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山

隐晦的地方传来的抽痛让雷晋停住了脚步,熙雅的那个东西尺寸实在是惊人,现在想来都不知道他当时怎么能塞得进去,那两个晚上,两人又做的激烈,受伤实在是在所难免的,只是雷晋一向逞强,忍住不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熙雅曾经想要给他上药,可是被雷晋坚持拒绝了,想着第一次和漠雅在一起的时候,当时疼,可是第二天不是也没怎样吗?

这两日雷晋心里暗暗就开始有点后悔了,疼且不说,走路都不敢迈大步,景越阿么眼神都有点疑惑了。请使用访问本站。

早饭后,收拾妥当,拿了石刀和绳子,浩晨,雷晋和景平三人就上山了,太阳虽然已经升起来了,但是林间的雾气还没散去,草叶带着露水打在身上湿漉漉的,好在鸟儿婉转清脆,空气清凉润泽,让人心胸开阔,精神都为之一振,倒不失是一个好去处。

景平拎着石刀和绳子,哼着只有自己才明白的调子,脚步轻快的走在前面,两只个头娇小的蓝黄相间的小雀盘旋在他头顶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景平扬扬手吓唬它们,两只小雀扑打着翅膀飞出去不远,又折了回来,成心和景平作对。

景平回头,清秀的小脸上洋溢着单纯的快乐,不是很认真的抱怨:“阿么,雷晋,这两只小雀也不知道叽叽喳喳的在说什么,又听不懂,赶也不走。”

浩晨安抚一笑,说道:“你连鸟的声音都听懂了,那还得了。”

景平深吸口气,双手张开,伸个大大的懒腰,说道:“也是,哪有人能听得懂鸟的话呢?去找你们自己的同类去,小蓝雀儿。”

雷晋想起了家里的小家伙,会心一笑,虽然没仔细问过,貌似小家伙不仅能听懂鸟儿的,还能听懂其他兽类的,在家那会,经常看到小家伙和乌鸦还有那只小狐狸凑在一起,“争吵”的颇为激烈。

“雷晋,你想起什么好事了?怎么这么开心?”景平见雷晋一向淡漠冷静的眉宇间是难得出现温和柔软。

“想起一个小家伙罢了。”自己当初遇到他,竟然认为是个体型颇大的猫?黏人,还爱撒娇,想着那些打打闹闹的日子,真是恍如隔世,不知道小家伙现在家里做什么。还真是有点想他了。

实际上雷晋不知道的是,那只小家伙早已经不在家了,安森和安洛回到家把雷晋失踪的消息一说,第二天晚上,明雅趁着夜色就溜出门了,一起消失的还有小狐狸和都快要在他家筑巢的乌鸦。

“哦。”景平见雷晋没有想说下去的意思,便不再追问了。

“前面上有条河,岸边上好大一片都是你说的那个……”景平挠挠头,想了一下才说道:“你说的那个大米。”

林间都是些小路,地上湿滑,浩晨仔细的扶着雷晋,还不忘嘱咐景平看着脚下点。

“阿么,蛇。”景平突然大声惊叫,雷晋担心的赶紧望去,顿时在心里悄悄的翻个白眼,与景平惊叫声同样惊人的是他一系列异常彪悍的动作,还没等趴在路上的那条蛇反应过来,景平啪啪啪几刀子下去,蛇头已经稀巴烂了。

景平拍着胸口,小跑回来,运动后脸色异常红润,说道:“刚才吓死我了。”

雷晋心道,我还没看出来你害怕,单看那刚才那股凶悍劲,他都怀疑景平平日里的迷糊的小白兔样子是装出来的。

“很肥的一条蛇。”浩晨不在意的用手抓起来,上下看了看。

确实很肥,足有雷晋手腕粗细,目测也有三四米长,个头不小,就是迟钝了点,还没怎么着,就死在景平手里了,估计死都不能瞑目了。

浩晨似乎很有经验,上下查看了一番后,说道:“没毒,今晚加菜。”抬手扔到背后的竹篓子里了。

小路弯弯绕绕,总算是景平路熟,三个人说说笑笑就到了目的地。这是林间一块比较平坦的空地,河水流过,林木稀少,荒草遍布。

雷晋虽然认识大米,但是对长在地里的稻子也就约莫知道长着穗子的,但这里有穗子的草也不只有一种,而且杂交丛生。

浩晨他们也不是很清楚,他们平日里也是混着割的。

雷晋费了好大的劲,才分辨出稻子和杂草,瞅准了模样,浩晨和景平就开始收割,赶巧了,这个时候正好是这些野稻子成熟的季节,黄灿灿的穗子,看着都喜人,他们俩听雷晋说这个东西能吃,就下了大力气,着实收割了不少。

但是雷晋看这穗子有点轻并不饱满,搓出来的米粒也是干瘪瘪的,估计也收不到多少,中午三个人也没回去,浩晨带了些熟肉,河里的清水是现成的,三个人凑合一顿,下午继续,期间有人经过,见他们忙活着割草,打声招呼,也并没有人在意。

半下午的时候,把割好的稻子用绳子一拢,浩晨和景平每个人都背了高过他们头顶的一大捆,可是还剩下许多。正愁着怎么弄回去的呢,恰好坤阁见他们还没回去,找上山来了。有兽人在,自然就不用担心了,他一个人就分去了一大半,剩下的一点浩晨和景平就轻松了。

稻子运回来了,放在后院里铺开晾晒着。

事到如今,雷晋倒是还能忍一忍,景平却是忍不住了,不停的追问这个大米是怎么吃的。雷晋只好说了两个最普通的做法,熬粥和蒸米饭。

没有工具,只好用手搓,到晚饭时间,真让景平弄出了一大碗米粒。

“雷晋,这个要加多少水?”景平在厨房里喊话。

“加五碗水。”雷晋看这米粒的样子估计不容易熟,多加水加柴火费时间熬总是没错的。

景平听话的在灶膛里多加了木柴,开锅后,细火熬制,大米的清香很快就散了出来。

“景平,你家在做什么呢?怎么这么香?”景平的家的厨房挨着外墙,有个中年雌性从门前经过,探头进来问道。

“是雷晋找的大米。”景平笑眯眯的出来回答。

“哦,是景越就回来的那个雌性啊。”来人只是顺口问一句,说完就走了。

“他们都不知道大米是什么,闻着真的很好吃的样子,明天我们还去收点?”景平趴在雷晋坐着的椅子扶手上,眼神亮。

雷晋也是这么想的,多多益善,就同意的点点头。

浩晨出门办事回来,收拾干净了那条蛇,入锅,又加了整只的野鸡一起煮。

晚饭时候,雷晋喝着久违的米粥,暖暖稠稠的,感觉长久以来被折磨的胃终于得到彻底的安慰,还有鲜美的蛇肉和野鸡,四个人美美的吃了一顿,连一向无肉不欢的家里唯一的兽人坤阁也在喝了一碗米粥后,连赞味道确实不错。

*

接下来的几天,三个人的主要事情就是上山收割稻子,坤阁有空也来帮忙,邻里街坊的看他们一家人成天进进出出忙个不停,细问之下,竟然要吃鸡食?大家都觉得不可理解,倒是那次从景平家口经过的那人多长了个心眼,这几天常跟着雷晋他们进山收割稻子,稻子是野生的,自然大家都可以收,再说还有很多,也没人阻止他。

只是他家的那个兽人儿子就有些不对头了,明显的心不在焉,虽然说在收割稻子,但是眼睛总是往景平和雷晋的身上瞟。

景平一向迟钝,再说他年纪还小,自然对这些事情不敏感,可是雷晋就不一样了,打从第一眼,他就知道这个名叫荣川的家伙不怀好意。

就像现在景平正弯腰收割稻子呢,上衣滑开,露出一截细瘦腰身,荣川就在河对岸看到目不转睛。

雷晋走过去,挡住景平的身体,挑挑眉,警告意味浓厚的看他一眼。那个荣川马上低下头,装作继续收稻子。

家里的稻子已经晾晒不开了,几个人商量着上午割完这些,就暂时不弄了,等院子空出来再说。

“雷晋,你在这里等着就是了,我和阿么还要再背一趟。说不定哥哥和熙雅今天也能回来了。”景平和浩晨把已经打好捆的背起来。

“也好,我正好也在这里看着咱们的东西。”雷晋回答。

浩晨见林子里不时的还有人走动,再说这里也没有什么大型的野兽出没,估计不会出什么事情,也同意了。

看着他们走远了,雷晋用脚把绳子和石刀什么的拢在一起,坐在稻草上休息一会,这里的一大片都让他们收割走了,地上空荡荡的,只有四周还有些高草。

在雷晋的身后,一个人影四处张望了一下,见没人注意这里,掂着脚尖轻手轻脚的移了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多戳大米两下,大米今天双更。嘿嘿

后面差不多也该启程回家了。</P></DIV>

<TR>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