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拿起手术刀,我还可以为你治疗伤口,可以为你减轻痛楚,可以成为你累了的时候停靠的港湾……所以,在那之前,请千万不要从我的世界消失,这是我对你唯一的请求。”

不知道西格莉德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来表达自己的真心,也不知道西格莉德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说出这些话,利威尔觉得自己的心在那一瞬间似乎猛地揪了一下,很难受,但是难受过后,却又觉得很温暖。

想到这里,利威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轻轻的推开西格莉德环在自己腰上的手,转过身面向西格莉德,对上利威尔认真的目光,西格莉德感觉自己的脸皮像是再也厚不起来了一般,红着脸紧张得低下了头。

接着,西格莉德只听见利威尔像是有些无奈的叹气声,还没来得及抬起头,自己便被拥入了一个熟悉的温暖的怀抱。

靠在利威尔的肩头,感觉自己被利威尔的气息所包围,西格莉德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想要看看利威尔现在的表情,但是只要她一挣扎,就会被利威尔粗鲁而霸道的按回自己的怀里。

被利威尔禁锢在怀里,西格莉德觉得自己快要紧张到窒息,这个时候突然听见从耳边传来利威尔淡淡的声音……

“战斗的时候,只有想到身后所守护的土地上,有个我想守护的家伙,我才能成为人类最强士兵的利威尔……”

尽管利威尔用很平淡的语气诉说着,但是当这句话传到西格莉德的耳朵里时,她还是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什么猛地撞了一下似的,漏跳了一拍,好长时间都没能回过神来,利威尔似乎也不想给她时间反应,松开西格莉德,像是不经意般瞟了一眼正缓缓升起的朝阳。

“十分钟到了,我该走了。”

说罢,利威尔转过身,在西格莉德呆愣的目光中,缓缓朝着城墙边走去,走到城墙边时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过头来看向西格莉德,挑了挑眉开口说道。

“照你刚才的话来看,你好像很喜欢这块地方嘛,那你最好在这里多留下点回忆,因为过不了多久这三道该死的城墙,就会全部被拆掉的。”

清楚地听到了利威尔的胜利宣言,西格莉德一愣,霎时间一阵微风扶过,带着丝凉意,卷起了西格莉德的红发,也卷起了利威尔身上军绿色的调查兵团的披风。

顿时两行泪划过西格莉德的脸颊,但是与此同时,她的脸上也由衷的挂上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因为她突然想起了莱希特曾说过的话。

“西格莉德,你知道吗?墙外的世界有一种名字叫做青鸟,浑身青蓝色据说能带来幸福和希望的美丽鸟儿,总有一天,我会消灭掉墙外所有的巨人,然后为你带回属于你的幸福与希望……”

那一刻,看着利威尔转身离开时的背影,利威尔的身影被朝阳的光芒镀上了一层金边,一时间利威尔的背影与西格莉德记忆里莱希特高大而坚毅的背影重合。

那个代表着调查兵团的自由之翼在风中飘扬,然后画面就这么定格。

……

父亲,或许我已经找到你所说的代表幸福和希望的青鸟了……

……

-The end

作者有话要说:于是这就是全文了呐~虽然没有什么甜言蜜语,没有什么承诺和约定,但是利威尔用自己的决意像西格莉德表达了自己的心意,这个结局是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想好了的,私心觉得这才是那个人类最强的利威尔兵长!虽然对利威尔和韩吉而言,西格莉德的追逐是五年,但是实际上,从西格莉德第一次在地下街见到利威尔,已经过了十年漫长的时间,西格莉德从当年那个十岁的刁蛮小丫头,成长为了如今的出色的二十岁大姑娘,当年的那份崇拜,也渐渐的在和利威尔的接触下,慢慢的升华成为了爱其实这就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却也是一个充满喜悦与悲伤的故事……另外,还有两篇番外,分别是欧内斯特和兵长的~非常感谢晚寻桑和可乐桑扔的手榴弹和火箭炮!真的真的阿里嘎多!!!最后还是放上一个BGM~歌词:在茜色的夕阳下凝视着你被照亮的侧脸我对着燃烧的天际 悄然许下心愿愿此刻能永远停留一味背负着忧伤却一心向前的你若能得以偿愿 我会追随着你而去哪怕路途有再多艰险 遥遥无际 随流之云彩纵使如今已都成梦幻仍愿守在君旁因为浸染此心的红日 将恒久不变只要相信这份羁绊我知道话语一旦出口眼泪就会止不住地流下彼此默然地仰望着苍穹只留身影在暮色里驻足无论面对怎样的命运倘若我们都不曾懊悔直到梦见依偎在你怀中的那一天从此相伴而行淡淡风尘 消逝的天空纵使季节不停转移更替仍愿伴君在此我将永远抱紧 此心盛开的爱直到生命的尽头.. 黄昏的天空下鸟儿们飞过山峦 返回家园而我也将一如既往在你的归途上静静守候遥遥无际 随流之云彩纵使如今已都成梦幻仍愿守在君旁因为浸染此心的红日 将恒久不变淡淡风尘 消逝的天空纵使季节不停转移更替仍愿伴君在此我将永远抱紧 此心盛开的爱直到悠久的时间尽头

☆、番外:欧内斯特篇(捉虫)

欧内斯特从自己有意识以来,他便是一个被人遗弃在希干希纳路边的孤儿,衣衫褴褛,脏兮兮的坐在路边,看着街上人来人往,无所谓得仿佛全天下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他仿佛不存在于这个世上……

事实上,除了自己叫欧内斯特这个名字以外,他对于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的记忆非常的混乱,以至于他从那些混乱的记忆里根本不能得到什么有意义的信息,这就是欧内斯特故事的开头,在一片漆黑的世界里,孤独的……

依靠捡垃圾,吃别人吃剩下的食物来存活,即使欧内斯特不明白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却依旧苟延残喘的活着,他想,或许去寻找那意义,就是他活着的意义。

然后就这么,到了十五岁那一年,欧内斯特遇见了生命里的第一道光,那个叫做莱希特·霍夫曼的男人,那个对他伸出了手的男人,那个给了他活下去意义的男人。

“看起来你似乎很迷茫的样子,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寻找希望?”

望着莱希特灿烂的笑容,欧内斯特觉得面前的文艺青年诱拐小孩的方法真的很奇特,但是尽管这么想,他却忍不住向往着那只伸过来的手,握住那只手,柔软的掌心触碰到那只满是厚茧的大手,那是欧内斯特的人生中,最初的温度。

跟着莱希特回到了他那大得有些夸张的家,莱希特带着他去认识了他的家人,然后欧内斯特惊讶的发现,尽管拥有这么大的一座庄园,但是家里似乎只有三个人,除了莱希特以外,还有一个虽然头发花白但是看起来身体还算硬朗的老人,以及……一个从头到尾都用不满的目光打量着自己的五岁小丫头。

“父亲,西格莉德,这个家伙的名字叫做欧内斯特,从今天开始便是我们的家人了!”莱希特抬起手指了指欧内斯特,对面前的劳伦茨和西格莉德如此介绍道。

“哦~不错啊,家里多了个人也可以热闹一点,平时我都在忙着研究,你又常常不在家,正好来个人陪西格莉德玩,省得这丫头无聊老是跑到我的实验室瞎搅和。”劳伦茨看着欧内斯特,然后点了点头,像是对他的加入感到很满意。

但是欧内斯特也眼尖的注意到,在听到莱希特的话的一瞬间,那个叫“西格莉德”的小丫头脸上一闪而过的不快,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小家伙对于他的不满表现得倒是很明显的。

“不用了,莱希特先生,能有住的地方,不用担心饿死,我已经很满足了,请把我当做下人吧。”

从那之后,欧内斯特便成为了庄园里唯一一个下人,虽然莱希特和劳伦茨并没有把他当做下人,但是欧内斯特却执意要这样,因为他对于“家人”这个词语,实在是太生疏了……

为了报答莱希特的收留之恩,欧内斯特对庄园里的一切大小事务尽职尽责,为了能让庄园变得更加的美好而苦习园艺,在劳伦茨钻进实验室并且莱希特有事外出的时候,成为西格莉德的专用随从,如影随形的贴身保护她的安全,对西格莉德的命令惟命是从并为她打发无聊的时光。

但是西格莉德似乎一直都很讨厌他,因为他的存在从莱希特那里瓜分了本应该属于西格莉德一个人的爱,讨厌他也是正常的……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