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兽人之流氓攻> 到处是水

到处是水

雷晋再醒过来到时候,日头已经偏西了,他趴在离河岸不远的一座浅浅的岩洞里。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身下铺的满满的落叶,动一下就出沙沙的声音。

他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他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很沉重,在那个梦里,他被很多只手压着,他的上半身躺在一个高大的男人的怀抱里,那个男人的气息有些冰冷,沿着他的脖子后面一路咬下去,喷在他脸旁的呼吸却灼热,不停的在他耳边说着什么,可是他一句也听不懂,

还有一双大手在他的身上游走,分开他的腿,第三个人狠狠的贯穿了他,他想张开嘴呼救,可是嘴巴被人含住,连带着出口的话一起被吞了下去。

他想睁开眼睛看看是谁?可是眼皮沉重的打不开。

后来他的身体也慢慢的来了感觉……

“该死!”雷晋重重的锤了一下地面,坚硬的石头地面硌得他拳头生疼,心道。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做这种梦,就算他两日没泄,欲求不满,做个春梦什么的,也该是他压人,而不是人压他,况且还是同时被几个男人压。

雷晋摸了一把自己的身下,确实有些粘腻,连后面也是,雷晋脸色一白,难道真的在昏睡的时候被人做了?

不对,后面并没有被撑开的感觉,难道是自己的东西流到那里的?应该是的,雷晋拼命的安慰自己,别说这里连个人都没有,就算有人,也不会対他一个大男下手啊,他又不是什么天仙国色的,况且世界上同性恋的男人毕竟还是少数,哪里就有可能被他遇到,而且还是三个,还要趁他昏迷的时候上下其手,人醒了却不见人影。

一定是这样的,如果不这样想,雷晋实在无法说服自己说明眼前的状况。

说道昏迷,他想起来了,那个小家伙在他嘴里放的什么东西,又酸又苦的,雷晋砸砸嘴,现在好像味道散了。

“对了,那个小家伙去哪了?我现在又怎么会在这个地方?我当时不是在鹅卵石上了吗,小白毛……小白毛……”雷晋提高声音对着洞口叫了几声。

没有动静?雷晋皱着眉毛,心想,不会趁着我昏迷的时候跑了?明明之前还黏他黏得紧,被揍了也不离开,他还以为,这次终于找到了一个同伴会一直在他的身边呢,原来到头来,他的身边还是什么也没有,甚至连一个宠物也留不住。

雷晋突然想起他妈妈,很多年了,他都没想起这个女人了。

他出生在一个北方的小县城里,他妈妈未婚先孕生下了他,爸爸却因为一场意外的事故去世了,他和妈妈住在小院落里,妈妈每天去上班,他就天天被锁在家里,隔着门缝看着邻居家的小孩子在街道尽情的奔跑玩耍。

后来终于有一天妈妈说要带她出去玩,问他吃什么。

他说就想吃一份鱼丸,就像邻居的孩子手上拿着的那种。

妈妈抱着他一直哭,后来在鱼丸摊子上了点了一大盘子的烤鱼丸给他吃。

他还记得妈妈和他说:“小晋,你慢慢吃,妈妈去付钱。”他很听话看,乖乖的坐在那里一直等着,虽然很想吃,可是还是忍住了,他想等妈妈回来一起吃。

可是直到天黑了,鱼丸摊子都收了,妈妈还没有回来。

旁边的人都拿可怜的眼光看着他,摇头叹息说:“可怜这么漂亮的一个男孩子,就这么被他妈妈抛弃了。”

他还记得来的路,抱着手里留给妈妈的鱼丸,走了很久才到家,可是家里的门锁着,邻居说下午的时候妈妈就已经和一个男人搬走了。

他在门口等了很久,夏夜里的风很凉,就想今天。

后来他当了青焰帮的老大,曾经找过她,她在另一城市,生活的很好,生活富足,衣食无忧,还有一儿子,小他六岁,长得很白净斯文,就读于一所名牌大学。

他只是,想问问她,是否还记得当年被扔在鱼丸摊子上的孩子。

她却哭着跪下来求他,不要打扰她现在的生活。

从那以后再也没见过。

她现在应该也不会知道,她一直忌惮的孩子已经不在那个世界了。

雷晋想起身,无论如何,先起来洗个澡,再找些吃的东西,填饱肚子,就算是剩下一个人,他也要好好的活下去,因为他知道,除了自己,没人就会心疼他。

四肢一阵酸软传来,他又重重的摔回地上,看来残留的药性还在。

“可恶。”一个下午了,竟然还是一点劲都没有,该死的小白毛到底给他吃的什么鬼东西。

只顾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雷晋没有看到……

明雅嘴里叼着一条鱼正轻手轻脚的进到岩洞里来。

明雅把鱼放在火堆旁边,趴在雌性的旁边,眨着圆润的蓝色大眼睛看看:“明雅的雌性怎么还没醒呢,太阳都落山了,二哥明明说,太阳落山前就能醒了。”

明雅湿漉漉的大脑袋在雷晋的身上蹭了蹭,说道:“明雅的雌性,快醒过来,明雅抓鱼回来了。”

雷晋其实在他靠近的时候就现了,知道他还没走,心里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想了什么,真的要说什么的话可能就是有点安心。

这时候见他蹭过来,有些气急败坏的重重的一巴掌拍了过去,吼道:“刚才叫你,你跑到哪里去了?”

雷晋身上的药性还没散去,手脚无力,拍上去是雷声大雨点小,看着气势惊人,实际上根本没什么力气。

明雅耷拉着脑袋硬是挨了这一巴掌也是不疼不痒的,反而是有凑上去,埋在雷晋的脖子边上撒娇道:“明雅的雌性,明雅刚才去抓鱼了,你看明雅身上的毛毛都湿了。”

雷晋被他蹭了一身水,没好气的推开他,说道:“离我远点,身上都是水,弄的身上黏糊糊的,难受死了。”

“呜呜……那明雅给你舔干净好了。”

雷晋刚开始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直到他伸着舌头在舔上他胸前的水珠的时候,才猛然醒悟,脸立刻沉下来,喝道:“小白毛,走开。去弄点水来,我自己擦擦。”

“不要,明雅的雌性,明雅自己舔干净。”难得一次,明雅没听话。

“不要……走开……唔……”雷晋手脚一点力气也没有,只能趴在那里任由明雅的舌头沿着背部一直舔下去,甚至连缝隙也没有错过,两只爪子扒开,舔的干干净净。

明雅舔完了正面,又帮着雷晋翻过身,细致耐心的慢慢**。

从远处看去,燃烧的篝火旁,一双裸、露修长的腿被架在一只雪白的银豹身上,低哑辗转的喘息在风中飘散到很远……</P></DIV>

<TR>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