,那双琥珀色的眼眸里像是燃起了熊熊的火焰似的,让她的眼睛看起来比任何时候都要明亮。

调整好立体机动,西格莉德从树上一跃而下,在跳下去之前,西格莉德又抬起头瞟了一眼汉克的方向,但是从西格莉德现在的角度来看,只能看到粗壮的树枝,以及顺着树干滑下并滴落的鲜红色液体。

西格莉德咬了咬牙强压下心中的悲伤,闭上眼睛转过头,不再去看汉克的方向。脑子里那些有着汉克温暖笑容和他大哥哥一般体贴的画面渐渐远去。

对不起……汉克……

再见了……汉克……

……

作者有话要说:看题目大概就知道作者桑无情的发便当了吧orz……汉克一死这文也接近尾声了,找到一个挺适合这章的BGM,写这一章的时候一直在听,放出来分享一下~把歌词放上来~~当我迷失路途的时候总会有你在将我守候当我偏离方向的时候总会有你在将我守候我就像是天空的小鸟是你给予了我自由是你给予了我心灵你就像我夜空的星辰永远占据着我的心房当我迷失路途的时候总会有你总会有你总会有你在将我守候当我的梦充满了黑暗我却听见了你的呼唤是你给了我生存的理由当我的心沾染了污秽我却听见了你的呼唤是你带着我逃出了泥潭没有人能拯救我的灵魂只有你昏暗月色仿佛是在暗示在那月光所指向的前方我曾经那么缥缈的梦想也总有一天会得到重生虽然我也迫切想活下去对不起就像天空飞翔的小鸟如今我终于能重获自由如今我终于能重获自由就像天空飞翔的小鸟如今我终于能重获自由

☆、番外:汉克篇(捉虫)

格云瑟一家人以前是住在希干希纳区的,那时候的汉克曾有一个姐姐。

你没看错,是曾……

汉克的姐姐名字叫做丽莲·格云瑟,比汉克大五岁,从小就体弱多病,在三岁的时候因为顽疾留下病根,从那以后都只能坐在轮椅上,自身还患有哮喘,汤药吃得比一日三餐还多。

汉克很喜欢这个姐姐,因为她有一双温柔的手,会在汉克哭泣时轻轻的揉着他的头,然后给他一个灿烂的笑容,仰望着这样的姐姐,就像仰望着一道光,在汉克的童年里,他始终追着这道光不断地前进着。

这个姐姐有时候像佩特拉一样温柔体贴却总喜欢对他的生活习性啰啰嗦嗦,明明就身体虚弱,却在那瘦弱的身躯里怀揣着看起来有些荒唐的梦想,就像西格莉德……

“就算坐在轮椅上,我也想走遍这个世界。”

这是十二岁时的丽莲曾经说过的话,七岁的汉克觉得那是一个很荒唐的梦想,并且那也只能是梦想,七岁的他也很坦白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那真的太荒唐了。”

“人生嘛,总是要荒唐才会有意义啊!”十二岁的丽莲显得意外的早熟,或许是因为她自身的原因,所以她比同龄的孩子有更多的时间思考人生,在汉克在家门前和其他孩子玩追逐游戏的时候,常常可以看见窗边坐在轮椅上的丽莲望着天空飞过的候鸟发呆,呆呆的仰着头的样子看起来傻里傻气的。

汉克和同龄的孩子玩跳房子的游戏。

一格两格三格。

丽莲一个人惬意的靠在窗户的边缘数着天上飘过的云朵。

一朵两朵三朵。

在汉克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丽莲总是一个人以天上的白云和偶尔飞过的候鸟为伴。于是渐渐的,汉克不再和同龄的孩子玩了。

“虽然有些荒唐,但是姐姐的梦想就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