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兽人之流氓攻> 49、去丛林前夕

49、去丛林前夕

49、去丛林前夕

“漠雅,你什么时候来的?”雷晋站起身,本来已经擦干净的手隐隐有些热,神经性的又在裤子上擦了擦,突然有种类似于被老婆抓包的错觉。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我刚回家,就听人说神庙这里出事了,阿么让我过来看看大哥有没有伤着。”漠雅回答道。

“哦,那个我已经帮他止血了。”雷晋看漠雅没什么异样,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想,这里这么一大片树木,漠雅也不一定看到了。

“大哥真的受伤了?”漠雅一改方才的平静,眼睛里带了焦急之色,熙雅一直背对着树干坐着,漠雅也没来得及仔细看清楚。

“没多大的事情,看你急的。”熙雅趁着两人说话的功夫,气息已经平稳下来,指着伤口道:“你看,雷晋帮着血都止住了。”

漠雅看着明显还是有些不放心。

“药师这会没空过来,先用酒精给伤口消消毒。”雷晋插话说道,又回头找艾维:“艾维,你拿的酒呢?”

“在这呢,在这呢。”艾维把怀里的酒罐子递过去。

“漠雅,你压着熙雅的腿让他不要乱动,待会可能有点疼。”

漠雅点点头答应。

雷晋拍开酒罐子的封泥,浓郁的酒香挡都挡不住,果然和艾维说的一样确实是好酒,雷晋把酒含在嘴里,凑近熙雅的伤口。

“先等一下。”艾维阻止,又说:“这个没见过用酒治伤口的,雷晋,你确定这个方法可行吗?”其实艾维觉得自己有点多管闲事了,看熙雅和漠雅的态度可是一点也不怀疑,他都不知道他们俩对雷晋的这么不设防的信任来自哪里?

雷晋嘴里含着酒没法回答,倒是当事人开口了:“艾维,让雷晋试试。”

熙雅都开口了,艾维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雷晋把嘴里的酒喷在伤口上。

熙雅虽然极力忍耐,但还是疼得忍不住闷哼了一声,试图收回被漠雅压制的那条腿。

“哥……”漠雅担心的开口。

熙雅摇摇头。

“压紧了,漠雅。”雷晋说道。

如此反复几次,熙雅伤口里的污血已经被清洗干净了,酒也被雷晋用去了小半罐子。

漠雅从怀里掏出来小布巾帮熙雅擦着一脸的汗水。

“熙雅,你还好?”艾维看刚才熙雅疼的脸色蜡白。

熙雅现在还没力气说话,只是摇摇头表示没事。

他们折腾了也有不短的时间了,伤势严重的,药师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有两个药师已经开始往这边过来了。

艾维顾不上排号了,直接上前就请了一个过来,一来当然是真的关心熙雅的伤势,二来还是对雷晋那个用酒疗伤的法子不放心。

中年药师手里拿着一把小刀子,还没有巴掌长,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看起来倒是异常锋利,那个年轻的雌性跟在后面拎着药箱子还有一罐子清水。

“伤口倒是清理的很干净。”药师检查了一番后,笑着夸赞道。

“老师,那是不是不用清水再清洗一遍了?”

“不用了,我只需要把伤口附近的肉剜掉就可以了。”

“那个稍等一下,我已经给他消毒了,不会感染的,您直接上药就行了。”

“消毒?感染?”中年的药师并不知道雷晋说的什么意思。

“不剜掉那里的肉,上药也不管用的,等那里的肉烂掉了,他的整条腿就废了。”后面的那个年轻雌性皱眉说道,一直以来部落里都是这么治疗的。

“苏比,你先不要说话,你是雷晋是?我是部落里的药师青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用酒给熙雅洗的伤口?”他一过来就闻到了很浓的酒味。

酒?苏比惊讶的张大嘴巴,但还是听老师的话没有出声。

雷晋点头,这也没什么可隐瞒的。

“你确信你用酒清洗了伤口就不用剜掉伤口的肉吗?你要知道,如果真的就这样给他上了药,裹上了伤口,如果伤口溃烂,熙雅的这条腿就废了。”

雷晋在现代是试过这个方法的,毕竟还是小喽啰的时候,每次冲锋陷阵是应该的,医院就没钱天天去了,就只好从小店里买瓶白酒,自己冲洗一下伤口,这么多年下来也没事,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万一熙雅的腿真的废了,他可承担不起这责任。

“青乔药师,就这么上药了,大不了明天我再拆开看看,如果伤口有溃烂,就立刻剜肉治疗,如果好了,那以后部落里有人受伤也不用那么痛苦了,只要多用酒冲洗就好了。”熙雅见雷晋有为难,立刻出声打圆场。

青乔药师给熙雅上完了药,包扎好了,又给了三包药,嘱咐说今晚要看好了,如果有烧要及时服药退热。

漠雅在艾维的帮助下,把熙雅扶到自己背上,回家了。

*

罗杰早就在门口等着了,现在看熙雅是被背着回来的,脚步踉跄了一下,赶快跑上来,问道:“熙雅,你伤到哪里了?”

熙雅有如此又说了一遍,要他不要太担心了。

晚上雷晋下厨煮的肉汤,熙雅的胃口倒是不错,一连吃了好几碗,又痛快的把漠雅煎的药喝了。

晚上怕熙雅半夜烧起来,罗杰本来说要守夜,但是罗杰的身子一向不是很好,今天熙雅又受伤,他今晚根本就没吃下什么东西。在漠雅和熙雅的联合劝说下才打消了念头,今晚雷晋和漠雅在熙雅的房间里打了地铺,

小家伙也想过来,被雷晋揪着耳朵送回房间睡觉去了,小孩子家家的,学人家熬什么夜?

两人不敢真睡着了,隔段时间,就起来摸摸熙雅的头,前半夜还好,到了后半夜里果然烧起来了,迷迷瞪瞪的还开始说胡话,一直抓着雷晋的手不放。漠雅又去煎了第二副药,两人合力给他强灌了进去。

药下去,一时半会也看不到效果,高烧持续,只好搬出家里的酒坛子,倒进盆子里,一次次的给他擦遍全身。

折腾了大半夜,烧总算退下去了,睡觉也安稳了很多。

雷晋甩甩胳膊活动一下,擦澡擦得胳膊都快僵掉了。漠雅把他拉过来,指尖用了力,给他揉捏着,果然舒服多了。

外面还是漆黑一片,漠雅却说:“天快亮了,我们去看草原的日出?”

雷晋揉揉酸涩的眼睛,忙了一晚上,他现在最想睡觉,浪漫这玩意和他一点边都不沾,但见漠雅跃跃欲试的样子,也不好太扫他的兴。

漠雅并没有变成兽形,只是张开了翅膀,揽着雷晋越过门前的小溪和草原上的稀树高草,向着东方太阳升起的方向飞去,一路过去,天色渐渐泛白。

最后他们停在草原上一处稍微高点的山岗,放眼望去,绿色的大草原广阔无边,上面繁花点点,曲折环绕的玉色河流。

太阳已经露出了地平线,隔着薄薄的云层,可以看到太阳清晰的轮廓,红彤彤的一片。

雷晋坐在漠雅的身边,悄悄的打了个呵欠,再抬头,太阳已经挣脱了云层,草原上的一切都被染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天空中有群鸟飞过,脚下的草原上,刚度过一个黑夜的草食动物开始成群结队的悠闲吃草喝水。草丛后面隐藏的是伺机而动的捕猎者们。

这是一个生机勃勃的草原上的清晨。

“每次看到草原的日出,都有一种充满希望的感觉。”漠雅感慨说道,没听到雷晋的回答,转头看看,原来已经靠在他身边睡着了。

漠雅自失的一笑,看来昨晚真的累着了,连把他打横抱在怀里都没醒,这可是他最讨厌的姿势。

回去的时候,熙雅已经清醒了,正坐在床沿上,准备下来。

漠雅赶紧说:“哥,你先别急,我把雷晋放下来,这就扶你。”

熙雅看雷晋在漠雅怀里睡得很熟,一点警戒心都没有,心里多少有些酸意,但也知道这不是吃醋的时候,但是自己真的很想抱抱他们。

“漠雅,能让我抱一下吗?”熙雅商量道。

漠雅抱着雷晋的手指收紧,看了熙雅一眼,把雷晋小心递过去,说道:“他刚睡着。”

熙雅点点头,轻手轻脚的接了过来,放在怀里,雷晋不舒服的皱皱眉,嘟囔一句:“漠雅,不来了,困死了。”

熙雅脸色微微一僵,说道:“好了,漠雅,你带他去睡觉。”

“他昨晚照顾了你一夜。”漠雅临走前撂下了像是解释又像是安慰的一句话。

熙雅望着他的后背,轻笑,嘀咕道:“我那里需要你安慰,我才是哥哥好不好?”

*

那一晚过后,熙雅没有再高烧,腿上的伤口也一日日的好了,就这样过了有大半个月时间,那么大的一个伤口竟然愈合了,虽然留下了一道疤。

连雷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