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兽人之流氓攻> 关于宝宝

关于宝宝

“漠雅来了,还是不见?”春纪起身来到窗边,看到院子里进来的人,回头问还趴在床上的雷晋。请使用访问本站。

“不见。”见了不知道说什么好,还不如不见,所谓的解释他现在也不想听,他现在只想胳膊能尽快好起来,远远的摆脱这一切。

“这是第几天了?”春纪拿着放在墙角的竹竿把窗子向上撑起来。

突然进来的阳光刺得雷晋眼睛眯了眯。第几天了?今天是第十七天?他懊恼的皱皱眉,有点厌恶自己竟然记得这么清楚。

这些天他都住在春纪家里,罗杰,漠雅,明雅,甚至贝格都来了一次,只是独独不见熙雅,估计每一个都来问他怎么想的?可是他自己都不知道,又怎么去告诉别人。依赖别人才能生存下去,尽管很多次勉强自己接受这个现实,可是越来越现自己做不到,这次下药毁了他难得付出的信任,但是自己知道这也许只是个契机,只是把本来就存在的矛盾提早明朗化罢了,自己一直不能适应的是在这个世界所扮演的角色,在现代社会里,他虽然谈不上呼风唤雨,可是终究有属于自己的领域,在那里,他是绝对的强者,有太多的人需要依附他才能生存,可是在这里呢,他只不过作为一个力量弱小的雌性被人压倒,现在竟然还要生孩子,真是笑话了。沦落到今天的地步,他要怎么办?难道还要高兴喝彩不成?

不论他们下药的最终目的是什么的,为了留住人还是单纯为了孩子,他都不打算配合,也没有配合的必要。

“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放下东西就走了,我去看看是今天是什么?”春纪乐此不疲,每天送来的东西都不带重样的,他都好奇了,雷晋却是一眼都不看。

雷晋看春纪兴匆匆的冲出门去,尽管身体觉得僵硬了,还是不敢动,因为他身上还扎着无数的骨针。

起初春纪说要针灸的时候,雷晋都吓了一跳,暗地里没少怀疑春纪也是穿来的,加上他的来历本来就很可疑,部落里都没人知道,可是几番试探下来,现大概是他真的想多了。

不过春纪的医术倒是比传闻中的更好,就算放在现代社会,伤的这么重,又隔了两个多月的时间,估计救治都很困难,但是春纪每天针灸,再配合一些草药,十几天下来,自己的胳膊已经开始有些感觉了,酸酸麻麻的,尽管不是很明显,但毕竟是看到了希望。

“雷晋,今天是野鸭,中午我给做鸭子吃,听到回一声。”春纪对着屋内喊了一声,拿起来放在桌上的三只野鸭掂量了一下,还挺沉的。

“知道了。”早先竟然没现春纪这么罗嗦多事,每次说话都要别人回答他,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

“我就知道你没走。”春纪拉开院门出来,倚着门框笑道,声音有刻意的放低。

“他今天还好吗?”漠雅还站在墙外,忍不住转头向此刻雷晋所在房间的窗子看了一眼,自然是什么都看不到的。

“你指的是哪里?如果是问身体,有我在自然是没问题,你刚才也听到了。”

漠雅点点头,确实,听声音很有力气的样子。

“至于心情嘛,我可治不了,不过既然事情你们已经做下了,就的有承担后果的心里准备。”这件事情,他原本实在懒得搭理,只是一个两个三个的在他面前,不死不活的样子实在影响食欲,他最近明显觉得自己食欲不振,他原先每顿饭能吃一只野鸡,三个饼子,现在只能吃一只野鸡和两个半饼子了,足足有半个饼子的差距。

反而是雷晋这个家伙,每天无所事事,食量倒是大增,还没到饭点呢,就开始喊饿,他针灸完了,熬药,接着又开始下厨做饭,天天忙个半死,连找个人纾解一下都没空,快要憋死了,所以漠雅他们时不时的拿来的那些东西,他一点都没觉得不好意思,统统收下了,就当时慰劳自己了,反正雷晋那家伙吃的比自己还多。

“这中间有误会,药不是我们下的,以后会解释给他听的。”漠雅迟疑了一下,说道。

“你们没做,可不表示你们没想过,估计雷晋也知道这点。”不过看雷晋那副死样子,明显是犹豫了,心动了。如果真的生气,想断干净的话,直接说白了就是,还用得着这么藏头露尾的不敢面对吗?

漠雅心里也清楚,现在已经算好了,起码雷晋也没明确说断绝关系,他现在是想见雷晋,可是又怕见到。

“他不喜欢天天吃肉,另外那个袋子里放了些菜和野果子,你劝他多吃点,他最喜欢吃蘑菇了……”漠雅换个换个安全点的话题。

“停,你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我肯给他治病,给他点吃的,饿不死他就行了,哪里有那么多讲究?”春纪金色的眉毛倒竖。

“让你多费心了,谢谢你春纪。”漠雅眸色平静,真心道谢,倒是不在意春纪的话。

“我讨厌你和罗杰一样的眼睛,可是也有点像他。”春纪盯着漠雅墨绿色的眸子低声说道。

尽管春纪的声音低,但是漠雅还是听到了,微微皱眉,但是终究没说什么。

*

中午春纪收拾了两只野鸭,外面涂抹了蜂蜜,鸭肚子里塞满了野果子和蘑菇,青菜,用火烤了,一人吃了一只,一点没剩下,最后两人吃的肚子都圆了。

“如果有点葱丝,薄饼和甜面酱就好了。”吃饱饭,两人舒服仰躺在竹椅子上,你还别说,春纪就是会享受,弄的竹椅子都和现代的摇椅差不离了。

“什么是甜面酱?”说到吃的,春纪很有兴趣。

“说了你也不懂。”实际的情况是雷晋自己也不大懂,他只是负责吃,哪知道怎么做出来,只是以前见人做过。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会不会?”春纪还就是认死理了。

其实说起甜面酱的制作方法,一般只是要有麦粉就够了,无非就是酵,碰巧豹族部落就种着麦子,麦粉虽然每家每户都不富余,但是多多少少是有点的,春纪家当然也不例外,雷晋说了大体的方法,春纪就忙活开了,至于结果如何,雷晋并不指望。

他现最近的食量猛增,而且是又能吃,又能睡,本来想着要好好的考虑他们之间这乱七八糟的关系,谁知道现在又困了,眼皮越来越重,雷晋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春纪在厨房里喊了几声,没动静,过来一看,竟然睡着了。

“喂喂,院子里凉,要睡回房间睡。”春纪摇摇椅子,他可抱不动雷晋。

“唔……”雷晋是下意识的答应一声,只是坚决不行动。

“吃了就睡,养猪呢。”春纪皱眉嘟囔一声,打算认命的回房拿床毯子出来,雷晋这破身体,已经这伤那伤的了,再着凉了就更麻烦了。

“我抱他进去。”

突然传进耳朵的低沉男声让春纪吓了一跳。

“你怎么走路没点动静?”春纪一回头,见到了站在不远处的熙雅,正朝着这边过来,才十来天没见,人怎么就憔悴成这个样子了,眼底的青影那么重,到底是多久没好好睡觉了。

这些天熙雅不死心的去了好几个部落,找那里的药师问问有没有方法解开榕织果的毒性,因为他现在已经知道了,榕织果对兽人来讲,一点毒性都没有,甚至还有活络血脉的好处,但是雌性就不一样了,不仅导致终生不育,而且还沉积在身体里,对身体有持久的伤害。可是一无所获。每个医师都言之凿凿的说没办法。

熙雅看雷晋难得睡得安宁,不敢多打扰,放下雷晋很快就出来了。

“关于榕织果,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其实熙雅问出这个问题,也不抱什么希望。

“没有。”春纪一点也没犹豫的说。如果雷晋没有口鼻出血反而是麻烦了,正因为出血了,现早,才有救,解药当然是没有的,只是他在给雷晋针灸的同时把毒性一点点的引出体外了。做了和说出来又是两码事,一来,他讨厌罗杰,连带讨厌所有和罗杰有关系的人,二来,他倒要看看这些兽人在知道自己的伴侣不能生育以后,在这个把子嗣看的无比重要的部落里,他们会作何选择。

意料之中的答案,还是让熙雅的眼神暗了暗,孩子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反正雷晋自己也不喜欢生宝宝,只是是他的身体到底该怎么办。

春纪冷眼旁观,并不打算说什么,还没做出最后的选择不是吗?他还想看的是最后的结果。

作者有话要说:包子什么呢,有木有?嘿嘿

大米今天中了一个大奖,我们这里一家市九周年店庆,消费1抽奖一次,大米抽了一个价值3.9元的塑料盆一只,迄今为止大米抽到的最大奖。,(*^__^*)嘻嘻……</P></DIV>

<TR>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