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兽人之流氓攻> 熙雅的帮忙

熙雅的帮忙

“到我的房间去,”他没想到雷晋根本就没服用过碧艾花,这下子事情可是闹大了,碧艾花对初次服用的雌性有强烈的催情作用,一般的雌性根本就无法抵挡,若没有雄性兽人结合,效果会越来越强烈,持续一个月的时间,这也是为了能提高受孕的几率,第二次服用了,就看个人的体质了,一般就是效果大大折扣,雌性只会有轻微的情动,而这碧艾本身对雌性的身体是有益无害,景越用的时候也就没想这许多,亏得他以为雷晋最近晚上的异常是短暂的不适应。请使用访问本站。

“你还能走吗?”熙雅扶着雷晋感觉他的身子越来越重,估计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

“还行。”雷晋摇摇头,找回了几分清醒,怎么今天感觉比往日还热呢。

“景越,你半夜不睡,在做什么?”景越的阿爹坤阁还带着睡意的声音从房内传出来。

“没事,阿爹,我和雷晋说话呢。”景越一边示意熙雅扶着晋赶快进屋,一边说道。

“他伤还没好呢,半夜说什么话,早点让雷晋睡觉。”坤阁低声又说了几句什么,大概是对也醒过来的浩晨说的。

“我知道了阿爹,你和阿么睡,我这就扶他回房。”景越说完就对着身后的空气喊道:“雷晋,我送你回房。”

支着耳朵听阿爹阿么的屋里没动静了,景越这才吐口气。如果让阿爹知道,雷晋是有伴侣的,又让自己初次给他服用了碧艾花,阿爹非把他的虎皮剥下来当毯子不可。

景越刚进门,一个枕头就正砸在他脑门上,就听熙雅说道:“闭眼。”

景越把枕头按在脸上,大呼:“我什么都看不到。”其实已经移开一道缝,雷晋半靠坐在床头上,熙雅的手也已经摸上了雷晋的衣绳,上面的两个都已经解开了,露出了雷晋最近因为消瘦而更见明显的锁骨。

景越的脸“蹭”的一下就红了,若不是晚上,估计都能看到头上糊掉的青烟冒出来。

“你怎么还在?”熙雅一回头,景越还站在门口。

“那我要去哪里?”这是他的房间啊,这个熙雅不会真的要在这里直接做?

“不是说让你烧点热水吗?”明明刚才已经说过一遍了,这个景越的耳朵到底是在听什么的呢。

“恩,好。”景越把脸上枕头放在一边,赶忙出去了。

景越一边走,一边嘀咕:“好像是我才是主人,我干嘛要听他的话啊。”说着又要折回去。

就听到房内传出雷晋的声音:“熙雅,你住手。”

“都解开凉快点。”接着又是衣服悉悉索索的声音。

景越挠挠头,表示我还是回去烧水。

景越加上木柴烧了一大锅水,先装了一盆子。想想又加了条干净的布巾。

听到房内的动静,景越觉得今晚他可以到外面睡了,他敲敲门,把水放在门口,识趣的走人了,临走前犹不甘心的回头看了一眼,果然看到熙雅裸着上身出来端水了。

“动作还真够快的。”景越撇撇嘴,鄙视他,自己的雌性身子还没大好呢,就猴急成这样,完全忘记了雷晋能有如今,自己可是功不可没的。

“熙雅,我不用你帮忙。”雷晋难受在床上蜷着身子,竭力抵抗身体内传来的一层层的燥热难耐。

“我不做什么,我只是帮你擦擦澡。”熙雅端着水盆子进来。

雷晋确实这些日子没有好好的洗澡了。毕竟他现在这样的身子,自己洗是不可能的,这大半个月来,每次都要靠着景平和浩晨的帮忙,可是他们俩又不是天天洗澡,总不能让人专门为自己帮忙。

熙雅自然知道碧艾花的药性和解法,可是以他和雷晋如今的关系,要到那一步并不是容易的事情,只能退而求其次给他擦澡缓解一下。

雷晋也不是矫情的人,他现在需要帮忙是不错,但是熙雅的心思他是知道的,没有回报却只是享受别人的好处,这事他做不来,不洗澡也死不了,至于身上的燥热,挨挨也就过去了。

“不是伴侣,我们现在总是朋友,朋友之间相互帮忙不是应该的吗?”熙雅明白雷晋心里的顾忌,专挑他能接受的来。

“只是朋友?”雷晋盯着着他,想从他脸上得到确认。

“至少现在是。”熙雅扬扬眉,他也不是好糊弄的,雷晋想从他这里得到的承诺,他不能给。

雷晋勉强的点点头,能坚持到现在几乎已经是极限了,身上的热度惊人,即使上衣已经解开了,也感觉不到一点凉意,他觉得自己的神智就快被烧干净了。

熙雅见雷晋答应,就转身出去,从院子的井里打了一桶凉水进来,兑好了,熙雅拿手试了一下,温温的正好,雷晋受伤了,用凉水铁定不行,热水又没什么效果。

“我帮你把衣服脱下来。”熙雅走过来。

雷晋此时和体内的莫名燥热做拉锯战还来不及,怎么还有心思回答熙雅的问题。

“那我就当你答应了啊。”熙雅自说自话,扶着雷晋把上衣脱下来,放在一边的椅子上,又开始解他的裤子。

雷晋抬头瞪他一眼。

“你擦澡总不能穿着裤子?”熙雅笑道。

雷晋咬着牙,可是说不出话来,该死的熙雅,他明知道为什么,你脱裤子,为什么把里面短裤一起脱下来。

“你应该不会介意这个?”熙雅托起雷晋的腰,把裤子和短裤一起褪下来,短裤勾在手指上晃晃,对着雷晋说道。

“你和漠雅在一起的时候,我又不是没见过。”说到这里,脸上虽然力持自然,可口气的酸味离得二里路都闻得到。

“我自然不介意,我们下次做的时候,欢迎参观。”雷晋张了几次嘴,终于完整清晰的把这句话说出口。

想奚落我,门都没有。

熙雅被他气笑了。转而想到晋现在还难受着,自己计较这个做什么,多逞口舌也无益,早晚在他身上讨回来便是。

熙雅把兑好的水端过来,拉过房间的另一把椅子放上,拧干布巾,先给雷晋抹了把脸,顺着他的脖子擦下来。

熙雅太过仔细的擦拭让雷晋被碧艾花折磨的无比敏感的身子情不自禁的瑟缩,下面也有隐隐抬头的痕迹。

自己身上太过明显的反应,雷晋也是吓了一跳,心里暗骂:靠,这副身子还真是离不了男人怎么了,这也有反应?

“怎么?感觉这么好?”雷晋的反应当然也瞒不过近在咫尺的熙雅。熙雅手上的动作更加轻柔,与其说擦澡倒不如说是挑逗。

雷晋皱着眉,胸口起伏的更厉害,熙雅,你就是成心的是?

真是自作孽,谁能知道熙雅心里也骂自己,对着雷晋裸着的身子,他的反应比雷晋可强烈的多,雷晋是因为碧艾花的药性,自己可是实实在的自然反应。能看能摸不能吃,痛苦。

“我帮你,出来就好了。”熙雅开口,才现自己的声音竟然暗哑的不成样子。

“不用。”雷晋固执的拒绝,但是熙雅的身子越靠越近,越靠越近。

“很快就好了。”熙雅坐到雷晋的身后,把他揽在怀里。在他的耳际诱惑道。

雷晋想要反抗,被熙雅已经滑到他下面的手打断,熙雅的手因为刚才一直泡在温水中,还带着潮湿的暖意,包裹了他,没有多少技巧的动作也让雷晋颤抖。

“恩……”雷晋闭紧嘴巴,闷哼一声,身子挺直,颈项后仰,脑袋正好靠在熙雅的肩膀上。

“雷晋……”熙雅眸色暗下来,轻唤了他一声,张嘴含住雷晋脖子上的肌肤轻轻吮吸。

时间慢慢的过去……

“放开……啊……”好难受,可是泄不出来,明明是有感觉的,还是不行。

“有我在,很快就好了。”熙雅觉得自己快坚持不住了,可是雷晋怎么还是硬挺如初。

看来只能用那个法子了。

雷晋此时的双腿搭在床下面,熙雅扶着他的上半身仰躺在床上。

“你要做什么?”雷晋感到熙雅分开他的腿,心里一惊,已经迷失的几分心智立刻清醒过来。

“相信我。”熙雅低头看着雷晋的眼睛,说完这句,屈膝半跪在床下,张嘴把雷晋的下面含住。

*

雷晋纾解了几次,终于累的昏睡过去,熙雅苦笑的看着自己下半身搭起的小帐篷,再看看雷晋在自己面前沉沉的睡着,心里却怪异的涌起了化不开的暖意。

“现在这样就好了。”熙雅倾身在雷晋唇上小心的印上一吻。

“我帮了你,你总该帮我一下?”

“你不出声,我就当你不反对。”

已经睡过去的人能出声反对才见鬼,所以熙雅理所当然的开始行动了。

熙雅握着雷晋的手来到他的身下,说实话,雷晋的手指很修长,却并不若一般雌性来的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