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生

漠雅来不及细说,匆忙之中撂下这句模棱两可的话抱着雷晋就要进屋去。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贝格别的知道,可是那句肚子里的宝宝听的是清清楚楚的,谁肚子里?自然不是漠雅,那就是雷晋了,雷晋的日益胖,他不是没看在眼里,只是根本不敢往那个方面想,毕竟这种事情一旦猜错了,免不得又让人失望,如今看来,还真是有了宝宝了,他还来不及高兴,就看到了地上的血迹,于是急忙追上去,连声问道:“雷晋这是怎么了,他不是去看明雅了吗?到底是出什么事情了?”

贝格情急之下,声音有点高,西侧屋里的罗杰隐隐约约听提到明雅,以为明雅出事了,哪里还能躺得住,安森只好强制不他让起床,示意安洛出去看一下。

安洛沉默的点点头,出了门,正好遇到迎面进来的漠雅,还没等他开口,漠雅就飞快的说道:“小弟没事,傍晚就能回来了。”

安洛看他怀里的雷晋很不对劲,脸色惨白,不停的在抖,就想着问两句,但见漠雅神色焦急,也就不选在此刻问话耽误时间了,回屋把明雅的事情和罗杰说了。

“贝格,麻烦到厨房端盆温水过来。”,漠雅说道。

罗杰听完安洛的话,脸色缓了下来,他这病本来就是因为明雅,焦虑过度,饭也吃不下,亏了身体,如今听到明雅没事,心事一去,病就好了五六分,安洛又喂了一大碗的黑鱼汤,罗杰看起来就精神多了。

安洛看他不像刚才那么虚弱,略一沉思,就赶紧把雷晋的事情和罗杰说了,一来他当时就闻到了雷晋身上浓重的血腥味,心里知道恐怕受伤不轻,但是他们做阿爹的也不好去看儿子雌性的伤势,二来,罗杰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其实对雷晋也非常的看重,如果雷晋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他隐瞒的话,罗杰绝对不会原谅他的,所以尽管罗杰此时的身体状况不见得很好,他也照实说了。

罗杰回家的时候还是昏昏沉沉的,所以并不知道雷晋是去看明雅了,此刻当然也就想不出雷晋是怎么受伤的,雷晋的身手,罗杰虽然没有亲身的领教过,但是据他这些日子观察下来,部落里的雌性应该是近不了他的身,即使他现在有六个月的身孕,而雄性的兽人知道雷晋已经有伴侣了,就更加不会招惹或者袭击了,我们在这里说的时间长,其实这些只是罗杰脑子里一瞬间闪过的念头,现在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心思细细的分析这些。

罗杰过去的时候,漠雅正在给雷晋小心的擦身子,待走近了,看到雷晋身下红白粘腻的痕迹,怎么会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倒吸 了一口冷气,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漠雅?”其实他更想问是谁做的,但是看雷晋正吃痛的皱着眉头,就只好换个说法。

其实雷晋现在昏昏沉沉和肚子里的不停下坠的疼痛作斗争,根本就没法分神关注多余的事情,只是在漠雅不小心碰到后面伤口时,微微的挣扎一下。

“老祭师托人回家传话,说明雅不行了,雷晋就过去了。”

漠雅轻轻的揉揉雷晋的肚子,对着雷晋柔声说道:“还是很疼吗?医师马上就来了,你再忍一下,我帮你把里面的东西弄上出来,伤口要上药。”

他刚才检查,雷晋的后面有撕裂的伤口,虽然不是很严重,但是那么敏感的部位,一定疼的厉害。

漠雅这么一说,罗杰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看雷晋此时的伤势,虽然清楚明雅即使在意识不清的情况下,还是出于本能的顾及到了雷晋身体,但是心里还是暗恼自己的小儿子下手不知道轻重,以至于伤雷晋至此。

贝格又换了盆清水进来,漠雅一边轻声安慰,一边将食指探了进去,雷晋身子颤了颤,半迷糊的说出等于求饶的话:“我累了,明雅。”

漠雅心里酸涩难言,总是说要好好的保护他,可是却一次次的见他受伤,自己到底这么做,才能真正的保护他不受到任何伤害。

罗杰心里叹口气,摸摸漠雅的头。

“我没事的,爸爸。”

知道此时不是消沉的时候,只得强打起精神,在雷晋耳边说道:“你累了就睡会,醒来就好了。”

“漠雅?”雷晋听似乎清醒了一点,认出了漠雅的声音。

“恩,我在这里呢。”漠雅握握他的手示意。

“漠雅?”雷晋又唤了一声。

“我在这里呢。”

“漠雅,我很疼。”雷晋极低的喃喃了一句。

漠雅忍了多时的眼泪,刷的就下来了,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这个人示弱,雷晋一向坚强又好面子,如果不是疼的厉害了,是断不会说出这话的。

罗杰虽然就站在床边,但是雷晋那句话几乎都没出声音,他也就没听到说了些什么,贝格则是见漠雅开始给雷晋清理下半身,为了避嫌,站的远了点,也什么都没听到。

只是见漠雅低头埋在雷晋颈窝里,双肩抖的厉害,过了一会才抬头,眼圈红,勉力一笑,说道:“我都知道的。”

春纪当时送给雷晋的碧艾还有不少,漠雅帮雷晋清理干净了,又上了药,好在后面的血是早就止住了 青乔药师来之前听熙雅说了一点,怕是滑胎的前兆,做了最坏的准备,但也准备了安胎药,此时看出血已经止住,就知道不是很严重,宝宝暂时是保住了,看这伤势只道是熙雅和漠雅年轻火气盛,床上不分轻重,狠狠的说了一顿,嘱咐一个月内都不能在一起。

等他说完了,熙雅才问道:“青乔医师,我怕他有伤口,夜里起烧。有没有怀孕的人可以喝的草药?”他还记得上次只是因为在神庙上庙吹了风,夜里就了低烧的事情。

“你顾忌的对,这怀孕的人本来就容易得个头疼脑热的,药尽量少吃,但是病了也不能不吃。”青乔药师报了几味药,正好家里都有,兽人们或多说少都认识一些草药,打猎时能应急,遇到了就采回家备着。

熙雅陪着雷晋,漠雅煎了一碗安胎药,两人把雷晋从床上扶起来,小心的喂进去了,见他一直紧皱着眉头,又喂了点蜂蜜水。两人轮流吃了晚饭,其实都没什么心情。

*

雷晋十分想睡觉,但是耳边却有人摆明不想让他消停,一直在哭,哭就哭,他权当是背景音乐,想当年在桥洞里火车从桥上过,他都照睡不误,可为什么你哭,还小声的念着我的名字,我还没死呢,于是忍不住暴躁开口道:“别哭了,等我死了,你再来哭。”

明雅听话立刻不哭了,只是因为哭的时间长了,一时收不住,还是抽泣的哽咽了两下。

雷晋揉揉太阳穴,疲累的睁开眼睛,就看到明雅抱膝坐在床下边,抬起头来,红肿着眼睛,脸上还挂着两条水迹,好不凄惨。

“雷晋,你醒了?”明雅咬着嘴巴,又哽咽了一声。

“过来。”雷晋懒懒的斜靠在床上,叹口气,无奈的招招手。

“阿么说明雅是惹祸精,不让明明雅靠近你。”明雅用手背随意在脸上抹了一下眼泪,将自己弄成个大花脸。

“那你现在是听我的话,还是听你阿么的话,听我的话就过来,听罗杰的话,就出去,别在床边烦我。”

明雅想了一下,决定还是听雷晋的话,但是因为刚才在地上坐久了腿麻了,又起身很急,没站稳,一下子就扑到雷晋边上。

“离我远点。”虽然现在明雅不是兽型,但雷晋还是眼神一慌,本能防备推了他一把,其实身上没多少力气,并没有推开。

“我身上难受,怕你压着我。”对上明雅受伤的眼神,雷晋镇定下来,欲盖弥彰的解释了一句。

实在是没办法,虽然理智上知道这 件事不能全怪明雅,但是对于和一只豹子做,他还是心理阴影太重,短时间是消除不了了,所以对那只豹子的人形他怎么可能还像以前那样全无防备之心,这熟悉的声音一次次提醒他在神庙里生过的一切,不容抹杀。

“哦,那明雅就坐在床沿,不会乱动的。”也就是明雅了,换成任何人都不可能相信雷晋刚才的话。

“恩,你就坐在那里,我们说说话。”雷晋指了个靠近床尾的不算很近的距离。

明雅起身不舍的看他一眼,还是挪了过去。

“你不是成年了吗?怎么还是这么小?”他可是记得豹子挺大个的,但是人形似乎都没变多少,还是一副少年的样子,除了声音有微不可察的一点变化。

“人形是不会变化那么大的,但是明雅有长高的。”明雅站起来给雷晋看。

身高这东西,如果没有比照物,一时之间也难以看出长高了多少,但似乎是长高了一点,于是点点头。

明雅笑的甜甜的偎过来,开口道:“明雅已经长大了,明雅背着你到处去玩了。”

雷晋身子一僵,转而若无其事的笑笑,拍拍明雅的脸,说道:“去外边溪水里洗把脸,弄的和花猫一样。”

“雷晋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