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兽人之流氓攻> 宝宝的下落

宝宝的下落

一夜无话,黎明微熹,北风夹杂着纸片大的雪花从河面上呼啸而过,气温越来越低,水面上已经结了薄薄的一层冰,前面的路在风雪中也看不清楚了,他们就在一处河滩和缓的地方停了下来,准备吃点东西再走,他们这次东去大海,顺风顺水,又加上明雅撑着划了一夜,已经离开豹族部落经常活动的范围,就算有人追来,在暴风雪中应该也很难现他们的踪迹。请使用访问本站。

雷晋提着竹篓上岸,明雅把竹筏子拴在岸边的一块大点的石头上跟了过来,这一晚上几乎没见蓝齐的身影,但是雷晋能感觉他就在附近,果然等两人上岸后,蓝齐就从水里跃了出来,但是身上竟然一点水迹都没有。

因为怕留下痕迹,雷晋并没有打算生火,只把背篓拉到身前,找放在底层的干肉,不小心碰到中间的一个叶子包,表皮因为天气寒冷而干裂脆硬,雪白外皮的岩果从裂口处骨碌碌滚了出来。

明雅伸着脖子把头探过来,疑惑道:“我说二哥把是剩下的岩果收起来放在哪里了,原来都在这。”

雷晋的手指微不可察的一颤,低头继续把干肉袋子拉出来。

明雅说完这句话,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二哥把岩果放在竹篓里,也就是说知道雷晋要走吗?可是如果知道,为什么没有阻止呢?明雅抓抓头,现自己一点不了解二哥的想法。

雷晋抓了一把肉干先放到明雅手里,说道:“快点吃。”自己留了一份,把袋子里剩下的递给蓝齐让他自己拿。

蓝齐瞥他一眼接过来,心想还真是区别待遇,不过自己也没资格生气就是了,毕竟人家的关系摆在那里呢。只是觉得这个兽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听贝格说雷晋是打算一走了之,再也不回来了,这个兽人竟然坚持还要去送,难道一点不在乎吗?要换成贝格要跑,他就天天拿链子锁着也不放手。

明雅刚把肉干放到嘴里刚嚼了两口,顷刻间就两眼类泪汪汪的,又吐舌头又扇风,连声说:“好辣,好辣……”

雷晋连忙从旁边的石头上抓了把看起来还干净的雪喂到他嘴里,被他上窜下跳的样子逗笑了,很没良心的说道:“有这么辣吗?”他是为了在野外能暖和点,放了大量的辣椒油烤的,可是觉得味道还不错啊,起码他只觉得嘴巴里暖暖的。

“真的很辣,你看明雅的舌头。”明雅委屈的吐出已经辣的红艳艳的小舌头,指给雷晋看,这是铁证。

难道真的很辣,雷晋又往自己嘴里扔了一块,似乎有那么一点,可是自己带的都是这种怎么办,当时他也没想到明雅会跟来,根本来不及准备另外的。

“那你就给明雅吹吹?”明雅空着的左手紧张的揪着自己衣角,小心的问道。

雷晋眼里的笑意顿时收住了,脸色黑了下来,扳着他的下巴,没好气说道:“张嘴。”凑过头去,意思性的呼了两口气,就问:“好了吗?”

“好了。”明雅勉强压住嘴角翘起的笑意,满足的活像只刚偷完腥的大猫咪。

好了才有鬼,以为自己吹的是仙气吗?明知道不能吃,还勉强。

明雅刚要继续吃,雷晋抬手阻止了他,找了一竹筒出来,装了点雪水,把肉干泡到里面,反正已经是冰凉了,也不在乎更凉一点,递给明雅说道:“你先吃着,等下次上岸再找点你能吃的。”

“恩。”明雅重重的点点头。

蓝齐背地里偷偷的翻个白眼,不是说要老死不相往来了吗?怎么还这么腻歪?分神之下抓了几块肉干直接塞到嘴里,马上倒吸一口气,好辣,这是什么鬼东西?哪是人吃的东西?蓝齐第一反应是吐出来,可是见那两人双双投过来的眼光,一狠心,嚼都没嚼,整块吞了下去,噎到半死,舌头辣的直接没什么感觉了,心里暗暗誓,雷晋做的东西他宁愿饿死都不会再吃一口了。

还好贝格不会做饭,这样起码不会毒死他,不像这家兽人,真是可怜,这样也吃得下去,蓝齐庆幸的想,他都没想过人鱼的食物一向以海草和贝类为主,口味非常清淡,当然吃不惯这么辣的东西,更别说雷晋的辣椒还真是放了不少。

不管怎样,蓝齐这一路很坚决贯彻了自己的原则,雷晋做的东西真的没再吃一口,弄的雷晋还以为蓝齐表面张扬,内心害羞的不得了,不好意思吃,压根不知道自己手艺被人深深的唾弃了千万遍。

那边明雅已经在雪水里捞着肉片吃了个半饱。

蓝齐为了转移注意力,就主动开口对着明雅问道:“你昨晚应该也吃了药,怎么醒的这么快?”他虽然和雷晋认识不长时间,但是这些日子看他准备这些东西,有条不紊,非常有想法和计划,所以既然下药,应该就不可能把这个漏下。

明雅很想问什么药,可是想到宝宝就是因为这个人才没了,虽然他现在帮着雷晋,但是心里还是有气,不想搭理他,咬咬嘴唇,瞪他一眼,装作没听到。

既然说到这个话题,雷晋也想知道呢,明雅明明是第一个倒下的,怎么这么点时间就醒了,不过这个问题,不应该问明雅,给药的人不是应该更清楚吗?就问道:“你这是什么药?都没用。”

蓝齐笑的别具深意,语带保留的说道:“我敢保证是有效的,要不然那两个怎么没追出来?这药我本来是给贝格准备的,对身体没伤害的,吃的越少,沉睡的时间越长,吃的多了,反而意识越清醒,只是像他这么快醒来的,我还没见过。”他指指一副不在乎的表情,却明显直着耳朵在听的明雅。

这就难怪吃的最少的漠雅在沉睡,反而是吃了很多的熙雅还能揪住他的下摆的原因吗?这是什么破药,看蓝齐这个淫|荡的笑法,准没好事,还真是花样百出,怪不得贝格恨不得躲到天边去,他要是贝格,就把这人先阉了再说。

*

一路上还算是平静,就是雪下得大,明雅本来说背着雷晋飞,这样快点,可是暴风雪太大,即使是兽人也难免遇到危险,倒不如河谷里,两岸带着稀疏枝叶的林木多少还能挡点风。间或还能在岸边挖到个兔子窝,掏点鸟蛋什么的补充食物,不过不能点火,只能让明雅生吃了,蓝齐就自己下河摸鱼,虽然他一直嫌弃说河鱼有股难以去掉的土腥味,但是想到雷晋的肉干,再难吃也吃得下去了。

后来以至于人鱼族的人都不明白生了什么事,他们的王出了一趟远门回来,挑食的坏习惯竟然一点没有了,无论呈上去的是什么都能面不改色的吃下去。

第五天的中午他们到了入海口,这时候暴风雪已经停了,蓝齐直接游回了大海,明雅和雷晋这几天也是没吃好睡好,但是接下来的行程是在海上,更不可能好好休息,两人在河口处找到一处勉强能遮风的岩壁累的倒头就睡。

明雅等雷晋睡熟了,小心的抱着他的腿弯,放到自己怀里,搂的严严实实。

在他怀里,雷晋眼睫动了动,没有反抗的又睡了过去。

下午两人在雪原里挖出了几窝兔子和田鼠,还弄了条蛇,可是雷晋还没饿死,对着田鼠是绝对吃不下去的,尽管这田鼠肥的有兔子大了。

他们和兔子和蛇都收拾了,抹上盐巴,架在竹筏子烤了,竹筒里灌了水,也在火上烤,这天晚上他们两个吃了离家之后的第一顿热食,剩下的都包好放在竹篓里,留作下面行程的食物,烤焦的竹筏子让他们直接推到了海里,还没几个旋转,就被海水的打散了,消失在海面上。

*

太阳一出来,屋顶上的积雪都化了,水珠子沿着屋檐不间断的滴落下来,这是祭月的第九天了,可是雷晋家的人只见罗杰和安森安洛在第一天的时候露了一面,连熙雅和漠雅这两人是指定的在开节的仪式上点燃篝火架的人竟然都没出现,雷晋这个爱凑热闹的人的就更没见到影子了,难道他家出了什么事情吗?他该不该去看看,可是他实在不想见到罗杰,虽然心里知道这些年怨恨罗杰其实很没道理,毕竟罗杰从来也没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

“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一个正在院子里扫雪的兽人直起身看向明显走神的春纪。

“扫你的雪。”春纪不满被打断。

“好好好,你接着想。”这个人明显对春纪一点没办法,只好妥协,接着扫他的雪。

房间里传来细小的孩子的哭声让春纪脸色一变,转身进屋,大床的内侧,躺着一个小小的身影,哭声微弱几乎听不见,一看就知道身体不好。

“宝宝,饿了吗?乖了,我给拿你热的乳果汁喝。”春纪熟练的抱起孩子,桌上的放着一壶热水,里面温着一碗细乳果汁。

孩子只喝了几口,就吐了出来,只是小小声的哭。

“前几天不是好一点了吗?怎么这几天又不吃好好吃东西了呢?”外面扫雪兽人也跟了进来,看宝宝这样,担心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从祭月的前一天晚上就和我闹,这都快十天了。”春纪拿着细软的小棉巾给宝宝擦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