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兽人之流氓攻> 第一个宝宝的命运

第一个宝宝的命运

“小弟,开门,你会害死雷晋的,你开门。请记住本站的网址:4G中文网..。”漠雅眼睛充血,失去理智的使劲砸门,试图引起明雅的注意,因为他清楚的看到雷晋的身下的石桌上滴下来的液体,除了两人的浊液,还混着好多血,明雅的这个做法,雷晋的后面一定是受伤了,而且他的肚子里还有孩子。

可是他们不敢从外面将门推倒,因为房内的石桌正对着石门,石门倒下,如果里面的两人躲闪不及,都会被压死在下面。

“明雅,我是大哥,听话,你先放开雷晋。”熙雅觉得自己也快疯了,好不容易阿么支撑着醒过来,他们刚回家,就听贝格说雷晋因为明雅进了神庙,就怕两人出意外,急火火的赶来,没想到事情还是出来了,小弟刚成年意识不清,雷晋六个月的身子,行动不便,到底该怎办?

老祭师颤巍巍的跟在后面,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他刚开始被明雅扇出来的时候昏了过去,等醒过来,里面激烈交|合之声他怎会不知道,想着出去找人,正好迎上了熙雅和漠雅。

雷晋此时双腿张开到极限,无力的落下石台两边,人已经没有多少意识了,恍恍惚惚的陷入迷离的状态,中间昏过去两次,却又被楔在身体里的东西一次比一次更深的戳刺给弄醒了,下半身麻麻的,几乎没有知觉,只有胳膊本能的抱住身上的豹子,低低的求饶想他慢点。

漠雅和熙雅熟悉的声音换回雷晋几分神智,勉强睁开沉重的眼皮,先引入眼帘的是明雅还是兽型的脸,眼睛里血红的颜色淡去不少,蔚蓝与淡红交叠着,说不出的诡异,雷晋却知道这还是明雅,心里并没有多少的害怕,似乎因为有人来,明雅情绪又开始有剧烈的起伏,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内壁被撞击的更厉害。

“你是我的……你是我的……”明雅每动一下就要说一声,似乎说多了,身下的这个人就是自己的。

“明雅,我在这里呢,在这里呢。”雷晋打起几分精神,隐隐约约的知道明雅是把自己当成所有物,生怕外面的兽人进来抢夺,这才焦躁不安。

“好舒服……”真想永远待在这个人的身体里,很温暖,这种温暖的感觉似乎什么时候感受过。

“明雅,我是雷晋,你还认识我吗?我是雷晋啊,你好好的想一想。”雷晋环着明雅的颈项,双手顺着明雅的脊背熟练的揉捏着。

“我们是在从里遇到的,你还记得吗?有一棵很高的树,你就站在我身后……”真是没什么力气在这里忆古思今,可是明雅如果不放手,两人就只能在这里耗着了。

明雅的戳弄渐渐的停了下来,神色很迷茫。

“树下有只龙猪,我当时趴在树上……”雷晋慢慢的诱导他回想当时的情形,心道自己的耐性真是一日比一日好,回去后当不成老大,应聘幼儿园老师也足够了。

“里面怎么样了?”老祭师听里面没有动静了,熙雅和漠雅挡在前面,他看不到里面情形,就忍不住的问了一声,

漠雅没有回头,闻言,淡淡的说道:“再等一会儿。”他知道雷晋想做什么,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明雅自己清醒过来。

兽人因为成年所面临的巨大痛苦,激出了身体内潜藏的兽|性,在迷失心智的这一段时间内,什么人都不认识,这时候如果遇到兽人,就会斗个不死不休,甚至连雌性都难逃厄运,所以部落里兽人成年仪式才会设置在神庙里最坚固的地方,不到日落时分绝不放刚成年的兽人出来,日头落了,他们的神智就能清醒了。

现在正午刚过一点,日光正烈,明雅能不能清醒,谁都不能做出保证。

里面的两人就着相连的姿势,把两人在丛林里相处的点点滴滴讲给他听,雷晋这时也才现并不是多么幸福的时光,竟然还记得这么清楚。

“我们还烤鱼……”

“雷晋当时没穿衣服,那里粉粉嫩嫩的,很漂亮……”明雅接上话。

一听他说这个,雷晋满头黑线,抬手就拍了他一巴掌,转而明白过来,惊喜说道:“明雅,你这次是真的清醒了吗?”

不会又是骗他,再想做下去?

“雷晋,我是明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恢复成蔚蓝色的眸子里滚烫的泪珠子大颗大颗的落到雷晋的脸上。

一旦确认了,雷晋心里松口劲,手上却狠狠的聚起仅有的几分力气,对着近在咫尺明雅的脑袋劈头盖脸砸下来,骂道:“靠,你个小混蛋,你差点把老子做死,你知不知道,你还敢用强?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老子今天不打死你,就不姓雷。”

明雅不敢躲闪,只在雷晋的打的狠了,身体颤了颤,但是这微小的动作清晰的传给雷晋,提醒了两人现在的姿势。

雷晋的脸可疑的青了一下,抬起膝盖在明雅柔软的腹部狠的顶了一下,一个巴掌又甩下来,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还在里面上瘾了,你的东西还不拔出来?”

“哦,哦……”明雅乖乖的连声答应着,一个用力就要拔出来。

那里可能伤到了,雷晋疼得呲牙咧嘴,吼道:“慢一点,你想疼死老子……”

明雅听话的又进去几分,慢慢的擦着内壁向外挪。

雷晋又吼道:“你想磨蹭到什么时候?”

明雅手忙脚乱的不知道怎么做才好。

雷晋双臂干脆撑起自己的身子后撤,尽管内壁疼的厉害,可还是在明雅就要出来的一刹那,竟然主动的收紧含住了,他自己心底骂了一声,强迫自己放松,随着“噗嗞”一声,两人分开,大量的白浊带着血丝没有阻碍的流了出来。

“去开门。”雷晋见此,四肢僵硬,过了好一会,才随手拿起身下的新衣服擦了一把,黑着脸对明雅说道。

身上衣服被明雅撕碎了,明雅的新衣服刚才垫在两人底下早就沾染了,待会该怎么回去呢。而且刚才用完了力气,现在眼前一阵阵黑,肚子也疼的厉害。

“大哥,二哥,你们闪开,明雅把门撞开。”雷晋愁的功夫,明雅已经轰隆一声将门撞碎了。

门口的碎石头还没落下,漠雅已经当先一步跑进来了,一把将雷晋搂在怀里,着急的问道:“怎么样了,哪里疼?”说话间,手指向后面探去。

“还活着。”雷晋扯扯嘴角,想给漠雅一个安慰的笑容,摁住漠雅的手说道:“别摸,疼的厉害,估计是里面伤到了,回家上点药。”

“好,我们这就回家。”漠雅把身上的上衣解下来,裹在雷晋身上,打横抱在怀里。

这个时候雷晋也顾不得什么形象问题了,因为实在没什么力气了,漠雅身上传来的熟悉味道,让他安心的闭上眼睛。

“二哥……”明雅不安的小小的喊了一声。

漠雅淡淡的看他一眼,开口道:“呆在这里,日落再回家。”

明雅点点头,想再看看雷晋,可是他已经窝在二哥怀里睡着了,只看到一头凌乱的黑色丝。

漠雅抱着雷晋出去了。

熙雅摁着小弟的头使劲的戳了两把,急怒交加,又勉强自己冷静下来,说道:“你啊,你,让我说什么好,唉,算了,我也知道这件事不能怪你,可是你知道吗?雷晋的肚子里有宝宝了,都六个月大了,你这一折腾,保不保得住都是两说。”

“雷晋有宝宝了?”明雅一听到很高兴,可是听完了大哥的话,宝宝会被自己弄没了,就呆呆的坐在地上,眼泪一圈圈的滚下来。

“还不一定,我要赶紧回去,顺道去请青乔医师看看,部落的规矩不能坏,你听你二哥的话,还是要在这里等到日落才能回家。”熙雅现在也顾不山安慰明雅了,雷晋那边才要紧。

再看一眼石桌旁的血迹,熙雅心头跳的厉害,匆忙交代一句就走了。

老祭师看看地上碎掉的石门,再看看伏在石桌上哭的厉害的明雅,怎么看就都觉得那么不协调呢,要知道部落里为了怕失去理智的刚成年兽人冲出来,这石门可是特意打的,普通的兽人两人合力撞都撞不开,可是这个刚成年的兽人竟然一下子就撞了粉碎,这是什么样的力量啊,可是眼前哭的和小孩子一样的兽人,不是亲眼见到,怎么都没法相信。

老祭师心道,算了,还是赶紧走人,免得待会有失去理智,自己这把老骨头可经不住他一撞。

半路上,漠雅听到怀里的人低低的痛苦呻|吟出声。

“雷晋,是不是那里很疼?”

“不是,是肚子,肚子里坠坠的,很疼……”雷晋捂住肚子,唇色白的说道。

漠雅感觉到托在后面的那只手,黏糊糊的,换个姿势一看,全是血……

*

贝格手在门口,见漠雅怀里抱着雷晋飞过来,赶紧上前问道:“雷晋这是怎么了?”

“他肚子里的宝宝……”</P></DIV>

<T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