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莱希特死亡的真相,还是关于他的秘密,那些有关他的想要被他抹去的一切,都不想让她知道……

直到不断挣扎着不肯放弃的西格莉德不甘心的对他怒吼出那句话……

“是你们,夺走了我的父亲,夺走了我的朋友,夺走了母亲的梦想,夺走了人类的自由!你们还想夺走什么!你说啊!!!”

被西格莉德的这句话点醒,欧内斯特才恍然大悟的回过神来,发现因为自己扭曲了牵绊的意思,原本想要补偿西格莉德,想要为她奉献自己一切的欧内斯特,在不经意间,已经夺走了她这么多的东西……

自己犯下的罪,终有一天要面对惩罚,知道西格莉德布下了圈套,欧内斯特还是去了调查兵团,来到西格莉德的房间,陪着西格莉德把这场精彩的推理戏演到了最后,或许他并不能给西格莉德什么补偿,从一开始便是这样,他的一位自私只能不断地从她的身边夺走她重要的东西、

最后,欧内斯特还是选择了用死来逃避一切,这便是他给西格莉德的交代,果然到最后他还是自私了一次。

但是能在最后的最后听见西格莉德说……

“欧内斯特,你知道吗?我有多恨你,父亲的死和你应该脱不了关系,汉克也因为你而含冤不白……”

“但是,我也曾经,把你当做家人一般来爱,尽管你真的很啰嗦,尽管我经常欺负你,但是我却从没有讨厌过你。”

尽管他自己都觉得自己丧心病狂,西格莉德却还是愿意用‘家人’这个珍贵的词语来形容他们之间的牵绊,从五十米的城墙上缓缓坠落的欧内斯特看着渐渐远离的西格莉德呼喊着他的名字朝着他的方向伸出了手,然后眼前的画面很快便被泪水朦胧了……

“家人,就是互相牵绊的人嘛!”

“你也是我们的家人啊!”

欧内斯特的耳边突然又回荡起了最初的时候莱希特对他说过的话,然后欧内斯特才终于明白。

原来堕入黑暗的并不是这个世界,而是他自己的心……

……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欧内斯特就是一个矛盾的家伙,因为太想要在这个世界上拥有牵绊,不想失去得到的东西,结果扭曲了自己的心,回过神来才发现其实所有字迹珍视的东西都是被自己毁掉了的可怜人他和艾伦一样可以变化成为巨人,应该说他是属于亚妮他们那一类的依旧是BGM:

☆、番外:利威尔篇(捉虫)

人生真的很无聊。

“啊啊!是……是利威尔!!”

“快跑啊!”

看着前面一看见自己就匆匆逃走的几个小混混,利威尔忍不住这么感叹。

出生在这个世界上,从一开始就注定失去自由,利威尔转过头看了看高大的希娜之壁,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头。

这道墙壁,真的很碍眼。

“你也觉得这三道墙壁很碍眼吧,想要逃离这三道墙壁的束缚吗?”

然后某天,一个金发的高大男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么对他说道,这个人就是调查兵团的团长,艾维尔·史密斯。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原因注意到自己的,总之利威尔抬起头看到艾维尔的第一眼,就对这个金发男人没什么好感。

“逃离?哼!”利威尔冷哼了一声,挑了挑眉然后接着说道:“你就这么点出息?我不会逃也不会躲,想要获得自由,就应该亲手拆掉这三道该死的墙。”

艾维尔即使听到利威尔这么嚣张且不屑的语气,也没有生气,反而开心的笑了,对利威尔露出了赞赏的目光。

“我也相信你不是只会说说而已,调查兵团需要你这样的人,既然带着这样的抱负,不如加入调查兵团如何?”

利威尔并没有如艾维尔想象中那样对调查兵团感兴趣,反倒是有些嗤之以鼻:“我是不会参军然后和宪兵团那群猪一样当个为那腐朽的王政献上心脏的白痴的。”

听见利威尔这么说,艾维尔脸上的笑意更甚,抬起手摸了摸那时不过才十几岁的利威尔的头,接着说道:“调查兵团和宪兵团是不同的,从某种性质而言,宪兵团和调查兵团是很容易产生对立的。”

皱着眉头不爽的一把拍开头上的手,利威尔接着说道:“加入军队,然后服从军令,听令于上司,哼,同样是被束缚,和那三道墙壁没什么区别。”

目光微敛,艾维尔低头看了看面前这个不甘屈于束缚,无拘无束向往自由的小伙子,收回了被拍开后还尴尬的停留在空气中的手。

“不想被束缚,就不停的往上爬,爬到没有人能管辖的高度,你口气这么大,难道连这点自信都没有?”

说着,居高临下面无表情的望着利威尔,利威尔有些被那语气激怒,挑了挑眉正想开口,艾维尔却抢先他一步接着说道。

“或许应该问你这样一个问题,你想成为猎物,还是猎人?”

“……”听到这里,利威尔有些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被这个问题问得哑口无言,也是因为这个问题,利威尔才会被说服自愿去参军,毫无悬念的夺下了训练兵团那一期第一名的桂冠,然后在所有人的惊叹中,直接报名加入了调查兵团。

利威尔的一系列故事几乎快成为往后每一届训练兵团新兵之间流传的传说,因为在那之前,前十名的家伙几乎全都选择了加入宪兵团,沉浸在和平中几乎快忘了自由的人们,大多加入训练兵团的目的都是为了获得去内地的机会。

利威尔绝对是个疯子。

同期的新兵都是这么觉得的,平时就独来独往的,非常不好相处,如今他的选择更是坚定了他们心中对利威尔的看法,殊不知,在利威尔看来,他们也一样。

一群加入训练兵团痛苦三年,只为了被关到笼子最中心去享受无聊人生的疯子。

但是利威尔认识的最奇葩的一个疯子,还是西格莉德……

那个时候利威尔已经加入调查兵团好几年,并且也按照艾维尔当初说的,依靠自己的实力不断地往上爬,没过多久,便众望所归的成为了调查兵团的士兵长。

遇见那个疯子,也是他成为了士兵长以后的事。

“我是来逼婚的!”

那个家伙就这么正大光明的挡在他前面的路上,大声的这么说道,利威尔当时的脸色很不好看,对西格莉德的第一印象比当初对艾维尔团长的第一印象还差,怎么说呢?就是蛮讨厌的。

三天两头的出现在他的面前,阴魂不散,还总是带着那种神经兮兮的白痴一样的笑容,说些让人很不爽的话来挑战他的忍耐极限,每次利威尔都忍不住想要给她一拳让她再也笑不出来,顺便让她尝尝苦头,然后说不定她就会老实的不再出现在他的面前。

第一次正视那个家伙,是在艾维尔说出自己对她的一些看法时,艾维尔看人的眼光一向很准,所以利威尔在讨厌西格莉德的同时,又忍不住稍稍的期待了起来,期待那个疯子能有一番什么作为。

事实证明,西格莉德并没有让利威尔失望,一年以后,加入了训练兵团的那个家伙再一次成功的让“西格莉德”这个名字闯进了利威尔的生活。

那是刚刚结束了一次墙外远征回来的时候,在书房坐下没多久,韩吉就风风火火疯疯癫癫的闯进了他的书房。

“利威尔,你还记得西格莉德吗?”韩吉三两步蹦到利威尔的书桌前,说到这里的时候故意顿了顿,然后抬起手捂着嘴偷笑了起来:“噗~估计你想忘也忘不了吧!”

那笑容在利威尔看来十足的欠揍,或许是因为注意到了利威尔眼中不小心泄露出来的杀气,韩吉这才正了正色,然后开始和利威尔说起了自己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八卦。

假正经的干咳了两声,韩吉抬起手伸出食指有板有眼的说道:“咳咳,今天不是训练兵团征兵的日子吗?西格莉德好像加入了训练兵团的样子,我听说啊,她今天刚去报道就直接揍了教官一顿,利威尔啊,那丫头意外的在某些方面很像你啊,其实你们或许很合拍也说不定……”

听到韩吉这么说,利威尔很是难得的愣了三秒,也没怎么在意韩吉接着说的那句“西格莉德还大声的宣布说她可是利威尔兵长的女人”,只是在韩吉诧异的目光下,感叹了一句:“啧啧,还不赖嘛……”

然后就见韩吉带着一个很惊悚的表情,默默地飘走了。

自那之后,虽然利威尔对西格莉德还是态度恶劣,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利威尔对西格莉德的关注慢慢的变多了起来,当然这个明眼人里自然不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