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事的转折大概是从西格莉德被绑架开始的,陪同西格莉德上街时,被她嫌弃说他太啰嗦,西格莉德便想方设法的从他的视线里逃走了,没想到那个时候却遇上了人贩子,知道西格莉德是霍夫曼庄园的小姐,持刀抵在西格莉德的脖子上,逼迫欧内斯特回去让莱希特和劳伦茨拿赎金换人,真的是很俗套的剧情,但是那时候,一向温文尔雅的欧内斯特在看到西格莉德露出恐惧表情的时候,发火了……

在那一瞬间,欧内斯特清楚地听到了自己的内心里正不停喧嚣着的杀意,然后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些人贩子已经全部倒下了,手臂上刚才被人贩子手中的匕首划伤的伤口传来阵阵刺痛的感觉,欧内斯特看了一眼自己受伤的手臂,然后看见了很惊人的一幕,自己手臂上的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这个不正常的现象,让欧内斯特觉得自己像是一头怪物。

没能来得及思考,便听见了身后传来的西格莉德的呼唤声,欧内斯特一愣,然后条件反射的将那只手臂不动声色的背到了身后。

“欧内斯特……”

那是西格莉德第一次叫他的名字,仿佛得到了西格莉德的认可一般,尽管那之后西格莉德一句话也没说,欧内斯特还是很高兴。

那时候,欧内斯特也开始慢慢的了解了“家人”这个词的含义。

“家人,就是互相牵绊的人嘛!”

这是当欧内斯特终于忍不住问莱希特时,莱希特抬起手揉了揉他的头发给了他这样的回答,那时,莱希特还说。

“你也是我们的家人啊!”

听到莱希特的这句话,欧内斯特觉得有什么东西正慢慢地填满他空白的心,抬起手愣愣的摸向自己的左胸口,欧内斯特觉得自己像是明白了什么。

其实大概在一开始的时候,他就不断的向往着“家人”这个存在,那个时候,他蹲在希干希纳街道上肮脏的角落里,看着眼前路过的一批又一批一家三口,他们脸上的表情,比拂过树梢的春风还要生动,或许是从那个时候起,他便羡慕着并且向往着家人之间的牵绊。

欧内斯特大概真的是被上帝遗弃的人,欧内斯特觉得上天对他真的非常的不公平,当他获得自己一直梦寐以求的牵绊时,随之而来的,还有欧内斯特脑子里渐渐成形的混乱记忆,直到某日修剪花园里的花草时,又一次不小心弄伤了手,并且不知道多少次的看着那道伤口缓缓地愈合,欧内斯特脑子里的记忆突然像潮水般涌来。

残酷的真相将欧内斯特的美梦打击得支离破碎,虽然早在发现自己惊人的恢复力的时候,欧内斯特便隐约的在内心嘲笑自己是个怪物,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真的是……

和墙外的那些家伙没什么两样的怪物。

恰巧这个时候,身为调查兵团兵长的莱希特,也开始调查起了墙外那些家伙的秘密,并且将他调查到的东西,统统写到了一本笔记上,这就是后来的调查笔记。

“莱希特先生,在你看来‘巨人’是什么?”

面对欧内斯特没由来的问题,莱希特头痛的挠了挠头,还是开口对他解释道:“巨人啊……他们大概是与人类对立的存在吧,为了夺回自由和享受这个世界的权利,不得不打倒他们啊……”

巨人是与人类对立的存在,这句话似乎否定了欧内斯特的全部一般,但是他却不想失去和他们的牵绊,不想失去这些好不容易得来的东西,他不想回到希干希纳那条街道阴冷的角落里,亦或是去到更加黑暗的世界……

调查笔记渐渐成形,莱希特越是接近真相一步,欧内斯特就越是担惊受怕,在这样的浓重压力下,欧内斯特终于还是走向了错误的道路,亲手将那盏照亮他黑暗世界的第一盏灯给……灭掉了……

那时莱希特的小队被巨人包围,莱希特带着残余的战力突破巨人的包围冲进了巨木森林,当莱希特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树下的巨人上时,一把钢刀突兀的刺穿了他的小腹,当撕裂般的疼痛传来,他才回过神来。

莱希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真正的敌人竟然不是树下的巨人,而是无声无息的来到了他的身后并且将他的小队全灭了的……人类,最让他不敢相信的是,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身后的,是背着立体机动但是这个时候却本应该在庄园里修剪花草的欧内斯特。

睁大的眼睛里满是惊讶,莱希特还没来得及开口问出心中的疑惑,欧内斯特便将手中的钢刀抽回,顿时莱希特只觉得口腔中一股血腥味上涌,于是凭借着士兵优秀的危机意识,莱希特迅速做出正确判断,利用立体机动远离了欧内斯特的身边,欧内斯特也没有去追,受了那么重的伤,莱希特的结局早已经写好,所以即使他不去了结他的生命,他也活不了多久了。

从那以后,莱希特便再没有从墙外远征中回来,没人知道他的下落或是生死,但是一转眼过去了两年,再怎么想莱希特大概都是凶多吉少了,大家无外乎都这么想,除了一直坚信着和父亲约定的西格莉德,一直傻傻的等待着父亲凯旋。

每次看着西格莉德站在高塔上望着从希娜之壁外回归的调查兵团,欧内斯特的心都会被狠狠地揪一下,时时刻刻的提醒着他自己这双手曾染过谁的血,曾犯下过怎样的罪。

“小姐,都过了两年了,你还不肯放弃吗?莱希特先生已经不会回来了,你不能这样一味的逃避现实!!”

欧内斯特不停的劝她,让她面对现实,仿佛这样可以赎罪,这样可以让他心里的愧疚感少一些,于是欧内斯特想要给西格莉德最好的,把从她身边夺走的都还给她,他教会她很多东西,小到一些生活习惯,大到人生道理,教她随身带把匕首防身,告诉她面对困难不用怕,有他在……

他对西格莉德就像是父亲对待女儿一般,他给了西格莉德一个父亲应该给的一切。

但是……

他却始终无法成为像莱希特一般可以让她追逐的光。

后来,西格莉德遇见了利威尔,利威尔成为了她生命里的另一道光,为了守护这道光,不让他像莱希特一样消失在她的世界之外,西格莉德不停地向前奔跑着,向前进步着。她加入了训练兵团,并以调查兵团为目标。

欧内斯特的生活再一次发生转变,是在劳伦茨开发出特定目标控制武器,调查兵团的墙外远征以捕捉到巨人为俘虏而凯旋的时候,为了不让巨人的秘密被发现,欧内斯特悄悄地潜入了调查兵团在托洛斯特区的根据地,斩杀了那两头巨人。

但是他没有想到会在逃亡的时候遇见西格莉德,不想和她交手,欧内斯特转身想跑,但是在训练兵团的日子,西格莉德并不是白呆的,所以她很快就在这场交战中占了上风,眼见着西格莉德将手伸向靴子,欧内斯特蒙在黑布下的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自嘲的弧度。

没想到他教给西格莉德的防身技巧,有朝一日会被用在自己的身上。

在最后即将被制服前,欧内斯特趁着西格莉德一瞬间的发愣,将手中的刀刺进了她的小腹,和当年的莱希特一样,并没有刺中要害,但是在那一刻,西格莉德的面容突然与莱希特望着他时悲伤的面容重合,看着西格莉德倒在地上,欧内斯特望着她苍白的侧脸,痛苦的皱了皱眉然后冒险躲在隐蔽的地方,守着西格莉德,直到她被追着自己而来的利威尔着急的带走,欧内斯特才有些失魂落魄的离开。

那时,欧内斯特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为了不让自己重新被打回原形,他是不是太自私了?

得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在西格莉德加入调查兵团之后,调查兵团组织大规模的墙外远征,而前进的目的地,就是当年莱希特去世的巨木森林,欧内斯特知道,在那里有莱希特留下的遗书,当年并没有将遗书毁掉,是因为欧内斯特觉得那是追随着利威尔和莱希特加入了调查兵团的西格莉德,唯一能够得到的,尽管上面写有他想要抹掉的真相。

但是当西格莉德渐渐地接近真相时,欧内斯特又开始害怕了起来,害怕失去一切的那种感觉有多痛苦,就像是一夜之间从地狱来到天堂,却告诉你还会被打回地狱一样,欧内斯特一直活在害怕,自私和良心的谴责中。正是因为他太过于在乎那份牵绊,以至于到后来,扭曲了这份牵绊原本的意义。

不想让西格莉德知道,无论是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