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家了

雷晋原本想着等他找人群的时候,估计会兴奋的上前和每一个见到的人握手,以表达他重回人间的喜悦。请使用访问本站。可是经过这半个月的长途跋涉,到了这个村落的时候,雷晋却突然之间就淡定了。淡定中又带了些茫然,周围不熟悉的一切都在告诉他,他真的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群,甚至是陌生的语言。除了腰里带着的那块浴巾,已经没有任何能证明让曾经存在于另一个世界的事实。

没死就要好好的活着,雷晋一直相信这句话,既然这样就一切从头开始。雷晋悄悄的握了握拳头,给自己打气。

明雅在他怀里讨好的舔舔他的下巴,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他已经对这个小家伙三五不时的亲昵行为习以为常了,只要不是太过火,雷晋都睁只眼闭只眼,随它去,现在见他这样,也只是轻轻瞥了一眼,没下手揍他。

其实雷晋心里还是有些感谢这个小家伙的,如果没有他,他现在还找不到这个村落呢,别看小家伙的个头不大,连续赶了十几天的路,连他这个身体强壮的大男人都有点吃不消,何况这个小家伙还经常是走在前面引路探路,很多次都是因为这个小家伙机警,他们才躲过了大型的食肉动物的觅食。偶尔的撒撒娇,雷晋就抱着他走。

一个壮硕的年轻人经过他们身边,已经走过去几步了,又猛然的回过头来。灰蓝色眼中闪着不知名的光芒,直勾勾的盯着雷晋。

雷晋表面上不动声色,其实暗地里心眼已经转了个十圈八圈,不会是看他是个外乡人就想欺负他,可是他现在全身上下一件值钱的东西也没有,想也白想。

听说越贫穷的地方越是排外,难道是不想让他进这个村落?他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这里,怎么着也要歇歇脚,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的大概情况才能想好下一步的路,或者是问问这里最近的城市在什么地方,他可不愿意一辈子就待在这乡下地方。

可是当务之急还是要能在这村落先住下来再说。

雷晋想着怎么着也要先示好一下,表明他不是坏人,再借机问一下这个地方有投宿的地方没有。

雷晋刚想张嘴,想到一个关键的问题,语言不通。

没关系,怎么着当了这么多年老大,这点素质还是有的,微笑不是全世界通用的语言嘛,先笑一个,博取一点好感准没错。想到这里,雷晋对着那个年轻人绽开一抹自认还算优雅得体的微笑。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似乎那个年轻人的眼睛更亮了,亮的和两盏小灯泡似地,竟然主动向他走过来了。

虽然觉得此人的态度有点怪异,但不管怎样,这是个好的开始,雷晋摆出八颗牙齿的标准笑容静待来人,虽然此刻更想赶快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一下,喝点水,嗓子干得都快冒烟了,自从今天早上偏离那条河流以后,到现在将近四五个小时了?因为今天早上赶路的时候太阳刚升起来,现在已经日头正中了,别说一点水也没喝到,一路上都是草原,简直连一个野果子也没找到,就跟着小家伙嚼了几根草根,虽然有些苦涩难咽,但是总算稍微缓解了一下,才能挨到现在。

年轻人似乎很兴奋的几步就走了过来,盯着雷晋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雷晋心里暗骂一声。靠,没见过老子这么英俊的男人啊,犯得着这么盯着看吗?老子又没在头上多长出两只角来。

脸上却愈的柔和,一只手揽着明雅,一只手摆出喝水的姿势示意那个年轻人,能不能先给点水喝。

年轻人还是直愣愣的盯着他。

这时候一心窝在自己雌性怀里趁机占点小便宜的明雅也后知后觉的现了不对劲,从雷晋的怀里抬去头来。

“齐罗,你怎么会在这里?”是他们家邻居。

“明雅,怎么是你?”齐罗也很惊奇,明雅不是自己出去历练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还窝在一个这么漂亮的雌性的怀里。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你的猎物呢,明雅?”部落可是有规定的,历练回来都要带回来自己的收获让大家看到才算数。

“这是我自己找到的雌性。”明雅毛绒绒的脑袋兴奋的在自己雌性的胸前蹭了蹭。

“你的雌性?”齐罗备受打击,这也难怪,部落里就那点雌性,他已经成年了好久了,都没有属于自己的雌性,明雅刚成年,第一次单独外出,就得到一个雌性,这什么样的狗屎运啊?而且是一个他没见过的这么漂亮的一个雌性,看这光滑的肌肤,抱在怀里一定很舒服。

齐罗表示真的很眼红啊,可是没办法,除去别的不说。即使明雅的那两个哥哥可是没一个好惹的,况且如果他们愿意,这个雌性就是他们兄弟的共妻了。

不过那两个家伙很受部落里雌性的喜欢,他们想单独拥有自己的雌性也说不定。话说回来,这个雌性还真的是很漂亮啊,那两个家伙肯不肯放手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不管如何,这个雌性他是沾不得的了。

亏他刚才以为这个雌性一直对他笑,还以为是对他有好感呢。

雷晋从上次在丛林里遇到那些人就怀疑这个小家伙可以和人交流,但是打那以后,没遇到什么人,再加上急着赶路,他就这件事情搁置一边了,可是现在看着这一个人和一只动物交谈甚欢的样子,雷晋确定这个小家伙确实可以和人交流,而且这里的人似乎对一只动物张嘴说人话,一点也不惊奇,或者说是习以为常。

雷晋觉得这件事情不能再拖了,今天晚上就好好的审问一下这个家伙,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

“齐罗,你在前面带一下路,回我家,明雅的雌性不认识路,也听你不懂我们的话。”

明雅现在正想着,带雌性回家给阿爹阿么看看,以后就可以和自己的雌性睡在一起了。(咳咳……明雅,你忘了还有两个哥哥)

两人各怀心思。

齐罗有些诧异的看了这个雌性一眼,不认识路,他能理解,毕竟不是他们部落里的人,可是听不懂他们的话又是什么意思啊?要知道,这片大6上的部落之间的话都差不多,不同部落间的人见面,即使不是十分的听懂,也能听懂八分,可听明雅这意思,他们的话,这个雌性是半分也听不懂的,这倒是有些奇怪了,这个雌性是从哪里来的啊?

尽管有些奇怪,齐罗还是朝着这个雌性示意的点点头,跟着他走。

这一路上雷晋走的非常郁闷,因为他现这世界上的人都长的非常的高大,他本来还颇为自己一米八的个头自豪,可现在现自己在这个世界,他整个一人人家嘴里常说的二等残废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个头的原因,每个见到他的人似乎都使劲的盯着他,恨不得在他身上盯出一个窟窿。

犯得着吗?不就是长得矮了点吗?又没拐你老婆,又没坑你女儿,用得着这么用力盯着吗?雷晋一边走一边嘀咕。

雷晋自然是不知道部落里很多年都没见过新来的雌性了,而且样貌还非常漂亮,虽然不一定有什么想法,但是能看到自然要狠狠的多盯两眼了。大家自然也没忽略窝在雌性怀里的明雅,一时间,明雅外出历练带回来一个漂亮雌性的消息在部落之间传扬开来。

趁他们还没举行仪式之前,没有雌性的雄性兽人都跃跃欲试的要到明雅家去见识一番。

*

齐罗带着他们一处房子前面停了下来。雷晋抬眼看了看,普通的大青石垒的房子,黄色茅草的屋顶,碎石头砌成的院墙,小栅栏门。

明雅兴奋的从雷晋的怀里跳下来,向门内扑去:“阿爹,阿么,明雅回来了。”

房门被从里面打开,一个黑墨绿色眸子的青年从里面出来。

雷晋觉得顷刻间世界都暗下去了,眼前的世界里就只剩下了那个青年的身影,喃喃自语了一句:“美人,绝对的美人,这下子赚了。”

黑青年看到雷晋,一向冷淡的脸上挂着几分意味不明的笑意。</P></DIV>

<TR>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