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兽人之流氓攻> 接受熙雅

接受熙雅

漠雅这口气并没有吐出多久,耳朵里就捕捉到了,远远传来的微不可查的脚步声,这片幽冥之地安静的就像个坟场,如果不是海草偶尔还摆动两下,漠雅都觉得这里的海水是静止不动的,在黑暗无声的环境中待的长了,如果非要找一个好处,就是听觉似乎有变好的趋势。请使用访问本站。

所以尽管来人的脚步轻,又是踩在海底厚厚的泥沙上,声音自动消去几分,漠雅还是在来人到达之前,把身上的链子扣虚虚的合上,装作原来的样子,不过只要一动就开了,漠雅只好挑个最舒服的姿势,半倚在背后的礁石上,貌似很悠闲自在。

贝格光脚穿了一件皎白的长衣衫,领口松开,下摆肥大,心情似乎颇为不错,一来就笑道:“漠雅,我只有一个要求,你看,你只要带我回豹族部落,我就放你离开,就这么简单。”

漠雅并不接他的话。”怎么,你不相信我的话?我可是把钥匙都带过来了。”贝晃晃手里黑色细长条。

本来两人之间就无所谓信任问题,只是恰好遇到,只是恰好救了,何况闹到今天的地步,不论贝格急着想离开的目的是什么,他都不打算配合。

漠雅眼皮轻抬,示意他快点离开。

贝格知道漠雅肯定不能原谅他,但是没想到竟然连看他一眼都懒得,本来想要来说个软话的,此时也没了心情,于是向前走了两步,在漠雅的面前摊开手心,扬着嘴角笑道:“你看这是什么,你应该知道这是谁的?”

漠雅这才抬头,贝格手心里是一些黑亮的丝,他闭着眼睛都能知道,这是属于雷晋的,毕竟味道骗不了人,他盯着贝格问道:“他在哪里?”

漠雅眼睛墨绿深邃,在这黑暗的海水似乎给人一种深情脉脉的错觉,但是贝格明白错觉就是错觉,再真实也不能改变漠雅现在恨不得杀了自己的心情。

“你大哥和那个雌性对你倒是很关心,竟然一路找过来了,但是他们永远都到不了海底,如果没有我们人鱼一族的帮助,而且他们一直待在这里的话,难保哪天我不会去把你心心念念的那个雌性掐死,你要知道,那对于雄性来说易如反掌。”贝格很无聊的把手里的头吹散在海水里,接着说道:“好像你们那个雌性伤的不轻,我打他的时候,他倒在地上都爬不起来了。”

漠雅本来眸子里的平静终于在听到这句话时,终于破裂,只剩下了冰凉刺骨的厌恶,也懒得再掩饰,抖落身上的链子站起来,问道:“从这里怎么出去?”

贝格身形急退开两步,没想到漠雅竟然能松开,可是漠雅哪里能容他逃了,伸手就扣住他的脖子,问道:“怎么从这里出去?要不然先被掐死的人就是你了。”

贝格喘不过气来,抓着漠雅的手,开始剧烈的挣扎,可是漠雅却没有放松半寸,这一刻,贝格知道漠雅真的想让他死,心里反而平静下来了,艰难的开口道:“我是不会告诉你的,我如果死了,你也别想离开,最多我们一起死在这里。”

漠雅的手收紧,可是在最后一刻却松开了,对跪在地上大口喘气的贝格说道:“你应该感谢我阿么,让你可以留下这条命。”

阿么说过,如果不是攸关性命,不能肆意残杀兽人,至于雌性就更不行了。

正常的路肯定是行不通了,只能独辟蹊径了。

“漠雅,你不能过去,那里才是真正的幽冥之海,没人能从那里活着出来。”贝格见漠雅转向着那片海底的废墟走去,声竭力嘶的喊道。

可是已经晚了,漠雅修长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废墟中森森阴影里。

*

断壁后面是深深的海沟,生长着茂密的海底森林,到处是巨大的珊瑚礁石,海水是完全静止的,温度开始下降,浑浊的看不清东西,影影绰绰的可以看出这是一座沉寂的海底之城,很多建筑已经倒在泥沙里,漠雅摸过去,建筑的表层覆盖着一层脆硬的外壳,手一扒就碎了。露出底下繁复的壁画,破损的已经看不出是什么,但是这不是重点,漠雅估摸着大概的方向,朝着最中央过去,在一处石柱最密集的地方停下来,这应该就是神庙的位置,他自小看阿么绘制那些图形,对这种所谓城市的大概布局,心里还记得个七七八八,这也是他为什么会选择这片废墟出去的原因,从外面看,真的很像阿么绘制的图形的外围。

“在每一座神庙的下面,都有一条通道,开启的关键在于门上所绘轨道的第三个星点上。”漠雅想起阿么的原话,可是他记得当时阿么手里有一块黑色石头,现在他什么都没有,只能试试运气了。

漠雅在一疑似神庙门上摩挲着,在第三个星点的位置上竟然卡着一块石头,神庙一般都是坐北朝南的,漠雅自东向西转动石头,就听“轰”的一声大响,整个海底都在颤动。

“漠雅。”贝格再也顾不得什么,冲进来,可是一片浑浊黑暗中哪里还有漠雅的影子。

*

熙雅等雷晋说完,一声不响的站起来,勾过雷晋的腰,扣住下巴,端详了一会儿,火热的唇印了下来。

雷晋皱眉,很快回神,牙关一合,熙雅的舌头来不及收回,血腥的味道弥漫在两人的口中。

“要做直接做好了,不用来这一套,恶心。”不是没看到熙雅受伤的神色,可是雷晋现在总觉得要做些什么,才能压在心头的那口气喘上来。

“算了,你还是休息一下,我给你熬点鱼汤,你刚受伤了,多休息总是好的,我看着东边天起云了,可能还要下大雨,你在外面坐会,我熬上鱼汤,再把洞里收拾一下,要不然今晚真过不去了。”

熙雅自顾自的说着,蹲下了身,准备收拾剩下的几条鱼。

雷晋一口气没喘上来,却勾唇笑了,说道:“好,熙雅,今天是你拒绝的,你以后也最好不要动我一指头。”

“木柴不够了,我待会去那边捡点过来。”熙雅低着头,金色的头遮住他的侧脸,手指似乎被鱼刺扎到了,放在自己嘴里吮吸了一下。

雷晋还要说什么,突然眼中出现惊惧之色,因为他看到在熙雅身后一米左右的草丛里有一双血红色的细小眼睛,与周围草地一色的绿色身体,吐着长长的舌头,那东西的眼睛似乎不好用,短小的四肢贴地面上爬的很慢,但是向着熙雅的方向是没错的。

“熙雅,你不要动。”雷晋突然语气轻柔的开口。

“什么?”熙雅见雷晋突然转变这么快,觉得很奇怪,抬头望向他,就见雷晋正使劲盯着自己的身后,下意识的就要转头去看。

“不要回头,熙雅。”雷晋害怕的手一直在抖,大自然中这么鲜艳的颜色,他虽然不认识这东西,但也知道一定是有剧毒的,他宁可它盯着的是自己,现在他心里终于承认,熙雅并不是可有可无的存在了,如果熙雅现在有什么事……

他情不自禁的向前迈了一步,那个东西听到动静,红色的眼睛转向雷晋这边,原来这个东西真是靠声音来辨别方位的,他试探性的又走了两步,果然看到那个东西调转方向爬过来了。

“熙雅,我现在需要静一静,你看不要过来打扰我。”雷晋表情镇定的说完这句话,掉头就跑,那个东西一别刚才的慢动作,在草丛里迅的移动,刚转过一个弯,选准位置腾空而起,雷晋眼角的余光已经看到了,心里乱糟糟的,还好熙雅没事,只是还没见到漠雅。

眼前影子一闪,雷晋被人抱在怀里扑到地上,疼痛并没有如期而至,这些日子以来已经很熟悉的温暖告诉他,这是熙雅。

熙雅扑到雷晋的同时,右手狠狠的拍过去,那个东西落在一边的石头上,摔个稀巴烂。

天已经阴下来了,乌云密布。

熙雅的凝视着身下的雷晋,一言不,急切解着雷晋的衣服,双手在雷晋身上疯狂的爱抚,暴雨突然而至,却熄不灭两人之间已经燃烧起来的激情。

经历了刚才的生死,雷晋对熙雅的热情,给予最激烈的回应,肆无忌惮的他身下喘息呻吟。感觉熙雅把他上上下下的都吻遍了,辗转想要更多。

“给我,熙雅……”雷晋主动张开腿,勾在熙雅腰上,想真实的确认这个人还在他的身边。

“第一次啊,真是亏死了。”熙雅说完,对着雷晋疲惫的笑了一下,头软软的歪倒了雷晋的颈窝里。

“熙雅……”雷晋想到什么,看向熙雅还搭在自己腰际的手,右手上两个牙印,渗出来的血已经黑。

*

经过了一段漫长的黑暗,漠雅终于浮上海面,此时海上正下着大雨,海雾弥漫,他闭闭眼睛,好在光线有点暗,即使这样,长期不见光的眼睛还是觉得有点疼。

漠雅游上岸,爬爬自己湿透的额前的头,想着自己当初住的山洞是离海边最近的,大哥和雷晋应该也会选择那里。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算是昨天的,今天继续,我吃自己长胖了。

过两天请大家吃肉。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