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兽人之流氓攻> 漠雅的身世

漠雅的身世

如此又过了十来天,雷晋胳膊酸麻的感觉加剧,心想应该是可以轻微的活动了,但是春纪特意交代过,没事别乱动,他也就听着,虽然心里也着急,希望早点好,但也知道伤筋动骨一百天的道理,这事急不得,一个月能恢复到这样已经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请记住本站的网址:4G中文网..。

春纪说今天是最后一次针灸,做完这一次,就主要是敷药了,按摩为主了,当然最主要还是后面的长时间调养,这个道理雷晋也懂,只是觉得自己未必有那个耐心等下去,不过现在也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尽管做了很多次了,但是每次雷晋看到春纪手里的骨针,还是有点心寒,一排排细针包在白色细棉布里,最长的也只有十几厘米的样子,通体乌黑,听春纪说是一种动物的骨头磨的。

“趴好了,不要动。”春纪已经把针捻在手里了,这个时候他倒是难得的严肃认真,一点也没有平时常挂在唇边的讥诮笑意。

“春纪,你这些针不会突然断了?”雷晋貌似不经意的说,谁都知道啊,骨头久了总会松脆的,万一断在身体里,那也太惨了点。

“你不就觉得问的晚了点?”春纪在他腰上拍了一下。

“是晚了点,但总比死的不明不白好?”雷晋大方承认,身体不自在的缩了缩,没办法,腰上也是他的敏感点。

“你知道这是什么动物的骨头吗?”两人说话的时候,春纪已经找准穴位刺进两针了。

“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最近趴着总觉得肚子不大舒服。

“在最深的海底有种叫无目蝶鱼,它们身体扁平,生长着巨大的蝶翼,没有眼睛,骨头可以承受最大的海水压力,据我所知,这应该是最硬的骨头,你说它会不会断?”

“春纪,你好像知道的真的很多,连最深的海底的东西都知道。”这里不像现代传媒那么达,雷晋来了这么久了,也现,兽人对外面的世界也都是一知半解的,只是约莫知道个大概,可是春纪明显不是,他说起某样东西,就像自己见过,起码是很了解的样子,真让人不得不怀疑。

还有春纪的医术,他虽然见过的医师不多,也是起码豹族的青乔和虎族的木月都是亲身接触过的,他们的医术已经算是不错了,但是和春纪一比,简直不是一个档次的,就像,雷晋想了想,大概就是自行车和火车比度。

春纪下针的手一顿,接着恶狠狠的说:“你再废话,我扎错地方,你自己受着。扎死扎残,概不负责。”

“真狠。”雷晋不敢再招惹他,赶紧换个话题,转移一下注意力,于是问道:“我这胳膊什么时候能活动两下,这么久了,都感觉是长到别人身上了。”

“这次扎完针,你就开始慢慢试着活动,等再敷一个月药,吃饭应该不成没问题了。”春纪扎完针,在一旁的水盆里洗手。

“恩。”雷晋闭眼答应一声。

这个时节的草原有一点凉了,特别是早上的时候,春纪院子里树木多,风吹过,沙沙沙的作响。

听到院子里有动静,雷晋支巴起耳朵。

春纪假装没看见,不紧不慢,手指一根根的擦过去,知道的明白那是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绝世珍宝,用得着这么仔细?

直到雷晋都忍不住看向他时,春纪才放下布巾,开口道:“我去看看今天是谁?”

春纪怀着作弄人成功的美好心情踏出了房门。

只不过他的好心情也只是维持到出房门而已,看到背对他,负手站在院子里的颀长身影。春纪眸子微红,面色却是一冷,主动开口问道:“族长怎么有空到我家来了?”

安布转过身,平静温雅,微微一笑说道:“有些日子没见了,春纪。”

“族长那么忙,我怎么敢去打扰?”春纪站在原地,一步都不向前。

“记得这些雨凌花,还是当年我亲手种的,几年没来,都满满一院子了。”看着像小刺猬一样的春纪,安布包容的笑笑,还和当年一样,一点都没变,见人就刺。

“我这地方不干净,族长自然不屑于来。”说起往事,春纪眉间有点松动,但是想到这些年来的经历,脸色又冷了下来。

“春纪,你这孩子……”安布皱眉,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才不是你的孩子,漠雅才是,那是罗杰给你生的宝贝,只要罗杰生的,哪怕不是你的,你也喜欢不是吗?要不要我再叫你一声安布叔叔?”

春纪一激动,控制不住情绪,音量大了,连雷晋在屋里都听得清清楚楚,心里暗惊,他早就看出来,安布和罗杰之间不简单,只是没想到漠雅竟然是他们两个的孩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春纪还在激动的说着什么,但是雷晋被自己现的另外一个事实惊到了,漠雅是罗杰生的,那熙雅和明雅呢?应该也是?也就是说罗杰在这个世界生了三个孩子?他也被改变了体质?是强迫的还是自愿的?所以罗杰即使有图纸也无法离开吗?是因为孩子吗?

他是不是应该庆幸自己不能生孩子呢,否则就只能和罗杰一样,在这里生孩子,想到自己有一天挺着肚子像个企鹅一样摇摇晃晃的走路,雷晋先打了个寒颤。

此时春纪和安布的对话已经到了另外一个阶段了。

雷晋只听到春纪冷笑了一声,说道:“我就知道,你躲我还来不及,怎么会主动上门,想知道儿子的伴侣怎么样了,笑死人了,你自以为是的,偷偷摸摸的关心,谁会领你的情?罗杰吗?漠雅吗?”

过了许久,没有听到安布的回答,雷晋都以为他走的时候,才听安布说道:“他恢复的还好?”

“死不了。”春纪气哼哼的说了一声,又追加了一句:“不过不能生孩子了,有本事就让漠雅早早的再找一个。”

“他不会的,罗杰教出来的孩子不会这么薄情。”安布的声音很肯定。

“罗杰自然是最好,样样都好,但是他永远也不是你的,你这辈子也得不到。”春纪带着恶意的表情笑了笑,这么多年了,这个男人还是想不开,但是想不开的又岂直是一个人。

“春纪,起针了。”雷晋看看放在墙角的沙漏,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也顾不得门外的两人在说什么。

安布又说了句什么,雷晋没听清楚,但是明显是春纪是不爱听的,因为下一刻雷晋就听到院子里凳子被摔烂的声音。

“你走,我的事情不用你多管闲事。”春纪声嘶力竭的喊道。

院门响起,院子里重归安静。

春纪在门边的阴影里站了一会儿,揉揉眼睛,才转身回屋。

雷晋知道他心情不好,就打算顺着给他捋捋毛,说道:“春纪,你的甜面酱不是做好吗?用来做菜滋味很好,我恰好知道好几道菜谱,要不咱今天中午试试?”他知道春纪对医术和吃食特别执着,希望能借此引开他的注意力。

“估计是你自己嘴馋了?指使我去下厨?最近都胖了,还不知道少吃点。”春纪的声音还是有些不稳,但是起针一如往常的利落。

“有福同享。”起完针,在春纪的帮助下做起来,笑眯眯的说道。

“你先坐一会,我出去收拾一下,咱俩到院子里晒太阳。”

雷晋知道,春纪应该是去收拾摔烂的那把椅子,春纪不提,他也不问,两人心照不宣,就仿佛刚才的事情没生过一样,虽然他心里好奇的要死,毕竟事关漠雅,也不知道漠雅自己知道吗?

春纪扶雷晋出去,今天的太阳真好,从树叶间投下来一个个小光点,开始是圆形的,后来一点点的被侵蚀,慢慢的变成了半圆,弯月,天色也渐渐的暗下来。

就听到街上乱了,人的喊声,狗叫声,还是乒乒乓乓的各种器具敲打的声音,太嘈杂了,雷晋也没听清楚他们到底在喊什么。

春纪正踩着梯子,在一处平整的屋顶上晒药,看了看外面,神色之间倒没有丝毫慌张,顺着梯子下来,见雷晋也还平静,于是说道:“你应该也知道?正常的自然现象。”

天色越来越暗,雷晋都快看不到站在对面的春纪的身影了,说道:“知道,日食。”没想到现代都见过日食,跑来这里反而看到了。

院子里很快漆黑如墨,真的是伸手不见五指了,院子门突然响了,雷晋暗下戒备,虽然这里的人还是不错的,但不排除有人趁火打劫。

被揽入怀中的一霎那,尽管不想承认,但是雷晋还是悄悄的松了口气。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在今天结束前了,大米最近有变懒的趋势,自我忏悔,一吃完饭,就想上床睡觉。

怎么前台不显示?我再一遍。

哎,谁知道漠雅是谁的孩子呢?╮(╯▽╰)╭</P></DIV>

<TR>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