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兽人之流氓攻> 谁的伴侣

谁的伴侣

该带走的东西都打包好了,和景越一家都打好了招呼,暂住的房子收拾停妥,这两日就准备启程了,可是却正好遇上了一场大雨,雨势很大,谷里河水暴涨,甚至已经淹过了河上的那座小桥,也不差这一两天,没有必要冒着大雨赶路,他们于是又留了下来,浩晨前几天说找了一个能舂米的方法,雷晋本来以为要走了,也就没过去,没成想正好遇到这场雨,倒是可以趁此去看看。请记住本站的网址:4G中文网..。

雷晋现门后有两套蓑衣,就示意熙雅拿过来,一人一套正好,可是熙雅只挑了一套小点的给雷晋套上。

“你穿,我带你飞过去。”雨太大了,雷晋的身子还没大好,不能在雨里久呆,最快的度当然是飞。

一路上雨倾盆而下,熙雅把雷晋护在自己肚皮底下,软乎乎的倒是一点没淋到,两人到了景越家,就见窗台屋檐下的花都零零落落的散了一地,绿萝架子也倒了,可见雨势之大。

景越一家人都在西侧的偏房里,听到动静,打开房门见是他们,就赶忙招呼他们进屋,雷晋还好,穿着蓑衣又被熙雅护着,除了梢沾到了一点雨水以外,全身上下都很干爽,熙雅就截然相反了,除了前身,整个就是从水里捞出来的,色见深,水还滴个不停,景平见此拿过一旁的布巾就要擦上去。

“景平,过来帮我扶一下木架子。”浩晨站在东南角上喊他。

“哦。”景平飞快的答应一声,把布巾塞到雷晋手里。

雷晋瞪着手里的布巾,心想着景平这胆子也太小点了,一慌乱对象都不看了,给他有什么用?他的手臂也动不了。

熙雅似乎笑了一声,而后把布巾从雷晋的手里拿过来,在雷晋无声的反抗下,按着他坐在一旁的凳子上,先包着他的梢给他吸干水,才抬手擦干自己的头。

“我带你去我房里换件衣服。”尽管有诸多的不甘愿,景越还停下手里的活,虎着一张脸站起身来,雷晋的事情,他已经释怀了,可没人规定必须要和这个熙雅相亲相爱不是?但他也知道豹族和虎族的兽人对于身上沾到水有种天生的厌恶,就勉为其难借他件衣服。

熙雅倒是不客气,很自觉的就跟了上去,惹得本来就看他不顺眼的景越又哼了声,却不小心接触到雷晋饶有兴味的目光,突然又想起那天泉水里纠缠的两人,脸色一寸寸涨红。

“好了,走,换衣服去。”熙雅搂着他的肩膀暗下用力,以为他不知道吗?那天他洗澡出来,房门大开,门口又放着猎物,是谁来过,一目了然。景越这人在别的事情上挺聪明的一个人,可是一遇到雌性问题就笨手笨脚的,当然这也是大多数兽人的共性就是了,对着别的雌性怎么都好,但对象是雷晋他可没那么大方了。

“让他们俩去,雷晋你过来看看用这个是不是好多了?”浩晨双手歪着一个石臼,景平拿着小扫把,把已经舂好的白米连着米糠一起扫出来,收到旁边的一个木盆里。

雷晋走近了细看,就和现代人家里的捣蒜的石臼是差不多的,只不过大了不止百倍,像一个小号的水缸,一米多深,足有两个巴掌的厚厚的石壁。

待景平扫出来后,浩晨又把稻穗子倒进去,坤阁就抱着一根木头重重的捶打,这是个颇费力气的活,好在兽人的力气大,但就是这样,坤阁也是捶打了四五十下后,白米才逐渐的分离出来。

“确实是个好方法。”雷晋说道,虽然费力气,但是比起右手搓,不知道快上多少倍了。

“这个是我想出来的哦。”景平骄傲的仰着小脑袋。

“看把你美的。”坤阁接过浩晨递过来的布巾擦了一把汗,爱怜的看了自己的雌性小儿子一眼,这两天神色总是恹恹的,今天总算是有点起色了。

“雷晋,你看我的方法好用吗?”景平在石臼里抓了一把米出来,吹掉米糠。

雷晋笑着点点头,景平已经做的很好了。

“阿么,雷晋也说我的方法很好用。”景平笑着给自己鼓劲的握握拳头。

“我是捣药的时候想到的,石臼是哥哥在山上挖回来的,在我们神庙附近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听到神庙,雷晋倒是神思一动,罗杰曾经说过,在各个部落里都有一个不明来历的神庙。而罗杰的图就是从神庙四周的石柱上拓下来的。

“你们也在神庙后面竖着石柱子吗?”雷晋只是随口一问。

“是啊,我们每个轮回年都要竖一根神柱,就在神庙的后面,还要雕刻图案呢。”景平不知道雷晋为什么会有这么一问,不过也没多想,照实回答。

“什么样子的图案?”雷晋追问,会和回家的路有关系吗?

“我也说不上来。”景平皱皱眉,那些图案他虽然见过,但是实在说不上来那是什么东西。

“啊。我想起来了,我有这个。”景平眼睛亮,解开衣领,脖子上拴着一根黑色的皮绳,下方缀着一个扇形的光滑黑亮的石头,上面有线条密密的交织在一起。

雷晋看到这块石头却是脸色一变,接着说道:“能不能给我看看?”

景平爽快的解下来递到他手里,明明看着是一块普通的石头,但是握在手心里却散着一股源源不断的暖意。

他终于想起来了,他为什么在豹族神庙后面看到那些图案会觉得眼熟,因为有一次他和柳思在一起的时候,有人曾经送给他这么一块石头,是柳思底下的一个小姐,雷晋不记得了,毕竟都是出来混的,有时候随手的小忙,过去了谁还天天记在心里,但是那个女人却说她马上就要回老家结婚了,为了感谢雷晋的救了她一次,一定要把外婆传下来的玉石送给他。

事后柳思还讥笑说:什么玉石,不就是一块破石头吗?还敢拿出来唬人?当姐没见过世面啊?

雷晋看着这东西样式挺古朴神秘,入手也温润,就不免多看了两眼,但他对这些零零碎碎的小东西向来不在意,也没太当回事,随手扔在一边了。

可是他当时扔在什么地方了?雷晋皱紧眉头,陷入深思,见鬼的,他想起来了,那个晚上他和柳思回到他的住处,进门后就双双进了浴室,至于在里面做什么不言而喻,后来他也一直没想起那个东西,想来应该是丢在浴室的某个角落了。

罗杰说过回家的关键在于这些图形,那么他的到来是不是也是因为这个,或者直接点,是因为那块玉石呢?

不过他那块是圆的,景平手里这块倒像是那块的其中一部分。

“雷晋,你怎么了?”景平看雷晋脸色不好,问道。

“你这个玉石是哪里来的?”雷晋在心里呼口气,平复心情,缓下脸色问道。

“这个啊,是阿爹送的。这个上面的图案和柱子上的一模一样,是?阿爹。”景平回头问坤阁。

坤阁点点头,说道:“恩,这是部落里世代相传的,不过这块玉石虽然看着有些年头了,但也不是什么重要物件,我就给景平戴着玩的。”

“雷晋,你要喜欢就送给你。”景平看雷晋好像是很喜欢,就大方的说道。

“借我用一段时间,回头我就还给你。”雷晋翻来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也看不出什么门道,就想带回去该罗杰看看,罗杰那聪明也许会知道的。

“没有关系,你拿去用好了。”景平不在意的摆摆手,这块玉石虽然他也喜欢,但是要送给雷晋的话,他还是舍得的。

“在说什么呢?”熙雅披着蓑衣进来,怀里抱着一大捆稻子进来,刚换了身衣服,景越就拉着他从后面的棚子捎着稻子过来,这才耽误了时间。

雷晋等他把东西放下,才摊开手心,略显激动的低声说道:“熙雅,我曾经也有这么一块玉石,罗杰说过回去的路和石柱上的图案有关,这块玉石又和虎族神庙柱子上的图案一样,我想着带回去给罗杰看看,说不定这次就可以回去了。”

雷晋越想这个可能性越大,这么久以来终于第一次真真实实的看到了回去的希望。

熙雅却遭雷劈中一样,半晌没反应过来,目光在雷晋兴奋的讲述中渐渐的沉了下去。

*

晚上雨势依旧没有减小,浩晨就留两人住下来,这两天舂出来的米多,晚上景平就按照雷晋教给他的方法蒸了一锅米饭,雷晋因为实在高兴还多吃了一碗饭,熙雅心头各种矛盾翻腾,喂了雷晋后,草草的扒了一碗,虽然是第一次吃,但是也没能品出什么滋味来。

景越家里北面有三间屋子,最左侧是堂屋,正对着大门口,左边两间,最里面的一间是浩晨和坤阁的,东面的两间房是景越和景平的,西面的是放些杂物的,南面靠外墙还有个小厨房,今天熙雅和雷晋住的房间就在浩晨他们的隔壁,因为熙雅早就对外宣称两人是举行过仪式的伴侣,浩晨自然就把两人安排在一个房间。

两人已经洗漱好了,上床,风夹杂着雨打在木窗上,声声作响。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