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包括西格莉德,并且虽然利威尔对西格莉德的关注变多,但也仅限于关注而已,对于西格莉德总是带着示爱性质的一系列行为,利威尔一直都把那当做小女孩闹着玩,再加上韩吉也分析说,西格莉德只是在他的身上看见了莱希特兵长的影子,所以对于西格莉德玩笑般的示爱,利威尔从没有认真的对待过。

“我愿意为利威尔兵长献上我的心脏,不对,它早就是利威尔兵长的了!”

“我才不想为王政献上我的心脏呢,我的心是属于利威尔兵长的,这一点海枯石烂也不会变,王政什么的,那种腐朽的东西见鬼去吧!”

去挖调查笔记回去的路上,是由利威尔送西格莉德回去的,也是在那时,利威尔见识到了西格莉德的决心,不仅是那闪烁着坚定眸光的琥珀色双眸,还有那些熟悉的话语,像极了当初不愿参军时,他对艾维尔说过的话,突然想起韩吉说过,西格莉德意外的在某些地方很像他,利威尔不禁正视起西格莉德那些曾被他当做玩笑的话,包括愿意“为他献上心脏”这一点……

但是在那之前他还是想要测试一下她的决心能够到什么地步,所以便有了那个三年之约。

“给你三年的时间,这三年里你要是可以顺利从训练兵团毕业,并且排名进入前十,我不会再反对你加入调查兵团。”

然而,西格莉德似乎从来没有让利威尔失望过,三年的时间转瞬即逝,当又一期的新兵站在他们的面前时,利威尔清楚的看到了人群中那个熟悉的身影,依旧是神经兮兮的笑容,依旧是欠揍的行为,即使经过三年训练兵团残酷的训练,她却似乎从来没有改变过。

那时利威尔并没有发现自己对西格莉德的关注已经有些超出平常的范围了,向来没什么耐心的他甚至主动跑去教西格莉德骑马直到深夜,利威尔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情,西格莉德又从未让他失望,所以一切都显得顺理成章。

直到,西格莉德参加的第二次墙外远征撤退时,利威尔在回程的路上撞见了正在苦战中的韩吉小组,从韩吉那里得知,西格莉德和那个叫汉克的少年被一个行为很奇特的奇行种追着跑远了,利威尔愣了愣,然后迅速的替韩吉小组收拾好残局,跟着韩吉朝着西格莉德离开的方向前进。

利威尔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在巨木森林里看见西格莉德满身是血的靠在树旁,安静的像是永远也醒不过来了一般的苍白模样,那时候,他心里一闪而过的窒息感。

利威尔才像是突然回过了神来一般,发现自己的生活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便被这个疯子填满,习惯了她屁颠屁颠的跟在身后,习惯了她一日一作死的节奏,习惯了一转过头就可以看见她熟悉的神经兮兮的傻笑,习惯了在她不要命的喊出“利威尔兵长,我可以扑倒你吗”的时候直接上拳头。

习惯……是一种可怕的毒药,将他荼毒至深,以至于现在才回过神来。

那之后,西格莉德因为肩上的伤不得不离开调查兵团,在耶格尔医生宣布出这个消息的时候,满屋子的人带着各异的想法,利威尔不知道是不是只有自己觉得这或许是件好事,他不想再去尝受一次那种窒息感……

“追逐着利威尔兵长的这几年,我真的很快乐,从现在开始,我也会遵循自己内心的想法,继续追逐着利威尔兵长前进,虽然不能和你并肩作战很可惜,但是我会以自己的方式继续守护利威尔兵长的……”

……

伴随着这句话出现在他的梦中,利威尔缓缓地睁开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不太熟悉的天花板,待到完全清醒过来,利威尔才想起自己现在在哪里……

几天前,韩吉趁着他不在,便和西格莉德“同流合污”,擅自将他的行李搬到了这里来,而这里,则是西格莉德和劳伦茨在托洛斯特区的新家,利威尔现在还记得韩吉带着得意的笑容对他说:“知道你不好意思,所以我只是在旁边小小的推波助澜一下,让你可以顺利成章的和西格莉德近水楼台,免得西格莉德红杏出墙不是?”

那个笑容真的是十足的欠揍!

本来想去把行李全部搬回来的利威尔,在迎上开门后西格莉德的一脸笑容以及那句“你回来了”的时候,愣了,这一瞬间的发愣,便让西格莉德有机可趁,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将他拉进了屋子里。

“回来的正好啊,晚饭刚做好,你快来尝尝我今天刚去隔壁邻居家学的蘑菇汤!”

等到回过神的时候,利威尔已经被西格莉德拉着坐到了餐桌旁,对面坐着的劳伦茨正用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他,而西格莉德则是匆匆忙忙的跑去盛了碗汤,然后屁颠屁颠的端到了他的面前,还得意的做了个“请”的动作。

适时,劳伦茨识相的放下了手里的汤匙,然后起身离开了餐桌,说什么要把空间留给小俩口,一溜烟就不见了,应该是躲进了实验室。利威尔转过头看向西格莉德,注意到后者正一脸期待的看着他,突然觉得这种顺理成章的感觉其实也不错……

在没有尝到那碗汤的味道之前。

汤匙一进到利威尔的嘴巴里,利威尔的脸色瞬间翻了个翻变成了铁青色,像是没有注意到利威尔的脸色有多难看一般,西格莉德还闪着星星眼等着利威尔给她一个肯定的答案。

“怎么样啊亲爱的~~”西格莉德望着利威尔的脸期待的眨了眨眼。

利威尔将手中的汤匙往碗里一扔,汤匙撞到碗上发出“叮”的一声清脆的响声,然后利威尔将碗往西格莉德的方向推了推,顶着一头的“十字路口”毫不留情的说道:“你可以端出去喂狗了。”

“嗷嗷~”西格莉德发出挫败的嗷叫声。

所以说劳伦茨那货是早就知道这汤难以形容的“神奇”味道,所以才会闪得那么快的吧!

……

自那以后,利威尔便暂时在西格莉德的家里住下了,劳伦茨买的房子环境很不错,有阳台还有落地窗,所以当没有墙外远征的时候,闲来无事利威尔便会搬个凳子坐在落地窗前,随便拿本书来看,日子过得还很惬意。

醒来时,利威尔看了看窗外的天色,似乎不早了,下午坐在床上看书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现在那本看到一半的书还呈摊开状躺在床头。其实偶尔过过这样的日子放松一下也不错,如果西格莉德不会脑袋一抽三天两头的半夜搞偷袭的话……

正想着,阳台的落地窗突然传来轻微的不正常“咔咔”声,让利威尔微微提高了警惕的同时,忍不住挑了挑眉。

这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只见落地窗旁的窗帘突然诡异的抖了两下,然后本来应该只能从里面打开的落地窗被不知道怎么透过玻璃伸进来的手拧着门把手打了开来,随后西格莉德的脑袋便鬼鬼祟祟的从落地窗外伸了进来,因为屋子里太暗了再加上没有点灯,所以西格莉德伸头进来窥探敌情的时候,完全没有注意到正端坐在床上的利威尔的身影。

没有发现什么特殊情况,于是西格莉德蹑手蹑脚的从阳台上进到了屋子里,小心翼翼的关上了阳台的落地窗,之后便摸索着朝着利威尔的方向走了过来,只是脚上的步伐刚刚迈出,还没来得及完整的跨出一步,就被利威尔阴沉的声音打断了。

“大半夜不睡觉跑到我房间里来干什么?”

被突然发出的声音吓了一跳,西格莉德条件反射的身体一怔,转头就朝阳台跑去,完全忘了自己刚才才把落地窗关上这件事,直接一头撞到了透明的玻璃上,玻璃发出“砰”的一声巨响,像是在抱怨西格莉德的莽撞,西格莉德捂着自己的头,晕晕乎乎的往后退了两步,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利威尔顿时觉得很好笑,站起身朝着西格莉德走来,转头看了看落地窗,玻璃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圆形的大洞,想来刚才西格莉德便是将手从这个大洞里伸进来拧开了门把手的吧。想到这里,利威尔又转头居高临下的看着还坐在地上但是显然已经从刚才的眩晕中回过了神来,正眨巴着大眼睛,对他露出楚楚可怜无辜状的西格莉德。

眼尖的注意到西格莉德的腰上挂着一个奇怪的道具,利威尔蹲□,拿起那个道具把玩了一下:“这是什么?”

说起这个,西格莉德像是来了劲似的,开始滔滔不绝的对利威尔解释道:“这是爷爷的新发明啊,可以在玻璃上钻一个漂亮的圆形孔,实在是居家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