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兽人之流氓攻> 各取所需

各取所需

漠雅拍拍手站起来,走到他面前,带着几分深思说道:“贝格,当初我会救你,也只是偶然,你不必放在心上。请使用访问本站。”

当时漠雅沿着河流一路找下来,就到了海边,在礁石上找到了些血迹,当时的心里第一反应可能是雷晋,循着痕迹现了躲在海边一处岩壁下的贝格,当时贝格全身上下好像被什么东西撕得都是伤,血迹斑斑的,几乎没一处完好的肌肤,漠雅是没见过人鱼,但是在大6的传说中是有这个种族存在的,所以漠雅也没有很稀奇,当下就决定救他。

兽人们在野外生存久了,总认识些治伤的草药,漠雅抱着他找到了他们现在所处的岩洞,先找了清水给他洗干净了,又出去采了些止血的草药,捣碎了,帮他敷上。

贝格当时的伤看着挺严重的,但是大多只是皮外伤,没伤到筋骨,没过几天伤口逐渐愈合,就好的差不多了,漠雅怕错过和大哥还有雷晋的约定,就要急着要去河口那里,只是贝格坚持陪他一起去。两人在河口等待的日子里,正好遇到了来传信的浩杨,匆匆的赶去虎族部落,这才见到了前面的那一幕。

尽管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但是亲眼见到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但是无论如何,大哥还是大哥,雷晋还是自己喜欢的人,这是无法改变的,所以现在收拾好了心情,就该去和他们会合了。

只是不知道贝格从什么时候开始起了这心思,据贝格自己说他也是条雄性人鱼,一个豹族的雄性兽人和一个雄性人鱼,亏他想的出来,他自认为没对贝格做过什么暧昧得让人误会的举止。

“这是你最后的决定?”贝格沉着脸,抱胸站在岩洞口,吹进来的雨水打湿了他的半个身子,他却似乎浑然未觉,只是盯着漠雅,想在他脸上找到一丝一毫的动摇痕迹。

可是他失败了,漠雅的墨绿色眸子的深处是不容错认的坚定。

贝格金色的眸子的闪了闪,突然释然一笑,说道:“看来怎么也留不下你了,你今晚好好休息,我明天来送你。”

“你今晚要到哪里去?”以往都是两人都是住在一起的,贝格不是说自己现在不能回家吗?

“好久没回去了,你要走了,我当然也要回去看看。”贝格不在意挥挥手,转头将自己投到风雨中,修长的背景很快就消失在夜色里。

*

“你很快就会见到漠雅。”熙雅的手压着雷晋在他身上四处点火。

“你干嘛突然提到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自从受伤后,自己的身体好像变得更加敏感了,只是熙雅到处游走的手指,就让他忍不住颤。

“见到他以后,是不是就不会容许我再靠近你一步?我们是不是就再无关系?”心里除了想着离开,满满的就只能装下一个漠雅,他的理智几乎已经压制不住自己的妒忌。

“那你觉得我们是什么关系?只不过各取所需罢了。”他也想过,为什么荣川碰到他会他觉得恶心,熙雅的碰触却不,最后雷晋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可能和熙雅相处的时间长了,熟人好办事。

“各取所需啊?”熙雅敛眉轻笑。忽然,转变方向,托着雷晋的后脑勺大力的亲吻,直到雷晋喘不过气来,用脚踢打,最后终于无法反抗。

“既然是各取所需,那只好麻烦你也满足我的需要一次。”熙雅麻利的抽掉雷晋的裤子,抬起的他腰,双腿搭在自己肩上,在两人的注视下,熙雅的怒张的分、身一寸寸的刺入雷晋的后面。一开始并不顺利,可还是被熙雅进去了一大半。

“出去……”雷晋疼的只想抽熙雅两巴掌。

熙雅自然是不理会他,由上而下的狠狠的贯穿了雷晋。

做了一次,犹不死心,面对面的把雷晋抱在自己腿上又做了一次。雷晋在熙雅不间断的□下,只靠后面就攀上了高峰,一股股的热流洒了出来,熙雅则把他的都喷在了雷晋的内壁上。

雷晋反抗不了,只是闭着眼睛不想看他,熙雅今晚显然是不打算放过他,虽然顾他的身子没有多做,却压着雷晋又咬又吻,连腰际以下的部位都没错过,重重的印上了两个牙印。

雷晋被他折腾的不轻,很快就酸疼的睡了过去,熙雅想悄悄的出去弄点热水,刚打开门就看到门口摆了一盆水,还热气腾腾的。

浩晨披着衣服坐在堂屋里,桌上点着一盏松油灯,见熙雅,就招手让他过来说道:“熙雅,过来,我和你说个事。”打量了一下熙雅临时套上的衣服还有些凌乱,笑道:“年轻人有精力总是好事,但是也要悠着点。”

熙雅对浩晨也是很尊重的,因为他看得出浩晨也是个明事理的人,而且对雷晋是真心的喜欢。他难得不好意思,说道:“我下次会注意的。”

其实浩晨也知道,雄性的兽人说这话,基本是没什么信誉保证的,但还是觉得应该劝说两句:“我听景平说了,说雷晋是你们兄弟三人的共同伴侣?”

熙雅点点头,并没有否认。

“我真的很喜欢雷晋的个性,大气,明理,**也很坚强,如果不是你找来了,我应该已经答应景越和他结成伴侣了。”

熙雅摆出最无害的笑意,等着浩晨继续说下去。

浩晨见他如此,心里直接给自己儿子判了死刑,景越怎么能是熙雅的对手呢?

“既然你们三个都喜欢他,决定共同拥有他,也该知道,他一个人不可能给你们三个等份的感情。我并是不你的长辈,也许说这话,你不爱听。”浩晨并不掩饰他从头听到尾的事实。

熙雅听到这里,明白浩晨是真的为他们的将来着想,才正了脸色,不自禁的带了几分苦笑,小声说道:“我哪是强迫他平分?我只是想着他心里有我就成了。”

“你怎么知道他心里一点都没有你?虽然我不清楚雷晋现在有没有喜欢上你,但是他心里不可能一点不在乎你。”

熙雅坐下来,拉着凳子挨近浩晨,突然觉得嗓子干得厉害,在桌上倒了一碗清水喝了才问道:“您是说真的吗?”

“你们两个不是第一次在一起?”浩晨笑了笑,却突然转换了话题。

“有几次了。”熙雅模棱两可的回答了一句。

“如果真的一点不在乎你,会让你为所欲为?”浩晨点出关键。

“那是因为……”怎么说呢,说是因为你儿子误让雷晋吃了碧艾花,我们才有了关系,而且还是我强迫的。

“你要说是你强迫的吗?”虽然不知道全部的事实,但是熙雅要说什么,浩晨还是知道个大概的。

熙雅不语,算是默认了。

浩晨这时候却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这夜深雨重,还真是有点凉了,他看着熙雅说道:“我不说别的,就拿荣川的事情来说,如果换成荣川,也像你那样强迫了雷晋,即使事后对他再好,雷晋会想对你一样对待荣川吗?”

熙雅想都不敢想,就雷晋那个火爆的脾气,即使是荣川是为了帮他度过碧艾话的煎熬,估计事后,雷晋都要扒了他的皮,这么说来。雷晋对自己还是有一点在乎的,并不是全然的无动于衷?也就是说自己还是有希望的?

浩晨见他面上现出几分喜色,不若刚才,虽然是两人刚做完了最亲密的事情,可是熙雅出来,神色却藏着挫败和无奈。

“你自己好好想想,要对雷晋好点。”浩晨撂下这句话,就打开房门出去了。

熙雅隐约听到坤阁是等在外面的,这个时候就听他说:“你啊,就有操不完的心。”

浩晨好像叹了口气,说道:“如果咱们的第一个雌性儿子还在,也该是与兽人举行仪式的时候了。”

“别想了,你要是喜欢雷晋,咱就把他当成咱自己的儿子就是了。这小子,倔脾气还挺像你的,我也挺喜欢他。”

“……”

“……”

熙雅来不及多想,雷晋还裸着身子在床上呢,赶紧端水进来,前面上上下下的擦拭干净了,又给他翻过身来,黑暗并不能阻止熙雅明亮的视线,那处小口想会呼吸一样,一张一合,边缘上有白色的浊液渗出来,看的熙雅恨不得提枪再和他大战两个回合,但是理智告诉他不能,最后熙雅终于痛苦的忍住了,但是下、身是不能控制的,解开自己刚穿上不不久的裤子,抵在雷晋的两腿之间摩擦出来,事后熙雅又给雷晋擦洗了一遍,但是自己留在雷晋体内的东西却始终没弄出来。

*

暴雨足足下了五六天才停下了,这几天里,熙雅和雷晋一直住在景平家里。

景平明的那个舂米的工具,虽然很简单,但是用起来确实不错,但是用力大了,石臼就会移动,雷晋提议干脆把那个石臼半截埋在土里,这样就好多了。

受到景平的启,雷晋又想起了点东西,他隐约记得,以前看过的舂米是用脚踩着的,再具体了,就实在想不出来了。但是景平已经很高兴了,连说,等下次雷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