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兽人之流氓攻> 明雅的秘密上

明雅的秘密上

明雅是个听话的孩子,虽然不知道雷晋为什么喜欢那块石头,不过既然雷晋说了,他就乖乖去做,所以到了第二天早上当沐和再一次问起,他们还需要点什么的时候,明雅眼睛都不眨就准确无误的开口了,说要沐和脖子上挂着的那块黑色石头。请使用访问本站。

沐和还没说什么倒是宇麒先黑了脸,心想自己雌性胸前挂着什么,这个豹族的小兽人怎么这么清楚,连颜色都描述的清晰明白,只是看明雅年纪小,想计较也没地计较,只能使劲的憋着一肚子气,无处宣泄。

沐和面上有点犹豫和迟疑。

“那个不能给吗?”明雅无辜的眨眨蓝汪汪的大眼。

“也不是,”沐和看了宇麒一眼,没多说什么就从脖子上摘下那块石头递给明雅,说道:“你这个小家伙怎么就喜欢这个了,这可是宇麒送给我的礼物。”但是礼物也不是这一件,所以给人也不要紧?

“谢谢沐和哥哥。”东西顺利到手,明雅对着雷晋翘翘尾巴尖示意,很有礼貌的跟人笑眯眯的道谢。

雷晋看到他的小动作,面上故作镇定,心里笑到直抽气,看来这个小家伙也不是一点脑子不长的。

贝格继续当他没有任何存在感的壁纸,这让一向知道他嚣张个性的雷晋觉得很奇怪,但是事不关己,他也懒得问。

“对了,差点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如果你们要回豹族部落的话,向东去,要经过一片巨大的荒原,最近那里来了一大群猎齿兽,我们狼族部落不少勇士已经伤在那里,还有些直接就没出来的,我劝你们还是走南边,翻过雪山再向东去比较好。”宇麒把送给他们的花生和玉米装好了递给熙雅,想起了这件事情,很慎重的告诫他们。

猎齿兽?雷晋和明雅不知道,可是熙雅和漠雅是见过的,体型巨大,个性非常的凶残,前端长着锋利的犬齿,基本上被他咬住的猎物就没有了逃脱的可能性,而且喜欢群起而攻之,兽人见到都要躲避三分。

此刻天又开始下起了小雨,这都已经接近雨季的末尾了,雨水反而多了,细雨中矗立在狼族南侧的高大雪山更多了几分萧瑟感觉。

熙雅和漠雅带三个人飞过雪山当然是没有问题的,明雅还好说,但是雷晋和贝格没有任何的御寒衣物,绝对会被冻伤,特别是雷晋,本身是雌性,天生的体质就比不得雄性兽人,更何况身上带伤。

他们谢过了宇麒的好意,决定还是沿着原来的路线向东,穿过荒原,回大草原去,宇麒见这样,只好把猎齿兽出没的大概方位说了一下,希望他们可以避过去。

熙雅背着明雅,漠雅背着雷晋,还要抓着贝格,飞了两天,巨大的荒原终于呈现在眼前,林木很少,怪石嶙峋,荒芜丛生的杂草从石缝里钻出来。一眼望去,似乎没什么活着的生物,只有旷野里呼啸而过的风声。

他们尽量的不做停留,但是这片荒原太大了,熙雅和漠雅也不可能一次都不休息的飞越过去,他们按照宇麒说的,尽可能的避开猎齿兽出没的地带休息,不生火,吃点冷硬的肉干和凉水。

这已经是进入荒原的第五天了,幸运的是没有见到猎齿兽的影子,但是心里都清楚幸运不可能一直都伴着他们,所以他们仍然需要小心谨慎。

今天他们临近傍晚才停下来,这里有一个很小的泉眼,碗口那么大,水量却不小,源源不断涌出来,流了足足有二十多米才消失在一处岩石层里。

熙雅找了一处岩洞,洞很深,有点潮湿,还能听到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滴答滴答的水声,但是胜在够隐蔽,洞口那里密密匝匝的生长着不知名的小灌木和藤萝。

漠雅留下来看顾其他人,并把洞里已经烂掉的枯草和杂叶清除出去,熙雅出去捡些干草和柴火。

“里面太脏了,你们三个先到外面坐一下。”漠雅找了根树枝把洞里的杂物拢在一起。

*

明雅舔舔雷晋的手,仰着头问道:“雷晋,你累了吗?”

雷晋犯了困,懒懒的靠在背后的被太阳晒过的岩壁上,说道:“还好。”这个身子现在坏的厉害,一点精神劲都没有。

“明雅去给你弄点水喝?”明雅看雷晋的嘴唇都干得白了。

“好。”雷晋可有可无的回了一句,其实他现在虽然觉得有点口渴,但更觉得累,骨子里带出来的累,似乎身上开了个洞,力气就从那个洞里不停的流走了,雷晋想等着流光了,大概这人也就快了,只是他还是死撑着,不愿意去拖累别人。虽然他没见过那个猎齿兽,但从熙雅和漠雅小心谨慎的态度上还是可以看出来,这次可能真的遇到麻烦了。既然帮不上忙,不增添负累就是好的。

“那你就等着,不要睡着了,明雅马上就回来。”明雅看雷晋的眼睛快要闭上了,在雷晋的手上又舔了一下告诉他。

“我也去。”贝格拍拍手也跟着过去了。

其实泉眼很近,也就有十来步的距离,明雅趴在上面喝了两口,就急急忙忙的化出人形,捧着水回来,可是没走两步,手里的水就漏光了,再捧,再漏,再捧,再漏,如此再三,也没能带回去一滴水,明雅急得满头大汗。

贝格都看不下去了,骂道:“笨蛋,你不会让雷晋自己过来喝啊,至于你们兄弟三个这么娇贵他吗?”

“雷晋累了。”明雅不满贝格说雷晋的坏话,不愿意搭理他。

“那你倒是带回去啊。”贝格抱着手臂,凉凉的说道。

明雅想找个大点的叶子,可是荒原上的植物由于缺水,叶子都很小,最后明雅干脆趴下来自己喝了一大口,腮帮子鼓鼓的就回来了。

雷晋闭着眼睛,已经快睡着了,忽然觉得唇上有些湿润,他知道是明雅打水回来了,自然的张开嘴,吸吮着,咽下去,干燥冒烟的喉咙舒服不少,但是为什么有温热感?雷晋一惊,立刻睁开眼睛,就见明雅放大的脸近在咫尺,略带羞涩,眼睛直愣愣的盯着自己。

“明雅,你做什么?”雷晋定了定神问道。

明雅得寸进尺在雷晋唇上又舔了一下,红着脸说道:“这是雷晋第一次亲明雅呢。”

雷晋无语,一个两个三个事后装无辜的本事倒是深得家族遗传。

“看来你的日子也不是那么好过的,应付三个,你这身子受的了吗?”贝格现在有了闲情逸致了。

但是雷晋却不打算配合了,于是挑眉笑道:“你还是担心你那奸|夫什么时候上门来逮你?”

贝格没好气的说道:“他不知道我去哪里。“

“他不知道,可是宇麒知道。”他懒得问,不代表他就看不出来贝格在躲着宇麒,至于为什么,雷晋不知道,估计是和那个男人有关,他现在只是诈一诈贝格。

“你怎么也知道他们认识?”贝格狠的冲过来,抓住雷晋的肩膀,质问道。

“走开,你。”明雅一把推开他,张开手臂站在雷晋前面,阻止他再过来,凶巴巴的说道:“不准你伤着雷晋。”

贝格从地上爬起来,咬了咬牙,说道:“谁稀罕。”转过来,隔着一段距离坐下,对着雷晋说道:“不过他要真的找过来了,我就说肚子这个东西是漠雅的,让他滚得远远的。”

雷晋没那力气和他争辩,心想,贝格,没事你就在这吹,那个男人是那么容易糊弄的角色吗?如果是,你也不会被人攥在手心里玩的死死的了。

*

“再过两天就好了,等我们走出这片荒原,就能吃点热的东西了。”怕火光会引来猎齿兽,他们今晚照例吃的是冷肉和凉水,洞里也不敢点火烤干,漠雅就把雷晋抱在怀里,免得他受寒。

“恩。”黑暗中雷晋答应一声,表示听到了。

“身上有什么地方难受吗?”漠雅在他身上上下下摸索检查了一遍。

“没有,我们睡。”雷晋小声说道,其他人应该已经睡着了。

漠雅拿那块土布把雷晋裹好了,塞到自己怀里。

深夜里,雷晋忽然睁开了眼睛,因为他听到了奇怪的声音,正在一步步的逼近了。

漠雅的中指及时抵在他的唇上,紧了紧圈在雷晋腰上的手臂,示意他暂时不要动。

雷晋这时才看到熙雅已经化成了兽形,悄悄的潜到了洞口边上,黑暗中他的眼睛尤其的明亮。

声音越来越近了,听到了灌木丛被踩过,枝条噼噼啪啪断裂开来。熙雅拱起身子蓄势待,漠雅把雷晋放在明雅边上……

作者有话要说:前两天我笑大袁被一个隔夜的馒头弄去打了一天点滴,结果报应来了,周末在家不吃饭,顿顿啃玉米,消化不良,上吐下泻,挂了两天吊瓶。

趴在床上精神消极之下,想到一个比较狠的结局,漠雅死了,小雷回去了,后来死在帮派的暗杀中,熙雅和明雅渐渐的淡忘了。嘎嘎嘎,结局怎样?

好了,不要拍死大米,这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