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

知道了和人鱼在一起,熙雅他们总算找到了目标,他原本的打算让浩杨先带着雷晋回虎族部落,他先赶到海边去看看情况,他已经做好了有麻烦的打算,毕竟漠雅没能赶过来是事实,情形不明,他自然不想带雷晋过去冒险。请使用访问本站。

可是雷晋如果肯乖乖的听话就不是雷晋了。熙雅也不敢深劝,毕竟雷晋的心思他又不是不知道。

为了赶时间,熙雅化出兽形,尾巴把雷晋卷到背上坐稳了,朝着大海的方向飞过去,饶是如此,他们也是花去了一天多的时间才到,中间他们只停下了两次,熙雅把剩下的肉干烤得酥酥的,放在雷晋身边,雷晋坐在他背上,只要一低头就能吃到,那两次停下来,主要是两人要喝点水。

他们到海边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火红的落日已经有半个沉入了海底,远古的大海还没有遭受任何的开和污染,碧蓝澄澈,金色柔软的沙滩,白色翻滚的浪花,盘旋在海岸悬崖处的海鸟,还能看到高高跃出水面的海豚,所有的这些都被染上了一层橘红色的光晕。

“这是早已失落在地球文明夹缝里的原始风貌。”雷晋突然在此刻想起罗杰说过的一句话。很为自己能记住这么有水准的话骄傲了一把,可是一想到漠雅,就什么心情就没有了。

熙雅背着雷晋在海面上低低的飞了一圈,有一只蓝色的小海豚一跃而起,小脑袋都顶到了雷晋的脚上。见没人搭理它,一次又一次的追着他们,顶上来,雷晋心想,怪不得水族馆的海豚都喜欢顶着个皮球四处溜达,感情人家就好这口。

“没有现有人鱼。”他们在一处海滩上停下来,熙雅扶着雷晋下来,皱着眉盯着还算是平静的海面说道。

“你确定他们是在这片海域吗?”不能怪雷晋有此疑问,实在是这海面太广阔了,谁知道那只人鱼会把漠雅藏到什么地方啊?雷晋已经认定,漠雅一定是别人关起来了,否则不至于连家都不回。

“我和漠雅在河口分别后,我向北转到虎族部落,漠雅一路向东,沿河寻过来,如果漠雅遇到人鱼的话,只能是在这片海滩,我虽然没见过人鱼,但是在大6的传说中,人鱼也是部落里的人住在一起的,所以这片海域应该是人鱼部落的聚集地。”熙雅思路清晰的分析道。

雷晋也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可是眼下的情况是,如果人鱼一直不出来,他们岂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如果小家伙在就好了。起码可以让他问问这些海鸟,海豚什么的,最起码逮条鱼问问也好啊。”虽然早就知道明雅是兽人,可是雷晋还是改不了对他的称呼。在他心里还是那个惹人揍,又招人疼的小家伙。

熙雅骇然,说道:“估计和鱼交谈有困难。”起码都没见普通的鱼出声音过,除非哪天小弟把哑语也无师自通了。

既然确定了位置,剩下来的事情就是找人了,他们把附近的海滩都找了一遍,没有任何的线索,他们也只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心里其实清楚海水涨潮落潮,有痕迹也早被冲刷干净了。

他们一圈找下来,天已经完全的黑了,海水开始涨潮,海水已经没到雷晋的小腿肚子了,一层大的波浪涌过来,雷晋失去手臂平衡,脚下一个踉跄,差点跌坐在水里,熙雅赶紧搂着他的肩膀抱紧了,拉到自己的怀里。

最后他们在离海岸稍远的地方找到一个山洞入口,可是还没进去,熙雅却突然停住不走了。

“怎么了?这个山洞不能住吗?”雷晋问道,以前他们在路上也会遇到一些山洞,兽人凭嗅觉就能知道能不能住,他记得有次他见一个山洞挺干爽的,刚想进去,就见熙雅大惊失色的拉他出来,后来才知道那个山洞是食蚁的巢穴,一只大野牛进去,骨头都能嚼成粉末,想想都后怕,他现在已经习惯问问熙雅的意见。

“漠雅来过这里。”熙雅很肯定的说。

“那我们快进去看看。”雷晋的一颗一直悬着的心刚要落下,几步来到洞口,就听背后的熙雅说道:“他估计现在不在里面。”因为他闻到的是漠雅血的味道,这下他终于确认漠雅是真的出事了。

雷晋摸黑进来,感觉洞还是挺大的,熙雅跟着进来,扶着雷晋在一旁坐下,他自己怀里摸出打火石,点燃了墙角还堆放着的一些干树枝和叶子,洞里马上就明亮起来。雷晋这才看清楚这里一片杂乱,看样子似乎经历了一次异常激烈打斗后留下的痕迹,干草扔的满地都是,有的上面还沾了血迹。

雷晋的心咚咚咚的跳得厉害,试了好几次才干干的开口:“熙雅,漠雅,他……”

这是这么多天来,雷晋第一次提到漠雅的名字。

熙雅手里拿着一根细树枝,低头把篝火拨的更旺点,说道:“别担心,漠雅是出事了,但是看样子应该没有生命危险,这里漠雅的血迹很少。”自己的弟弟也不是个任人宰割的人,当然不会轻易让人占了便宜去,漠雅虽然受了伤,那些人估计也没讨了什么好去。

“恩。”雷晋答应一声,表示听到熙雅的话了。

熙雅的眼角余光,看到雷晋明显的松了一口气的脸色,心里五味杂陈,一方面为雷晋终于在这个世界有牵挂而高兴,毕竟心里有了挂念,应该就不会走的那么决绝?另一方面心里有多么希望,雷晋也会为自己露出这样担心的表情。

算了,漠雅现在被困,他想这些干嘛,再说就像浩晨叔叔讲的,雷晋对自己已经算是不错了,也不会再那么排斥他的接近,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展。

雷晋自然不知道熙雅心里在想什么,他现在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四处查看一下这个山洞,看看漠雅有没有留给他们什么线索,很快角落里杂草掩盖下的一个小布包引起了他的注意。

“熙雅,你看这是什么?”雷晋用脚踢了两下,布包就露了出来。

“是漠雅的布包。”熙雅一眼就看出来了,兽人出来围猎都会随身带点食物和药材,以防万一,他们的阿么不会做,这还是托隔壁的苏瑞叔叔做的。

“苏瑞叔叔童心未泯,我的上面角上勾了只小麻雀,漠雅的是只小兔子。”果然就像熙雅说的,垂下的一角上有兔子,露出两颗大门牙,做呲牙咧嘴状。

雷晋都能想到漠雅虽然面无表情,背地里不知道有多嫌弃这只兔子呢,漠雅,你现在哪里呢?雷晋在心里叹口气。

“有一大包果干。”熙雅递给雷晋。拿起下面的几团草状的东西闻了闻,又说道:“这些是止血止痛的药,这个隼味草,不论多重的伤口,只要涂上就立刻止血,只是这味药只长在悬崖峭壁的缝隙里,旁边还会有巨大的鹰隼守着,想要取到并不容易,不知道漠雅是怎么得来的。”

雷晋背过身去,看着外面深沉的夜色,过了半晌问道:“他知道我们在一起过。”不是疑问,是他自己隐隐的预感。

“我们在一起的第二个晚上,漠雅来过。”熙雅并打算继续隐瞒,只是攥着药草的手收紧再收紧。

雷晋想起那一晚上,到了最后,他几乎理智尽失,疯狂吞吐着熙雅的灼热,两人就在床上纠缠了大半夜,当时漠雅就站在门外。

雷晋的额头抵在冰凉的石壁上,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心里乱的已经理不清头绪,到底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种局面?

熙雅对自己的好,他不是木头人,怎么会没有感觉,这一路上包括在虎族的部落里,自己一句话都没说,他都能把所有的事情准备的妥妥当当,对自己照顾的也很细心。如果在以前,他自然不介意床上多个人,也不差这一个,也许还会哄的熙雅更加服服帖帖,可是现在他不想这么做。

这天晚上,雷晋只吃了些果干,熙雅把地上的干草拢了一下,重新铺了,雷晋躺下以后似乎很快就睡着了。

熙雅在洞里又找到些半熟的烤肉,见雷晋已经睡下了,他也没心情吃了,打算先睡一觉,什么都等明天再。

熙雅挨着雷晋躺上去,可是刚接触他,就觉得雷晋身子一僵,貌似不经意的翻到里面去了。

*

这里到处漆黑一片,一点阳光都透不下来,漠雅都不知道这已经是第几日了,只是隔段时间就有人投点食物下来,都是些生鱼活虾和贝类,这一顿是已经第二十二次了,漠雅拿石头撬开手里的贝壳,强忍着恶心把那些黏糊糊的东西吃到嘴里,一嘴的海腥味,兽人虽然有时候也会吃生肉,可是并不表示他们就要喜欢吃生猛海鲜啊,而且他们不知道给自己身体做了什么手脚,他明明是个豹族的兽人,竟然能在海底安然的存活,海水就像空气一样让他能顺利的呼吸。

他这几天观察下来,现脚腕和腰上两根链子相扣的地方都有个细小的空洞,直觉告诉他,要想解开链子,这个小洞是关键,只是洞口太小,他最细的指头都塞不进去,他这几天正忙着把剩下的蚌壳磨根骨针出来试试。只是这实在不是个好活,经常是好不容易磨了一大半了,眼瞅着就要好了,整个都碎开了,一点用场都派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