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兽人之流氓攻> 确定关系

确定关系

事后,雷晋摊在草铺上,双腿大开,连合拢的力气都没有了,下半身全是白色潮湿粘腻的痕迹,草铺也被三个人弄得凌乱不堪。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分不清是谁从他的体内退出来,被撑开的地方有风进入,带了几分凉意。

雷晋现在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因为他眼睛上的布条还没有被拿下来。

“你带他去洗洗,我把这里收拾一下。”这是熙雅的声音,还有些暗哑,但不可否认的是里面的满足。

“恩。”这是漠雅的声音,近在咫尺。

雷晋感觉到眼睛上的布条被松开,突如其来的光线让他不适应的合上眼睛。

漠雅从地上散落的衣服里捡了一件还算是干净的,裹在雷晋身上,抱在怀里,打算去林间的小溪里清洗一下。

原来太阳还没有落山,洞外日光明亮,但是从午饭到现在应该也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了。

虽然对于兽人来说,白天和黑夜并没有什么区别,但在这里明亮的光线下抱在怀里,如此仔细打量雷晋的身体,这还是第一次,漠雅把雷晋全身上下都洗干净了,才开始清理那处地方,手指伸进去,两人留在他体内的浊液顺着腿根流下来,漠雅眼光闪了闪,抬起他腿,缓缓的进入,只是这一次特别的小心,因为他知道雷晋今天在两人的折腾下已经很累了。

雷晋早有心理准备,只是轻轻的哼了一声,就由着他去了。

雨后的林子里,空气清新,两人的身影交叠在一起,水面上一层层的波纹散开。

他们回来的时候,熙雅已经把山洞收拾好了,还算是干净整洁,只是隐隐约约间还残留着刚才激烈靡、乱的味道。

雷晋迷迷糊糊的昏睡中,有人扶起来,以口相渡,喂了一些东西吃,似乎有嚼碎的肉还有米粥。

*

雷晋再次醒来的时候,身边没人,洞里只剩自己,很安静,洞口太阳可以照射到的地方有大片金色的光晕,有一片绿叶被风吹进来,落到了草铺边上,按照以往的经验判断,应该又是一个中午了,他试着想坐起来,但是身子深处的传来的酸胀感让他皱紧了眉头。

雷晋闭上眼睛,嘴角扬起一个讽刺的弧度:雷晋,这样的你真是难看,什么时候开始竟然落到这个地步?像个弃妇一样。还和两个男人同时生了关系,当时他还可怜罗杰,原来到头来,自己也终究会落到这样一个境地,一定要回去,现代的社会才是他该在的地方,而不是在这里同时和两个男人保持不清不楚的关系。雷晋此刻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雷晋,你醒了吗?”漠雅在外面听到动静,手里端着一个还冒着热气的木碗进来。

“醒了就起来吃点东西?你早饭还没吃呢。”漠雅看到雷晋的手指动了动,却没有做声,心里就知道他已经醒了,只怕是不肯原谅昨天两人的行为。

“是我的错,后来我不该加进来的。”漠雅握了他的手说道。

雷晋听着前半句还像是人话,只是接下来的那句话气得他差点跳脚,就听漠雅颇为委屈的继续说道:“可是我好久没碰你了,你和大哥当时又……”

不想再听他重复一遍当时的样子,雷晋轻哼了一声打断他。

“起来喝点水,嗓子应该不舒服。”漠雅扶他起来,靠在自己身上,先喂了半碗水。

“大哥,去给贝格送点东西过去,我们这两天也该走了。”雷晋刚喝过水,唇色还泛着水光,漠雅低头蜻蜓点水的吻了一下。

“离我远点。”雷晋出声,尽管已经喝过水了,可是嗓子早已经是沙哑了,任谁喊了大半个下午,也不可能嗓子好好的。

“好了,别和我生气了,我做了米粥和你喜欢吃的蘑菇,咱们出去吃点。”漠雅把衣服拿过来,帮他穿好上衣,雷晋这才现原来自己自始至终都没穿衣服,只是裹着熙雅的一件衣服睡过去了。

“先等一下,再给你上点药,还是有点红肿。”漠雅分开他的腿看了看那处禁地,压下所有的情绪,镇定的弄了些绿色的药汁抹上,说道:“没有碧艾,这些是普通的消肿的药,可能好的慢点。”

漠雅的说的一派泰然,雷晋却是想吃了他的心都有。憋着一口气抬腿踢就他一脚,反而扯到自己后面疼了半晌。

*

“漠雅?”在吃饭的间隙,雷晋想了一下开口唤他。

“什么?”原本正低头喂饭的漠雅抬起头来,眼中掩藏不住的浓浓的温情。

“我们……”

“漠雅。”熙雅带了几分慌乱和焦急的声音,人影还没见,就传了过来。看到雷晋正被漠雅揽在怀里吃饭,说道:“雷晋,你醒了?”

“出了什么事情?”漠雅看他这副神色,赶忙问道。

熙雅看了一眼雷晋,才说道:“那个贝格突然说肚子疼,接着就倒在地上起不来了,那个,那个地方好像正在流血。”

虽说熙雅有时候看着稳重,有时候也会无赖点,但其实算起来有关系的也只有雷晋而已,而且这还都是最近生的事情,乍遇到这样的事情,他是一点经验没有。

“他看起来疼的受不了。”熙雅又补充了一句。

“我们去看看。”雷晋说道,自从知道贝格被人强了,还可能有了孩子,雷晋对他的关注就多了几分。

“那咱们走。”现在背着肯定不行了,漠雅直接抱起雷晋。

雷晋还分得出轻重,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也就老老实实的待在漠雅怀里,三个人很快就到了贝格暂住的那个山洞。

还没进去,就听到了贝格一声高过一声的惨叫。

他们三个进来,只见一条巨大的金色鱼尾,疯一样拼命的拍打着地面,地上和贝格的身上已经沾着不少的血迹。

漠雅把雷晋放在洞口那里,生怕贝格失态之下伤了他。

他们两人进去,避开贝格鱼尾的拍打范围,绕过去,一左一右的压住他的肩膀。

“贝格,你这是怎么了?”贝格此时的力量巨大,两个人合力好不容易才压制住。

“漠雅,好疼,肚子好疼……啊……疼……”贝格眼眶通红,嘴里应该是咬伤了,一说话就有些微血渗出来。

“漠雅,给我点药吃,药……”贝格反手死命的攥住漠雅的手腕,恳求道。

“咱们里面还有些止疼的药草,要不然我去拿来?”熙雅看他这样子,说不定下一刻就会疼死了。

漠雅狠狠心,摇摇头。

“漠雅,我错了,我不该打伤你们雌性的,你给我药……真的好疼。”贝格见漠雅摇头,以为他还在因为雷晋的事情怨恨自己。

“漠雅?”自己的弟弟不是这么冷血的人,虽然外表看着冷漠,但是自己一起长大的兄弟,他能不知道吗?今天这是怎么了?

“贝格,我问你,你有没有可能肚子里有宝宝了?”贝格的事大家虽然没挑明了说,但几个人都心里清楚。

熙雅还不知道金色人鱼的事情,疑惑的皱皱眉,但也没在此时追问。

倒是贝格神色巨震,眼中很快就浮上了一层极为痛苦的神色,说道:“不会的,不会的,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只是真的不可能吗?只有贝格心里明白,他在被囚禁的那一段日子,那个男人夜夜来和自己纠缠,人鱼的孕期是六个月,现在正好是两多月开始有反应的时候,身在人鱼族的一员,即使不是刻意的打听,但是基本的常识他还是有的。

三个人看贝格的反应就知道,怀孕的可能性有一半,甚至是一大半。

可他们三个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也是束手无策,但是药是不敢乱给贝格吃的,最后雷晋出个主意,把漠雅的煮的热粥先给他灌点,吃点热乎乎的东西总是没错的?

看贝格自从听到漠雅的问话后,一副早死早投生的样子,也知道从他嘴里问不出来什么了,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熙雅和漠雅两人合力灌了两碗米粥进去,贝格似乎也折腾累了,很快就昏睡过去了。

“那里还流血吗?”雷晋倒是没什么顾忌的问道。

“好像停止了。”熙雅看了一眼,有点尴尬的回答。

三个人把贝格安置好了,出来。

雷晋不愿意待在他们怀里,熙雅一左一右的扶着他,小心珍惜的样子,好像他下一刻就被风吹散了。

“我们去那里坐一会,我有话要说。”雷晋示意路边的一块干燥的大石头。

这里的地势高,他们三个坐在这里,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大海,广阔蔚蓝,人在这大自然面前似乎渺小的不值一提。

“你要说什么?”熙雅问道。

“我要说的是,我可以接受你们两个人。”两人脸上刚见一丝喜色,就听雷晋说道:“别急,听我说完。”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