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兽人之流氓攻> 想留住的宝宝

想留住的宝宝

雷晋第一反应是这个青乔药师看着年纪也不小了,身手倒是意外的敏捷啊,虽说也有自己对他没防备的原因,但是这抢东西的度确实让人佩服,一把夺走,一扬手,仅剩的几个山楂顺着斜坡圆润润的就滚走了,可惜了,这山楂酸酸甜甜的,味道还是不错的。请使用访问本站。第二个反应才是两个多月的身子是什么意思?

可是还不等雷晋问呢,就见青乔药师黑着脸转头又对着罗杰开火了:“他年纪小,又是第一胎,难免不懂事,难道你这个做阿么的人也不懂吗?也由着他胡来?这头几个月多重要,别人都是小心再小心,还怕保不住,你们这还把山楂吃上了,寒凉的东西易滑胎,成心不想要是?”

熙雅他们三个都是青乔药师接生的,特别是生漠雅那次,自己差点就不想坚持了,还多亏了他,所以罗杰对青乔药师一直是感激并尊重的,这次见他火,也只能先受着了。只是心里暗暗叫苦,他怎么知道已经被春纪诊断为不孕的人突然就变成了有两个多月的身子的。

“青乔药师,您确定吗?他……”等他完火了,罗杰才小心翼翼的确认道,不是自己要怀疑,只是这事情实在是太蹊跷了。

“我做药师三十多年了,接生的孩子都不知道有多少,雷晋的身子,我打眼一看就有两个多月了。”青乔药师很有把握的说道。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雷晋从地上爬起来,拍拍手上的土,问道,拜托,他也不傻,两个多月身子的话他也明白好不?但是这话是可以随便说的吗?春纪不是说他不能生育了吗?而且他也没有和他们的兽型做过啊。

所以不可能的?尽管雷晋心里这样安慰自己,可是总有一股挥之不去的不好预感,两个多月?难道是三个人在山洞的那一次?他实在记不清楚三个人到底做了多少次了,可是他还记得熙雅和漠雅的东西每次都留在他的身体里,烫的内壁都软了,可是春纪也说过人形的时候怀孕的可能性很小啊,虽然当时自己被蒙住了眼睛,但是应该也可以确认,那两人自始至终没有换成兽型。

可是为什么还是心慌呢?雷晋觉得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他不能在这里有孩子,他不能像罗杰一样留在这里,他的手臂好了,是要走的,怎么可以有孩子?

“雷晋,你先不要着急,听青乔医师怎么说。”罗杰一看雷晋的脸色不对,心里也苦恼,如果是真的,只能说这个孩子来的太不是时候了。

青乔药师被他们奇怪的反应弄的一头雾水,怀了宝宝,这可是大好事啊,哪一家不是欢天喜地,怎么就他家似乎就截然相反呢?

当年罗杰是这样,现在雷晋也是这样,难道外面部落来的人都这么奇怪的吗?

“青乔药师,您再仔细的看一下。”罗杰扯扯雷晋的衣袖,示意他放松一下。

雷晋很想装作不在意,但是嘴角僵硬的实在做不出什么笑模样。

“那你坐下来,我再仔细看一下。”青乔药师说道,不管怎样,看着这个没一点自觉即将成为阿么的人,只能先看看孩子怎么样了。

“我们去那边坐坐。”罗杰指着溪边散落的几块大石头,他们三个站在这里已经引起不少人的关注,离得远点比较好,关键是那边还有一块半人高的石头,手搭在上面正合适。

三个人溪边坐定,边上的芦苇和高草适当的遮挡了一下众人的视线。

“把你的手腕搭在这里。”青乔示意那块半人高的石头。

雷晋把右手放上去,青乔药师搭了三根手指上来,要是以往,雷晋或许还会对这种类似于中医的诊脉方式表两句感言,可现在是一点心情没有了。

青乔药师闭着眼睛听了一会,可是眉头越皱越紧,半晌,睁开眼,说道:“换左手。”

如是再一遍,青乔药师嘴里念叨着:“奇怪了……”

“怎么了?”罗杰追问了一句。

雷晋虽然没说话,但是眼里也是这个意思。

“把你的衣服撩起来,我看看你的肚子。”青乔医师没答话,反而提出了下一个要求。

尽管有些不甘愿,但是这节骨眼上,雷晋也只能配合。

青乔医师有些粗糙的手,在雷晋的小腹周围摁摁这里,摸摸那里,嘴里还是不停念叨着:“奇怪了,真是奇怪了……”

“青乔药师,到底是怎么了?您不说,我们心里都着急。”罗杰说道。

“看雷晋的身子明明是有两个多月了,这没错,但是诊脉,为什么都几乎感觉不到孩子呢?”兽人宝宝的孕期是八个月,雌性宝宝是九个月,按说两个月就能感觉到孩子了,但是雷晋这都快三个月了,孩子怎么还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难道是我看错了?”这种事情,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只能是等等再说了。

雷晋听到这话,不知道是不是该松一口气,只觉得这短短的几分钟,身上就起了一层虚汗。

但是罗杰却没有因此放松下来,他虽然不是一个医生,但是作为一个曾经的现代人,他知道感觉不到孩子的脉动,原因有很多,但是并不表示雷晋的肚子里就没有。但是看雷晋现在的情绪,他觉得还是弄清楚再说,只是作为两外两个当事人,熙雅和漠雅也是必须要知道的。

剩下的时间,雷晋就帮着罗杰染线,都是分好工的,有人不停的会送来搓好的线团,他们就负责下锅,加染料,再挑出来,晒干。明雅趴在地上,也帮着看火。

另外一边,还有些雌性是中午过来专门帮厨的,整只猪,整只羊,已经架在火上,划上几刀,抹上调料,油滴在火里,散着异样的香气,锅子里炖的大块的肉咕嘟嘟的也熟了,正冒着热气。穿着粗布衣服的雌性还有穿着兽皮的兽人,正吆喝着聚拢过去。

但这不是他熟悉的世界,他一定要回去。

“走了,吃饭了,雷晋。”罗杰喊他。

“哦,来了。”雷晋把最后一捆线晾在竹篱笆上。

吃的东西都差不多,但是兽人和雌性是分开坐的,都是一个部落的人,大家也就没有无所谓的客气,想吃什么,自己就自己去盛。

“我们俩吃一碗。”罗杰端着一只砖红色的粗陶大碗放在雷晋面前,里面总共盛放着一块肉,但是有西瓜大小,足够两人吃了,雷晋也现了,除了在罗杰家,其余地方碗盘什么的都异常大,做饭也更豪放。

“谢谢。”

罗杰答应一声,又去给明雅单独成了一碗,明雅还小,在哪边吃都无所谓。

“你们一家人还这么客气。”齐罗的阿么苏瑞正好坐在他们身边,闻言打趣道。

雷晋笑笑,只是习惯了。希望回去以后,能把这里的一切习惯也能戒掉。

罗杰握着两根筷子,想把肉撕开,看其人都是用筷子叉起来直接吃,雷晋虽然不像罗杰那么讲究,但是这吃法,也实在无法接受,弄的一嘴一手的油。

“阿么,明雅来。”明雅看罗杰弄的吃力,急忙凑过来开口。

“乖乖吃饭去。”罗杰看那那两只毛爪子,不抱任何的希望。

“阿么,雷晋。”熙雅端着两个盘子过来了。

“这盘是阿爹切的。”熙雅贼兮兮的小声在罗杰耳边说道。

“漠雅给贝格送点肉回去了。”熙雅主动说道,接着又献宝一样把手里的那盘端到雷晋面前,笑道:“这些是切的,你手现在还不能用力。吃小块的比较方便,晚上回去再上一次药,春纪说很快就会好的。”

雷晋顿了一下,不知道在想什么,直接下手去拿还泛着红油的肉,结果自然是被烫到了。

“是我不好,忘了说还烫着呢。”熙雅赶快把肉盘子放在一边,握着雷晋烫着的手指吮着,含含糊糊的说道。

“他们感情真好,就像你和安森安洛他们一样。”苏瑞胳膊碰了罗杰两下,笑道:“你看那些年轻雌性们羡慕的眼神。”

罗杰抬头,果然看到很多人的一脸羡慕,但这份感情还是让雷晋没有安全感啊,现在别说留下了,甚至有孩子都是他所排斥的。

“还疼吗?”熙雅问道。

熙雅紫色眸子很干净,干净到里面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影子。

雷晋心里叹口气,扶额笑了笑,问道:“熙雅,你今年多大了?”

熙雅求助的看着一旁的阿么,意思是:要不要实话实说?这次可能真的瞒不过去了。

阿么说过,说出年龄会被雷晋嫌弃的,虽然他也不明白年轻点有什么不好。

雷晋似笑非笑的轻哼了一声,问正趴在一旁吃肉吃的欢的小家伙:“明雅,你知道你今年几岁了?”

明雅举先起一只爪子示意,等嘴里的肉咽下去后,才说道:“明雅知道,明雅马上就要十五岁了。”

“那漠雅呢?”

明雅掰着爪子算了一会,答道:“二哥比明雅大两岁,二哥十七岁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