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兽人之流氓攻> 记得现在是谁

记得现在是谁

天还没亮,虎族部落里已经有早起的人家到河边提水,准备做早饭了,蹲在墙外迷迷瞪瞪半宿的景越也不知道到底睡着还没是没睡着,只是觉得脑袋有点昏昏的,他揉揉酸涩的眼睛站起来,趴在墙根听自己院内还没有动静,决定在自家阿爹阿么起床前先把那个熙雅赶走了。请使用访问本站。

景越的床挨着一扇窗户,他曲起手指在窗上了敲了两下,熙雅已经醒了,正在给雷晋压毯子,听到动静,从里面推开窗子。

“你差不多该走了?”景越抱胸站在窗外,一脸的不耐烦样子。

“我要带雷晋一起走。”熙雅看看床上还在沉睡的人。

“不行。”景越一口拒绝。

“为什么不行?你该知道他是我的雌性。”他现在也看出来景越也不是不能放手,否则昨天晚上就不会避开了。

“我阿爹阿么很疼他的,他突然这么离开,我阿爹阿么会担心。”虽然心里已经做出来决定,但是毕竟是自己喜欢过的人,就这么拱手相送,怎么都不甘心啊,想来想去,只有这个理由还说得过去,再说他说的也不是全然的假话,雷晋如果就这么突然的离开,阿爹阿么肯定会追问的,特别是阿么。

“那好。我先回去,天亮以后,我过来,亲自向你阿爹阿么道谢再带走雷晋。”熙雅也不是不通事理的人,明白理当是如此的,毕竟人家救了雷晋,还好好的照顾了这么久,无论如何当面的道谢是应该的,只是刚才觉得好不容易找到了,自然一步都不想离开了。

“那你快走。待会我阿么就要起来做饭了。”快走,快走,真不想见到这个人了,自己好不容易的才喜欢的雌性,人都没碰到一下,就这样被抢走了,换了谁,也不可能有好心情。

“他现在睡着,你不能趁机动手动脚。”虽然景越放弃了,可是他不大相信景越的自制力,毕竟他对雷晋的企图心昭然若揭。

景越闻言,狠狠的给他一个白眼球,没好气的说道:“我阿么马上就起来了,看到雷晋睡在我的床上,我躲开都来不及,还敢往上凑?”

“最好是这样。”熙雅不放心的回头看了雷晋一眼,但是明白天色将亮,必须离开了。

“你先睡会儿,天亮了,我来带你走。”熙雅俯下、身子,摸摸雷晋的脸。

*

“怎么和人家阿么一样,罗里啰嗦的。”景越确认熙雅离开后,从窗户那翻进去,支着脑袋趴在床边看了半晌,叹口气道:“你本来应该是我的雌性才对的。”

说完,不死心的也雷晋脸上小心的摸了一把,喃喃自语道:“好歹也算是摸过雌性了。”自己乐颠颠的又从窗子翻了出去。

景越在院子里的椅子上没睡多大会,浩晨就起床了,见他竟然睡在院子里,拍拍他的肩膀,问道:“景越,你怎么在院子里睡着了?”

景越还没回答呢,就见景平慌慌张张的从房间里跑出来,急得都快哭出声了,说道:“阿么,不好了,雷晋不见了。”

“怎么会不见了呢,昨晚吃过饭不是看着他上床睡觉了吗?他现在身上还带着伤,能到哪里去?”浩晨一听也急了。

“阿么……”景越看着急得团团转的两人,试着插进嘴。

“你先别吵。”浩晨豪气的挥手打断他,又问景平:“什么时候不见的?”

“我也不知道阿么,昨晚上临睡前还说着话呢,今天一早醒来就不见了,毯子都是凉的,可能夜里就不见了。”

“夜里不见的?外面有兽人巡逻,不可能有人潜进来,难道是雷晋自己走了?”

“阿么……”景越又喊了一声。

“说了不要吵,让我想想,雷晋可能哪里去了。”浩晨很有气势的瞪了自己儿子一眼,怎么雷晋丢了,景越反而不着急了,不是天天嚷嚷着要留雷晋给自己当雌性的吗?

“阿么……”景越这次也不说话了,直接扶着浩晨的肩膀转过去,雷晋已经醒了,正站在景越房门口,迎着晨光,脸上隐约可见浅浅的笑意。

说起来满打满算也就认识半个多月的时间,可是这一家人对他真的很好,原来他不见了,会有人这么着急吗?无关其他,只是单纯的亲人般的关心。

罗杰对他也很好,可是面对罗杰,他更多的觉得那是一个心理上有天然亲近感的平辈,可是面对景越的阿么,却是一种对长辈的敬重。

“雷晋,吓死我了,我以为你不见了呢。”景平欢快的跑过去,伸出手,扶着雷晋,这几乎已经成为景平这些日子的下意识动作。

浩晨见到雷晋无事,总算把一颗心放回到肚子里去了,可是想到什么,招招手,让景越再靠过来点。

景越不明所以,但是本能的就过来了,他刚一走近,就被浩晨抬手揪住耳朵,拉到角落里。

“放开,阿么,好疼啊。”景越歪着脑袋,疼的直咧嘴,却不敢真的从阿么手里挣脱出来。

“怎么回事?雷晋怎么会睡在你的房间里,你是不是昨晚做了什么事情?”浩晨低声问道。

“没有啊,阿么。我昨晚一直睡在院子里,雷晋自己一个人睡在房间里的。”景越赶紧解释。

“你没骗阿么?”浩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不是他怀疑自己的日子,毕竟兽人看到自己喜欢的雌性,能保持冷静的不多。

“我倒是想,可是我哪有机会?”景越小声的嘀咕一声。

“你说什么?”浩晨没听清楚。

“我说阿么你看看我的衣服了,被露水打的这么湿,肯定是一晚上待在院子里的,昨晚雷晋自己出来,身上不舒服……”

浩晨看他一眼。

“真的是不舒服,不管我的事。”景越欲盖弥彰的加了一句,看阿么没说话,继续道:“过了一会好点了,我本想送他回房间的,可是景平睡熟了,怕吵醒他,就让雷晋先在我房间里睡下了,我就在院子呆了一晚上。”

浩晨看自己儿子脸上摆明就写着“我在心虚”,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但是摸摸景越的衣服确实都很潮,回头看看正和景平说话的雷晋,估计自己的笨蛋儿子也轻易占不了人家的便宜,于是放开他,说道:“还不回房间换件衣服去?”

景越赶紧灰溜溜的走了,生怕再多待会,就被阿么问出真相了。

“景平,你和雷晋出去走走,早上山里的空气新鲜着呢,我做饭。”浩晨跟着走过来,对着雷晋和景平说道。

“好啊,阿么,我前两天看山上的金银果子快熟了,我顺便摘点回来。”

雷晋也笑着点点头。

“快去,早点回来吃饭。”浩晨笑着打量他们,可是不经意间看到了雷晋耳下的痕迹,那好像是……

应该不可能?应该是自己看错了?

*

“雷晋,你觉得我哥哥人怎么样啊?”景平说实话,挺喜欢雷晋的,虽然雷晋的话不是很多,甚至是有些沉默,很希望雷晋能真的留下来,而且阿爹阿么也喜欢他。

“挺好。”雷晋就事论事,虽然对他有些不一样的心思,但是知道克制,起码没那三个让他头疼。

如果知道自己出事了,小家伙不定在家里又怎么折腾自己呢,现在熙雅又找来了,看样子也不会罢手,至于漠雅,算了,不想了,没一个让人省心的。

“……好不好”雷晋回神就只听到最后几个字。

“什么好不好?”雷晋又问了一遍。

“你留在我们部落里和我哥举行仪式,我哥会很疼你的,而且我哥哥很有可能就是下一任的族长哦。”景平低头在灌木丛里摘金银果,为了留住雷晋,利诱都出来了,族长必须是最强壮的兽人,雌性应该都会喜欢的。

“应该不行,雷晋已经是我的伴侣了。”低沉磁性的声音从两人的身后传来,有人从后面揽住雷晋的肩膀,接着一个脑袋靠了上来。

景平转身一抬头就望进去一双紫色带笑的眸子,耳根可疑的红了一下。

来的人正是熙雅。

原来今天早上熙雅回去的时候,正好遇到了已经起床的浩杨,浩杨倒是没怎么惊奇,就问熙雅昨晚上是不是去找自己的雌性了。

熙雅把大概的事情说了一遍,毕竟现在住在人家住着,总是要稍微解释一下的。

没想到两人吃过饭,浩杨主动说要带着熙雅去哥哥那里一趟。熙雅自然求之不得,毕竟如果有虎族的人领着,自己应该就不会被当做入侵者了。

他们去的早,浩晨正在做饭,浩杨把事情又给他讲了一遍,浩晨看看熙雅,再看看一脸心虚的自己的儿子,心里也就明白了几分,告诉他雷晋在山上呢。熙雅这才找过来了。

熙雅呼出的热气喷在雷晋的耳后,突然想到昨晚的事情,雷晋抬腿踢了熙雅一脚,说道:“远点。”

“真狠啊,下了床就不认人。”熙雅不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