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兽人之流氓攻> 自作自受

自作自受

雷晋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一个自己被当做宠物的小家伙压在身子底下肆意玩弄了一把,

被这个小家伙舔编全身,连最隐秘的地方也不放过,半强迫性的泄了两次。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又联想到自己刚做的那个梦,怎么都让他有不好的预感,雷晋抓了抓自己半长的头,越想越烦躁。

雷晋在这么多年的帮派打拼生涯中,虽然大伤小伤的不断,但是能存活下来,除了敏捷的身手和灵活的头脑之外,很多时候还要归功于他比常人更敏锐的直觉,就像一种动物在野生的环境下长大,总会有一种趋利避害的本能,这种直觉也许就是他在无数的打斗过程中形成的本能。

这种本能让他在很多次危险的时候逢凶化吉,可是这一次直觉告诉他,他自从踏入这里起,所有的事情就已经彻底的脱离他掌控,如果说昨天晚上山洞里的烤鸡,他还可以说是个巧合,也许是这个世界的猎人,凑巧离开了留下的,那么今天早上的烤鱼,甚至是那个太过真实的梦境,又怎么解释呢?

虽然醒来后自己的身上除了那些粘液没有任何的痕迹,其实是有些事情,他自己都不敢去面对,比如说他是隐约的记得梦中贯穿他的似乎并不是个人,进入他体内的似乎是条舌头,滑溜溜的,小心翼翼的试探,接着是狠狠的刺入,他还感觉到了被撑开的大腿内侧接触到的柔软的皮毛。

下午的时候他明明是在河边的石头上的,可是醒来的时候却在岩洞里。

一想到这些总有种怪异的违和感,让他不敢往下想。

而且他总觉得周围有眼睛在看着他。可是等他寻找的时候,却找不到丝毫的踪迹。是他的错觉呢?还是对方的身手高出他太多?如果是前者还好,如果真的是后者,那么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靠,老子快被弄疯了。雷晋挫败的摊开四肢,仰躺在鹅卵石上,白天的余温还在,贴在皮肤上,很暖和,满天繁星点点,似乎触手可及。

明雅躲在石头后面,顶着一对阴阳眼,想过来又不敢靠近。

雷晋装作没看见。想了一下,拿了浴巾盖住下、身。

雷晋能动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扯着这个小家伙暴揍了一顿。可是这个小家伙笨的要死,即使被揍,也只会趴在地上,四只爪子着地,猫儿般的大眼睛里,泪珠子咕噜咕噜的直转,疼得呜呜直叫,因为开始的时候雷晋真的是气坏了,下手一点也不像以前只是吓唬居多。后来对手不反抗,他打的也没劲。索性把丢他在岩洞里,自己出来躲清净。

明雅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但是他知道明雅的雌性生气了,可是明明是他的雌性啊,他只是舔了舔,为什么就生气了呢,他是嫌明雅舔的不干净吗?可是他明明就是舔的很仔细了啊,什么地方也没有漏下。

唉,其实明雅哪里知道,正是因为太仔细了,他才会被揍的。

明雅想着自己的雌性还没吃饭呢,刚刚抓的鱼应该是不够的,,大哥二哥又不知道哪里去了,明雅摸摸自己生疼的右眼圈,还是决定自己再到河里抓些鱼回来。

雷晋听到河里噗通一声响,刚抬起头,就看到一个白影从岸边跃进水里去了,巴着四只爪子在水浅的地方扑腾着。

鱼滑溜溜的,明雅扑腾半天,弄了自己一身水,也只能在那里和鱼儿大眼瞪小眼,下午自从两个哥哥离开后,他就在河里忙活,忙活了半天也只是抓到了三条鱼,部落里的规矩是在自己的历练完成以前,雄、性兽人是不能轻易在野外现出人形的,所以他也不敢换成人形下水抓鱼。

雷晋在石头上看得有一点心软,可是想到这个小家伙做的事情,他就觉得无论如何,也要给他个教训,否则,这个小家伙以后不定做出什么事情来呢。雷晋一想到有一天会被这个小家伙压着xx,就浑身恶寒,刚升起的几分同情心,就像遭遇大雨的小火苗,以肉眼可见的度,迅的熄灭了,如果说一定还剩下些什么,可能就是一点袅袅白烟了。

*

夜深露水重,雷晋是被冻醒的,他搓搓手臂上被冻起来的鸡皮疙瘩,月亮已经很高了,现在是什么时间了?雷晋下意识的就抬左手腕,可是手腕上空空如也,雷晋懊恼的揉揉眉头,他可不会看月亮推断时间,他的程度就知道看到月亮知道是晚上,看到太阳知道天亮而已,看看自己浑身上下就这么一块小浴巾,雷晋狠狠的诅咒,老子听过穿越的,没听过这么干净的穿越者,不是都听说怎么也能带块手机的吗?没信号,当时钟用也行啊。

当然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雷晋从石头上爬起来,打算回岩洞里去,起码那里还有一堆篝火,勉强可以取暖。还有那个小家伙抱着也很暖和。

经过水边的时候,雷晋听到动静看过去,这个小家伙竟然还在抓鱼。这都折腾多长时间了,雷晋走近看了看,岸边已经扔了四五条,小家伙的爪子底下还用力按着一尾活蹦乱跳的。

他不会是抓不住,直接想把鱼摁死在水里?这个笨蛋,雷晋轻哼了一声。直接下水,抓起那条鱼扔到岸上。

明雅小心翼翼的观察自己的雌性还在生气吗?

“真是笨死了,连条鱼都抓不到。以后再不听话,直接饿死你好了。”雷晋眼尾上挑,没好气说道:“看什么看?还不去把鱼收拾了?”

“明雅的雌性和明雅说话了,也就是说他不生明雅的气了?”明雅摇着尾巴,欢快的奔着鱼过去了。

“漠雅,我怎么觉得咱们家小弟不像咱们豹族雄、性兽人的。倒像是部落里养的小狗似地。”熙雅悠闲的坐在树上,透过树叶看过去。

“可是你不觉得咱们的雌性很喜欢他吗?即使小弟做出了那样的事情?”他们可是在外面看的清楚,他们那个雌性当时可不是自愿的。

漠雅墨绿色的眸子在黑夜里闪了闪。

他们的雌性现在正在把明雅剖开的鱼,一条条的在水里洗干净。对于自家小弟又偎过去的脑袋也只是嫌弃的说了句什么,但是并未动手推开。

两个人带着那些鱼又回到了那个岩洞。

雷晋把洗干净的鱼一条条包在大树叶子里。在洞口内一侧,用尖利的石头扒了一个小坑,码好的鱼放进去。盖上土,篝火移上来。

原先的篝火移开,露出底下已经烤热的地面,用石头刨去表层的灰烬。落叶铺在上面。人人躺上去,热气透过枯叶子涌上来,烤得很暖热。

雷晋用浴巾把小家伙身上的毛擦干了。湿漉漉的浴巾搭在篝火旁边的石头上。拥着小家伙躺在已经暖热的落叶床上。

明雅困得闭上眼睛,又往雷晋的怀里钻了钻。</P></DIV>

<TR>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