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雷晋在来人靠近之前已经觉察到动静了,表面上不动声色的保持原来姿势不动,暗暗的用脚把石刀拨拉过来,心里也猜得把**不离十,是荣川。请使用访问本站。

这几天相处下来,他摸清规律,荣川中午都是早早的回家吃饭,下午来的也不是很早,往往他阿么已经割了好大一捆了,他才慢慢的晃荡过来,意思意思割点就成。景平阿么曾经暗地里告诫过他和景平两次,要他们两个离这个荣川远点,说这个荣川是虎族部落里出名的游手好闲,家里就他阿么一个人辛苦劳作,但是他阿么肯宠他,别人倒是不好说什么了,但是喜欢对部落里的雌性动手动脚就不能由着他了,为此部落里的兽人没少背地里收拾他,但是他恶性难改,他阿么又喜欢找到人人家门上哭诉,打又打不好,教又教不得,久而久之,大家就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他手脚老实,部落里的人就全当是没看见,但是他想找个雌性是万难的事情了。

雷晋心里有些懊恼,早知道要遇到这个人,怎么也不能留下来啊,倒不是害怕,只是以他现在是身手要打败一个兽人,怎么看都是一件不现实的事情。

但是现在自然没时间想这些,箭在弦上,不得不,不能强取,就只剩下智敌了。

雷晋集中精力,听到耳后的风声,一脚把身边的石刀向后踢去,果断侧身滚到左边,本来想着侧身翻过去,但是没有手臂的助力,就只能变成侧滚了。

荣川没想到会一击不成,那把石刀正好砸在眼眶上,他眼前黑,脚步踉跄了一下,勉强稳住身子,对着一旁已经起身的雷晋,腆着脸笑着,露出几颗黄的尖利牙齿,说道:“没想到被你现了,你的手臂不是现在不能动吗?”

他早就听说了,景越救了一个雌性,非常迷人,但是手臂却伤到了,经常去木月那里换药什么的,这几天在山上一见,果然如此,景平和他阿么在收割,这个雌性只是在一旁帮些小忙,手臂基本不动,看来传言不假,

他今天本来早早的已经回家吃饭了,可是正端着大碗坐在院子门口,就看到路口那里景平和他阿么回来了,独独不见那个雌性,他这才动了心思,悄悄的又溜了回来,果然就见这个雌性单独的留在这里,更妙的是这四周还有高草,远处的人看不到这里。

只是没想到这个雌性虽然没了手臂,但是身手还不错,竟然第一下让他逃过去了,但更加激起了他的征服欲。

荣川眼光放肆,在雷晋身上上下下的打量一番,用袖子擦擦嘴角的口水,说道:“景越真是好眼光啊,怪不得你残废了,他都肯要你,像你这样的,即使残废了,也不会有人嫌弃你的。”

雷晋本来就看他火大,但是现在最主要的是能拖延时间,只要景平他们回来就好说了,但是这个荣川一口一个残废,听的雷晋心头火大,想着但凡能过了今日,无论如何要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人渣,瞎了他的狗眼,竟敢想来强的。

荣川见雷晋不说话,只当他是吓着了,毕竟雌性单独对上兽人,取胜的机会几乎没有,毕竟先天的差别在这里,于是很放心向着雷晋走过来,说道:“你是跑不了的,还是乖乖的答应了。”

他上前一步,雷晋就后退一步,但是慢慢的两个人的距离就拉近了,眼看着荣川的手就要碰到雷晋的身上了,雷晋却反而不动了,他抬头对着荣川微微一笑,说道:“你就不怕景越回来找你的麻烦?”既然他已经认定自己是景越的雌性,他就顺着说下去。

“我管不了那么多。”荣川看到雷晋的笑脸,情不自禁的又向前迈了一步,可是转变就在下一刻生了,在杂草的掩盖下,这里有个及膝深的洞,荣川一脚他了进去,身子一歪,摔在地上。

这个洞是是景平无意间掉进去现的,雷晋刚才向左滚动,也是算准了,这个洞口可以拖延荣川一阵子,自己就有脱身的时间了。

雷晋一见荣川倒下,可顾不得其他了,拔腿就跑,可是没跑出多远,他就知道他还是低估了兽人反应度,荣川追上雷晋,一个猛扑过来。

雷晋避无可避,被他以背后的姿势压在河边的草丛里。

雷晋的胸口小石头上,硌得生疼,但是这不是最主要的,因为一落地,荣川就迫不及待的开始撕扯雷晋的裤子,眼瞅着裤带已经被他扯掉了。

雷晋大概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有今天,只觉得眼眶一阵阵疼,荣川的手已经碰到腰上的皮肤,雷晋恶心只想吐,但是他知道现在自己最需要的是冷静,只有自己才能救自己。

“先等一下。”雷晋突然喊道。

“你又想玩什么花样?”荣川压着他不放开,手上也不老实。

“你不觉得面对面做起来比较有感觉吗?”雷晋侧脸对着他,勾出一抹笑意。

荣川想了一会,实在是对这雌性不放心,他的花样太多,自己避过了一次两次,不一定能避过下一次,于是他拒绝道:“从背后比较方便。”

滚你妈的,雷晋心里骂道,方便?方便你去死。哪怕今天真的要栽到这人渣手里,只要自己不死,就准整死他。

“可是你比较喜欢看着你进来。”雷晋在心里先把自己恶心八遍,才把这句话说出来。

荣川哪受得住这样的挑逗,立刻把雷晋翻过身来,继续压在他身上,说道:“你真的愿意和我……”说到后来,荣川看到雷晋的脸,竟然陡升了几分不要好意思,毕竟这个雌性长实在是非常好看,特别是他一笑,那双眼睛勾得人魂都没了。

“愿意。”你去死,雷晋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还不忘脸上挤出几分笑模样。

“那我就开始了。”荣川舔舔嘴角,双手开始解雷晋的衣结,可是他太心急了,手激动抖个不停,本来一拉就开的衣结,硬是让他弄成了死扣。

荣川看看天色,生怕景平他们快回来了,索性直接扯着雷晋领口用力向两旁分开,直接拉到肩膀下面。

雷晋光裸的肩膀露出来,荣川眼神痴迷,伸手摸上来。

“就是这个机会,我要不让你下半生不能人道,我就不姓雷。”原先一直想对漠雅和熙雅做的事情,又被雷晋添加了数次不得逞的怨气,狠狠曲起膝盖顶向了荣川还硬挺的下面。

如果说当初雷晋对熙雅和漠雅下手的时候还有几分考量,那对荣川就是一分都没有了,目标就是直接废掉。

这一下那个狠,荣川连叫没没叫出一声来,脸上冷汗直流,趴在雷晋身上半晌都不能动了。

熙雅打猎回来就去景越家看雷晋,听说雷晋留在山上,担心他遇到什么事,又马不停蹄的赶过来,待找到雷晋,看清楚眼前的情形,熙雅心神俱裂。

作者有话要说:来了</P></DIV>

<TR>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