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兽人之流氓攻> 误食果子

误食果子

鱼皮烤的金黄酥脆,还泛着油光,鱼肉是又白又嫩,虽然没有调料,却有果子酸甜的香味,抽掉一根主骨,几乎都没有刺,鱼肉入口即化。请使用访问本站。而且比起现代人工饲养的鱼,不知道鲜嫩多少倍。

雷晋和明雅狠狠的饱餐了一顿。

自然是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树上,饿的两眼冒着绿光的两人。

雷晋一共抓了八条鱼,本想着留一点到晚上再吃的,结果他吃了两条,这个小家伙竟然自己吃了六条,还舔着自己的爪子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还真看不出来,小白毛,个头不大,吃的倒是不少。”雷晋好奇的伸到明雅的肚皮摸了两把。

“明雅雌性的烤的鱼真好吃啊,我第一吃到这么好吃的烤鱼。”明雅乖顺的翻过身,肚皮向上,四只爪子凌空伸着,任由雷晋在他的肚皮上摸索。

“你这么能吃,你的主人也没被你吃穷?”这也太能吃了,一般的人家哪养得起啊?

“什么主人?是我家里吗?才不会,部落里的雄、性兽人比我能吃多了。”明雅被摸的舒服了,在阳光下眯起眼睛。

雷晋才不管他叽叽呀呀的说了什么,捏了他一把,说道:“先不要睡,抬起头来,把这个打火石再系到你脖子下面去。”雷晋现还真是一个好地方,小家伙脖子边的毛皮又细又密,这个东**在里面根本就看不到,不怕被人抢了,下雨还不怕淋了,要知道在这么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有火种,可以吃点熟食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系好了,顺顺颈部的毛,遮住。

今天的天气真好啊!

天空碧蓝如洗,周围好安静,只有不知名的鸟雀和草虫的叫声,阳光温暖,似乎连吹来的风也是温柔的。

吃饱了,晒个日光浴也不错。

雷晋四肢大开的躺在温热的鹅卵石上昏昏欲睡的想。

“小家伙,你注意点周围动静,我先睡会。”雷晋嘟囔了两句,手臂盖住眼睛,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

“明雅的雌性,你睡着了吗?”明雅翻个身,面向自己的雌性。

“唔……别吵……”

明雅见他没睁开眼,试探性伸出舌头,在自己雌性的脸上舔了一下,好滑啊。

雷晋睡得并不十分熟,感觉到脸上的湿热,心里知道小家伙又在趁机占他的便宜,却不想搭理,只是翻个身,枕着胳膊继续睡。

明雅这次没有被揍,心里美得不行,还想得寸进尺,就看到雷晋的背上的伤痕,有些浅颜色的地方,应该是以前的伤疤褪去留下的痕迹,还有些新的划痕,有的甚至还出血了。

明雅的雌性以前一定受了很多苦,身上被人打的到处都是伤,真不知道谁舍得下手。

明雅自然不知道,这些新的伤痕其实是昨天他卷着雷晋在林子跳跃,雷晋被树枝划破的,还有些今天在草丛里被扎的。

雷晋在以前受过的伤比这重多了,虽然也会觉得身上疼,但也不是十分的在意。

“对了,明雅的阿爹说过,河边的林子里生着一种浆果,擦了伤口就不疼了。”明雅眼睛一亮,突然想起临行前,阿爹嘱咐的事情。

在他们的部落,雄、性的兽人在成年的时候,自己都要单独的自己出外狩猎一次,带回自己的猎物,才能得到族人的认可。

他临行前阿爹阿么。大哥二哥,交待了他好多的事情,这个浆果能治伤口,就是其中的一个。

对了,那个浆果是什么样子来着?

明雅挠挠自己头顶的毛。

好像是白色的,好像又是红色的。真伤脑筋,要不然两种都采来试试。

“明雅的雌性,你等等,我去给你采浆果去。”明雅舔舔自己雌性的脸,撒开爪子,快的向河对岸的林子跑去。

“漠雅,你看我们小弟丢下咱们的雌性做什么去了。”熙雅疑惑的看着自己小弟飞快的闪入到林子的背影。

“不知道。”漠雅墨绿色的眸子里只有那个裸着身子睡在石头上的他们的雌性。

“你在这守着咱们的雌性,不要让其他的兽人趁机抢走了,我去看看咱们小弟,真是不让人省心。”熙雅摇摇头,虽然他也想在这里看着雌性,但是身为大哥的责任让他必须去保护自己的小弟。

“对了,不要靠近他,咱们这个雌性还挺警觉的,今天早上要不是咱俩闪得快,差点就被他现了。”熙雅不放心地又回头嘱咐了一句。

“恩,我知道。”漠雅目光闪了闪,还是点点头,他也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尽管他现在恨不得立刻冲过去抱住他们的雌性,他到现在一个指头还没沾过呢。

*

明雅在林子里转来转去,终于现了爹爹说的那种树,笔直的树干,羽毛状的叶子,面向太阳的一侧,生长着朱红色的果子,背阴的一面结着雪白的果子。

明雅蹭蹭的爬上去,红色和白色的果子用嘴巴,各摘了几个,含在嘴里,张着嘴巴,鼓着腮帮子,生怕把果子挤破了。

明雅想着自己的雌性还在睡觉,一定要快些回去才行,林子里的小动物只觉的一阵风刮过。

熙雅悄悄的跟在后面,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家的小弟有这种度呢,果然像阿么所说的,有了雌性的兽人就是不一样了。

想到他们的雌性,熙雅脚上不仅也加快了几分度。

明雅把采来的果子吐在石头上。歪着头想了想,到底阿爹说的是那一种呢。

“啊,想起来!”明雅爪子拍拍石头,“阿爹说过,吃了白色的果子就不痛了,红色的果子要涂在伤口上”

明雅小心翼翼的含住一颗白色的果子,凑到自己雌性的嘴边,怕自己尖利的牙齿伤到自己的雌性,明雅把果子放在舌头上,舌尖钻到了雷晋因睡觉微微张开的嘴里。

雷晋觉得呼吸有些不畅,不禁张大些嘴巴,果子顺着明雅的舌头就滑到了雷晋的嘴巴里。

雷晋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牙齿磕到果子薄薄的外皮,又酸又苦的味道顷刻间在嘴里散开,味道冲的雷晋死命的压着喉咙咳嗽起来。

“咳咳……小白毛……你给我……咳咳……吃的什么东西……”雷晋半坐起来,扣着喉咙眼,想吐出来,这下子真是被他害死了,没想到自己没死在帮派火拼中,没死在情人的床上,甚至到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也没死在野兽的嘴里,最后竟然死在自己的小宠物手上了。

头越来越晕,太阳在他面前慢慢的变成了黑色,雷晋身子一软,趴在石头上没有动静了。

明雅吓呆了,过了一会才反映过来,扑到雷晋的面前。

伸出爪子摸摸自己雌性的头,喊道:“明雅的雌性,你怎么了?”

雷晋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明雅的眼泪急得大颗大颗的落下来:“呜呜,明雅的雌性,你怎么了?阿爹说过吃了白色的果子就不疼了,明雅真的见别的兽人吃过的,你这是怎么了?”

这时候隐在树上的熙雅和漠雅也顾不得隐藏行迹了,对看一眼,齐齐的飞奔了过来。

“明雅,这是怎么了?”熙雅一落地就问道。

漠雅过去把他们的雌性扶起来,揽在怀里。

“大哥,二哥,我把咱们的雌性害死了!”

明雅也顾不得问为什么大哥二哥突然出现在这里,“哇”的一声扑到自己雌性的怀里大哭起来:“明雅的雌性,明雅害死你了,明雅也不活了,明雅要永远的陪着你。”

“吵死了。”漠雅皱着眉,在他的头上拍了一巴掌,继续道:“他只是晕过去了,还没死,还有气呢。”

“额?”明雅停止哭,顶着泪汪汪的大眼睛抬起头,确认道:“真的没死?”

“你自己摸摸。”漠雅拿着他的爪子放在他们雌性温热起伏的胸口。

“太好了,真的没死,我们的雌性真的没死。”明雅咧着嘴笑道。

“好了,看你哭的这个样子。”熙雅抓起旁边的浴巾给他擦了一把脸。

“你到底给他吃了什么?”漠雅问道。

“就是那种白色的浆果,吃了可以不疼的。”熙雅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散落在石头上的白的红的果子。

“笨蛋明雅,这种白色的果子,雄、性兽人吃了没事,你给这么柔弱的雌性吃,就加一滴混在水里喝了就行,这么一整颗,只有重伤的时候才能给他们吃,他们吃了立刻就会晕过去的。”熙雅忍不住敲敲他的头。

见他的眼泪又要出来,拿着毛巾直接捂在他脸上。

“这该怎么办呢?”明雅把毛巾抓下来。

“没事,再过会就好了。”本来就没什么事,差点被自家的小弟吓死。“对了,这个就是咱们雌性的衣服?”熙雅拿过那块小浴巾比划了比划,这是哪个部落的衣服,给雌性穿这么一小片衣服,不是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