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兽人之流氓攻> 43、鸡飞狗跳

43、鸡飞狗跳

43、鸡飞狗跳

现在刚吃完晚饭,一家人都在院子里乘凉,院墙下,罗杰种的花正默默的散着香气,院门大开,大街上人来人往,还可以看到路边的纳凉聊天的人,可是在明雅问出这句话后,周围诡异的安静了。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雷晋起先一愣,这件事昨晚才生,他没说,漠雅自然也不是拿这事炫耀的人,难道是自己会错意了,明雅问的是别的?可是其他的地方又没受伤,而且明雅那小眼神,准确无误的盯着他的两腿之间。

雷晋在众人的注视下,很想装作没听见,事实上他确实也这么做了。

雷晋从凳子上站起来,伸伸胳膊,打个呵欠,说道:“原来这么晚了啊,大家早点睡觉,睡觉啊。”

还没走出两步,就听明雅喊道:“雷晋,唔唔……”似乎被谁捂住了,欲盖弥彰,这说明知道的人不止明雅一个人了。

雷晋脑袋一热,感觉到自己的拳头抽筋的厉害,头也不回的走了。

“阿么……”明雅揉揉嘴巴,刚才阿么捂得好紧,嘴巴疼。

“小笨蛋,你什么时候长点脑子啊?”罗杰无奈的叹口气,专门往雷晋枪点上撞,怪不得雷晋总是暗地里收拾他了,果然是很欠揍,连他看到明雅懵懵懂懂的眼神都想手痒的揍两下,让他清醒一下。

“阿么,明雅不懂。”明雅趴在罗杰的腿上,他只是想关心雷晋一下,他记得昨晚给他上药的时候,那里已经肿了,还有血丝,上过一次药不知道好点没有,要不要明雅再帮他上一次?

“爸爸,阿爹,大哥,明雅,我先过去了。”漠雅转身追过去了,他知道雷晋估计现在已经火大了,不过既然事情是他做下的,自然要去承担了。

雷晋走的不快,很快就被漠雅追上了,事实上要让他走快点也不行,虽然他今天一直想装作没事,可怎么可能没事,他是第一次,漠雅不是什么熟练的主儿。本来想忍过去,大家不知道就算了,没想到明雅一句话就曝了。

“雷晋,你等等。”漠雅态度亲昵的拉住他的手腕。

“放手,漠雅,否则我要打人了。”雷晋揪着漠雅的衣领,他现在处于暴走状态的边缘,被人上了,还弄的天下皆知。怪不得晚饭的时候,大家都在吃烤肉,就他面前的是碗肉汤呢,亏得他还以为自己敏感了。

“别生气了,这事大家迟早都会知道的。”虽然周围没人,漠雅还是压低声音,轻声安抚道。

雷晋告诉自己要镇定,镇定,咬牙问道:“为什么我和你做了,大家早晚都会知道?”

“在我们兽人部落里,兽人都是靠雌性身上的味道来确定这个雌性有无伴侣。”

“也就是说,我今天在部落里走这一路,这里的人都知道我和你做了?”雷晋的脸色隐隐有些黑。

“准确的说只有兽人知道,雌性对同类的味道并不敏感。”漠雅好心情的给他解释,事实上他巴不得全部落的人都知道了雷晋已经是他的人。

“漠雅,我现在突然有杀人的冲动。”雷晋的手越收越紧,恨不得直接勒死眼前这个人算了。可是抬头望进漠雅的眼睛里,在那抹墨绿色的深处,除了平静只剩下了温和的包容,从小到大,他还没见过有人用这样的宠溺的眼光看他,那个生他的女人是开始是厌弃,后来就惧怕,他的兄弟们是是尊敬和依靠,因为他是老大,要给他们撑起一片天,他的情人们是害怕或者是贪婪,害怕他手中的势力,或者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竟然到了另一个世界,在一个男人眼中现了宠溺和包容,最重要的是他居然不讨厌,真是笑话了,他真的会被漠雅害死,他已经有了预感。

“好了,我们再去上点药。”漠雅扒开他的手,十指相扣,放在唇边轻点了一下。

“有毛病。”雷晋瞪他一眼,手挣出来,在裤子上擦了两把。

“这里真的不疼吗?”漠雅低下头,在他耳边轻笑,手不老实的爬到雷晋的后面。

“漠雅,你怎么不早点去死?”雷晋一拳挥过去,漠雅灵活的后撤一步。

雷晋也没想寄望能打到他,只为让他离得远点。

刚要转身,漠雅一屈膝,拦腰就把雷晋扛在肩上。

雷晋只觉得眼前一晕,回过神来,已经在漠雅的肩膀上了,双腿被强悍的箍住,漠雅坚硬的肩膀就顶在他的肚子上,硌得难受,当然这不是主要原因,主要的是他被人扛着的事实。

不知道是不是头倒着的原因,血直往脑袋上拱,雷晋拍打着漠雅的后背,狠狠说道:“漠雅,你放我下来。”

“你别逞强了,我们快点去上药。”以为他没看出来吗,走路都困难,算算昨晚的药效应该是过去了。

“逞强你个大头鬼。放我下来。”雷晋试着挺直腰身,试图自己翻下来。

漠雅不紧不慢抬手的在雷晋腰眼上重重按了一把,昨晚还没消去的酸疼使他立时一软。

“唔……背后偷袭,够小人。”

“我觉得还好。”雷晋看不到漠雅的神情,只听见他闷笑一声,连带着肩膀似乎抖动了两下。

似有所觉,雷晋抬头向着来时的方向看去,熙雅就站在拐角处,紫眸半垂,见他看过来,露出一抹极为灿烂的笑容,配上他的一头金,尤其耀眼,无声的对他说了句什么,可是雷晋对于唇语实在没研究。

*

漠雅扛着雷晋,回房拿了布巾和药碗,直接来到小溪边。

“你要扛到什么时候?”果然男人的身体实在太硬了,兽人的尤其是,雷晋拍打漠雅,自己的手都锤的疼了,漠雅就像没感觉一样,这一路下来,肚子在他肩膀上颠来倒去,硌得直想吐。

“好了,到了。”漠雅放他下来,

雷晋一下来,立刻一蹦三尺远,和漠雅拉开距离,盯着他说道:“药给我,我自己来就好,不用劳烦。”他虽然不知道药碗里的绿色糊糊是什么。但是直觉应该是给他抹后面的。

“好,给你。”漠雅痛快的答应,伸手递过来。

怎么这次这么好说话?雷晋都有点不敢相信了,料想漠雅也耍不了什么花招,雷晋伸手要接过来,漠雅顺势一拉就到了自己怀里,低头就吻了上去,分开唇瓣,舌尖毫不迟疑探了进来,相互勾缠,又咬又舔……

一吻终了,雷晋的唇瓣被漠雅的咬得一阵阵生疼。

雷晋舔了下唇,好像破皮了,皱眉恼怒:“漠雅,你属狗的吗?怎么动不动就咬人。”

漠雅也不知道怎么了,没和雷晋在一起的时候,他还能多少忍住,可是自从昨天晚上破了戒,就真的是无时无刻不想着他了,就连今天在草原上收拾那些烧死的动物,也是心不在焉的,想着雷晋现在家里做什么呢,为此还差点掉到草原上的隐藏的坑洞里去,幸亏阿爹拉了一把。

“等我死了,你再走。”漠雅说的云淡风轻,雷晋却蓦然抬头,强烈一震。

现在见到他了,又想着把他时刻抱在自己怀里,每次一想他昨晚在自己身下辗转呻、吟,就把持不住自己。这个人什么都不做,就能唤起他仅有的全部热情。

雷晋总是说自己害死他了,可是他又何尝不是,他现在已经不敢去想,如果雷晋真的走了,他该怎么办,他这一辈子是真的放不开这个人了。

“好了,你不要生气了,算我错了,药给你,洗完澡上岸再抹上,不要沾水。”漠雅占完便宜,乖乖道歉,现在也不敢挑战自己的理智了。

“切,下次唤我上你一次,做完了,我给你道歉。”雷晋想故意忘掉刚才的一切。接着说说道:“兽人又不是不能做,我今天可是见到了,既然兽人之间也可以,也就是说我也可以压你。”

漠雅刚想说什么,雷晋阻止他又声明道:“一人一次很公平。”

漠雅扬扬眉,笑道:“你大概还不知道,如果是压倒兽人的话,是由力量决定的,谁的力量大,谁就在上面,只要你能战胜我,我就脱了衣服候着你。”最后一句,漠雅是贴着雷晋的耳垂诱惑道。

“这个规则太无耻了。”雷晋忽略色身上的一份火热,拧着眉说道。

漠雅笑笑,不予置评,其实心里他觉得再公平不过了。

*

自己给自己那里上药的感觉太怪异了,漠雅自觉的离得雷晋远点在洗澡,熙雅和明雅还没回来,雷晋怕他们回来碰到,自己躲在岸边的高草里分开腿,上药。初时感觉还是很疼,但是很快就感觉到一丝清凉。

乌鸦觉得自己很幸福,丛林里朋友虽然很多,但是他还是惦念这一家人了,好不容易日夜兼程的扑腾回来,又死皮赖脸的在朋友家占了个窝,立刻就来这家报道了。

“哎?嘎嘎,我就走了几天,就被吃了?”乌鸦翅膀捶地,那个懊悔啊,“最重要的时刻,我竟然不在,强烈要求原景重放,我要围观。”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