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开长久以来困扰着人们的有关巨人的秘密了,而这个秘密现在就掌握在上次墙外远征和巨人近距离接触后身负重伤却侥幸存活了下来的西格莉德的手中。

这个消息以非常快的速度传遍了街头巷尾,尽管调查兵团的高层对这个传闻从未站出来承认或是澄清过,但是正是因为这种暧昧不明的态度,让这个消息成为了大家一时关注的焦点。

当夜,皎洁的白月光从云层后洒落,让这个夜晚看起来异常的清冷,一如西格莉德被刺伤的那个夜晚。很晚了,调查兵团首都的根据地里除了艾维尔团长因为还在忙于工作所以书房的灯还亮着以外,其他地方基本上都是黑灯瞎火的一片,但是由于今晚的月光特别的亮,所以走在路上的时候,即使没有灯光,还是能够清楚地看清前面的路。

两个调查兵团的士兵还在根据地内进行夜间巡逻,只见其中一人抬起手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眼角挂上了两颗晶莹的泪花,抱怨着说道:“现在根据地又没有实验体的巨人,为什么我们会巡逻到这么晚?”

“这是艾维尔团长下的命令,这几天外面传的沸沸扬扬,小心一点总是好的。”这是另一个看起来相对比较冷静严肃的士兵的分析。

“对了,你说那个新兵会不会真的知道点什么?”之前打哈欠的士兵揉了揉眼角,然后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来了精神,抬起手肘撞了撞那个严肃的家伙的腰,露出一脸八卦的表情。

“你最好别问那么多,你没注意到那个新兵很受利威尔兵长的关照吗?好了快接着巡逻了,要是一会儿被阿妮妲发现我们在这里偷懒,下场你懂得。”

一听到阿妮妲的名字,那个刚才还一脸八卦的家伙瞬间条件反射的身体抖了抖,然后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继续开口抱怨道:“啊啊~好困啊,要是没有阿妮妲就好了,这样我就可以偷懒了!”

“好了,别抱怨了,要是在我们巡逻期间出了事情到时候就不好向艾维尔团长交代了。”

“……”

两人的声音渐行渐远,在他们刚才所在的地方,一抹黑影以非常快的速度一闪而过。

与此同时,西格莉德正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看起来睡得很安稳的样子,房间里安静得一时只能听见西格莉德平稳的呼吸声。

突然,房间的门传来“吱呀”的一声细微的轻响,门被从外面打了开来,一个黑衣蒙面的神秘人悄无声息的进到了房间里,轻轻地关上身后的门,神秘人从衣兜里摸出一把匕首,慢慢的朝着躺在床上的西格莉德走去,明晃晃的匕首,在月光的照耀下闪耀着寒光。

停在西格莉德的床边,神秘人缓缓的抬起了手中的刀,对准了西格莉德心脏的位置。

然后那把匕首就这么停在了西格莉德心脏的正上方,虽然只要狠狠地刺下去就可以瞬间取走西格莉德的性命,但是神秘人却迟迟没有下手。

“你下不了手吗?”

这时,原本应该睡着了的西格莉德却突然开了口,如往常无异的声音在这个幽静的房间里,却显得空灵了起来,神秘人的手一颤,连带着被匕首折射到了西格莉德身上的月光,也跟着一阵抖动。

只见西格莉德缓缓地睁开了双眼,清明的琥珀色双眸直直的看向站在窗边的神秘人,然后开口面无表情的一字一句的又说了一遍……

“你下不了手吗?欧内斯特。”

……

作者有话要说:真凶现形了,于是我又停在了重要的地方,快来打我吧~~~~【泥奏开!还有,谢谢小翊的手榴弹,承蒙厚爱了,阿里嘎多~~~~~【鞠躬

☆、番外:拜尔篇(捉虫)

拜尔是个很阳光很率直的家伙,或许是因为这样的性格比较讨喜,拜尔在加入宪兵团的第三天,就和其他宪兵相处的非常融洽了。

但是这样,拜尔还是见识到了西格莉德所说的,宪兵团的腐败,那些长官整日聚在一起抽烟喝酒玩纸牌,弄得一屋子的乌烟瘴气,这一点让拜尔觉得很是反感。

被人们上缴的税养着,却成天不做正事,哪怕是巡逻维护一下城镇的秩序这么简单的工作,他们也都会偷懒。拜尔觉得要是自己的话,绝对会觉得良心过意不去。看着满屋子乌烟瘴气的样子,拜尔真的很难相信,这些人竟然都是训练兵团前十的家伙。

把自己的想法大胆的和几个一起加入宪兵团的新兵说了,拜尔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竟然得到了他们的认可,于是几个人每天组队一起去城镇巡逻,从没有偷过懒。

来了个勇往直前的傻帽儿长官们自是高兴的,有人替他们把工作做了,他们可以连偷懒的借口都懒得找了,于是没过多久,就提拔这个傻帽儿当了队长。

“以后你一定会听到我们‘人类最强铁三角’的称号,到时候希望你也成为了宪兵团的长官,那样的话你要记得好好地整顿整顿宪兵团腐败的作风!”

拜尔知道长官们的想法,他也一直记得西格莉德对他说过的话,并且一直为此付诸行动,他不想在他们三人在前线拼了命的奋斗的时候,自己在内地一事无成。每每遇到挫折的时候,拜尔的脑海里就会浮现出西格莉德神经兮兮的傻笑,以及她曾经说过的话,之后拜尔就会再一次变得斗志满满。

宪兵团几个和他交好的朋友常常会因为这个取笑他,说他是个精力旺盛的家伙。

“我只想说你们没见过更旺盛的。“

那个时候,拜尔是这样反驳他们的,从那以后,拜尔就常被他们几个调侃,说他心里藏着个姑娘,每到这时候,拜尔就会红着脸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恼羞成怒的把他们几个赶走,但是自那以后,几人像是上了瘾似的常常拿这件事调侃他。

拜尔这辈子见过最白痴的傻帽儿,就是西格莉德,她大声的说自己要追随利威尔兵长,想揍教官的时候可以一句话不说直接上拳头,做事情像是从来不考虑后果一般,之所以会做那些事只是因为她想而已,你说傻不傻?

但是这样的西格莉德看起来无拘无束,自由的像只鸟,拜尔想,或许她是这墙内世界里,最自由的人了。在遇见西格莉德之前,拜尔一直一直都过着平凡的生活,这样的拜尔始终觉得,自己的心里像是缺少了什么,空空如也的感觉。

训练兵团的立体机动课上,当教官宣布休息以后,双手枕在脑后的拜尔看到西格莉德为了进入前十,即使休息时间也还在对着那些巨人模型的后颈研究究竟应该如何下刀,只是因为她的那一刀砍得比他的那一刀浅。

怎么会有这么笨的人,他是男生啊,比她力气大是很正常的事吧,于是拜尔唤了西格莉德一声,想让她过来休息,但是那家伙就像平常一样不给他面子,转过头看了他一眼以后就又把头转了回去继续研究,完全无视了他。

但是就是那时候,西格莉德明亮的琥珀色眼睛和一头耀眼的棕红色长发,在阳光的照耀下,就这么笔直的撞进了拜尔的心里,让他觉得心里莫名的变得温暖了起来。那之后,下意识的对西格莉德关注更多,她的每一个笑容,每一次挥洒汗水,每一次大胆的举动……然后慢慢的,最开始心里的那份温暖慢慢的变成了一团火,在他的心里燃烧。

那时的拜尔终于知道了,曾经的自己,缺少的就是西格莉德的那份对人生的激情,曾经的他,虽然大声的说着“我啊,就是因为想要加入宪兵团进入内地去生活,才会在这里的,听说只有毕业时排名前十的新兵才能选择加入宪兵团,所以我一定会进入前十名,就算是你们我也不会放水的哦!。”但是实际上他却没怎么努力过,他始终觉得,梦想嘛,只要稍微努点力,总会慢慢的实现的。即使最后没能进入前十,但是在驻扎兵团待几年,做出点成就来,也一样可以申请转入宪兵团。

直到看到西格莉德,不只是她,无论是默默努力的佩特拉,还是摸着西格莉德的头说“我总不能老是输给女孩子”的汉克,都让他明白了……

梦想是要拼命地去追逐过,才会变得有意义的。

然后他慢慢地,喜欢上了那个为他的心点上了一团火的傻帽儿,发现其实做个追逐梦想的傻帽儿也挺好的,真的。

在意了,喜欢了,拜尔向普通男生一样小心翼翼的对待着自己心里的这份感情,害怕破坏了两人之间的关系,所以即使汉克和佩特拉都看出了他的心思,他也始终对西格莉德只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