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兽人之流氓攻> 不破不立

不破不立

此后的几天,熙雅总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到海上巡视一次,但是情况依然不容乐观,别说是人鱼了,就是人鱼的鳞都没见到一片,大海茫茫,人鱼又是生活在海底的族群,所以除非他们自己现身,否则可能永远没有人能找到他们。请使用访问本站。

雷晋每天坐在岸边的礁石上等熙雅回来,虽然海边没见到什么猛兽,但是熙雅也不放心雷晋走远了。

已经快中午了,阳光灼人,在海边,尤其是,海上波光点点刺得人睁不开眼睛,雷晋觉得手心里有点粘,这已经是漠雅留下来的最后几片果干了,他不知道漠雅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把那些小果子一个个洗好了,晒出来的。只是现在想想,心口那里像堵了一块石头,不疼,却闷的喘过气来,头上有阴影遮过来,雷晋知道是熙雅回来了。

“还是没什么都没现,我上午又扩大了寻找的范围。”熙雅在雷晋期待的目光下摇摇头。

“我们回去吃饭。”雷晋知道熙雅已经尽力了,经过一上午在海上的暴晒,熙雅脸色有些红,也不知道是不是晒伤了。

熙雅已经将洞里重新收拾了一遍,现在整洁干净多了,他们在洞口挡了一根大树杈,以免其他的动物闯进来。

可是今天当他们回去的时候现洞口的树杈被人移动过了,虽然不明显,但兽人天生敏锐的直觉和雷晋的机警都让他们确定有人进来过,况且还有浓重的烟味飘出来,两人相视一眼,放轻脚步悄悄的向着洞口移动,可是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

熙雅一手拉着雷晋掩到身后,踢开树杈,进去之后他们无语了,里面压根就一个人都没有,只是所有的东西都被人扔得到处都是,连地上的柴草都点火烧了,后来似乎又泼了水,地面湿漉漉的都没地下脚,摆明就是来捣乱的,东西一点都没丢。

“你能闻到是什么人来过吗?”不用想也知道是个人,没野兽闯进来烧砸了东西,然后还把洞口再伪装好?

“不知道,很陌生的味道,以前没闻过。”熙雅也觉得奇怪,他们到海边的这几天连个人影子都没见过,怎么还会和人结仇,可是如果不是结仇,这有代表着什么,熙雅仔细的闻闻说道:“不过……”

“不过什么?”

“似乎有很重的海水味道。”但是他不确定是来人身上带的,毕竟这里离海近,洞里本来就有一股很重的海水味,但是这次的有点不一样。

“会不会是人鱼?”雷晋突然想到一个极大的可能,既然他们能在这里带走漠雅,显然也是知道这个地方的,去而复返,也是有可能的。

“有可能。”熙雅点点头,不过他们回来的晚了,否则倒是可以逮住问问。

显然雷晋也是这么想的,要是他留下来也许可以有点线索的。

*

“看来今天的午饭只能在外面吃了。”熙雅让雷晋在树荫下的石头上坐着。到不远处捡了些干柴过来,把已经剥了皮的一整只野山羊,片了几刀,抹上调料,架在火上烤。

“你先坐这里歇着,我去打点水把洞里冲洗一下,否则今晚真就不能住人了。”熙雅把野山羊翻个面,划上几刀,继续烤。

熙雅见雷晋点头答应了,就到洞里去了两个大木桶出来,这是他连夜用大树干掏的,再钻两个眼,穿根粗壮的树藤就能用了,虽然说有点粗糙,好歹凑合打水还行,他们又不是要在这里居家过日子,哪里来的那么讲究?

“如果有事,你就大声的喊我,我马上就过来。”这句话熙雅已经说过很多遍了。

雷晋略显无奈的再一次点点头,熙雅这才放心的走了。

淡黄色的羊油滴在火上,出滋滋的响声,羊肉的香气出来了。

其实雷晋是有听到身后的动静,可是他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一个大力抽打下来,他晕过去之前的最后一个想法是:靠,今年又不是老子的本命年,倒霉催的。

来人抖抖他硕大的鱼尾,来到雷晋身边,把他翻过来,在他脸上狠掐了两把,直到出现红印子才罢手,撇撇嘴,憋着一股气说道:“也就是长得还行,其他的也没看出有什么特别,还不是被我一尾巴就拍到地上了,真不知道他看上你哪里了。”

想着阿爹最近都不让他上岸,说是现了一个兽人,这些天一直在海面寻找什么,他心想大概就是漠雅的那个大哥,那这个肯定就是他们的雌性了。看过了就得马上离开了,他可是记得那条小溪离这里不远,兽人很快回来了,他不能保证一定打得过,还是不要冒险了。

“这么快就要走?”还躺在地上的雷晋懒洋洋的开口。

“你怎么没晕过去?”他这一下,虽然没用十成的力道,可是也有八成,他怕十成直接把这个雌性拍死。

“漠雅呢?”雷晋看看他的金色鱼尾,确定了身份,一点都不想和他废话。

“对了,既然来了,总要带点东西给他。”贝格忽然想到这点,得意的笑笑,转身回来,摁住雷晋,一把下来,扯掉了不少头。

雷晋疼的头皮麻,踢他一脚继续问道:“漠雅呢?”

“你这么急啊?”贝格嗤笑一声,说道:“就是不告诉你,懒得和你废话。”话音刚落,已经蹦出几米远去了。

雷晋的背疼的厉害,刚才那一下,他真的是晕过去了,只不过在前一刻,他略歪头,避开了要害部位。接着又被生生的掐醒了。

不过听他的话,漠雅确实是在他的手里了。

“雷晋……”熙雅一回来就见他躺在地上,赶快放下水桶,跑过来。

“呲……”熙雅扶着他的背部,疼得雷晋倒吸口冷气。

“怎么了?”熙雅不等他回答,一把撩起的衣服,一道巨大的红肿从肩膀到腰际斜穿整个背部。

“这是怎么回事?”熙雅掩饰不了的心疼,他才离开这么一会,怎么雷晋就伤的这么严重?

“那条人鱼来过了。”雷晋言简意赅的说,背上传来的火烧火灼的疼,实在让他不想多说话。

“这伤也是他打的?”

雷晋点点头。

熙雅看雷晋因为忍痛,嘴上咬出的血迹,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这下子漠雅找的伤药真的派上用场了,

熙雅回洞里把漠雅的布包找出来,幸亏他们怕进来野兽什么的,事先把药草埋在一个角落里的石头下面,帮雷晋把衣服脱下来,熙雅也顾不得再找什么东西捣碎了,直接在嘴里嚼了,敷到雷晋的红肿上。

虽然还是疼,但是雷晋已经经历过龙鸟那一次,这一次就怎么也能忍过来了。

雷晋如今伤着,羊肉是不能吃了,阿么以前说过,身上带伤,千万不要吃羊肉。正好打水的时候逮了几条鱼,熙雅利落的把鱼收拾好了,把已经烤的半熟的山羊拿下来,穿上鱼烤。

雷晋他和那条人鱼来来回回几句话和熙雅一说,最后总结道:“看来漠雅真的在他的手里,这是确定无疑的。”

“漠雅应该暂时没有危险,只是怎么能救他出来呢?”熙雅皱着眉,如果能到水里去查看一番就好了,可是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即使知道了,还是没什么法子,两人一时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可能没你烤的好吃,你先凑合着。”熙雅把烤好的鱼拿过来,吹吹热气,觉得能入口了,才递到雷晋嘴边。

雷晋张嘴咬了一口,不知道是什么鱼,但是肉挺嫩的,就是刺也多。

熙雅这时显然也现了,急忙说道:“你快把嘴里的吐出来,我挑完刺,你再吃。”

等雷晋吐出来,熙雅洗净手,拿根小木刺一根根的仔细挑着,还不忘抬头看看雷晋说道:“很快就好了,你等一等,要不我先拿点果干给你吃着。”

其实兽人粗手粗脚的根本做不来这么细致的活,可是熙雅却在那低着头,挑的很专注。雷晋舔舔嘴上的血迹,咸涩的苦,说道:“不用了,熙雅,不用挑了,我不是很饿,弄点热水给我喝就行了。”

“热水啊?我刚才已经烧上了。”熙雅侧头,用下巴示意火堆旁边埋着半截的竹筒,说道:“已经冒热气了?应该是开了,我去拿过来。”因为他现雷晋相对来说爱喝热水,他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先烧点热水,这些就是刚才已经放上的。

熙雅拿了两个竹筒杯子,来回的倒。

“好了,不凉不热,正好喝。”熙雅笑着递过来。

“我不想喝水了,我想休息一会。”雷晋突然别过头,不想再看到熙雅这个样子。

“可是你还没吃饭呢,如果你不想吃烤鱼,我给你弄点鱼汤喝?”熙雅想的是雷晋还受着伤,怎么能不吃东西。

“够了,熙雅。”雷晋此时迷人的桃花眼中,全是冷酷,止不住的火气窜上来,他不见到熙雅这样小心翼翼的讨好,伤人的话一点不留情面的脱口而出:“够了,熙雅,真的够了,别再烦我,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