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果然祸害遗千年……”

西格莉德呆呆的抬起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抚上刚才被利威尔敲过的地方揉了揉,然后开口若有所思般的说道:“利威尔兵长看来你终于会怜香惜玉了啊。”

“……”

待到医生替西格莉德包扎好,告诫了西格莉德几句伤的很严重让她好生修养以后,便提着医药箱默默地离开了房间,一时间,房间里又只剩下了西格莉德和利威尔两个人,直到房门“咚”的一声关上了,利威尔才叹了口气,然后走到床边坐了下来。

西格莉德眼睁睁的看着利威尔坐在了床沿上,惊讶得嘴巴都变成了“O”形,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红着脸说道:“利威尔兵长,就算你现在主动投怀送抱我也没那个能力扑倒你,不然等改天我伤好了再……嗷嗷嗷~~~好痛!”

没等西格莉德把话说完,利威尔就顶着一头黑线赏了西格莉德一个爆栗,还以为这家伙经历了这么多会有点长进,没想到还是这个老样子!

而西格莉德的呼痛声,并不是因为头上的大包,而是条件反射的抬手去捂头上的大包时扯到了肩上的伤口,眼见着西格莉德捂着肩上的伤脸上的表情很是扭曲,利威尔“嘁”了一声然后又往西格莉德的方向靠了靠。

“喂,把手放开。”这是皱着眉头语气很凶恶的利威尔。

西格莉德眼泪汪汪的瞟了利威尔一眼,然后缓缓地放下了捂着左肩的右手,利威尔见状,便伸头过去看,看着利威尔靠近,西格莉德的嘴角忽然勾了起来,露出了一个坏坏的笑容,就在利威尔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西格莉德速度很快将头靠近利威尔然后在他的脸上蜻蜓点水般轻啄了一下,之后又很快的退了回去,原本想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西格莉德,在注意到利威尔一瞬间的呆愣后,又忍不住“噗”的一声笑出了声。

利威尔只觉得脸上被西格莉德的唇碰过的地方凉凉的,虽然因为惊讶而愣了三秒,但是在听到西格莉德的笑声后,还是很快的回过了神来,脸一瞬间变得阴沉了起来,握紧的拳头发出骨头咯吱作响的声音,接着,西格莉德便为吃利威尔豆腐这件事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头上的大包直接从一个升级为三个,西格莉德呜咽了两声,然后倒回床上挺尸去了。

一时间,屋子里安静了下来,利威尔背对着西格莉德坐在床沿上,从他微微上下起伏的肩膀来看,他还在平复自己被吃豆腐之后的情绪。西格莉德看了看利威尔的背影,张了张嘴,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问道:“利威尔兵长,你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吧?从刚才医生还在为我包扎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

上下起伏的背影一顿,然后叹了口气,利威尔转过头面无表情的瞟了西格莉德一眼,然后伸手从衣兜里掏出一块手帕,从手帕的厚度来看,里面应该是包着什么东西……

“这是什么?”

“是我的小队在上次远征的时候,在巨木森林里发现的,这东西被一把钢刀高高的钉在八十公尺高的巨木上……”说到这里,利威尔顿了顿,才接着说道:“这应该是莱希特兵长留下的。”

从利威尔的话里听到了父亲的名字,西格莉德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确定利威尔不像是在开玩笑,西格莉德急忙低下头,用没有受伤的右手慌忙且有些笨拙的打开那条手帕,慢慢的,一块墨绿色的碎布块出现在手帕里。

碎步上零星看得到几块发黑的污渍,应该是血迹,从那块碎步上隐约可以看到自由之翼的一角来看,这块碎步应该来自一件调查兵团的披风。

看着上面的血迹,西格莉德的心顿时揪紧了,伸手缓缓地扶过那残缺的自由之翼,西格莉德颤抖着手,将那块折好的碎步打开,顿时,两排血字映入了她的眼帘……

我知道,我将不久于人世,特此写下书信一封,留至此处,如若有人有幸拾得此信,请将此信送至首都,交予霍夫曼庄园,西格莉德霍夫曼。

虽然可能因为写得匆忙,所以字写得有些扭曲,但是西格莉德还是从那字里行间,看到了熟悉的字迹。

忍不住抬起手捂住自己的嘴,西格莉德的眼眶顿时一热,忍住不让泪水模糊自己的双眼,西格莉德继续将这封迟来了十一年的信看了下去……

亲爱的西格莉德:

如果你能有收到这封信的一天,首先请原谅我没能遵守约定,原谅父亲不能为你带回象征幸福与希望的青鸟,但是希望你不要放弃寻找希望,虽然很想陪伴着你长大,但是看样子上天不愿给我这个机会了,但是你要相信,我与你母亲会一直注视着你。

亲爱的西格莉德,父亲与母亲永远爱你。

莱希特

……

直到看到末尾的署名,西格莉德的视线还是被泪水模糊了,心里像是要窒息了般的难受,但是西格莉德却硬撑着不让泪水留下来。

一旁的利威尔见状,目光微敛,然后转过头去不再看西格莉德的脸,但是西格莉德却听到利威尔淡淡的声音飘来。

“士兵也是人,偶尔也应该学会放下尊严。”

闻言,西格莉德抬起头看向利威尔的方向,因为被泪水充斥着双眼,所以西格莉德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背影。

两颗豆大的泪珠终是从西格莉德的眼眶中滑落,落在她的手背上发出“嗒嗒”的两声,西格莉德将碎步拿起来贴在心上,仿佛那上面还有童年里,莱希特手上熟悉的温度……

从始至终利威尔都背对着西格莉德没有回头,听着身后传来的小声啜泣声,利威尔闭上了眼。

正因为是他,所以才知道,时刻牢记着尊严,是有多么沉重……

……

屋内是久久的沉寂,很久很久,久到窗外投射进来的金色阳光慢慢的变成了橙色,将屋内坐在床上的利威尔和西格莉德的身影拉得老长,然后交织在一起。直到西格莉德感觉眼睛干涩到似乎把这辈子的泪都流干了,才慢慢的平复下来,利威尔一直坐在床沿没有离开,听到身后的哭声停止,利威尔才微微侧头打量了一下西格莉德。

看着西格莉德哭得像花猫一样的脸,利威尔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用目光指了指西格莉德贴在心口的信,说道:“如果你觉得顺畅了,就把那封信看到最后吧。”

“……”听了利威尔的话,西格莉德愣了愣,条件反射的低头看向手上的信,从被自己揉成一团的信的一角,西格莉德看到了一个字。

另……

疑惑的将这封让人揪心的信重新打开,西格莉德的目光直接瞟向刚才因为被泪水模糊了视线没能看到的最后一行字,心脏一瞬间漏跳了一拍,西格莉德不可思议的又一次睁大了眼睛,这时,她明白了利威尔突然严肃起来的原因了……

“怎么会……这样?”

……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章是轻松的,因为西格莉德吃到了兵长的豆腐,但是这一章又是沉重的,无论是莱希特迟来了十一年的信与父爱,还是兵长无声的陪伴,写到西格莉德伸手抚上破碎的自由之翼的时候,我的心里就觉得很难受了……但是这才是父亲啊,世间最伟大的便是亲情另外也留了个悬念,难过过后也请振作起来,猜猜信里最后写了什么吧~还是放上一个BGM~

☆、26 似是故人(捉虫)

墙外远征回来过后,没过多久西格莉德便跟着调查兵团的大部队回到了首都的根据地,并且之后一连过了半个月,也没有再安排墙外远征,看样子是想做一次大幅度的调整。

自上次墙外远征归来后,西格莉德便因为受伤卧病在床,或许因为伤势太重的缘故,肩上的伤好得很慢,西格莉德整整在床上躺了半个月,尽管可以下床走动了,但是只要左手动的弧度过大,肩膀还是会传来生生的痛楚,但是在床上一趟就是大半个月的西格莉德,在可以下床走动的这天,便坐不住了……

由于肩上有伤,所以西格莉德换下了军装,套上了一件宽大的外套,朝着利威尔的书房跑了过去。而这个时候,利威尔正批阅文件批阅得有些累了,闭着眼睛,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脑子里突然就想起了半个月之前,西格莉德看完信后的神情,那之后,利威尔也很少去看西格莉德,一来是想她安心养伤,二来也是想让她一个人静一静。

不知道那家伙现在怎么样了。

长舒了一口气,利威尔皱了皱眉,然后拿起笔正准备继续工作,书房的门突然被人一脚踢了开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